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天驹小白
    高人异士多是长得稀奇古怪,黄羽翔转过身来的时候,心中已是有所准备。即使对方长得再丑再怪,就算是七十古稀,七八幼龄,都不会让他心生惊讶,可是他乍见到对方的样子时,还是结结实实地给吓了一跳!

    因为对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匹丈余长、一人半高的白色骏马!

    白色鬃毛在林中微风的吹拂下轻轻飘荡,仿佛水波一般,闪着柔和的光芒,没有半分杂色!只是在额头之上,多了一道金色的印记。它在三丈远处傲然驻立,仿佛世间最高贵的帝王,硕大的双眼之中,满是不屑之色。

    它只是静静地站着没有动作,但一股瞬间便可奔腾万里的力量感却展露无余!

    黄羽翔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好一匹神驹!比之从单府拐来的那头黄膘马,仿佛它只要脚下轻轻一动,便能将之甩出十万八千里!

    他虽是行走江湖多年,见过不少名驹,但如此神骏之品,当真是连想也不敢想像。一瞬间,心中涌起了一股想要拥有它的念头,狂热的让他忘记了所有的一切。

    那匹神驹轻嘶一下,声音洪亮之极,中气十足,即使少林罗汉堂的高佛在此,全力一宣佛门狮子吼也是不过如此!

    它轻刨了一下蹄子,硕大的脑袋轻晃一下,仔细地打量着黄羽翔,突然前蹄一屈,猛然向黄羽翔冲来!

    没有人可以描述这种奇快但又优美的动作,仿佛流星一般,美丽而迅捷有力,转眼之间,已是冲到了黄羽翔的面前。

    动作之快,便是单钰莹全力施展“红日照天下”*时,也达不到此等高速,只有惜花婆婆的“千里一瞬间”才可与之一较高下!黄羽翔连眼睛也来不及眨一下,这匹神驹已是人立起来,一双沉重的前蹄已是当头击来。

    黄羽翔猝不及防,哪里还闪躲得开,匆忙之间,只来得及将双臂举起,护在了头顶之上。

    神驹一声欢叫,双蹄已是砸下,重重地击在黄羽翔的手臂之上。

    “嗤”地一声闷响,在神驹沉重的压力之下,黄羽翔整个人如同木桩一般被它打进了泥中,小腹以下,全部没到了土中。

    那匹神驹退后几步,冲着黄羽翔看了看,大脑袋连晃几下,嘴里不停地打着呼呼,似是在窃笑一般。

    黄羽翔只觉双臂一阵疼痛,继而一阵发麻,仿佛两只手臂已是完全不属于自己!他心中暗道:“最近遇上什么鬼了,怎么老是遇上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先是一头巨鹰,然后就是一个奇冻无比的大湖,再来就是一条长长的怪蛇,最后又是这匹力量奇大无比的神驹!莫不成,这不是巫山,改成怪物山了!”

    这头神驹不若那巨蛇一般凶悍,但力量之大,比起那条巨蛇来,恐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看它仿佛在讥笑自己一般,不禁大怒,双手猛地在地上一按,真气狂涌而出,整个人已是冲天而起!他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猛然向那匹神驹落下,双掌之上已是带了一道青蒙蒙的光华!

    那匹神驹又是一声轻嘶,竟赶在黄羽翔落掌前这间不容发的空隙跃了出去!黄羽翔双掌击空,掌力全打到了地上,顿时击出了一个约摸半丈宽、三尺深的大坑来!

    那匹神驹更是兴奋,前蹄不停地刨着地面,看样子便又要来上一记了。

    黄羽翔一掌击空,心中大惊,想不到这匹神驹的速度已是完全超出了自己的理解之外。他忙凝神以对,生怕又一次被它打进了地中。虽说有真气护身,不会伤到,但被一头畜牲打得如此狼狈,当真是大大地没有面子!

    白光一闪,神驹再动,仿佛闪电一般,瞬间便冲到了黄羽翔的面前,双蹄再度狠狠地砸来!从静止到加速,再突然之间停顿,所折耗的时候竟连脑神经都来不及反应过来,仿佛它根本就没有动过,原本就站在这个地方一般。

    黄羽翔骇然叹服,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以此马的奔行之速,恐怕万里往返,也只需要五六个时辰!只是这一次他已有准备,神驹的身形一动,他已经向上纵起。

    只是这神驹的奔行速度实在是快得惊人,他才纵起不过半丈来高,马蹄已是打了过来,正向他的小腿!

    黄羽翔轻嘿一声,双足踢出,已是与神驹的双蹄互碰一下。猛地只觉一股巨大的力道狂涌而至,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一下子便被弹飞出去。耳中传来呼呼的风声,树枝树叶不停地扫拂到了他的身上,直到撞到了一株苍天大树之上,才算止住了身形,猛地摔了下来。

    漫天的树叶齐齐落下,撒了他满身。

    黄羽翔怒吼一声,终于动了真火。原来收在怀中的那些野果已是被挤成了一团,成了名副其实的果酱。

    他随手从地上拣起了一根长约三尺的枯枝,身形纵起,三四个起落之后,已是跃回了原处。

    那匹神驹被他踢了一下,马身也是一个踉跄,直直在地上打了个转,才算稳住了马形。

    大大的*中露出愤怒之意,仿佛尊贵的帝王被臣下踩到了脚底,满是奇耻大辱一般。

    这匹神驹乃是巫山一霸,速度奇快,兼且天生的神力,便是猛虎遇着了它,也只够被它一脚踩死的资格。它脚程奇快,翻越整个巫山,不过半个时辰而已。巫山上下,所有的生灵,莫不是见着它就怕,却又避之不及。这神驹最喜欢捣乱凑热闹,山间的猛虎野狼,被它踢断脚骨,没有百头,也不会少多少了。

    此马自从长大,横行巫山,从无抗手。如今竟被黄羽翔一脚踢得差点儿翻身倒地,对这个巫山之王来说,当真是奇耻大辱!*之中竟是闪着霹雳一般,赫人的气势已是滋长开来,压逼得人喘不过气来。

    它原是天生异种,本身便代表着王霸,世间生灵,遇上它的气息,莫不退避三舍,只是此物速度太快,若是它心中高兴,便是想退也退避不及。

    感受到它的王者之气,黄羽翔的“抱朴长生功”受到刺激,也是拼命地滋生开来。两股王霸之气顿时正面交锋,万钧的气势压得树叶都瑟瑟发抖起来。方圆三里之内,所有的生物都为这骇人的气势压逼得肝胆俱裂,一命呜呼。便是远在十里之外的生灵,俱是感受到了这两股惊天动地的王者之气。

    黄羽翔生平所遇,丁平的“自然之道”、朱红侠的“大阿弥神功”,都是足以与他匹敌的莫大力量。但论到王霸之气,却是无一人能及得过他。想不到竟在这巫山之中遇到一个足以在气势上与他难分高下的对手,而且,这对手竟还只是一头神驹。当真是让人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细想一下,这其中却也不无道理。所谓天无二日,人世间有一个帝王般的强者已是足够,这动物界自也有他们的万物之主。

    这一人一马在气势上平分秋分,竟是谁也难以压得倒谁!黄羽翔单手握着枯枝,轰然一击已是发动。青色的光华将枯枝团团裹住,仿佛一道青色的光之剑。

    那匹神驹好似知道黄羽翔这一击绝不好与,当下慢慢地退开几步,突然加速,猛地向黄羽翔冲来。

    以它的高速尚且还要倒退加速,此时的速度当真是如电一般!马身猛然跃起,竟然纵起了几有两丈来高,重重地向黄羽翔压去!

    黄羽翔大喝一声,以“浩然一剑”的心法驾御着自己的轰然一击,枯枝在真气的贯注之下,几与铁棍无疑,向神驹全力击去。

    “怦”一声大响,黄羽翔手中的枯枝在两股力道的撞击之下,已是碎成了千百片碎屑,纷纷散落地上。黄羽翔只觉眼前一黑,已是被齐头打进了泥土之中,再也难见到半分踪迹!

    那匹神马一声长嘶,已是被击飞出去。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直倒飞了二十余丈,撞断了无断棵百年老树,这才跌落到地上。

    它的身体甚是坚韧,虽是被撞得极惨,但却只是疼痛难当而已,倒是没有受到内伤。

    它的王者之尊不允许它倒卧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已是站立起来。只是身形摇摇晃晃地,如同醉汉一般。挺立不过数息时间,终于又跌倒在了地上。

    猛然之间,地面突然起了一阵轻颤,方圆半里的大树都颤抖起来,树叶纷纷直坠,满天全是被惊起的飞鸟。“轰”地一声,仿佛天地一下子倒置一般,所有的泥土全都不受重力控制一般,俱都向上浮起,向天际飞去。

    “嗖”,黄羽翔破土而出,直蹿起了五丈来高,才缓缓落下,身上的气势以比刚才强上千百倍的威势重又君临大地!“抱朴长生功”面前,容不得半分不敬,不管人间的帝王也好,天地间的神兽也罢!在这门上古奇面前,都只剩下顶礼膜拜的资格!

    黄羽翔傲然而立,无边的气势笼罩了整个丛林。动物的敏感程度远在人类之上,当下所有的生物莫不静伏不动,向新任的巫山之王献上生杀大权,不敢起一丝反抗之意!

    这神驹的最后一击当真是厉害之极,黄羽翔虽有内功护身,但气血仍是一阵翻腾,难过得快要吐血开来。但他的护身真气甚是强横,仍是护住了他的百脉,没有受到半丝伤害。

    他略一调息,护身真气顿时形诸于体来,将绍的泥土一一弹开,整个人重新跃回了地面。

    那匹神马虽然在气势已是输给了黄羽翔,但天生王者的尊严却是宁折不曲,已是强自支撑着爬了起来,对着黄羽翔咆哮不已。大大的*之中,满是孤傲的死志!

    黄羽翔敛住气势,向神驹慢慢走去,行到它的眼前,揖手道:“马兄,你切莫要误会,在下只不过与你略略试了下身手,可没有想要折辱你的意思!”他虽然知道此马纵是神骏,也是听不懂人言,但看到它目中的死志,竟是让他心酸不已,情不自禁地说出了这番话来。

    那匹神马虽是听不懂黄羽翔的意思,但它天生对气机的感应最是敏锐,已然感觉到黄羽翔气机中的亲切与关怀。当下轻嘶一下,对着黄羽翔吐了一下血红色的长长舌头。

    黄羽翔大喜,伸手抚了抚它颈边的长毛,道:“马兄,你好生厉害,我想,若不是我已经领悟出了‘浩然一剑’,换作是三天之前,我必然会败于你的手下!手下,嘿嘿,是你的蹄下!”

    他自己觉得颇为好笑,忍不住长笑了几下。笑了良久,见那神驹正瞪大了一双*看着他,不禁有些讪讪,尴尬一笑,便要伸手去摸马头。

    那神驹怒嘶一声,猛地张口向黄羽翔的手咬去。它虽是感受到了黄羽翔的亲切,但天生的尊严,岂能让人触摸它尊贵的头颅。

    黄羽翔眼急手快,立时缩了回来,失声道:“马兄,你怎么又生气了!生气可是不好,容易变老的。你看你现在这么漂亮英俊,若是变老变丑的,岂不是大大的可惜!”一番胡说八道,心中不禁想道:不知这匹马儿是雌是雄?只是刚刚才触了它的逆鳞,实在是不敢再去拿起它的尾巴,看看它的性别。

    他眼珠子一转,想道:此马速度如此之快,若是骑着它捉‘血蛤蟆’的话,纵使那东西跳得再快,又岂能快得过这匹神驹!若是能骑着赶回苏州,只怕不到两三天的功夫,便能见到真真了!

    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兴奋起来,当下要将此马留在身边的愿望越来越是强烈。他忙拾了几把青草凑到神驹的嘴边,道:“马兄啊马兄,来,请你吃草!你不若跟我到人间去走走吧,那里不但有美味食品,还有如花似玉的美人,我保证让你乐不思蜀!”

    那神驹岂会吃嗟来之食,只是将马头乱晃,一个劲地避开。但黄羽翔却甚是执拗,非要让它吞落肚中不可,一人一马竟是又耗上了。若是黄羽翔用强,此神驹必会以死相抗,偏偏黄羽翔只是一味以柔克刚,只是与它纠缠。

    奈何它浑身无力,若不是如此,想来是有多远便逃得多远。它挣扎了许久,终是畜牲,哪能斗得过人,终于还是将那口草料吃到了嘴里。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马兄,吃人的嘴短!你既然要了我的好处,以后自然也要与我共进共退,你说是否?对了,叫你马兄马兄也太不亲切了,你浑身雪白,不如就叫你小白吧!”

    摇头晃脑一阵,觉得小白之名起得实在是妙,忍不住又长笑一下,道:“小白,你且在这里歇息一下,我再去采些野果回来!都是你这个家伙害人,竟将我的野果全部挤成了一团!”

    想到了南宫楚楚,便停下了嬉皮笑脸,身形纵起,已是如飞般纵远。

    他重又采回了一些野果,回到原处,只见“小白”已是在原地踱步起来,足下平稳,想来已是恢复了几分力气。他心中大喜,原是怕自己一走,这匹神驹也会跑得无影无踪,但见它兀自留在原地,想来已是被自己降服。他知道这等神物一般绝不会择主,可是一旦择主,一生一世都不会反叛!

    黄羽翔轻抚一下它柔顺的白毛,道:“小白,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不知道这个“小白”是不是一意归顺自己,也不敢跃到它的背上,否则一旦惹怒了它,当真是一纵即逝,再也难捕其踪。

    一人一马向南宫楚楚所在的大树走去,只行了一会,便到了那株大树之下。黄羽翔身形纵起,已是将南宫楚楚抱了下来。

    他临行前生怕南宫楚楚会翻身挪动,是以点了她的睡穴,免得她会从树上摔下。伸手抵在她的肩上,一股浑厚的内力已是涌到她的体内,冲开了她被封的睡穴。

    小白显然对南宫楚楚颇有好感,一根血红的大舌头已是向南宫楚楚的脸上舔去。黄羽翔忙将身体一挪,闪了开去,道:“小白,除了我,没有人可以吻她的!要是被你这么一舔,我若是吻她的话,岂不是要吃你的口水了!”

    反正小白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径自走到一边啃起了草来。黄羽翔一见,才想起正事来。忙从怀中取出野果来,先放到自己的嘴里嚼烂,才哺到她的口中。

    黄羽翔哺了三四口,却发现南宫楚楚的呼吸越来越是紊乱,他心中一惊,还道她的病情又再恶化,却见南宫楚楚已是睁开了双妙目,羞羞怯怯地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大哥,你在做什么?”

    黄羽翔放了一颗野果到自己口中,又再嚼烂,模模糊糊地说道:“我在喂你吃东西啊!”凑嘴过去,往南宫楚楚的红唇上压去。

    南宫楚楚忙躲了出去,道:“大哥,你又要胡闹了!”猛然之间,只觉脑袋一阵疼痛,忍不住轻哼一声,道,“大哥,我的头好痛啊!”

    “宝贝楚楚,没事的,只是受了风寒,有些发烧,很快便没事的!”黄羽翔忙将口中的野果咽下,柔声安慰起来。

    南宫楚楚这才发现自己浑身无力,竟是要抬一下手臂,也是极其困难。

    “大哥,我拖累你了,你会不会怪我啊?”南宫楚楚可怜兮兮地说道,病中的她,英气全消,满是女儿家的楚楚动人,当真是我见犹怜,何况老奴!

    黄羽翔的心中立时泛过一股男子汉的自豪,向他这样的男子,其实最喜欢对他依赖的女人。只可惜以前的单钰莹与张梦心都是自主之见极强,又有极硬的后台,虽是爱他,但对他却没有多大的依赖感。只有司徒真真,真得将他当作一个神般信赖着,也难怪司徒真真身负重伤之时,他会如此愤恨。

    “呼呼”,小白在一边溜达过来,在南宫楚楚的身后轻轻喘着粗气。

    “呀,”南宫楚楚吓了一跳,忙转头去,却看到一匹浑身雪白的高大神驹,不禁笑逐颜开,道,“好俊的一匹马啊!大哥,这匹马是从哪里来的?”

    乘黄羽翔不注意,小白的舌头还是舔到了南宫楚楚的脸上,逗得南宫楚楚格格地娇笑起来,整个人好像也精神了不少。她伸出手来,便要去摸小白的头颅。

    黄羽翔暗呼一声不好,若是小白发起怒来,南宫楚楚可要倒足大霉了。他正要抱着她闪开,却见小白低下头来,主动将大脑袋凑到了南宫楚楚手边。

    南宫楚楚轻轻抚摸着小白头上柔顺暖和的长毛,道:“大哥,它的毛好光滑哦!你还没有告诉我,它是从哪里来的呢?”

    黄羽翔暗暗称奇,想道这小白怎么转了性了,一边将林中遇上小白之事细细道来,一边也将手伸到小白的头上。谁知小白马嘴大张,又是向他咬去!

    黄羽翔终于明白过来,这个小白定是雄马无疑,只是想不到却是如此好色轻友!黄羽翔将南宫楚楚抱起,道:“楚楚,我们还是赶路吧!你虽然只是受了些风寒,但不服药的话,对身体定然不好!”

    南宫楚楚温柔地点点头,收回了抚在小白头上的纤手,双手一圈,已是抱住了黄羽翔。

    黄羽翔本想背负着她,但见她如此,也只好横抱着她。两人一马走出老远,南宫楚楚却始终用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黄羽翔,竟是眨一下也是不肯。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楚楚,你老是看着我干嘛?”

    “我觉得每多看大哥一眼,身上便多了几分力气!说不定,到了晚上的时候,楚楚的病便全好了。”南宫楚楚妩媚地看了他一眼。

    黄羽翔只觉浑身一热,*刹那间被她一句话一个眼神给挑动起来。想道这个妮子难道也是天生媚骨,怎得竟是如此撩人!乖乖,若是晚上她的病好了,非得好好与她亲热一番!

    “那是最好了,”黄羽翔抱着她的双手不禁多用了几分力道,道,“晚上我可要替你好生检查一下!”

    “呼呼”,小白见两人只顾着说话,竟是将它乎略过去,不禁在一边喘起大气,似是在表示愤怒一般。

    又走了一段路,小白终于耐不住两人的行走之慢,张嘴咬住了黄羽翔的衣角,微微伏低了马身。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小白,你终于还是投降了!记着啊,这可是你自己要这么干的,可不是我逼你的!”嘴里说着,已是抱着南宫楚楚跃上了马背,想道:有了初一就有十五,小白啊小白,任你怎么神骏,以后可就逃不了这个命运了!嘿嘿。

    小白速度当真是快捷得无与伦比,虽是负着两人,但在一柱香的时间内跑过的距离,却比黄羽翔独自一人全力施展轻功还要快上四五倍,当真是骇人之极。

    突然之间,小白猛然停住了脚步,露出警戒的神色。

    黄羽翔六感展开,道:“小白,你也感觉到了吗?”空气之中,突然弥散着嗜血的气息,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