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一章重返人世
    “大哥……”南宫楚楚凄然叫道,心中泛起的苦楚实非外人所能了解。

    她从有记忆起,就生活在欺骗、虚伪、淫乱、敌视之中,对任何人都抱着不信任感。只是在父亲的高压下,将心神全部投注到了家族事业中,完全没有了自我的存在。

    直到遇上了黄羽翔,她平静如波的心海才起了一丝波澜。他也像其他男人对她蠢蠢欲动,但在关键时刻,却能悬崖勒马。他是第一个让她痛述往事的人,一同分担了她悲伤与凄苦的人。他是第一个开导她,要努力争取自己幸福的人!

    如果这一切都不重要,那他还是南宫楚楚第一个喜欢上的男子,也是她生命中第一个男人。在她的心中,黄羽翔已成了她的一切。她虽然不感违抗父命,改嫁给黄羽翔,心中只是希望着,即使双方都已嫁人娶妻,但她仍可以得到他的消息,这便已经够了。

    然而转眼之间,心中唯一的支柱被打碎了,南宫楚楚所有求生的欲望也在刹那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蛇身狂烈地翻滚着,湖水已有大半被它的血液染成了翠绿色。这时已是隐隐可见这条巨蛇约有五丈来长,当真是恐怖之极!

    猛然之间,只见那巨蛇的前半截身子突然腾空而起,翻跃到了空中。接着,便是一声响彻云霄的剑啸之声。艳阳洒下,一道明丽的剑光突然划破天际长空,庞大坚硬的蛇身竟是在一瞬间被破了开来!

    黄羽翔冲天而起,手上的长剑散发着青色的光华,灿烂之极。即使以艳阳之烈,也难以分去一丝光采!

    “大哥——”南宫楚楚呆滞的目光中蓦然恢复了神采,喜道,“大哥!大哥!大哥……”

    突然之间,雪白的俏脸一片惨白,人也慢慢往后倒去。原来她刚才心灰如死,已是神游物外,根本感觉不了身体的寒冷。此刻见黄羽翔重现人世,顿时六神归一,感觉到身上刺骨的寒意,饶是以她的修为,仍是禁受不住。况且,她此时全身气息紊乱,如同走火入魔,哪能调动内力来驱逐寒意。

    黄羽翔虽是被巨蛇吞入肚中,但凡是蛇类只有两颗大獠牙,从不会咀嚼食物,只是将食物一口吞入肚中,然后全凭胃液消化。好在那巨蛇已被黄羽翔一斩为二,全身的体液都从断口处不断涌出。黄羽翔虽是身在巨蛇肚中,但受到的胃液腐蚀却是极少,若是不然,这个刚刚才体悟了“浩然一剑”,又身怀上古奇功“抱朴长生功”的好色青年便要在这荒山野岭丧命于巨蛇之口,当真是徒唤奈何。

    他的内功几达胎息的境界,巨蛇肚中虽是气闷,但他却没有丝毫不适之感,只是这巨蛇虽是粗长,但也只有他的腰这般粗细,只是蛇口翻张,却可以吞下比它远为巨大的东西。这巨蛇的皮肤甚是坚硬,平常武林中人,便是拿把切金碎玉的宝剑,恐怕也难以伤到它半丝半毫。但它的内腑却如寻常蛇类无异,也是软柔无比。

    黄羽翔的护身真气甚是浑厚,巨蛇肚中虽是压力甚大,但他倒没有多少不适之感。反是左一剑、右一剑地在巨蛇的肚中又刮又切。那巨蛇本就受断体之痛,如今又遭此横祸,当真是奇痛无比,在湖中胡乱翻腾起来。

    黄羽翔气沉百脉,“浩然一剑”再出,已是将蛇身完全破开,冲天而起!

    可惜这条巨蛇原是千年异物,平生无不得意,昨天才去了天敌,本可称王称霸。谁知却偏偏一时心急得意,竟是惹上了黄羽翔这个煞星,结果肚子没有填饱,反倒将性命送在这里,当真是冤枉之极!

    黄羽翔身形落入湖中,眼光余角已是瞥到南宫楚楚摇摇欲坠的样子。他忙伸手在水上一拍,身形也跟着跃起。人在半空,突然看到前方不远之处正是自己所制的那片怪桨。

    他身形一低,已是落到了怪桨之上,随即借力一跃而起,一纵五丈,已是落到了南宫楚楚的面前,赶在她身体落水前将她一把抱住。随即再是一个翻跃,终是踏到了陆地之上。

    黄羽翔虽是在湖中没有经历多长时间,但其中的惊险却不是三言两语所能描述。如今终于脚踏实地,心中没来由地一阵欢喜,随即便将心思全放到了南宫楚楚身上。

    转瞬之间,南宫楚楚的身上已是起了一层白霜,娇躯也在不停地颤抖。原来鲜红的樱唇一片淡白,嘴角之上,兀自挂着几丝刚才喷出的鲜血。

    “大哥、大哥……你不要死、不要死!”南宫楚楚颤抖着对黄羽翔说道,只是双眼无神,只是对着空气在说话而已。

    黄羽翔心中大痛,忙将她的娇躯盘坐好,自己也坐在她的身后,双掌抵在她的背上,浑厚的内力已是狂涌到她的体内。

    功力一经运行,南宫楚楚游离的真气莫不在他霸烈王道的内力下纷纷聚合起来。行到她的肺腑之内,突然又有两股热力加了进来,却都是黄羽翔有几分熟悉的。

    一道是他刚才落在湖水中也升起的热力,虽然不是内力,但却极有驱寒之用。南宫楚楚若不是被这股力道护住丹田内腑,以她刚才内力涣散的身体,恐怕一缕香魂已是到了奈何桥上。黄羽翔略略思忖,心想除了他们两人刚才所吃的野果之外,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能产生如此作用。想不到南宫楚楚一时之念,竟救了两人的性命,当真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还有一道热力却是与他一脉相承的“抱朴长生”真气,只是却不若他的刚阳王霸,多了几分柔和之气。在他的真气催运之下,那股力道已与南宫楚楚本身的真气融为一体!

    黄羽翔想到张梦心所说,他所学的“抱朴长生功”乃是双修之学,曾说到“阳气”什么的。如今想来,怕是与自己燕好过的女子都会受到自己的好处,为“抱朴长生功”所滋润。司徒真真在同他两次欢好之后,本身的功力便出现了很大的长进,而且人也更加艳丽起来。初时还道是她新瓜初破,乃是自然反应,如今想来,该是“抱朴长生功”的妙用。

    想到这里,黄羽翔不禁有几分毛骨悚然,若是自己的几个娇妻知道了此事,以后岂不是要将自己榨干了不成!他虽然对男欢女爱极是喜好,而且“本钱”也是不小,但若是被四五个娘子轮番上阵的话,恐怕以他之能,也是承受不住!

    三股力道合为一体,南宫楚楚内伤尽去,隐隐然还颇有几分进益。只是她身体受到寒气所袭,仍是冷得瑟瑟发抖。黄羽翔念头转过,已是将她搂在怀中,纯以自身的体温与精纯的先天真气替她拔除寒气。

    刚将她搂住,却觉浑身一片冰冷,仿佛是搂着一团冰块也似!连牙齿也不停地打战起来。黄羽翔真气直流转了三周天,才渐渐压下了寒气,自己也浸入到了全神调息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怀中的玉人渐渐变得暖和起来。黄羽翔睁开了双眼,只见南宫楚楚脸色虽是惨白,但樱唇之上已是恢复了几分血色,呼吸甚是平稳,身体也不若刚才之冷。

    他知道南宫楚楚已是脱离险境,心中也欢喜起来,他转头看向已是一片平静的湖面,不禁想道:这条巨蛇如此怪异,说不定身上便有什么宝贝!听别人说过,凡是成了精的怪物,体内便有内丹,食之可以大长内力,延年益寿,壮阳补肾,实是一大妙物!只是这湖水如此之冷,怎样才能将巨蛇的尸体捞上来呢?

    这小子一门心思全在那“壮阳补肾”之上。他现在虽是轻易便能将南宫楚楚降服,但对上真真,却也只是惨胜,若是日后几女“联手”的话,他肯定有输无赢,若是能得个蛇宝什么的壮一下阳,说不定便能有些转机。只是这湖水太冷,他虽是蠢蠢欲动,但便是打死他,恐怕也不愿再重温一下刚才的经历。

    这巨蛇虽是身首异外,横遭不幸,但仗着湖水冰冷之助,终于落下了个全尸。若是不然,恐怕黄羽翔这小子一时兴起,便要来个“灵蛇羹”,将它煮熟吃了也说不定!

    “大哥……”南宫楚楚虚弱地睁开了眼睛,眼光一瞥到黄羽翔,惨白的脸孔之上顿时爆发出动人的光彩。

    “楚楚,你为什么这么傻呢?难道你不知道这湖水会要了你的命吗?”黄羽翔虽是感念她对自己的一番痴情,但见她如此不爱惜自己,仍是动了几分薄怒。

    “若是没有了大哥,楚楚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南宫楚楚毫无羞涩地表露着自己的真情。经过刚才那一幕,她实是惊心不已,心中的话便再也藏不住了。

    黄羽翔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道:“傻瓜,以后千万不能再这样做了!你大哥福大命大,是死不了的!若是你轻生的话,要大哥如何是好!”

    南宫楚楚温顺地点了下头,道:“楚楚日后怎都会留下性命,只为了再看大哥一眼!”

    听她说得凄凉,黄羽翔心中涌起一股不详的念头,惊问道:“难道你还要嫁给李剑英吗?”

    南宫楚楚刚刚才回复了几分红润的俏脸顿时又变得惨白一片,但她仍是点了下头,道:“我不能……违了爹爹的意思!”

    只觉从心中涌起一股怒火,直想狠狠地在这个顽固的美*部打上几记,黄羽翔想不到经过了两次生死大变,南宫楚楚对她父亲的敬畏之心竟仍是未曾消退,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无奈之意。

    黄羽翔看了南宫楚楚美丽的脸庞一眼,心中不禁也起了狠意,想道纵使你真个嫁给了李剑英,我也会在你成亲的当日把你硬生生地夺了回来,如此众目睽睽之下,看你以后除了我还能嫁给谁!

    他心下打定主意,也就不再多劝,扶起了南宫楚楚,两人重又向谷外走去。

    湖的这一边也是长满了铁杉树,又高又大。两人直行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终出得了谷外,眼前已是一片绵长的森林。

    黄羽翔回头看了一下来路,想道楚楚说铁杉树可以做战舰,外面又甚是稀少,若是日后我将这些铁杉树砍倒运出,岂不是可以赚大钱了!想到这里,不禁有几分眉飞色舞,“嗯,给这个谷起个名字吧,既然以后这些树都可以卖大钱,不如就叫它‘钱谷’吧!”

    他以前仗着轻功了得,只是做些没本钱的买卖,光顾了好些富商地主之家。但他时常出入青楼,身边的钱财倒也累积不起来。若真个娶了单钰莹、张梦心几女,便是维持日常开销,恐怕也要捉襟见肘。单、张几女家中虽都殷实,但黄羽翔却落不下这个脸让她们支撑起家中的开销。可若是重干上老本行,恐怕单钰莹几女怎都不会同意。

    黄羽翔平时大大咧咧,但在这个钱字上倒也时常在动脑筋。如今见到这些铁杉树,终于灵光大发,为自己的敛财之道打开了一条捷径。只可惜这些铁杉树已活了千年之久,却在黄羽翔的一时贪念之下便要横遭不幸了。

    巫山之中的树林当真是绵延千里,两人行到夜间,也不知走了多少路,但却兀自在森林中转悠。好在出了那“钱”谷,外界的飞禽走兽也渐渐多了起来。黄羽翔打了两只野鸡,生起火来烤熟。

    两人都是好久没有吃到肉味了,又饿了许久,闻到烤鸡的香味,都是双双肚中直叫起来。虽是没有加盐,但仍是吃得津津有味。即使以南宫楚楚如此小的胃口,仍是只剩下一根鸡腿、一根鸡翅。

    见黄羽翔差不多连鸡骨头都要吞下去,兀自不停地吮吸着自己的十指,南宫楚楚不禁十分好笑,将吃剩的鸡腿、鸡翅递了过去,道:“大哥,你吃吧,我已经吃饱了!”

    “真的吗?”黄羽翔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双手却已经老实不客气地将鸡腿、鸡翅全部接了过去,又是一阵狼吞虎咽。

    “小绿!”南宫楚楚抬头望向天上的明月,心中又担忧起了这个乖巧又爱吃的小婢来。

    “大哥,你怎么会到川中来的?”南宫楚楚想他与张梦心几女郎情妾意,怎得会抛下几个美人儿跑到川中。

    “哦,”三两下的功夫,黄羽翔已是消灭了手中的食物,将司徒真真负伤,需要“千年血蛤蟆”之血方能解救,然后在路上又遇惜花婆婆,将单钰莹强自掳到魔教中去一事源源本本地说了出来,便是连浪风之事也没有隐瞒。

    南宫楚楚听到事情竟是如此曲折,不禁也是愣了好久,道:“大哥,照这么说,你是要到青海一行了?”

    黄羽翔点一下头,道:“莹儿对我情深意重,我一定要将她救出!”

    “可是,魔教势力如此之大,大哥你一个人,怎么匹敌得过这么多人呢?”南宫楚楚的担忧不无道理,以雷冬邪一行人表现的实力来看,就是要灭掉一个当世大派,也是绰绰有余,非是黄羽翔单人所能对抗。

    “嗯,”黄羽翔眉头一展,又露出一嬉皮笑脸的表情,道,“我可没有想过要硬闯魔教!有浪兄的帮忙,应该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到魔教内部。只要救出莹儿,以我的轻功,再加上莹儿的‘九转玄冥功’,要脱身的话,恐怕也是不难!哼哼,若是魔教胆敢为难的话,我就让他们尝尝‘浩然一剑’的厉害!”

    说到最后一句,语声转冷,杀气不禁外溢,四周顿时一片冰冷,连高窜的火苗也一下子被压到了最低点。

    乍露的杀气转瞬却逝,仿佛从未露出过一样,但南宫楚楚却将他杀气盈然的一幕深深地刻到了自己的脑海中,想到若是自己也身陷绝境,他是否也会为了自己露出这遇神杀神,遇佛杀佛,将天地万物不放在眼里的杀气呢?

    她神驰了好久,才道:“大哥,我要与你一同去魔教!”

    “什么?”黄羽翔惊道,“你知不知道,我可是要去魔教!可不是到昆仑山去玩啊!”

    “嗯,”南宫楚楚坚定地点了下去,道,“我有个小婢被雷冬邪抓去了,可能也被带回了魔教。她是因我而被抓的,于情于理,我都要去救她出来!”

    以黄羽翔对女子的了解,见她露出如此坚定的神情,知道不管自己如何劝说,恐怕她也是不会听得。想到以雷冬邪的性子,肯定不会千里迢迢带着一个小婢回昆仑,说不定早已经将她杀了!

    脑中虽是如此想来,但脸上却是一点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胡乱安慰了她几句。两人这一天都是身心俱疲,说了一会儿话,黄羽翔便搂着她睡去了。本来以黄羽翔的性子,身边既然有这么一个美丽女子,况且又是乍尝情爱滋味,原是没有这么便宜便放过她。只是他这一天实在是疲劳之极,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去骚扰南宫楚楚了。

    篝火渐熄,东方发白。黄羽翔第二天醒来,却发现怀中的女子正一脸大汗,俏丽的脸庞之上,染上了一层不正常的艳红之色,娇躯之上更是滚烫无比,竟是染上了风寒。

    南宫楚楚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不断地抖动着,粗重的呼吸吐到黄羽翔的手上,竟是奇烫无比!

    黄羽翔暗暗叫苦,想不到昨日虽是替她驱逐了严寒,今日却仍是发起了高烧。

    一般内力修为到达一程度后,便不会轻易染上风寒这些小毛病。南宫楚楚年岁虽轻,但一身内力却也不容小窥。只是她昨日险些个走火入魔,对内力修为大是不利,而且,那湖水之冰冷也远超寻常寒冰。再加上她心灵经过了几次大喜大悲,伤神之际,最是抵受不住外魔所侵。到了第二日,终于爆发出来。

    黄羽翔不懂医道,便是急得乱翻跟斗也是无用,当下负起南宫楚楚,急驰而行。一口气奔行了三个时辰,方才歇息了一下。他本欲再赶路而行,但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他原想不理,但想到南宫楚楚也是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未曾进食,岂不是要饿坏了她。

    当下将她抱到了一棵苍天大树之上,用树叶将她的身体掩了起来,自己去找吃的东西。

    他知道南宫楚楚此时不宜吃荤腥,只是采了些野果,便急驰而回。谁知才行出三步,便强自煞住了身势。只觉一股极其强大的气势正从自己的背后逼来,势道之大,几可赶得上朱红侠当时睁眼硬挡他那轰天一击时的威势。

    黄羽翔的额上起了一丝冷汗,只觉背后那股力道又增无减,转眼间的功夫,已是逼到了身后三丈之处。他暗暗心惊,实在想不到这丛林之中竟是隐藏着这么一个大高手,他缓缓转过身来,道:“这位前辈,在下黄羽翔,乃是偶经此地,非是故意打扰前辈清修,请前辈见谅!”

    他只道自己闯进了哪位前辈高人的修真之处,为那人的气势所惊,再加上心忧南宫楚楚的伤病,便不欲得罪了那位高人,说话之间,极是客气。

    只是他虽然说得谦恭,但那人却是理也不理他,只是用沉重的气势将他牢牢锁定。

    黄羽翔怕自己的动作太快,引得那人起了敌意,气机牵引之下,对自己发出轰然一击!但动作虽慢,却仍是转过了身体。

    他的眼光一溜到对方之上,以他的修为心性,仍是不禁“咦”了一声,说不出的惊讶奇怪,只觉最近什么怪事都让自己遇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