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世事无常
    那掌柜开酒店至今,也算颇有见识了,南北过客,什么厉害人物没有见过。但乍见到黄羽翔威仪十足的眼神,仍是打心眼里产生了一股惧怕之意。

    他微微一颤,道:“公子爷,这陈二平生做事老老实实、原不会得罪什么人,大家都叫他陈老实。约摸在半个月前,咱们青城剑派的周老爷看上了他家的闺女,要娶他闺女做妾。公子爷,周老爷在咱们绵阳是何等威风的人儿,人家能看得上他闺女,当真是他三生修来的福气!他却不知怎得,这几天老是愁眉苦脸的,好像很委屈了他似的!”

    看他的样子,似是恨不得自己也生他个七八个女儿,然后一股脑儿地送给人家做妾,以期父凭女贵。

    “周老爷?”黄羽翔转头向南宫楚楚看去,只见依人道:“应该是周启东,青城剑派掌门的七师弟,武功颇为高明!”

    黄羽翔冷笑一下,道:“嘿嘿,又是这些名门大派!”不磊人,突然向内堂走去。

    南宫楚楚与骆三元对看一眼,他们两人都是豪门之后,像这种仗势逼婚之事已是见惯了的,即使听到,也全不挂在心上。毕竟这种事情发生得太多了,怎也是管不过来的。这个世界上有了等级,有了贫富,有了权势,这些就是免不了的。况且,南宫楚楚的命运也同陈二的女儿差不多,只不过逼迫她的却是她的父亲而已。

    黄羽翔出来的时候,右手却拉着陈二,行到掌柜的面前,道:“掌柜的,他要辞工!”

    那掌柜一脸的苦瓜相,道:“公子爷,你看我这小店就他一个伙计,若是他再辞了,叫我日后怎么做生意?”他早被黄羽翔一个眼神给吓怕了,反抗之意倒是丝毫也起不了,只是一味诉苦求情。

    黄羽翔想了想,道:“也好,那就让他先休息几天吧!”

    那掌柜的一听大喜,忙道:“多谢公子爷,多谢公子爷!”

    南宫楚楚心中暗笑,想道:“你谢他做什么?抢了你的店伙,竟还要谢谢人家!”

    黄羽翔拉着陈二便走,道:“陈二,咱们走,先到你家去坐坐。”

    陈二一张老实巴交的脸上现出几分过意不去,对掌柜的道:“陶掌柜,我先回去一阵,改明儿再来上工!”

    掌柜的怒看他一眼,高声道:“记得要快些,这些天的工钱你可一文也别想拿到!”随即看向黄羽翔,道,“公子爷慢走。”

    四人结帐出店,南宫楚楚对黄羽翔低声道:“大哥,你是怎么让这个陈老实辞工回家的啊?看他那副样子,恐怕除非给人将刀架在脖子上,可怎么也不会听劝的!”

    黄羽翔的老脸微微一红。这陈老实当真是死心眼之至,自己到内堂中找他,并说要帮他。谁知他死活不同意,只是说到周老爷势力雄大,就是县太爷也要让他三分,更何况他们这些升斗小民。又说这本是他家中之事,岂能连累到他人!

    黄羽翔屡劝无效,气得耐性全无,只得取出剑架在他的脖子上,硬逼着他接受自己的帮忙。本来这陈老实还颇有宁死不折的打算,若不是黄羽翔胡乱扯到了他的八十高堂,三岁稚子,他说不定便已经慷慨赴义了。这世上帮人还要拿出剑来威胁人家答应的,恐怕也只有黄羽翔这种人才能做得出来!

    “楚楚,你可真是聪明!”黄羽翔与南宫楚楚、陈二走在前面。骆三元却在后面逗弄着小白,一门心思地想要将它从黄羽翔手里拐带出来。

    陈二已经走惯了长路,黄羽翔三人又都是内力修为颇厚,这四十余里地走下来,倒是连休息一下也是免了。

    四人到了陈二家中,却见只是两间破陋的草屋而已,看那破烂的样子,恐怕只要来阵大风,这草屋便要完全倒塌掉了。

    黄羽翔三人跟着他行到房中,陈二苦着脸招呼众人坐下。

    桌边却只有三凳子,而且俱是腿脚歪瘸,脏乱无比。南宫楚楚眉头紧皱,左看右看,还是没有坐了下去。

    黄羽翔以前却是当惯了乞丐,这种场合对他来说,却是全不陌生,当下大马金刀地坐了下去,又将南宫楚楚拉坐到自己的腿上。在骆三元与陈二惊异的目光中,黄羽翔微微一笑,道:“陈老实,你且说说,周启东什么时候跟你提的亲,又是什么时候要来迎娶?”

    南宫楚楚扭动了几下,却总是挣不脱他的大手,只得将头埋在他的怀里,一张俏脸已是羞红如霞。

    陈二拿眼睛瞥了瞥两人,随即便低下头来,道:“周老爷是七天前下的聘,说是明天便要来迎娶我家水英。”

    正说话当儿,黄羽翔便听到门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便止住不说。等了一阵,却见两人走到了房内。

    那两人都是女的。年老的一个大约四十来岁,典型的乡下妇女,黑黑的脸堂,看上去甚是粗壮。另一个却是二十不到的大姑娘,身材儿甚是丰满,脸蛋儿颇为白净,一双大眼水灵水灵。

    黄羽翔见状,不禁露出了狐疑之色,问道:“陈二,你便是你的媳妇和女儿吗?”他原道陈二的女儿必是极美之人,才会让周启东不顾身份、不顾流言,强自逼婚。这大姑娘虽是长得不丑,但离个“美”却是差得甚远。

    陈二还没有回答,却听黑脸妇人高声道:“老实,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难道又被人辞了不成?”一脸的暴怒之色。

    那少女却将一双目光在黄羽翔的身上移来移去,问道:“爹爹,他们是什么人啊?”

    骆三元抢着说道:“陈姑娘,我们是帮你们的!你不用怕,明天那周启东不来便罢,若是来了,我便让他有来无回!”

    黄羽翔与南宫楚楚面面相觑,俱都想道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积极了,莫不是看上人家大姑娘了?

    黑脸妇人却是一脸怒容,道:“老实,你又到外面去乱说些什么了?咱们家闺女能够嫁给周老爷,那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你却总是苦着张脸,你是不是要害了这门亲事啊?”向骆三元怒瞪一眼,道:“你们快走,快走,咱们家可不欢迎你们!”

    骆三元原想充充英雄,看看能不能博得黄羽翔的好感,继而为他与小白的发展打下基础,谁料如此好心,却被她当作驴肝肺,当真是颇有几分薄怒,道:“兀那婆娘,你怎么说话来着?这个周启东逼婚于你们,你却怎得还如此高兴,真是下贱胚子!”

    骆三元满脸胡渣,本就是有七分怕人相,此刻脸孔一板,当真是颇为赫人。黑脸妇人被他吓得一惊一愣地,随即讥声道:“周老爷可是咱们城里头最富的人家!进了他们的家的门,以后穿得是绫罗绸缎,吃得是山珍海味,有一辈子的福气享,你算什么东西,懂个屁啊!”

    骆三元大怒,从怀中取出几张银票往桌上一拍,道:“哼,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有钱!”他的掌上多用了几分力道,这张桌子又过于破败,一掌击下,整张桌子突然四分五裂开来。

    黑脸妇女大怒,道:“你这个贼胚子,快些赔我家的桌子来……要,要一两银子!”她说到一两银子时,双眼之中已然放光。他们家一年的用张也不过三两白银,这一张烂桌子也要骆三元赔一两银子,当真是狮子大开口了。

    陈大姑娘却是将地上的银票一一捡起,瞥了一眼,突然失声道:“十万两!”她虽然识字不多,但这“拾”、“万”字,还是认得的。

    “你说什么?”黑脸妇人一把将陈大姑娘手中的银票抢过,但她斗大的字也不识得,只依稀认出了一个“拾”字,其它的字却是一个未识。她知道自己的女儿识字,不会看错,当下突然急喘起来,胸口猛地一阵起伏,猛地浑身一阵发抖,竟是晕了过去!

    陈大姑娘忙伸手扶住了她,叫道:“娘!娘!你醒醒啊!”

    骆三元见状大笑,道:“贪心的婆娘!”

    黄羽翔却是更为疑惑,看他们这副样子,这周启东根本不用逼婚,这黑脸妇人早已是千肯万肯,恨不得将自己也送到周家去当小妾!为何这陈二却是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

    他看着陈二,却见陈二只是目观鼻,鼻观心,竟是对周围的事情理也不理,不由得大奇,想道若是普通人见到这些个银票,虽不若黑脸妇人一般会晕了过去,但在巨富面前,至少呼吸也会急促一些,岂能如他一般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陈老实,周家除了要娶你女儿,是不是还提过什么条件?”

    陈老实突然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随即又低下头来,过了好半天才抬起头来,道:“好吧,老汉便将一切都告诉公子爷,希望公子爷难够帮老汉一把!”

    黄羽翔将倒在怀中的南宫楚楚扶正,两人都摆出一副聆听的样子。只是陈大姑娘见到南宫楚楚竟是如此美丽时,不禁显出惊艳的样子,喃喃道:“好漂亮啊……好漂亮啊……”

    “不知公子爷可曾听说过,在五十年前,有过一位人称‘不死金刚’*义的人物?”陈二不说原委,却是先问起问题来了。

    黄羽翔一听之下,却是立即站了起来。骆三元也是一脸肃容,站起身体。南宫楚楚立在黄羽翔身旁,三人都是一脸肃穆的表情。

    黄羽翔恭声道:“陈前辈乃是侠中大者,一身武功可称万人莫敌。五十年前,在我汉人反抗鞑子之时,曾经六度闯入元人营中,刺杀对方大将,三次为我方扭转了败局!最后更是闯入元相府中,将权臣脱脱刺死,元人少了这个一流的谋臣,才终于势败,不得不退出中原。只可惜陈前辈虽是号称‘不死金刚’,但在脱脱府中遭到近百位高手围攻,还是不幸身死!”

    *义一生传奇,在朝野之间广为流传。任是如何桀骜不驯之人,听到他的名字,还是等恭恭敬敬地叫一声“陈前辈”!

    黄羽翔似是想到了什么,又问道:“陈老实……那位陈前辈与你有何关系吗?”

    陈老实苦笑一下,道:“这位陈前辈,正是家祖!唉,我正是愧对先祖,竟然让陈家沦落至此!”

    想不到一代大侠之后竟是过得如此凄惨,黄羽翔三人都是感慨万分。当年*义在世之时,是何等的风光,每日都是宾客盈门。可惜自他死后,他的儿子却是个碌碌无为之人,将一份家业全部败落。

    黄羽翔三人肃然起敬,俱道:“先前不识陈前辈,请陈前辈莫怪!”

    陈老实脸上的落泊越来越是浓烈,道:“先祖遗留下来的财产,早已被先父挥霍一空。而且先父生性懒惰,平时也没有习练先祖的武功。自先祖过僧后,更是不沾武技。陈家的武功,便在先父的手里失传了!”

    他摇了下头,似是要把前尘往世完全从脑中驱除,又道:“先祖号称‘不死金刚’,并不全是因为他的内力修为已达绝顶,他还拥有一样宝物!就是这件东西,惹得周家起了贪心!”

    见三人都露出好奇之色,陈老实又道:“这件宝物叫做‘千阳镜’,如同护心镜一般,护在身上,能抵挡一切重击!而且‘千阳镜’真个如同镜子一般,能够将别人打在身上的力道反击回去,重创对手!”

    “咦?”黄羽翔三人都是脸上变色,想道若是能将对方的力道反弹回去,那便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天下又有何人能够抗手。*义当年号称天下无敌,这“千阳镜”绝对起了极大的作用。若不是如此,说不定他在六进元营的时候,便已经身首异处了。想到他之所以在元相府中会送了性命,大概是没有配带这面“千阳镜”。

    “这周家不知从何处打听到老汉正是陈家的后代,又不知从何知道先祖曾有这面‘千阳镜’。前些日子到老汉家提婚,竟是言明要以‘千阳镜’为陪嫁之物!陈家世代祖训,‘千阳镜’乃传世之宝,代代相传。先父虽是穷尽挥霍之人,但还是留下了‘千阳镜’,老汉虽是不肖,却也不甘做个不肖子!”陈老实越说越是激动,就差眼泪鼻涕直下了。

    黄羽翔义愤填膺,道:“陈前辈,你且放心,我们几个虽是不才,但也愿助前辈一臂之力,誓死替前辈保住‘千阳镜’!这周启东也太无血性了,竟然枉顾*义前辈的大仁大义,行这种强骗行径,当真是可恶!”

    “钱!钱!十万两!”黑脸妇人突然大叫一声,已是从她女儿的怀里跳了起来,紧紧地捏着手中的几张银票,对着骆三元大献谄媚道:“公子爷,你老人家要不要娶个小妾,我家水英长得还算不错……”她把银票向骆三元递去,但手却捏得紧紧的。

    骆三元将银票接过,向陈老实递了过去,道:“这是晚辈对陈前辈的一点心意,请陈前辈务必收下!”

    这黑脸妇人刚才晕了过去,没有听到陈老实的一番话,听他这么说来,还以为他是看上了自己的女儿,要下聘娶她。她心中大喜,恨不得一把便将这些银票抢了过来。心中颇是得意,想道自己生得女儿竟是如此讨人喜欢,有如此多的有钱人上门求亲。

    陈老实却是没有伸出手来,只是道:“三位答应替老汉将家传宝物保住,老汉就已经感激莫名了,怎还敢厚颜收下这些银票,老汉万万担当不得!”

    “你就收着吧!”反正是慷他人之概,黄羽翔硬是将这些银票塞到了陈老实手中。

    那黑脸妇人原先见陈老实不肯收这些银票,差点儿要跳起来痛打他一顿,待见到黄羽翔将银票塞到他的手中,才算松了一口大气。一想到自己已是拥有几十万两银票的巨富之人,全身的血液又沸腾起来,只觉全身一震,又是晕了过去。

    黄羽翔见事情已经有些了解,便道:“陈前辈,晚辈等先行告辞,明日早上便立即赶来,为前辈略效绵力!”

    陈老实对陈水英道:“水英,你照顾着你娘,爹出去送送人!”

    陈水英将一双目光在黄羽翔的身上停了好久,才收了回来,点了下头。

    三人出得门来,便骑马而行,一路直到了绵阳城内。寻了家客栈住下,三人安顿下行礼、马匹,便聚到了黄羽翔的房中。

    黄羽翔与南宫楚楚原本就只开了一个房间,说到聚到了黄羽翔房中,其实是骆三元这个家伙硬生生地挤进来的。

    “大哥,周启东虽是不足挂齿,但他背后还有青城剑派,若是将事情弄大了,恐怕不好收拾!”骆三元虽是痴马成性,但却绝对不是个笨蛋。

    “你道我不知吗?”黄羽翔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道,“真个要斗了起来,我倒也不见得会怕了青城剑派!我与清荷剑派已经斗上了,而青城剑派肯定与清荷剑派站在一条线上,与他们交恶,只是迟早的事情!只是,骆兄,你是齐玉斋的人,若是将你也牵涉进来的话,恐怕会影响到你家的生意!”

    骆三元哈哈大笑,道:“这有什么大不了的!骆家的财产足够让骆家人躺着吃上十世也是绰绰有余,少赚一些,多赚一些,对骆家已是没有什么影响!”

    “不过,”骆三元话锋一围,道,“这件事结束之后,你要将小白让给我十天!”

    黄羽翔先前还道这个痴庐人转了性子,看来江山易改,本性还端得难移。他佯怒道:“骆兄,想不到你竟是挟恩图报之人,哎,我看错你了!”

    骆三元忙摇手道:“大哥,你切莫要这么认为……不如,改成五天怎么样?”

    黄羽翔这下子真是败给他了,拉着南宫楚楚便出门而去。

    “三天!大哥,只要三天便行了!”骆三元赶紧追出了门,跟在了黄羽翔身后继续讨教还价。

    三人下到楼下,便向店伙问起周启东的住处。

    那小二见黄羽翔配剑,知道他是个江湖客,还道他是周启东的朋友晚辈什么的,忙道:“三位客倌,周老爷可是咱们城里头的名人,小人怎么会不知道他家的住处呢?三位出了客栈,只需往东行半里左右,再往右折,行上两里路左右便到了!周老爷家可气派了,你便可上一眼,便知道这是他家了!”

    黄羽翔随手赏了他一块碎银,便同南宫楚楚出了店门。

    三人依着小二所言,行到目的地,果然见到一座极奇大的府坻。才走到门口,便听到一声吆喝,“格老子的,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敢胡乱行走!”

    黄羽翔闻声望去,却见两个家丁正站在门口,皆是满脸横肉之辈,正不屑地看向他们三人。其中一个看到南宫楚楚,一双眼睛猛地大放异彩。另一家伙目光一阵游走,也看到了南宫楚楚。

    先前的那个家伙发怔了好久,才拿肘子撞了一下另一人。后面之人看了他一眼,轻点一下头,已是向府中跑去。

    黄羽翔三人俱是大闷,想道他们两个挤眉弄眼究竟在搞什么鬼。他们本打算在明日出手,没想在今日闹事,只是过来看看情形而已。当下便不理那人,转身便回走去。

    “三位慢走!”剩下的那个家丁已是拦了过来,道,“闯到了周府之上,想这么便宜便走人吗?”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那你又想怎么样?”

    那人还没回答,却见府门大开,一个朱衣青年已带着十几个家丁走了出来,先前进去的家丁正跟在朱衣青年的身旁,一脸的谄媚之色。

    朱衣青年行到黄羽翔三人面前,眼光一溜到南宫楚楚身上,顿时双眼放光,道:“果然是个极品美女!荣福、莹贵,你们做得很好,本公子一定会好好奖励你们的!”

    他看也不看黄羽翔与骆三元,只是将目光放在南宫楚楚身上,喝道:“大胆婢子,竟敢勾搭野汉,私自逃出府去!来人哪,还不把春荷拿回府中,将这两个拐带人口的恶汉送官办理!”

    转眼之间,南宫楚楚成了家婢,黄羽翔与骆三元成了拐卖妇女的恶汉,这朱衣青年的颠倒黑白的能力还真是强得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