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不死金身
    陈天劫身法一经展开,当真是快逾奔马,一会儿功夫,便已经赶到绵阳城。他翻过城墙进到城内,守城的军卫却只觉眼前一花,还道飞过一只大鸟,竟是连他的身影也没有看清。

    他原是绵阳人,对城中的每一处地方差不多了如指掌,一进到城内,便直扑周启东的府地。

    行到门口,却见大门紧闭。他冷峻的脸上不动声色,猛然一剑劈开,轰然的剑气涌出,竟然将大门连同一处围墙都给轰了个稀烂,直直闯了进去。

    府中的家丁闻声而出,纷纷抢前动手,莫不被他一剑劈成两半,无一能将他的前进之势阻下分毫。他连杀一十六人,终于来到大厅之外。

    ※※※※

    周启东浑身打着颤,心神大伤,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盯着自己儿子的脑袋发呆。

    南宫明镜大怒,起身怒斥道:“何人妖人,竟敢如此大胆,做下如此残忍之事?”

    “残忍?”陈天劫拖剑在地,慢慢走进,剑尖所过,地上尽然火星直冒,仿佛燃起了一道烟花一般,“这便叫残忍吗?”他肃杀的目光转到了周承业的头颅上,道,“这个人,杀我妻子,杀我儿子,还让人*了我的女儿,让她不堪受辱,终嚼舌自尽!我一剑杀了他,还算是便宜了他!”

    “什么?”黄羽翔猛然站起,怒气十足地转向周启东,道,“周启东,你竟然让你的儿子做出这种事来,你还配做人吗!”

    南宫明镜却是轻晒道:“我却只看到你杀了周贤侄,人死无凭,你要怎样说都行!人家好端端的干嘛要杀你一家,而且他现在也死在你的手里,凭着你的武功,周贤侄又岂能伤得了他们一根毫毛!”

    陈天劫冷冷地瞪了他一眼,道:“你是谁?”

    南宫明镜右手一甩,手上已是多了一柄折扇,“刷”一下打了开来,道:“本人南宫明镜,乃是南宫世家之人!江湖上给在下起了个诨号,叫做‘儒侠’!在下不敢自称为侠,但生性喜好儒道,尊驾目无王法,杀人在先,闯人宅地在后,在下说什么也得让你尝尝我南宫家的厉害!”

    “南宫?”陈天劫略略回想一下,道,“昔年我曾经杀了一个叫做南宫黎停的人,好像也是南宫家的,跟你一样,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骨子里却全是男盗女娼!”

    “你!”南宫明镜猛然退了三步,神情大变,原本儒雅的风范全都不见。他的眼光突然触到陈天劫血红的剑僧上,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须发皆张,止不住的害怕之情,颤声道,“你是……‘血影杀神’……陈、天、劫!”

    黄羽翔也是猛然一惊,这“血影杀神”可是江湖上百年来最有名的杀手。他一生共接过一百三十七宗生意,杀了八百六十六人,从没有失手过一次。做为一个杀手,一般都是以暗杀偷袭为主,但此人却是明目张胆地上门挑衅,将人格杀。

    让他声名最响、也是他最后一次的狙杀,便是在“魏国公”从外地赶回京城的路上,将万人莫敌的徐达将军生生击毙,同时被杀的共有七十六人,都是曾随徐达身经百战的将士,武功自是强是惊人,但无一例外地都被他一剑劈成两半!

    当时七大剑派曾经组织了大批好手围截于他,却反被他杀了大半。从此,七大剑派元气大伤,魔教趁此兴起,一举压过了正道诸派。只是绝没有人想得到,这个让人人都惊惧的杀神,竟是一代大侠*义的孙子,世事弄人,总让人无可奈何。

    南宫楚楚的娇躯瑟瑟发抖起来,眼神中止不住的害怕。黄羽翔伸过手去,将她搂在怀里,道:“楚楚,别怕,有大哥在呢!”

    “大哥,”南宫楚楚呼吸一阵紊乱,好半天才道,“南宫黎停是我的爷爷!”

    南宫明镜浑身激颤不已,一抹抹往事飞快地闪过心头。“当时南宫世家收到‘血影杀神’的灭杀令后,曾聚集了族中七十多位好手,护在府内。谁知他一冲进门,便已经连杀七人……他的眸子一直盯着爹爹,对砍在身上的武器竟是全不招架,可是没有一人伤得了他,反一个个被他劈成了两半……他一路走过,带过一片血腥……爹爹与他交手了二十招,终被他一剑劈死,鲜血溅得老高,喷在了我的脸上……我当时的脑中一片空白,等我恢复神智的时候,他已经走了,族中的好手也死了五十七人……”

    南宫明镜抬眼看了陈天劫一阵,所有压在心中的往事顿时齐上心头。“他当时就是这个样子,冷冷地对着族中的高手,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不停地挥剑,将人一剑劈成两半……好像他天生就是一件杀人的利器,永不知疲倦地挥剑杀人!当时的他,比现在还要冷酷无情,比现在还要让人感到心寒胆颤!”

    “陈天劫?”陈天劫仰天一叹,道,“二十年了,已经有二十年没有人这么叫我了!”将“血影剑”搭在肩上,陈天劫冷冷地一扫周启东,道,“血债必须血偿!周启东,你将是死在我‘血影剑’下的第九百二十三人!”

    “血债……”周启东慢慢站了起来,道,“……必须血偿……不错,一定要血偿!”他的眼神恢复了锐利,道,“陈老实,你杀我爱子,今日必定要将你碎尸万断!”

    搭在陈天劫肩上的“血影剑”突然变得明亮起来,陈天劫执剑在手,剑尖直指周启东,道:“你的儿子在地狱等你!”

    “呀!”周启东一声狂呼,已是扑了出去,腰中剑出,直刺陈天劫。悲愤之中,威势更增,剑风呼啸,厅中的烛火一阵摇晃。

    血红的光芒一闪,陈天劫已是纵扑了过去,两柄长剑,两团人影已是扑到了一起。

    “叮叮叮”,几十下连续的交击,周启东手中的长剑也是把利器,竟没有被陈天劫的“血影剑”削成两断。两人的动作都是奇快无比,一眨间的功夫,已是交战不下百余招。

    陈天劫的武功虽高,但毕竟已经有二十余年没有动手,与周承业这些武功低微的人动手还不见弊端,但对上周启东这等实力绝不在白乘风之下的高手,动作就显得生涩起来。

    但他的武功实在太强,纵使剑招使得棱角分明,剑意大欠,也是稳稳地占了上风。而他的动作也越来越是纯熟,只怕仅需百来招的功夫,便能恢复往常七成的功夫,将周启东一劈为二!

    南宫明镜惊惧了一会,才发现如今的陈天劫已不比当年。虽然仍是杀意十足,但手上的动作比之当年却要逊色好多。他看了几十招,见陈天劫的动作越来越是纯熟,心知若是让他尽复旧观的话,自己今天可就保不住性命了。当下折扇一挥,已是上前夹攻起来。

    他的武功全不在周启东之下,两人一合力,顿时将劣势给扳了回来。

    骆三元粗浓的眉毛全部挤成了一团,道:“大哥,要不要帮陈前辈一把!这两个人也太不要脸了,竟然夹攻陈前辈!”

    黄羽翔眼光一直盯在战局之中,口中却说道:“骆兄,陈前辈乃是一个杀手,你还要帮他吗?”

    骆三元摇摇头,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乡下老头,现在家人全部被这帮卑鄙无耻的人杀了,报仇雪恨也是应该得!”

    “好!”黄羽翔一拍双手,道,“骆兄此言正合我意!只是陈前辈当年纵横天下,若是连这两个人都斗不过,他当年早就死过几百次了!”

    转头看一下南宫楚楚,道:“楚楚,既然你三叔插手相助周启东,你便两不相助便是,免得难做!”

    “不,大哥!”南宫楚楚一直在念叨道“血债必须血偿”这几个字,突然道,“我要替娘报仇,我要救娘出苦海!这个男人也是当年凌辱过娘亲的恶人,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虽然心中早有些预料,但亲耳听她说来,黄羽翔兀自有几分不可置信的感觉,看那南宫明镜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谁人能将那些丑事与他联系在一起呢?但想到他既然与周启东交好,自然也是一路货色。想明了此节,心中杀意大起,恨不将这个带给南宫楚楚不幸回忆的男人立刻从眼前抹去!

    陈天劫在两人的合围之下虽是迭遇险情,但却每每都是有惊无险地躲了过去。又打了几十招,他竟然在两人暴风骤雨的攻击下站稳了脚跟,反击之势也越来越是凌厉。

    黄羽翔骇然叹服,心道这才是天下第一杀手的实力!

    陈天劫急退半丈,长剑一洒,手中“血影剑”突然化作了千万把,犹如一个剑阵般向周启东两人压了过去。

    “血影千杀!”陈天劫最为狂暴的杀招,随着他武功的慢慢觉醒,所有厉害的招式一点点重新回到了他的脑海中。

    南宫明镜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惧之色,当年陈天劫使出这一招后,拦在他身前的十三个好手,竟是死了九人!当时这“血影剑”骇然的威势,还是深深地驻留在他的脑海之中。

    他本是一鼓作气,压下了心中的恐惧,方才与周启东联手对敌,如今惊惧复生,手足顿时一阵无力,连闪避也是不记得了。

    陈天劫的剑光是何等的凌厉恐怖,南宫明镜只是一愣的功夫,陈天劫的剑光已是掠过他的身体,丝毫也不停一下,继续向暴退的周启东飞去。

    剑光闪过,南宫明镜转过头来,向南宫楚楚望去,张口欲说什么,谁知脑袋才转,竟是生生掉落在地,整个人也突然之间像是散了架的,成了四分五裂的一团碎肉。

    陈天劫的剑势太过凌厉,虽已是将南宫明镜在一瞬间碎成了数十块,一时之间竟是没有碎开,随着南宫明镜转头的动作,才终于散开。

    黄羽翔露出不忍之色,将大手伸出,挡在南宫楚楚的眼前。

    陈天劫的剑势虽是被南宫明镜阻了一下,但依旧迅捷无比地向周启东卷去。周启东舞剑挡在身前,“天翔心法”全力展开,厚重的剑势已是反击回去。

    血红的剑影猛地划开了周启东的防守,千万道剑影齐齐打到了他的上僧上。

    陈天劫收剑而立,脸上露出落寞之色。

    凡是被“血影千杀”击中的人,绝无半分活命的机会。他二十年来隐姓瞒名,过着平静恬退的日子,如今平淡的生活一旦打破,却是怎也不可能回到以前的日子。他原先一意报仇,但浑没有想到这些,此刻大仇得报,心中却没来由得一阵心灰意冷,只觉生无乐趣,直想一死了之。

    “哈哈哈,”明明应该像南宫明镜一般碎成数十块的周启*然大步向陈天劫走去,随着他身体的震动,一片片碎布从他的身上纷纷落下,落出了一件丝织衣物,点缀满了片片明晶晶的物事!

    陈天劫的瞳孔一阵收缩,沉声道:“千阳镜!”

    周启东笑得十分的得意,道:“陈老实,你绝对想不到吧,你家的传家至宝现在却成了我的保命符了!哈哈哈,老天爷真是不长眼睛,现在我有了这件宝物,你又能奈我怎样?哈哈哈,陈老实,我注定一辈子压着你!你注定一辈子做个下贱的乡下胚子!”

    黄羽翔三人都是齐齐惊咦一声,原想“千阳镜”还是一片镜子,谁知道竟是一件衣物。但没有料到此物竟是如此神奇,在陈天劫惊人的剑势之下竟是丝毫无损!

    陈天劫心中却升起了一股热切之情,他刚才寂寞无比,直想一死了之,现在仇敌竟然没死,他的精神不禁大振,连眼神也变得更加明亮起来。举剑指天,陈天劫猛然向周启东冲了过去,一剑迎头向他劈下。

    这“千阳镜”虽是护住了周启东的上身,但头顶仍是与常人无异。周启东忙驾剑迎上,将他敌住。

    “锵”地一声闷响,两剑交击。陈天劫手上的力道虽是源源不绝,长力无穷,但劲道一抵周启东的身上,顿时被“千阳镜”分化吸收。陈天劫以前自己身着“千阳镜”,杀人盈千,这“千阳镜”倒是起了大半的功劳,只是如今自家的传家宝物却被仇人反过来对付自己,难道真是老天爷在惩罚自己不成?

    他的力道虽是绵长,但时间一长,却也是抵受不住,终于剑下一顿。周启东狂笑一声,回剑劈出,卷向陈天劫的胸口。

    陈天劫奋力后跃,但前胸之上依旧被他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鲜血顿时狂涌而出。

    “陈前辈!”黄羽翔惊呼一声,已是向他纵去。

    陈天劫眼中寒芒一闪,道:“滚开!”横剑在手,看来黄羽翔若是走近的话,他绝对会劈了过去。

    “哈哈哈,”周启东疯笑道,“黄羽翔,人家根本就不领你情!哼,你可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若不是你插手,陈老实早就将女儿与‘千阳镜’乖乖地交给我了,哪里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他们一家都不用死,我的儿子也不用死!是你,一切都是你惹出来的!”

    想到杀子大仇,周启东恨意大长,道:“黄羽翔、骆三元、陈老实,你们都要下地狱去陪我的儿子!”眼光一瞥南宫楚楚,阴阴地道,“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要你陪着我,替我周家传宗接代,哈哈哈!”

    “南宫明镜、黄羽翔、骆三元与我合战当年江湖的第一杀手‘血影杀神’,结果除了本座之外,尽皆身死,但他们的牺牲不是白费的,终于拖住了陈天劫的攻势,让本座一剑将之毙命!而南宫大小姐因感念本座的救命之恩,献身以报!哈哈哈……”周启东肆无岂惮地大笑起来。

    “呸,放屁!”骆三元吐了口口水,道,“周启东,你的脑袋是不是被烧糊涂了,竟会说出这些胡话!你以为有了‘千阳镜’,就可以无敌于武林,欺瞒世人吗?”

    “哼,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什么张华庭,什么李慕然,从今天起,武林就只有一个周启东,‘大风剑客’周启东,哈哈哈!”

    笑声未落,陈天劫猛然拔身飞起,身剑合一,已然向周启东扑去。沉重的压力袭来,近处的黄羽翔、远外的骆三元与南宫楚楚都是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三步之遥,厅中的烛火也在一瞬之间全部熄灭。

    周启东首当其冲,才举剑挡在胸前,狂暴的力道已是卷席而至。

    两剑相抵,周启东仿如一颗石子般被抛飞出去,重重地打在墙面之上,“嘭”地一声,砸出了一个大大的窟窿。一时之间,厅中一阵抖动,灰尘碎瓦,夹着纷纷雨滴齐齐落了下来。

    “他死了吗?”南宫楚楚颤声问道,虽是极希望看到周启东一命归西,但看到陈天劫的剑势如此惊人,还是忍不住的一阵心颤。

    “哈哈哈,”突然一阵暴笑声传来,周启东猛地从碎砖之中冲天而起,稳稳地落到地上,“陈老实,你虽然号称天下第一杀手,但现在毕竟老了,比不过当年了!”

    黄羽翔等人骇然心惊,想道这“千阳镜”当真是天下至宝,在陈天劫如此猛烈的一剑之下,竟还能护住周启东,当真是不可思议!

    陈天劫冷冷地双目中似是要喷出火来,将这个罪魁祸首一剑杀了。但他自恢复记忆以来,神经也恢复到了做杀手之时的冷静,虽是心中愤怒,脸上却是丝毫不动声色。猛然之间,只觉一阵心力交瘁,浑身泛力,差点儿连剑也拿不住了。

    他虽是意识觉醒,但这二十年来,吃得是青菜萝卜,做得却是费力无比的粗活,身体早已经虚弱无比。在草屋中又受那帮家丁的毒打,虽是有内力护住内腑,但功力没有经过催运,毕竟还是让他受了不小的内伤。

    后来连杀十来人,又耗力挖了一个深坑,早已是体力透支。若不是他心中只存要杀周启东这个念头,恐怕早已是累趴在地上了。与周启东、南宫明镜一番激斗,发出两记极耗内力的绝学,身体实已是不堪重负。

    他性子孤傲,宁死也不愿退避求助,支剑撑地,只是身体却是轻晃起来。

    周启东大喜,他虽是说得十分得嚣张,但只是得了个“不死”之身而已,本身的功夫并没有增长,见陈天劫已是摇摇欲坠,杀子大仇即将得报,不由得露出了几丝冷笑。

    他挺剑便刺,剑尖直取陈天劫的眉心,心道只要这一下击实,这个当年闹得江湖天翻地覆的大魔头可就要死在自己的手中。传扬出去的话,自己便可一跃成为当世大侠,威震武林。

    一剑刺到,却见眼前猛地寒光一闪,一把长剑已是挡下了自己的宝剑。猛然之间,只觉一股大力涌来,纵使有“千阳镜”吸收分化力道,也是不能完全化净,硬生生地被击退半丈之遥。

    周启东骇然向那人看去,却见硬挡住他一剑的人正是黄羽翔。想不到他看起来只是相貌俊美的小白脸,一身内力却是强得惊人。一念未必,却听“叮”地一声,黄羽翔手中之剑已是断作两截。

    黄羽翔的长剑只是凡铁,在“钱谷”之中,砍伐铁杉树时,已是剑身大损,又被周启东的宝剑一磕,顿时断成了两截。

    周启东疯狂大笑,道:“我早已经说过了,连老天爷都在帮我,哈哈!”

    陈天劫眉头一皱,突然将手中的“血影剑”递给黄羽翔,道:“用我这把剑!”

    黄羽翔一怔,估不到他竟会将剑借给自己,只是情势紧急,也顾不得于与他推托,右手伸出,已是将“血影剑”接过,而周启东已是挺剑刺了过来。

    黄羽翔心神不动,“浩然一剑”已然发动,整个人突然成了天地万物的中心,只等他轻轻一动,便释放出毁天灭地的莫大威力。

    周启东一剑劈至!黄羽翔不动不惊,手中“血影剑”挥出,直劈周启东的胸口,“浩然一剑”的至高境界中,原就没有闪避一途,敌强、我更强,任对方是一座高山也好,一剑劈开,也要将它一分为二!

    “真是个笨蛋!”周启东心中骂道,想不到黄羽翔看起来风流俊逸,但脑子却是如此蠢笨,明明看到自己刀剑不伤,却还要重蹈覆辙,当真是傻到家了。

    手中宝剑临到黄羽翔的胸口,却觉身体猛然一阵剧痛,竟连剑柄也握不住,鲜血直冲上来,猛地狂吐出几口鲜血,“登登登”地连退七步,每退出一步,都是吐出一口鲜血,一路“叮叮叮”的声音响个不绝。

    那件刀剑难伤,专化内力的“千阳镜”竟然在黄羽翔的“浩然一剑”之下纷纷破裂,激射的小镜片顿时洒满了整个大厅。一件稀世之宝,竟就如此化为乌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