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名门之丑
    苗玉兰先是到厨房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手上已多了一个盘子,正乘着两碗物事。她在黄羽翔的房门上轻敲一下,道:“黄兄弟,你可在里边?”

    黄羽翔打开房门,见只有她一人,不禁问道:“咦,楚……小绿呢?”

    苗玉兰柔媚一笑,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黄羽翔略一犹豫,便让开了路,道:“朱夫人请进!”

    两人走到桌边,苗玉兰将手中的盘子放下,将两只碗分放在桌边,道:“黄兄弟,楚家妹子正在我屋里头换衣服。我给她试了好几件衣服,结果,她倒是入迷起来,非要一件件试过不可!她怕把你给闷着了,就让姐姐到厨房拿来两碗红枣汤。来,快乘热吃了吧!”

    她撒起谎来当真是眼也不眨一下,便是不信她的话,也要被她的表情给欺骗。黄羽翔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道:“是吗?不过小绿也是大富人家的女儿,怎么现在倒是变得贪心起来了!”

    苗玉兰一怔,心中想道:“难道他猜到些什么了?不可能啊,我根本没有露出什么破绽!他定是胡乱猜测而已!”仍是妩媚地笑了一下,道:“许是楚妹子一心想打扮得漂亮一些给弟弟瞧瞧!”

    她不知不觉间将“黄兄弟”已是变成了“弟弟”,一双眸子已是勾到了黄羽翔的脸上,道:“弟弟,你说姐姐漂亮吗?”

    黄羽翔眉头一皱,道:“朱夫人,朱大哥出去了这么久,想必也快要回来了!”

    见她愈来愈是逾矩,黄羽翔只得抬出朱宇明来提点她的身份。

    苗玉兰似是恍若未觉,幽幽道:“朱大哥以前每日都要到青楼中去!如今已是山中困了五六天了,想必又去了青楼鬼混!弟弟,姐姐过得好苦,你知道吗?”

    黄羽翔站起身来,厉声道:“朱夫人!”

    苗玉兰似是哭了起来,掩袖在眼前擦了一下,低声道:“弟弟,姐姐失礼了,请弟弟万勿见怪!”她坐在桌边,端起碗慢慢喝了起来。

    她老着脸皮不走,黄羽翔倒也不好硬逼着她走。当下也是坐在椅上,端过碗来,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权拿这来出闷气。

    苗玉兰见他连喝三口,脸上不禁浮起了一丝诡计得逞的笑容,暗道:“好弟弟,看你这副样子,定要比朱宇明这个不中用的家伙要强上许多,你可莫要让姐姐白费了这番心机!”

    隐隐约约间,只觉眼前所有的东西都开始飘荡起来。

    ※※※※

    朱宇明走到南宫楚楚身边,正要伸手去抚她的俏脸,突然之间,只觉身体一麻,似是一瞬间失去了知觉,或者只是恍惚间的错觉,眼前已是一片漆黑。

    他情不自禁地双手一圈,已是抱住了一个软绵绵的女子身体。他心中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自己所抱的人儿正是南宫楚楚这个美丽无比的女子。

    一想到这里,浑身都仿佛被点燃一般,重重地向怀中的女子吻去。谁知那女子竟比他还要热情,双手圈住他的腰,身体不停地在他的怀里蠕动,惹得他每一寸肌肉都似是燃烧一般。

    朱宇明知道她定是中了“三香迷魂草”,以致神智全失,还道自己是她的黄羽翔。他心中又是得意,又是嫉妒,想道自己只能得到怀中这个女子一晚,而黄羽翔却可以一生一世拥有她。

    他越想越恨,手上的动作便不再温柔,极尽粗暴地揉捏着怀中的这个女子,似是要将心中所有的不岔全部都发泄出来。

    这女子重重地呻吟起来,似是痛苦,又似是欢愉。朱宇明暗骂一声“婊子”,想到女人脱了衣服全都是一个德性,只会一个劲地向男人献媚!

    他婚后一直被苗玉兰管着,再加上房事上又屡屡不能让苗玉兰满意,每行房一次,便要被她骂上一次,内心之中,实已对男女之事产生了扭曲的欲望。如今,所有的暴虐之气全部发泄到了怀中女子的身上,他张口向她的颈边咬去,重重地咬了一口,连鲜血也流了出来。

    那女子虽是被药物所迷,但身体如此吃痛,仍是禁受不住,大叫道:“弟弟,别这么用力,姐姐要死掉的!”

    朱宇明心中充满着变态的欲望,一时之间也没分清她的声音,只是在她的颈边又啃又咬。

    那女子轻哼起来,听在朱宇明的耳里,只是进一步刺激起了他的欲望,使他的动作更加疯狂起来。那女子突然尖声叫道:“啊,弟弟,用力,咬死姐姐吧!啊——”

    这一下朱宇明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怀中的女子哪是南宫楚楚,分明就是自己最惧怕的妻子苗玉兰。只是为何明明还倚躺在椅上的南宫楚楚,为何突然变成了自己的妻子呢?

    他本不是笨人,自然而然联想到了自己曾经莫名其妙的一麻,好似昏过去一阵。再加上眼前又是一片漆黑,自己又没有熄灭灯火,怎么会一下子变得如此呢?

    朱宇明如遭雷劈,一下子怔住了。只是苗玉兰却仍是*攻心,在他的怀里仍是不停地蠕动着,用近似呻吟的声音说道:“好弟弟,你莫要停啊,再来亲姐姐一下!你可知道,姐姐已经寂寞了两三年了,朱宇明简直就不是男人,姐姐过得好苦啊……啊,弟弟,快些抱住姐姐!”

    朱宇明原本还在奇怪明明自己两人设下圈套,怎得反倒吃亏的却是自己两人。听到苗玉兰的话,不禁怒火大盛,想道自己的妻子竟把自己当作了黄羽翔,还如此痛斥自己的无能,当真是怒火中烧,忍不住右掌扬起,便要掴到她的脸上。

    手才扬起,不禁怔了一下。他惧妻已是深入骨髓,要他打苗玉兰,简直就比要他拿刀杀自己的老爹还要困难。

    苗玉兰似已是忍耐不住,趴在朱宇明的身前,开始解他的衣衫,又道:“好弟弟,姐姐好热,好难受!你莫再逗姐姐了,快些给我!”

    朱宇明再也压不下心中的火气,右掌已是击了下去,重重地打在苗玉兰的脸上。他一掌用力甚大,苗玉兰被他打得直转七个圈子,才重重地跌在地上。

    朱宇明掌是打了出去,心中却是惴惴不安,生怕苗玉兰会突然跳起来狠狠教训自己一顿。

    苗玉兰虽是被他一掌打得头晕脑涨,但在药物的作用下,神经的反应却甚是迟钝,仿佛一点儿也没查觉到脸上的疼痛,只是头晕异常,爬也爬不起来了,只是在嘴里轻哼道:“弟弟,好弟弟,弟弟……”

    黄羽翔!定是黄羽翔搞得鬼!朱宇明大怒,扬声大叫道:“黄羽翔你这个小贼,我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畜牲!”随着一声极大的破门声,房中一片大亮,朱常已是冲了进来,清矍的脸上青筋直跳,怒骂道,“你不想想自己做了些什么,竟还要心生歹念!”

    身后跟着黄羽翔与南宫楚楚两人,俱都手执一盏油灯。

    “爹——”朱宇明当真是恼羞成怒,阴谋诡计被人拆穿,却是丝毫没有悔过之心,只是想道:“此事已是败露,若是不把黄羽翔这小子杀了,那我这辈子都别想见人了!只是爹爹太慈悲了,定不会准我这么做!”

    他心中想着,已是有了对策,当下抢上两步,跪在朱常的面前,道:“爹,孩儿错了,请爹爹责罚!”

    朱常须发皆张,怒道:“你这个逆子,从小我是怎么教你做人的!*妻女,乃是朱家三大忌条之一,你这个畜牲、畜牲……”老头子急怒攻心,一股瘀痰塞在了喉咙,顿时急急喘气起来。

    黄羽翔忙上前将他扶住,一手拍在他的背上,浑厚的内力已是透体而入,顿时化开了那股瘀痰。

    朱宇明见黄羽翔正分心照顾自己父亲,身形猛地从地上窜起,十指成虎抓,直扑黄羽翔。

    他自十来岁后,就因着父亲的关系,每每被人夸为天资聪明、无所不通、无所不精的天才,与人动手过招,别人都会看在他父亲的份上让他几招。因此,他心中一直有着自己是天下第一人的狂傲想法。虽是在山中见识过黄羽翔的厉害,但那次黄羽翔只是用无边的气势便吓退了群狼,朱宇明也无从知道自己与黄羽翔的差距有多大。

    他想道黄羽翔纵使厉害,顶多与他也在仲伯之间。他对自己的父亲尚有三分顾忌,但对黄羽翔却是不以为然。想当然这一记扑出,当是十拿九稳,务要制他于死地。只要黄羽翔一死,那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所谓虎毒不识子,朱宇明是朱家唯一的香火,朱常怎也不可能杀了他。至于楚小绿吗,朱大公子仁义为怀,当然不会嫌弃小绿姑娘已是残花败柳,当可收为侧室,不计前嫌地照顾她一辈子。

    黄羽翔又怎会将他这种三脚猫的功夫放在眼里,自己还未动手,南宫楚楚已是斜斜一掌劈出,快如闪电,正中朱宇明胸口。

    朱宇明闷哼一声,已被击飞出去,正好倒在了床上。

    黄羽翔眉头一皱,道:“楚楚,你没有打死他吧?”

    南宫楚楚摇摇头,脸上满是厌恶之色,道:“没有,我只是让他晕了过去!”

    早在苗玉兰与朱宇明在楼下吃饭之时,南宫楚楚便已经查觉到了几分不对劲。她自幼生在虎狼之穴,每日都要竭尽心机保护自己,心机之敏锐,当真是远超常人。朱宇明从暗怀艳羡,到隐隐露出淫邪之意,都是没有逃出她的眼睛。见两人托辞上楼,便与黄羽翔暗暗说了一声。

    黄羽翔虽是将信将疑,但还是展开了六识,楼中的一举一动,莫不了然于心。苗玉兰与朱宇明话声虽轻,但却一句也没有逃过他的耳朵。闻言之下,当即便想杀了两人。但随即想到朱常膝下只有一儿,便强自压下杀机,给苗玉兰两人最后一个机会,看看他们会不会悬崖勒马。

    结果苗玉兰虽是被黄羽翔与南宫楚楚两次三番提醒,仍是执迷不悟,一意孤行。南宫楚楚虽是装作喝茶,但却全部吐在了衣袖之中。苗玉兰得意之下,也没有细看,便到了黄羽翔房中。结果,反倒被黄羽翔神不知鬼不觉换了一下碗盏,自己倒真得神智全失起来。

    朱宇明一走到南宫楚楚身边,便已经被她制住了。南宫楚楚出手太快,他一点反应也没有便被制昏过去。随即,便将两人放在一个房中,又将烛火吹熄。南宫楚楚下手甚轻,朱宇明穴道被封只是短短一会儿,一恢复过来,便触摸到了苗玉兰的身体。那时苗玉兰所中的药物已经发作,只将朱宇明当作自己一意偷情的人儿,惹出了一幕闹剧。

    朱常内力修为本也算上乘,受黄羽翔之助,已是恢复如常。他走到兀自在地上翻滚不已的苗玉兰身边,从怀中取出两根细长的金针,猛地刺到了她的手臂之上。

    苗玉兰打了几个颤抖,脸上的红晕突然淡去,露出了一丝惨白之色。一双媚眼直望在屋顶之上,好久之后,才算恢复了神彩,她从地上爬起,怨毒地看着黄羽翔几人。

    南宫楚楚知道她的药力已除,道:“苗姐姐,你为何要如此做呢,你不是与我很要好的吗?”

    “哈哈哈……”苗玉兰聪明无比,已然知道事情已然败露,突然发出了如同发疯一般的笑声,高声道,“为什么?哈哈,没有什么为什么!我只是看你长得比我漂亮,每个男人都看着你,不愿看向我一眼而已!”

    女人的嫉妒之心当真是恐怖。南宫楚楚见她如此凄厉的样子,不禁微微有些害怕,黄羽翔伸过手去,将她搂在了自己怀中。

    “玉兰,”朱常心痛无比,以前这个儿媳妇虽是爱耍些小心眼,但一直助他行医救人,本性还算善良,他还颇有将医术全部传给她的想法。眼下见她如此样子,心中的痛楚当真非是外人所能了解,道,“你是怎么了?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啊,究竟宇明都对你说了些什么,让你会这么做的?”

    在朱常的心中,这个儿媳妇的重要性已是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儿子。他宁愿相信是自己的儿子逼迫了她,也不愿承认一切都是她主导的。

    苗玉兰见眼黄羽翔两人的亲热样子,眼中的嫉火更盛,道:“宇明?哈哈哈,这个没有志气的男人算什么东西?他根本就不是个男人,哈哈,他一点用也没有!公公,我和他已经成亲三年多了,可我到现在还没有怀上孩子,你道为什么?哈哈哈,他根本就是个无用的男人!”

    这当儿,朱宇明也醒了过来,听见妻子正在大骂自己,忍不住便要跳起来再扇她一个耳光。谁知他站直身体,眼光才一触到苗玉兰妩媚的双眼,积威之下,心中所有的勇气顿时烟飞云散,右手无力地垂下,只是胸口不停地起伏着。

    苗玉兰的双眼中闪着怨毒的目光,盯着南宫楚楚道:“我为什么要这么恨你?因为我嫉妒你,我嫉妒你有一个家,你有父母,不像我,只是一个孤儿而已!我嫉妒你有疼你爱你的双亲,不像我,我的师父是个禽兽,哈哈哈,他在我十四岁的时候就强奸了我!”

    她的胸口急喘,双眼之中的愤意更是浓烈,又道:“可怜朱宇明这个笨蛋,我只是胡乱弄了些猪血,他便以为自己的新婚妻子还是完璧之身,哈哈哈!我恨你们,我恨你们所有人,为什么我要听师父的话,嫁给这个无用的男人?你道我真得喜欢你吗?哈哈哈,若不是师父觉得你们朱家还有用,会把我这个他最喜欢的发泄工具丢给你吗?”

    “住口!”朱宇明终于被她骂得起了火气。朱家父子俩目瞪口呆,怎都没有料到华山派的许婚背后竟还藏着如许多的内幕。

    朱常浑身发抖起来,双眼灰败,仿佛一眨眼间已苍老了几十岁一般。

    苗玉兰体内的药力虽是被朱常压制化解了一些,恢复了几分神智,但剩余的药力却让她更加疯狂起来,以致露出了深藏心中的另一张脸孔。

    黄羽翔黯然一叹,拉着南宫楚楚转身便走,心中想道:她也是个可怜人!

    两人回到自己的房中,兀自听到隔壁房间传来的叫喊哭泣声。

    南宫楚楚投在黄羽翔的怀中,道:“大哥,苗姐姐其实也很可怜……她跟我差不多,若不是爹爹,我也会同她一样的!”想到苗玉兰刚才疯狂的样子,她不禁瑟瑟发抖起来,道,“大哥,我不要变成苗姐姐一样!不要!”

    黄羽翔将她紧紧搂住,道:“楚楚不用怕,有大哥在你身边,你什么都不用怕!”

    他现在对所谓的名门正派当真是深恶而痛绝之,想道:“所谓的黑白两道,黑道只是行事不加掩饰,做出坏事也不怕给别人知道!而所谓的白道只是表面正当而已,骨子里却都是欺世盗名之辈!江湖江湖,有了这帮人,江湖便风波风涌,永远也无宁日!”

    他的心思受南宫楚楚与苗玉兰两人之事的刺激,大大地偏激起来,暗道:“若是有一天我大权在握,定要将这些毒瘤全部斩除!”

    南宫楚楚只是扑在黄羽翔的怀里,从黄羽翔的身上默默地汲取着温暖。

    油灯轻晃,轻轻暴跳了一下,便熄了过去。黄羽翔两人谁都没有动一下的意思,只是静静地坐着,一直到了天亮。

    第二天的时候,朱常三人却已经不辞而别了。黄羽翔其实在半夜已听到他们三人离店的声音,但想到如果出去送行的话,只是徒让大家尴尬而已。他在朱常的房中找到了一封书信和两瓶丹药。

    信上大意是说朱家有愧,他自己要带儿子媳妇远避尘世,好好教导子媳,可能永远也不再踏入俗世。所留下来的丹药,一瓶是“补天丹”,对疗伤大有妙用;另一瓶是“清心丹”,专解百毒,送给黄羽翔两人,以配不时之需。

    黄羽翔手握两瓶丹药,心中只觉百感交集。他伸手按在那封信上,抬手之际,那封信已经化为一团纸屑了,随着他的抬手纷纷飘落到了空中。

    信虽毁,但昨夜之事是否也能像这封信一般烟消云散呢?

    两人吃过饭,便结帐出店。黄羽翔说要到“三仙教”一行时,南宫楚楚立即露出惊惧之色,显是怕会遇上自己家族之人,迫不得已只好随他们回转到南宫世家,重嫁给李剑英。

    她心中其实一直有个愿望,只希望与黄羽翔这一路走下去便永无尽头,她就可以遵循当时的决定,一定要伴他走完这一程才回到南宫世家去。但她对黄羽翔实是言听计从,虽是心中不愿,却也没有反对。

    黄羽翔自是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只是他却不能顺着南宫楚楚的心思,两人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他还有单钰莹、张梦心、司徒真真这些心爱女子要放在心头。

    想道:“楚楚我是绝不会放手的!如果被别人看到的话,那倒正好,借这个机会告诉大家,南宫楚楚是我黄羽翔的女人!哼,我既然已经从梅家手里抢了莹儿出来,也不怕再得罪南宫世家了!反正清荷剑派也已经早就得罪了!”

    两人行到马厩,便要取了小白上路。谁知才走到马厩门口,便听到一声“轰”地巨响,一道人影已是飞了出来。

    小白摇头晃脑地走了出来,对那跌飞了出去的人直伸舌头。

    黄羽翔是知道小白一脚踢出之力有多大的,当下忙向那人走去,心道切莫给小白给踢死了啊!

    还没走到那人近处,他却已经爬了起来,三十来岁的年纪,一张脸满是胡须,也不知有多少天没有刮过胡子了。他的身形甚是高大,绝不在黄羽翔之下,浑身骨骼粗大,论健壮,还在黄羽翔之上。

    那汉子看也不看黄羽翔一眼,只是将目光放到小白的身上,嘴里不停地喃喃道:“真是匹神驹啊!真是匹神驹啊!我马痴骆三元行走江湖三十余年,竟儿个总算遇到了一匹真正的神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