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以德报怨
    淡月与秦连回到客栈,便将秦连先藉词遣进了房间,自己向张梦心的房中走去,边走边想道:“小姐生性刚烈,现在失身于郑郎,会不会要死要活的……女子总是这样的,清白之身没失之前,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可真尝了男人的好处,便时时刻刻都想着要!说不定小姐现在已经死心踏地地跟着郑郎了!郑郎,你若是敢有了小姐就不理我的话,我可非要你好看不可!”

    行到张梦心房门前,也不敲门,轻轻一推,门便已经开了。淡月心中暗道:“郑郎也真是的,门也不关一下,忒也大胆了些!”

    她走到房门,却见张梦心正坐在椅上,一张俏脸上平静无波,也看不出是悲是喜。待把目光移到她身后之人的身上,不禁轻咦一声。

    ※※※※

    “我会恨你一辈子的!”张梦心冷冷地看着郑雪涛,目光是万分的不屑与愤恨。

    郑雪涛心中一颤,情不自禁地停下身形,道:“梦心,你别这样!我是真得爱你,所以才会出此下策。你只要回心转意爱我,那……”

    “你做梦,我一辈子都不会爱上你的!我只会更恨你、鄙视你!”张梦心打断了郑雪涛的话头。

    “那个黄羽翔,对你真得那么重要吗?”郑雪涛双手握拳,眼中似是要喷出怒火来。

    “你这个只知道欺凌弱小女子的人怎会知道什么是爱!”看到郑雪涛的眼中神智渐失,*直冒,张梦心又道,“你若是再要过来,我就嚼舌自尽!”

    “什么?”郑雪涛怔了一下,道,“不要!梦心,你不要做些傻事!我会对你好的,真的,我真得会对你好的!你应该知道郑家的地位与财富,而我,就是郑家的下一代继承人!以后,我定会让你生活得美满无缺,这岂是黄羽翔这小贼能满足你的!”

    “哼!”张梦心听他又说黄羽翔的坏话,芳心大怒,也顾不得自己还身在敌手,道,“若是普天下的女子都是贪慕虚荣之人,那你郑家的求亲队伍岂不是可以从这里排到京城了!那你又岂用得着使出这种卑鄙手段来逼我就范!若说钱财,哼……”

    她脸上露出不屑之色,道:“你可知‘轻停阁’、‘罗良号’吗?那都是我开的!”

    郑雪涛心中一惊,这“轻停阁”是京师中最是有名的香料店,专门供给名门贵族之需,一年的交易额便可抵得上郑家全年的收入。而“罗良号”更是不得了,乃是江浙一带连号的“米店”,收入之丰,起码是三个“轻停阁”才能比得上。想不到这两个风马牛全不相及的两大牌号都是张梦心经营的!

    他虽是世家之后,却只知道耍刀弄枪,家中的产业早已形成规模,自有专人打点,他可是半点不懂。听张梦心一说,心中更生爱慕,想道若是能娶她回去,不但有个如意娇妻,还能壮大家中的事业……呸呸呸,我岂能让梦心做这种累活!

    郑雪涛想一下,道:“梦心,真是苦了你了,为了生计,你却要如此累着!你放心,嫁到我郑家之后,我定会让你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再也不必花心思到这种琐事之上!”

    张梦心柳眉一皱,她会开“轻停阁”与“罗良号”实是闲暇无聊之时的行为。她以前不能练武,便兴起了做生意的念头,这几年来各式各样的店面都开了不少,只是无一人知道,这些店面背后的老板,却是中原第一高手的宝贝女儿。

    想不到郑雪涛却将她误作是被迫生计,才出来抛头露面,她心中对他鄙薄,也不想与他多说。只是心中暗暗想道:“怎么海若,秦师兄都不上我这里来一下呢?”

    正焦急之间,只觉胸中一热,一道暖暖的真气流过,被封住的穴道已是霍然而通。

    淡月下手封住她穴道之时,原是怕会伤着了她,是以下手甚轻。却估不到张梦心已然身怀纯之又纯的先天真气,只是张梦心惊惶之际,竟是忘了运用内力冲开穴道。但她的内力心法走得隐隐是“红日照天下”的路线,本是至刚至阳,哪里能容得本身受制,只是内力没有受到有意识的运行,是以一直没有冲开被封的穴道。但此刻她的心神焦怒,暗合了神功的特性,一举冲开了被封的大穴。

    张梦心穴道解开,才想起自己原来也有一身内功,也不是没有一搏之力。只是她从来没有与别人动过手,不知道自己的实力如何,却也不敢和郑雪涛轻易翻脸。否则,若是受制于他,惹得他兽性大发的话,那可大大得不妙了!

    “郑公子,你若是悬崖勒马,我可以不计前仇,今日之事,只当从来没有发生过!”张梦心劝说道,只是“郑大哥”已经降级成“郑公子”了。

    郑雪涛原是自诩为白道少侠,从进得房中,一直都是惴惴不安,也没有查觉到她称呼的变化。听到她的劝说,不禁想起了淡月的话来,心知自己若是不能快刀斩乱麻的话,真个是一辈子也休想得到张梦心了!

    他心中下了狠意,对张梦心的爱慕已是将他浑身都焚着起来,便再也顾不得了,颤声道:“梦心,你别怕!我向你保证,你一定能得到无上的快乐的,永远都会记得我的好的!”

    右手疾伸,点向张梦心的颊车穴。制住颊车穴后,嘴巴便会大张合不拢了。虽是有损于天下第一美人的形像,但总比“天下第一断舌死美人”要来得好些!

    张梦心见他翻脸,忙伸手将他架开,双手一触,郑雪涛的右手猛地弹飞开来,余势不消,带着他的身形连转了几个圈子。

    郑雪涛只是要封住她的穴道,又怕伤着了她,出手之间,便只用上一成的力道;而张梦心却是为捍卫自己的清白,自是全力以赴。而她的内力其实已不比郑雪涛逊色多少,以强击弱,顿时占了上风。

    “好啊!”猛听窗外传来一阵拍手声,一个动听的少女声音道,“心姐姐,你的本事还不赖嘛!”

    张梦心惊喜交集,道:“海若,你快些进来!”若是平时,她对赵海若当真是避之不及,但此时此刻,却仿佛遇上最最亲近的人!

    “嗵”,赵海若破窗而入,四脚着地,浑身都是趴在了地上。

    郑雪涛又惊又急,想不到张梦心突然之间竟然会了武功,而赵海若却也返了回来,那……岂不是所有的图谋都泡汤了,自己岂不是永远也得不到张梦心了。一时之间,仿佛被人淋了一盆凉水,从头到脚冻了个透心凉。

    眼见赵海若突然趴伏在地,虽不知她为何如此,但此等天大的良机,若是错过,岂不是要悔恨一辈子!当下双掌如刀,猛然向赵海若劈去。此举事关自己的名誉与日后的幸福,岂能掌下容情!一时之间,也顾不得怜香惜玉,张梦心看到自己杀了她的小师妹后,又会有什么反应。

    掌力及身,在张梦心的一声惊呼声中,赵海若突然翻身弹起,速度之快,绝非郑雪涛所能望其项背,弹跃之间,已是落到了张梦心的身边。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可恶,人家正在扮死人,你干嘛还要打我!”赵海若娇嗔地对郑雪涛大骂道。

    “海若,你没事吧!”张梦心将赵海若一把搂在怀里。她虽是对这个小师妹大感头痛,却是疼爱异常,刚才见她差点儿丧命在郑雪涛的掌下,当真是浑身起了一层冷汗,直将赵海若搂在怀中,心绪方才稳了下来,责骂道,“海若,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尽顾着玩?”

    郑雪涛见赵海若脱出了他的攻击,知道两人的武功相去甚远,自己怎也不会是她的对手,一时之间,只觉心灰意冷,不甘地问道:“淡月不是将你骗出去了吗,你怎么还会在这里出现?”

    赵海若努力地从张梦心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大大地喘了几口气,道:“本姑娘是何等聪明,岂会上了淡月姐的当!跑出门只是为了骗骗淡月姐而已!你这个家伙真坏,竟让心姐姐哭了!”

    其实像赵海若这种好奇心极重、对人又缺乏戒心的天真女子岂能识得破淡月的图谋,只是她身形翻飞出客栈,跑出没多远,便想到“猪有什么好看,恶都恶心死了,别说长了八只腿,便是生了十一条腿、二十二只眼睛,也懒得去看它”,一念至此,便返回到了客栈,原想找张梦心玩的,却看到了淡月封住张梦心穴道的一幕。

    张梦心脸色一变,道:“你早就在这儿了?”

    “是啊,”赵海若浑不知大祸临头,道,“先是淡月姐进来,点了心姐姐的穴道,然后她就出去了……后来就是这个家伙进来了,心姐姐就一直哭,怎么了,他骂你了吗?”

    “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来救我,害我差点被这个人给……”张梦心脸上一红,随即将眼光投到了郑雪涛的身上,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中大起恼怒之意。出道之先,也曾经有几个人欲对她用强,无一不被秦连废去了武功,有的还丢了性命!

    张梦心平生最恨的就是欺凌女子之徒,原本便是连看他一眼的兴趣也没有。只是听淡月之言,恐怕清白之躯已是交付到了此人手中。她虽是痛惜淡月的被叛,但依旧视淡月如己姐,先是替她考虑了起来。

    “该怎么处置此人呢?”

    ※※※※

    淡月见到张梦心身后站着的赫然是赵海若时,芳心一颤,知道事情已然败露。目光微侧,见到郑雪涛正坐在对面的椅子之上,脸色灰败,如同斗败了的公鸡。

    她猛然跪倒在地,道:“小姐……”

    张梦心轻叹一声,道:“淡月,我张家待你不薄,你为何如此做?”

    淡月连连磕头,道:“小姐,淡月知错了!”

    “你起来吧!”张梦心皱着眉头道,“淡月,你真得喜欢郑公子吗?”

    “小姐,我……”淡月没有想到张梦心竟然问起了这个来了,迟疑了一下,道,“我喜欢郑公子!”

    “好!”张梦心点点头,道,“从此时起,你便是我的义姐、张家的义女了!”转头对郑雪涛道,“郑公子,我代表向张家向郑公子提亲。淡月姐如今的身份,也不算辱没了郑家吧!”

    “小姐!”淡月惊喜交加,没想到张梦心竟会以德报怨,成全了自己的心愿。

    “不要,我不要!”郑雪涛猛地直起身来,道,“梦心,我喜欢的人是你,我只要娶你!”

    淡月神情大变,转过身对郑雪涛道:“郑郎,你不是说过爱我的吗?你不是说过要娶我的吗?你不是说过会一生一世对我好的吗?”

    郑雪涛被她的目光一瞪,不禁有些害怕,嚅嚅道:“我也喜欢你,不过,我一定要娶了梦心才能娶你的!”

    张梦心见他这当儿还不放弃对自己的痴心妄想,芳心更是恼怒,更是为淡月感到不值,寒着脸道:“郑公子,我看在淡月的情份上,才对你网开一面,对你不加以追究,你可要知道分寸!”

    这几句话说来,语气森然,一股威严之气透体而生。

    若不是淡月已然失身于他,早就废了他的武功,丢出门外去了,哪还容得他在此罗嗦。只是女子从一而终,若是逐了郑雪涛,淡月可就要一辈子背负着不贞的名头了。

    郑雪涛的眼珠乱转,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过了老半晌,才道:“多谢张小姐成全!”话语之中,已是将“梦心”改回了“张小姐”。

    淡月大喜,道:“郑郎,你真好!”

    张梦心见郑雪涛终肯回心转意,心中也是替淡月高兴,道:“郑公子,我会让家父传遍武林,认淡月姐为义女!你定下个好日子,尽快到黄山千山岭来提亲!”

    “是,郑某遵命!”郑雪涛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郑公子,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话同淡月姐说!”张梦心吩咐道。郑雪涛应了一声,退出了房门。

    淡月兴奋异常,重又跪在张梦心的跟前,道:“小姐,淡月对不起你!你狠狠地骂淡月吧,你责罚淡月吧!”

    张梦心绝美的脸上泛过一丝怜悯之色,道:“淡月,我知道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所以,我不怪你,但并不代表我原谅你了!你还是会受到惩罚的,你嫁到郑家之后,从此与张家再无瓜葛,我们姐妹的情份,从此一刀两断!今生今世,你都不能再踏上听风阁半步!”

    “小姐……”张梦心如此说,便是将淡月开革出门了。古代人若是被家门或是师门驱逐,当真是奇耻大辱。不过比之张梦心险些清白被辱,这个惩罚倒是一点也不算严厉。

    “好了,都出去吧,我要静一下!”张梦心淡淡道。

    淡心虽是心中不岔,却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得退出了房门。

    张梦心轻叹一声,呆坐了一会,道:“海若,我是说所有的人都出去,我要一个人安静一下!”

    “没关系,你就当我不在好了!”赵海若轻轻伸了个懒腰,捶了捶背心。

    张梦心站起身来,突然抱住了赵海若,痛哭了起来。泪水横流,转眼之间,已是将赵海若的前胸染湿了。

    赵海若被她抱得浑身难受,忙道:“心姐姐,我知道错了,我马上出去,你快放开我吧!”

    张梦心却是毫不理她,哭了好一会,才停了下来,喃喃道:“大哥,心儿刚才好怕啊!大哥,你在哪,赶紧回来吧!”

    ※※※※

    “阿嚏阿嚏”,黄羽翔连打三个喷嚏。他揉了鼻子,道:“谁在想我啊?”

    南宫楚楚在他的怀中腻声道:“一说二骂三牵挂,刚才定是钰莹、真真、梦心她们在想着你!”

    “楚楚,你吃醋了?”黄羽翔在她的酥胸上轻捏一把,道,“不知道她们怎么样了?真真有心儿照顾,我很放心。只是莹儿却是下落不明,不知道她师父会对她怎样?”

    “大哥,你别担心!钰莹肯定不会有事的!”南宫楚楚见心爱的男人露出失意的神情,忙柔声安慰起来。

    “嗯,莹儿是绝对不会有事的!”黄羽翔拍拍她的脸蛋,道,“楚楚,明日便要到玉溪镇了。想来你爹爹早就该到了,若是遇着你爹爹他们,无论如何你都不要说话,一切由我来应付!”

    虽然已是下了决心要与南宫明通做对,救出自己的娘亲,但一提到自己的父亲,南宫楚楚还是浑身轻颤一下,道:“大哥,我有些害怕!”

    “傻丫头,你不要怕,我已经说过了,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黄羽翔眼珠子一转,道,“楚楚,你猜我们生得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南宫楚楚虽是与黄羽翔春风共渡已有多次,但听他如此说来,仍是俏脸一红,道:“我还没有怀上孩子,怎么知道是男是女!”

    黄羽翔坏坏一笑,道:“照啊!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开始努力了!”

    南宫楚楚这才明白他打得是什么棍意,妩媚地白了他一眼,道:“大哥,你尽想些不堪的东西!”

    “我的宝贝楚楚也是不堪的东西吗?”黄羽翔已然剥开了南宫楚楚的衣服,露出了她雪白如玉的肌肤,饶是黄羽翔已是见过多次,但每一次看到,总会惊艳一回。他愣了一下,道,“很白很干净,一点儿也不糟啊!”

    南宫楚楚大羞,忙用薄薄的被子被自己卷住,一张脸已是如红布一般。

    “楚楚,”黄羽翔突然正容叫道,吓得南宫楚楚倒是怔了一下,他道,“大哥喜欢的女子,在床上定要像个淫妇一般,懂得奉迎我。像你这般羞涩的女子,大哥我可是最最不喜的!”

    “大哥,”南宫楚楚大急,一时之间,全被黄羽翔一句“最最不喜”砸得头晕脑涨,也顾不得身无丝缕,已然抱住了黄羽翔,道,“楚楚真得让你讨厌吗?可是,楚楚觉得好难为情,怎也放不开手脚!”

    松开手看了黄羽翔一眼,却见他正一脸偷笑的表情,惊叫一声,道:“大哥,你骗我!”

    黄羽翔合身一扑,已是将她压在了身下,道:“楚楚,不管如何,大哥总是喜欢你的。你羞涩也好,*也好,都是我的宝贝楚楚!”

    感觉到他的侵入,南宫楚楚浑身一阵激颤,呢声道:“大哥,楚楚好喜欢你,好喜欢你!”

    天雷勾动了地火,自是一番绮旎风光。

    第二日起来,骆三元见到南宫楚楚时,忍不住叫道:“大嫂,你好漂亮,便是易了容,浑身也透着一种明艳之气,想必大哥定是功不可没!”

    南宫楚楚大羞,道:“骆大哥,你又在胡说八道!定要找一房媳妇给你,好好地管教你!”

    骆三元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道:“若是天底下还有像大嫂一般的人儿,我便是被她管教了,也是心甘情愿!”

    说到这些疯言疯语,南宫楚楚哪里是骆三元的对手,仅一个回合,便败下阵来,羞红着脸自去吃早饭了。

    骆三元欲待放声大笑,却猛地见到陈天劫一张冷冷的脸孔,虽经易容化装,但浑身还是掩不住的杀气。他心中一颤,顿如被人一下子塞住了喉咙,便是一口大气也是喘不过来。

    好不容易见陈天劫转到了楼下,骆三元这才长舒了一口大气,一张脸已是憋得通红。

    四人吃过早饭,继续往玉溪赶去。昭通镇虽是不乏马市,但此间劣马又岂能与小白、追风马相提并论,若是换作三骑,反倒耽误了行程。骆三元迫不得已,只好与陈天劫再合乘一骑,一路之上,将黄羽翔骂了个半死,心想慢一些便慢一些,反正两帮人马拼个半死那是最好,自己几人坐收渔人之利,于黄羽翔培养壮大自己的势力大有益处。

    一路诅骂,五六百里地已是急急赶过,到了中午时分,已是赶到了玉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