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三章伶牙利齿
    黄羽翔几人先到镇中找了间客栈,骆三元不想再对着陈天劫的脸孔,便自告奋勇去探听消息,到了晚间才回到客栈。四人聚在房中,听骆三元打探回来的消息。

    骆三元道:“清荷剑派的掌门人李慕然与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明通两天前便已经到了玉溪,昨天他们去了三仙教一次。不过,三仙教推托教主不在,约定明日在‘三元楼’一会。还有,青城剑派的掌门人也到了!”

    “什么?”黄羽翔皱一下眉头,道,“不过青城剑派地处川中,派人来也是很正常的。看青城剑派在武林大会上的反应,恨不得就要舐人家的屁股了!只不过青城剑派的掌门人会亲自前来,倒还真是给李慕然与南宫明通面子。”

    南宫楚楚听他说得粗鲁,不禁瞪了他一眼,嗔道:“大哥,不要说粗话!”

    黄羽翔不以为然地笑笑,道:“三仙教虽以用毒出名,江湖上人人忌惮。但明日以南宫世家、清荷剑派与青城剑派三大势力的联手,三仙教定然会妥协。若是雷冬邪不出现的话,三仙教可要遇上大麻烦了!”

    “对了,我还打听到七大剑派剩下的几个剑派也要派人前来,只是路途远了些,一时还没有赶到。”骆三元又补充了一句。

    黄羽翔十指捏紧,复又松开,如此两次,方道:“要将三仙教慑服,凭着清荷剑派、南宫世家两大势力,天底下除了魔教之外,恐怕任谁都得给这两家几分薄面!三仙教便是再强,恐怕也不敢与他们硬着干。除非……魔教也要插手其中!七大剑派齐聚三仙教,再加上南宫世家,这摆明了是四年前大战的翻本,只不知这次是谁赢谁输!”

    此刻他的心态又有些不同。初时是秉承张梦心以和为贵的意念,一力压下混战的局面。后来受到司徒真真惨遭横祸的刺激,对魔教、清荷剑派恨之入骨,便想颠覆两门!西行路上,又连连听到所谓名门正派的大丑闻,心中实是对这些白道门派充满着恶感。心道天下乌鸦一般,这些人都只是拿着刀剑行凶的歹人。

    有了帮派就有势力强弱,有了势力强弱就有争斗,有了争斗就会出现这些弱肉强食、强者称王的不平之事。江湖纷乱的根源,就是这些名门大派的存在,要彻底消灭江湖的纷争,便只有将这些名门大派全部抹去!

    “最好是魔教也出现,打他个两败俱伤!那时候,大哥登高一呼,凭着天下第一人的名头与这些日子闯下的威名,那些旁观的小势力定会闻风景从,成为足以与魔教、清荷鼎足为三的第三势力!”骆三元似是已看到那一天的来临,眼中满是兴奋之意。

    “哈哈,骆兄,先不要得意的太早!”黄羽翔道,“清荷、南宫、魔教无一不是老谋深算之辈,这场架恐怕不会轻易打起来……如果我们加些油添些醋的话,那说不定可以让他们提前来上一场!”

    南宫楚楚拿俏眼白了他一下,道:“大哥,你又想到了什么棍意?”

    黄羽翔嘻嘻一笑,道:“棍意倒是还没有想到,不过明日我混进‘三元楼’去,看看有没有可乘之机!”他脸色转为凝重,又道,“不知莹儿她师父会不会带莹儿去那里?”

    “大哥,你要一个人去?”南宫楚楚大惊,道,“那岂不是非常危险!我要陪你一起去!”

    黄羽翔点点头,道:“明日我冒充伙计,应该不会有危险的!你爹对你熟识无比,你虽是易了容,你爹定也能将你认了出来。你是绝对不能去的!”转头一瞥骆三元,道,“骆兄,你的轻功不错,江湖上又无几个人认得你,不若……明日随我走一趟如何?”

    “这个……大哥,你看,南宫姑娘定然不会安安份份地守在这里,若是她闯了出去,岂不是要出事!我还是留在这里看着南宫姑娘吧!”骆三元谄笑着说道。

    “骆兄,楚楚怎么会不顾大局呢!你是不是怕了?”黄羽翔不屑地看着他。

    骆三元将腰板一挺,道:“我怎么会害怕呢!”

    “那你就同我走一遭吧!”黄羽翔也不理他抗议的眼神,转向陈天劫道,“陈前辈,你有什么看法?”

    陈天劫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道:“我只会杀人,其他的都不知道!”

    一语甫毕,房中顿时杀气盈然,骆三元浑身激灵灵连打了几个寒颤,才颇有畏惧地看向陈天劫。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那就请陈前辈留在此处看着楚楚,免得她到处乱跑!”

    陈天劫不置可否,南宫楚楚却嗔道:“大哥,你就是信不过人家!”

    “哪有!”黄羽翔虽是精神修为无比坚韧,但对着陈天劫有若实质的杀气,也是大感难受,忙拉着南宫楚楚急退而出,向自己的屋中走去。

    第二日醒来,黄羽翔便让陈天劫给他和骆三元略略化了下妆,等到巳时过半,便出门而去,直奔三元楼。临行之前,南宫楚楚百般叮咛,像足了一个小娇妻的模样,真怕他壮士一去兮,从此不再复返。

    两人行到三元楼,从后门偷偷地溜了进去。只见店中的伙计少说也有二三十名!这三元楼虽大,恐怕也仅需十来个伙计,其他的这些伙计恐怕是临时请来的。黄羽翔大喜,趁一个人落单走出之际,点了他的穴道,将他塞到了草堆之中。这样一来,若不等他六个时辰后穴道自解,别人恐是很难发现了他。

    他对骆三元道:“骆兄,你也去找个伙计,换过他的衣服吧!”

    骆三元瞪了他一眼,道:“为什么你不自己去再找一个,反而要我去?”

    黄羽翔两眼一翻,道:“这个人是我制住的,自然要你去了!”

    “卑鄙!明明是我先看到他的!”骆三元丢下一句,恨恨地离开。

    黄羽翔偷笑一下,换过了那名伙计的衣物,施施然走了出去,心中却不无惴惴之意,将头上的帽子掩低了一些。

    才进到厨房,就叫有人叫道:“麻杆儿,你跑哪去了,怎么去了这么久?”

    黄羽翔抬眼一看,却见是个五十来岁的掌勺师父,正冲着自己问道,想来“麻杆儿”便是那伙计的名字了。他模模糊糊地应了一声,却是不说话。

    那掌勺师父对他的反应却是不以为然,道:“麻杆儿,你就不能机灵着点!看你人高马大的,却是无用之极,连个娘们也斗不过!唉,你家婆娘虽凶,你却也不能老让着她!你看看你现在,还有哪个人看得起你!若不是我看着你父亲的面子,强自求着张掌柜用你,你今天还在山里打柴受罪呢!你今天可不能将事情办咂了,若是你做得好,我跟掌柜的说说,说不定便可以将你留了下来,免得你早晚在山里面奔波,连媳妇偷……”

    他突然打住不说了,喝道:“麻杆儿,你听明白了没有?”

    黄羽翔远远地躲在一边切菜,压着嗓子应了一声。

    那掌勺师父叹了一口气,道:“我就知道你会是这种反应,我都对你说过你几千遍了,你总是这副表情,哎,劝你也是无用!”他在一边配着冷盘,一边开始嘀嘀咕咕起来。

    黄羽翔听着他的唠叨,恨不得将刁耳朵也掩了起来,却又怕错失了李慕然等人。一直受了半个时辰不到的折磨,才听到门外渐有嘈杂之声。他掩到门口一看,果然一大群人拥了进来。

    一众人进得酒楼,便都坐了下来。虽是人多博杂,相互之间倒也经渭分明。一大帮人共分四组势力,分别服白、黑、蓝和青色。中间的一张桌子之上,只坐了四人,想来便是四大势力的首脑了。

    做主位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容貌甚是美丽,目光流盼之间,颇显妩媚之色。黄羽翔曾听南宫楚楚言道,三仙教历来由女子继承教主之职,想来她必是三仙教的当代教主,“辣手仙娘”柳三芸了。

    她的旁边却是一个青衣老者,年约五旬,相貌甚是清矍,颇有风采,腰间别着一把长剑。南宫楚楚曾经说过,南宫明通从不用兵刃,那么此人不是李慕然,便是青城剑派的掌门人“飞天神剑”许笑天了。

    这老者的下首也是一个五旬左右的老头,穿着一身紫色衣服,颇显富贵威严。他的身形甚是高大,虽是坐着,仍比其他三人高了一截。他的双手收在袖手,身上没有携带兵刃,想来便是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楚楚的名誉父亲,号称“双劈斜”的南宫明通了。

    坐在末位的却是个七旬左右的瘦小老头,做道士打扮,背上却是负着把长剑,定是青城剑派的掌门人许笑天了。他的双眼总是眯着,像是好久没有睡过的样子,一张脸苦哈哈的,与他的名字倒是大异其趣。但黄羽翔的目光一落到他的身上,立时引起了他的气机感应,猛然转头向黄羽翔看来,双眼张处,神色大射。吓得黄羽翔忙缩头到了厨房之中,忖道:这个老道好深厚的功力,绝不比知心老和尚差上多少。四人之中,单以武功,可能要数这个老道为最!

    一帮人坐定,掌柜的便吩咐上菜。无巧不巧,正好轮到黄羽翔给中间的主桌上菜。

    他行到桌边,将盘中的凉盘酒壶一一放到桌上。柳三芸却是一直在媚笑个不停,一双桃花眼从李慕然的脸上移到南宫明通的身上,又转到许笑天的脸上,不停地乱抛媚眼。

    李慕然与南宫明通都是将目光放在柳三芸的身上,没有望向黄羽翔。许笑天在黄羽翔给他倒酒之际,却是向他扫了一眼。黄羽翔只觉心口顿时泛起了一股难受之极的感觉,直想运功压下这种难受。

    但一想到自己扮演的却是不动武功的乡下汉子,只得强自忍受,猛地退出几步,摔到在了地上,酒壶中的酒全部洒了出来,满地都是酒香。

    楼中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那些伙计都是识得“麻杆儿”之人,都是叫道:“麻杆儿,怎么了?昨天又被你媳妇打断脚了!”

    黄羽翔从地上爬了起来,心中暗恨不已,心道这个老道好生可恶,却要想个法子好好整整他!

    掌柜已是跑了过来,一边向四人赔不是,一边对黄羽翔道:“麻杆儿,还不赶紧给客人道歉!”

    许笑天轻轻摆了下手,眼光一扫黄羽翔,嘴角边突然露出一丝微笑,道:“掌柜的,不用怪他,是老道自己不好,让他换过一壶便是了”

    掌柜的大喜,忙吩咐黄羽翔去重新取一壶酒来。

    等黄羽翔重新回到楼中时,四人已经争论开来。

    只听柳三芸道:“南宫家主,你切莫要血口喷人,我倒要责问你,我三仙教与你无怨无仇,你们南宫世家却将我教孙伯当杀了,而且下手极其狠辣!”

    李慕然轻轻笑道:“柳教主,孙护法号称‘勾魂夺命’,乃是天下第一凶手,等闲之辈,哪敢与孙护法为敌!况且,我听说孙护法酒色财气无一不好,许是他贪财起了黑心,下手欲谋南宫侄女!”

    黄羽翔给许笑天倒了一壶酒,正待退下,却听他道:“你叫麻杆儿吧!你就留在这,替老道倒酒!”

    黄羽翔心中一怔,却见他只是低着头饮酒,也不知他这句话是不是别有意思。但能在此处听他们四人商谈,却正是自己跑过来的目的,当下应了一声,待老道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便替他又倒了一杯。

    柳三芸“格格格”地笑道:“李掌门,你可真会说笑!清荷剑派与南宫世家联姻,俨然成了天下第一大派,我们三仙教只不过是滇中一个小派,岂敢冒犯了你们两家的威名!孙护法平时为人虽是颇不检点,但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打南宫大小姐的主意!”

    “哼!”南宫明通一拍桌子,道,“柳教主,敝家三十余人,全是中了贵教的毒物,才被人一一毙命的!”

    “哈哈哈,”柳三芸似是遇到了天大的好笑之事,笑得花枝乱颤,胸前一对丰乳随着她的娇躯不停地颤抖。南宫明通的脸色越来越是难看,李慕然却仍是一副微笑的神情。最可恶的便是许笑天这个老道,像是八辈子没喝过酒一样,一杯接着一杯,害得黄羽翔也忙个不停。

    柳三芸笑了好久才停了下来,道:“南宫家主,真是不好意思,敝家有一批药物前些日子突然被人盗走了,一路逃到了川中!孙护法正是为追查此事而到川中去了,我看,说不定便是南宫世家出了什么不肖之人,跑到我教偷取灵药,被孙护法逮着了,却使出了我教的药物,将孙护法毒毙!此等手法,当真是惨绝人寰!”

    这柳三芸当真是厉害,边打带消,反而倒打一耙。

    李慕然道:“柳教主当真是好口才!只是贵教的药物若是可以轻易被盗的话,三仙教的威名早已是一败涂地!柳教主休要说笑了!”

    “若是等闲之人,自是没有办法……”柳三芸拿眼睛瞄了一下南宫明通,又道,“可若是像李掌门、南宫家主这般的身手,要偷盗敝教药物的话,岂不是轻而易举!”

    南宫明通拍案而起,道:“老夫要了你教的药物又有何用!南宫世家威镇天下,岂需凭借你们‘三仙教’下三滥的药物才能站得住脚,柳教主,若是你再一意推却,便是不将南宫世家、清荷、青城三派放在眼里了!”

    “哪里!”柳三芸娇媚的脸蛋儿飘起了两朵红晕,道,“小女子只是一介女流,岂能敌得过三位大侠的当世之威,三位大侠想要怎样便怎样吧,小女子又能有什么反抗之力!”

    黄羽翔暗暗叫好,心道这个女子演戏的功夫当真是一流。装龙像龙,装鼠像鼠。此刻一副可怜相,又是一口一个“大侠”,看李慕然三人怎么下手。

    他正想得入神,却听许笑天道:“酒,给老道倒酒!”

    黄羽翔猛然一惊,这老道喝酒如同喝水,一杯一杯饮得极快,转眼之间,一个大酒壶中的酒已是全进了他的肚子。他给许笑天斟酒,却只是倒出了半杯,便道:“道长,我下去取酒!”

    许笑天将杯中残酒一饮而尽,道:“快些快些!”

    等黄羽翔重新取过酒来,楼中已颇有剑拔弩张之气,只听柳三芸道:“南宫明通,你别以为身为四大世家,便可以仗势欺人!我柳三芸虽是一介女流,却也不甘臣服于淫威之下。三仙教虽是势单力薄,却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李慕然食指暗敲桌子,心中却是想道:“这柳三芸果然名不虚传,她若要一意抵赖,却也没有办法逼其就范!可是这样与他们动手的话,恐怕会授人以柄,对我日后的发展大为不利!”

    他本欲借三仙教勾结魔教之事,成立除魔联盟,四大世家、七大剑派合力将三仙教一网打尽,引出魔教,从而一决胜负。谁知柳三芸竟会如此抵赖,除魔联盟便成了师出无名。

    想到邀了许笑天一块来这,本是指望着这老道给三仙教施压,逼使魔教走到台前。这老道的辈位在武林中算是顶儿尖儿的人了,有他说一句话,人人皆是信服。没想到他却只是一口一口地饮酒,当真是可恶之至。

    他一生算计,今日之事早已谋定,只是想不到柳三芸竟是如此刁滑,许笑天又置身事外,倒变得有些棘手了。

    正颇感难办之际,却听楼外一阵喧哗,十几个蓝衣大汉抬着几具尸体进到楼中。众人只觉一股恶臭传来,都是停下了筷子。掌柜的大叫晦气,酒楼中抬进了尸体,叫他日后如何还有生意上门。只是三仙教在本地连官府也是不敢轻惹,他又怎敢得罪了他们,只得暗骂不已。

    李慕然轻轻一笑,吩付那些蓝衣大汉道:“那尸体放到地上吧!”

    转头对柳三芸道:“柳教主,这几人便是当日死在巫山之中的南宫世家的弟子!”

    柳三芸用袖子遮在鼻前,挡下尸臭之气,道:“那又如何?”

    李慕然却是不理他,向许笑天道:“许掌门,你且看一下,这几人是伤在什么功夫之下。”

    这会儿的功夫,许笑天的眼睛眯得更加厉害了,他抬眼看了下那几具尸体,突然轻咦一声,失声道:“‘雷动九天’心法!”双眼之中神光一阵暴射,喃喃道,“想不到重九这家伙竟还没有死!嘿嘿,老道也没死,这家伙定然也不会死了!”

    李慕然忙问道:“可是魔教下的手!”

    许笑天细想一下,道:“不错,果然是魔门的功夫!”

    李慕然问得是魔教,许笑天回答得却是魔门,但中间的区别,却是没有几个人听得出来,只道是老道的叫法不同。若是南宫楚楚在此,当可猜出这些尸体必是被雷冬邪乍一出场时杀死的几人。

    李慕然挥挥手,让手下将尸体抬下,这才消了几分恶臭之气,只是这么一来,却是没有几人人还有胃口吃饭。他转向柳三芸道:“柳教主,为何这些尸首上却留下了魔教的功夫?”

    不等柳三芸回答,便又道:“以三仙教的实力,却是难以与南宫世家做对!但有了魔教作为后盾,别说南宫世家了,便是我们七大剑派、四大世家组成的联盟也是不放在眼里!昔年三仙教虽是以使用毒物出名,但却一向清清白白,谁知到了柳教主的手上,竟是与魔教勾搭上了,变得如此堕落,唉,可惜啊可惜!”

    许笑天在武林中的威望极大,他说出来的话,恐怕无一人会提出疑意,他既然说了那些尸体是死于魔教手下,便决不会出错。柳三芸心中暗暗叫糟,没想到雷冬邪竟还留下了一个把柄!

    “我圣教有什么不好!清荷剑派又有什么了不起,敢说我圣教的坏话!”黑影闪过,楼中已是多了两人。

    众人向他们两人看去,却是一个六十来岁的黑衣婆婆婆与一个二十来岁的美貌女子。只是这黑衣婆婆的右手却是按在了那美貌女子的肩井穴上,惹得那美貌女子一脸的嗔怒之色,却是一点儿也没有掩去了她的绝美,反倒另有一种迷人的风情。

    许笑天瘦削的身躯突然一阵骨节作响,沉声道:“惜花仙子周纤儿!”

    与此同时,黄羽翔也失声叫道:“莹儿!”

    那美貌女子一怔,向他看来,应声道:“小贼,你在哪里?”

    ——卷六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