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一章倪端初现
    “我知道了。你先招待知心大师一会,我马上就下来!”张梦心想道,这知心大师一向在灵岩寺深居简出,怎得会无事登上三宝殿了。

    “老和尚来了?”赵海若蹦了起来,道,“我好久没有去看他了!”说着,便要往外走去。

    张梦心忙将她一把拉住,道:“海若,你先将脸擦干净了再说!”

    “好!”赵海若嘴里答应着,手却用力一挣,已是将张梦心挣开,冲出了门外。

    张梦心苦笑一下,略整仪容,也走了出去。

    “老和尚,你跑到这里来作什么?”赵海若一蹦一跳地走到楼下,冲着知心和尚叫道。

    “阿弥陀佛!”老和尚饶是六根不动,但看到赵海若的模样,还是从心底泛起一股笑意。若不是他知道除了赵海若之外,没有第二个人会喊他老和尚的话,恐怕怎也认不出她来,“老衲有事找张施主相商!”

    说话间的功夫,张梦心也下到了楼下,道:“梦心见过大师!大师有事且说。”

    “据老衲的门人说,他们在川中一带发现了黄施主的踪迹,只是入了巴东之境以后,便再也没有他的下落!”

    “什么?”张梦心大是奇怪,道,“大师,你可确定?”其实以知心大师的身份,说出来的话哪有让人质疑的余地。只是张梦心知道黄羽翔是个爱美人胜过江山的主儿,为了司徒真真,他绝不可能跑到巴东去。

    果然,知心大师又道:“只是,老衲的门人只看到黄施主一人,没有发现随行的单施主!”

    单姐姐出事了!张梦心第一反应便是在单钰莹的身上必然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如此方能解说黄羽翔为什么会顾不得司徒真真,而跑到川中去。

    知心大师道:“老衲收到消息,七大剑派与四大世家准备组成‘除魔联盟’,第一个目标就是‘三仙教’!”

    “‘三仙教’?”张梦心皱眉道,“三仙教是魔教的外围组织,七大剑派如此做的话,已是明目张胆地与魔教为敌了!只是,峨眉剑派与恒山剑派明明在武林大会期间还反对成立除魔联盟,怎么现在不但连这两个剑派,竟然四大世家也都搀和了进来!”

    “老衲也是百思不解!据说是‘三仙教’偷袭了南宫世家前往清荷剑派的送亲队伍。南宫世家一行三十余个好手,全部横死,南宫世家的大小姐却是下落不明!”

    张梦心沉思一下,道,“‘除魔联盟’的背后,肯定还有一股势力在作怪!若不是如此,清荷剑派虽然势大,却也难以逼迫峨眉、恒山、四大世家就范!特别是南宫世家与峨眉派,实力比之清荷剑派,纵是稍逊,却也不会差到哪里,怎可能受清荷剑派的制钳呢?”

    知心大师道:“老衲与任施主也是如此猜想。却不知这股势力是何来路,竟然如此厉害!况且又隐在暗处,当真是防不胜防啊!”

    “这有什么难猜的,天底下最厉害的人儿就是皇帝老子!若是他下了令,天下有谁敢不遵啊!”赵海若见两人都不理她,忍不住赌起气来。

    “对啊!”张梦心猛地双手一击,道,“若是朱棣下了意旨,那些白道大派都是有家有业的人,怎也不敢违逆了官府!若是如此,却也能解释‘百剑门’覆灭一事,天底下除了魔教拥有五花八门的高手外,还有就是锦衣卫了!”

    知心大师白眉一皱,似是想起了什么,却是没有说话。

    张梦心在心中虚想了一阵,想到了黄羽翔与单钰莹曾经在义乌城遇到的王海川,此人正是锦衣卫。他曾在西湖之上早冒充魔教偷袭自己,欲挑起张华庭与魔教的争端。此计过后,又有李道情偷盗魔教掌门令符之事,惹得魔教与自己一行缠斗不休,又籍着‘百剑门’覆灭,煸动天下群雄敌忾之气,共同对付魔教。这些事情一经连贯起来,张梦心思路渐渐清晰起来,定是锦衣卫在背后策划着这一切!

    她凝重地叹了口气,问道:“任姐姐呢,她怎么没有和大师一块来?”

    知心大师道,“任施主已然前往三仙教,略作调停!”

    张梦心惊道:“任姐姐去了滇中?她什么时候走的,怎得也不来辞行一声?”

    知心大师微笑道:“老衲与任施主也是昨天才收到消息,由于情况紧急,任施主昨天便已经出发了!老衲又突然接到敝掌门的飞鸽传书,要老衲速回少林!”

    “什么?”张梦心大吃一惊,知心大师在这时候被召回去,代表的意义可就不是返回少林那么得简单,很有可能,少林派要改变支持问剑心阁的决定,继续不问武林之事,或是干脆站到了清荷剑派的一边。

    “老和尚,你要走了?你什么时候再来和我玩?”赵海若一脸的不舍之情。

    知心大师轻喧一声佛号,道:“赵施主,莫若和老衲到少林去玩玩?”

    “去少林啊?那有什么好玩的?”赵海若的脸上颇有意动的神情。

    张梦心忙拦住她道:“海若,你不要胡闹了,知心大师是有要事,可不能与你胡闹!”她走到知心大师身边,轻声说了几句。

    “哦哦哦,原来我是宋氏遗孤,若是入了空门的话,赵氏一脉就要从此断绝!”赵海若眼睛一眨,道,“什么叫赵氏一脉从此断绝,这和入不入空门又有什么关系?”

    张梦心诧异地回过头来,却见赵海若正掩在自己的身后,不禁叹气道:“海若,你是什么时候跑过来的?你可知道偷听别人的说话是不对的!”

    赵海若瞪了知心大师一眼,道,“老和尚,你听到没有,偷听别人的说话是不对的,你还不走开!”

    “我说得是你!”张梦心一根纤指差不多顶到赵海若的鼻子上了。

    “我,我也没有那么好了,你不用这么赞扬我!”赵海若头一低,又开始抚弄起衣角来。

    知心大师道:“原来赵施主是大宋的后裔,若是如此,老衲便不再强求赵施主入我佛门了!阿弥陀佛,老衲要返回少林,不敢多做担搁,老衲就此告退!”

    老和尚做事干脆,佛号一宣,飘飘然然地行出客栈,转眼之间,已是去得无影无踪。

    张梦心开始头痛起来,七大剑派与四大世家的重新结盟,锦衣卫的介入,黄羽翔突然跑到巴东,而单钰莹又突然失踪……“哎,大哥,你究竟在哪?心儿一个人撑得真得好苦啊!”

    正烦恼间,却见赵海若蹦蹦跳跳行到厨房门口,道:“掌柜,给我来份十锦子鸡、酱鸭、红烧狮子头,还有……糖醋排骨!”

    那掌柜的立时跑了出来,道:“海若小姐,您又肚子饿了?”

    张梦心也道:“海若,你不是刚才才吃过早饭吗,还嫌泡菜太酸了!”

    “对了!”赵海若连忙道,“糖醋排骨可不能放醋,我不喜欢吃酸的东西!”

    掌柜的脸顿时挤成了一团,道:“海若小姐,若是糖醋排骨不放醋的话,便不是糖醋排骨了,不如换成了红烧排骨吧!”

    赵海若摇摇头,道:“我还是要糖醋排骨!”

    掌柜的应了一声,只道她已回心转意,正要转身去准备,却听赵海若又道:“不要放醋!”顿时泛起一股无奈之意,只好下去准备。

    张梦心懒得理她,已是返到房中。

    淡月轻轻向赵海若掩去,才走到她身后七步之处,却见赵海若却是转过了头来,道:“淡月姐,你要陪我玩捉迷藏吗?”

    “我有更好的东西给你看!”见赵海若两眼突然放光起来,淡月又道,“我听人说,在甪直突然出了一只长着八条腿的猪,现在人人都在那里看呢!”

    “真的?”赵海若虽是天好对任何事物都有着好奇之心,但并不代表她是个笨蛋,若是如此,她的武学修为也不为如此之高。只是前些天的时候,确曾看到一只“六条腿”的狗,若说这世上又有了一只八条腿的猪,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海若小姐,我怎么会骗你呢!若是你不赶紧去的话,恐怕这只猪会被别人抢去了!”淡月见她已是有些心动,忙又催促了她一句。

    “好!”赵海若纵身而起,已是向门外跃去。她身形如电,转眼之间,已是去得无影无踪。

    淡月轻轻一笑,粉玉般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情,转身向张梦心的房中走去。

    那掌柜的端着盘子走到到堂中,却见赵海若早已去得无影无踪,不禁苦笑一下,喃喃道:“又跑没了……幸好,这盘酱鸭还是昨天的,再留一天吧,说不定她明天还想要吃!”

    这端菜收拾的事原是有伙计做,但这掌柜的却是小气无比。自温漠然包下了整间客栈了,只需服侍张梦心、秦连几人而已,用不上这么多的下手。他便将伙计都暂时辞退,只留下了掌勺师父,自己充当起了伙计,能省一两便是一两,说什么也不能白白浪费了银子。

    淡月走到张梦心的门口,轻轻敲了下,道:“小姐!”

    张梦心在房中应了一声,道:“门没有关,你自己进来吧!”

    淡月推门而入,却见张梦心正坐在椅边,对着桌子发怔,不禁问道:“小姐,你怎么了?”走到张梦心跟前,却见她正看着桌上的一副画像,画上的人儿,不是黄羽翔又是何人!

    她心中又气又急,道:“小姐,你还在想着他啊?”

    张梦心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道:“淡月,你这几天好奇怪啊,好像变了许多,比以前更漂亮了!”

    “是吗?”淡月不自然的笑了,其实她自己也是有些感觉,脸蛋儿比往常更加加红润,眉目含春,娇艳欲滴,连郑雪涛也说她的胸部似是也变大了一些。她定了定神,道:“小姐才是漂亮!‘无双玉女’,天下无对无双,乃是人世间的第一美女,若是让当今皇上见了,定要封小姐为皇后娘娘!”

    “死淡月,你胡说什么!”张梦心美目流转,说不出的动人,看得淡月也是呆住了。她转脸看向画像,道:“别人怎么样我才管不着呢,我只要大哥一个人对我好就行了!”

    淡月大感恚怒,道:“小姐,这个人只是个好色风流的无耻之徒,你为何要对这种人倾心!以你的天香国色,天下的俊彦哪个不是排着队等着你的垂青,又何必将感情放在这个无耻之人的身上呢!”

    “淡月!”张梦心大怒,道,“不许你这么说大哥!你只是不了解大哥而已!大哥虽是风流,却绝不是下流无耻之人!他爱我敬我,并不是全是因为我的美貌,也不是因为我是天下第一人的女儿,而只是喜欢我而已!淡月,你没有试着喜欢过一个人,你是不会明白的!”

    “我明白的!”淡月走到张梦心的身边,在她的错愕之中,已是封住了张梦心的穴道。她知道张梦心不会武功,怕封住了她的大穴会让她身体受到伤害,下手的力道甚是轻微。但回手之际,却是顺便封住了她的哑穴。

    “小姐,你可不要怪我!”淡月看到张梦心的眼中满是不解与不可置信之色,道,“黄羽翔这个恶贼实在不是你的良配,只有郑大公子才是人中之龙!你的一生绝不能毁在那个恶贼的手里,我一定不会让他得逞的!小姐,我一定不会让你日后后悔的,那个恶贼现在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女人,以后还不知道他会去找多少个女人来让小姐伤心!”

    她的脸上突然现出几分淫靡之色,道:“你还没有尝过郑郎的好处!你若是知道了,日后都不会想离开他的!郑郎答应过我,以后会好好地对待我们两个!他绝不会去沾花惹草,他一辈子只待我们两个好!”

    看到张梦心的眼神已经变成惊惶之色,想到这个从小到大遇事无不顺利的大小姐竟也有如此无助的时候,淡月似是有些得意。她从小被卖到张家为奴,虽是被张梦心视为姐妹,但毕竟存下了自卑之心。张梦心的美丽、智慧,疼爱她的爹爹、师兄弟们,都让她的心里不无嫉妨之情。

    而在她爱上郑雪涛后,一切矛盾便激发开来。她深爱的男人却是爱着她最是嫉妒的女人,而她限于丫环之身,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便算她放得开自己的心胸,但对方会喜欢上她这么一个丫头吗?她的心灵开始扭曲。她舍不得放弃郑雪涛,也知道若是张梦心嫁给黄羽翔的话,自己唯一的命运便是陪嫁过去。就算黄羽翔不碰她,只是让她一辈子伺候张梦心,她又怎么舍得下郑雪涛呢!在爱情的面前,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但此刻的淡月,却是已然有些入魔了。

    “小姐,”淡月轻轻抚摸着张梦心凝脂白玉般的脸蛋,道,“你在发抖吗?你用不着担心,郑郎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温柔体贴的男人,他一定会待你很好的!你只会轻轻得痛一下,以后便是会让你美得飞上天的感觉!”

    张梦心的双眸之中泪水终于涌了了来,一面是对未知遭遇的害怕,一面更是对这个情如姐妹的女子的被叛感到无比的心痛!

    淡月收回了手,道:“小姐,你先等一下,我便去叫郑郎进来!”

    再也不忍看张梦心此刻又是哀求又是痛苦的神情,生怕自己会一时心软,前功尽弃。她打开房门,又轻轻地关上。先是到郑雪涛的房门轻轻敲击了一下,复又走到秦连的门口,敲门道:“秦大哥,你在里边吗?”

    秦连打开门,道:“淡月,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小姐有事吩咐?”

    淡月点点头,道:“小姐叫我们到街上买些丝绸,她有用处!”

    秦连哪里会有怀疑,道:“好,我们现在就出去!”

    郑雪涛趴在门缝上,见他们两人已然走了出去,忙推门而出,行到张梦心的房门口。一颗心顿时七上八下的跳个不停,怎也没有勇气将门推开。他狠狠地捏了自己一把,暗道:“郑雪涛啊,你这可是要将梦心救出苦海啊!若是让她随了黄羽翔这个小贼,你一辈子还会开心吗?梦心也要受一辈子的苦了!”

    想了良久,终于还是憋住了一口气,将门推了开来。

    张梦心呆坐在椅上,春花般的俏脸上,早已是泪水横流。

    郑雪涛大是不忍,颤声道:“梦心,你不要哭了,我……我是真得喜欢你,我会待你好的!”

    见张梦心不动也不出声,知道她被淡月封住了穴道,忙一指点出,已是解开了她的哑穴,但却没有恢复张梦心的行动能力。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欺骗淡月?”最让张梦心心痛的,不是淡月的所作所为,而是她的背叛!

    “我没有!我没有!”郑雪涛最怕就是张梦心的误会,忙替自己解释道,“都是淡月想出来的……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张梦心轻皱一下柳眉,道:“你算什么男子汉,竟然将一切都推到淡月这个女子身上!她是那么地爱你,想不到你却如此对她!”

    “不是的,真得是淡月的主意!”郑雪涛急得在屋中直转,突然双膝一矮,猛地跪在了张梦心的身前,道,“梦心,我是真得喜欢你……可你满心都是黄羽翔这个恶贼,我不服,我不会让你被他骗的!”

    他的眼光一转,却是看到了桌上的那副画像,突然发怒起来,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高声道:“你一直忘不了他!你宁可看他的画像,也不愿意看我一眼吗?我就在你身边,每时每刻都守在你的身边,只希望你能轻轻向我望上一眼!你却是连这也吝啬给我!”

    他拿起了那副画像,作势欲撕,却听张梦心尖声叫道:“不要!若是你如此做得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郑雪涛愣了一下,随即心中更是暴怒,但看到张梦心眼神中的哀求,心中却是一软,无力地将画像放到一边,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郑大哥,淡月对你一片痴情,你何不怜取她的一片心意呢?梦心心有所属,一辈子都不会变得!”张梦心见他放弃了毁掉画像的打算,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哼,”郑雪涛又激动起来,道,“你心有所属,一辈子都不会爱上别人,难道我就可以轻易接受她人吗?我爱得人是你,是你!不是淡月!我会对你好的,也会对淡月好的,我会让你们两个都开开心心的!”

    他的目光中渐渐流露出欲望的神色,怔怔地看了张梦心,道:“梦心,你可真是漂亮啊!”

    这句话若是由黄羽翔口中说出,张梦心定会扑倒在他的怀中,心中满是欢喜。可是听郑雪涛说来,浑身却是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梦心,今日便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过了今天,你便是我郑家的人了。我郑雪涛对天立誓,一定会待你好的,今生今世,绝不会负你!”

    ※※※※

    陈天劫休息了一晚,精神已是大长,一顿饭吃了下去,气力已是恢复了七七八八。在骆三元的强烈要求下,陈天劫将自己易容成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管家,又替南宫楚楚稍稍改了形貌,虽是略减了几分美貌,但别人见了,却也难以将她认出。

    黄羽翔大是叹服,想不到这易容术竟是如此神奇。若是能易容成当今皇帝,岂不是可以到皇宫中到处鬼混,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岂不是尽可染指!

    他的脸上才露出相入非非的表情,便被南宫楚楚伸出手去,狠狠地捏了一把。抚了抚被捏痛的腰间,黄羽翔暗暗心惊,想道这楚楚与莹儿当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开出来的脾气,俱是喜欢对他饱施拳脚,可怜他却又不忍心还手,当真是逆来顺受,颇是可怜。

    四人知道周启东之死定然会在绵阳城引起轩然大波,若不速离此地,恐怕会遇上麻烦。果然,一路行到城门口,便遇到了百般盘查。好在骆三元这个齐玉斋的少东不是白给的,银两如流水价似的送了过去,推说他们几人急着要到成都去做生意。

    他们几人的扮相倒是无一像是做生意的人,只是守城的军官司被银两迷花了眼睛,略作几分盘问,便放他们三人出城。反正周启东之案查不查得出来又与他无关,眼前白花花的银两入到囊中才是正事。

    四人两骑,星夜直扑滇中,到了晚间,已是入了滇中地界,在昭通镇的附近住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