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至道之彼
    月光清冷,撒在眼前这个美得惊人的女子身上,沟峦起伏的身躯能让每一男人疯掉。

    张开雪白的双臂,南宫楚楚轻盈地转了个圈子,没有丝毫的羞赧之意,只是俏脸上微微有一丝动人的红晕。

    “大哥,我美吗?”她的眼神中几丝迷蒙,媚眼儿已抛向了黄羽翔,扁贝玉齿轻轻咬住下唇,说不出的诱人。

    若是没有听过南宫楚楚先前的一番凄惨往事,黄羽翔定会欲念大发,动作比谁都快。只是此时此刻,心中只剩下无比的爱怜,见到她故作妩媚的样子,心中更是泛起了一股绞痛。

    破天荒地,黄羽翔退后了一步,转过脸去,道:“楚楚当然是最美的!”

    “那你还不过来抱抱我?”南宫楚楚哀怨的目光抛了过来,雪白的纤手轻轻抚过胸膛,带起一丝惊心动魄的颤动。

    黄羽翔虽是知道在这种时候绝不能起欲念,但看到她如此诱人的样子,仍是情不自禁地将双眼盯到了她的酥胸之上。目光扫到了她洁白如玉的胸膛之上,便再也收不回来了。

    他强自忍着上前搂着她的冲动,因为自己知道,若是将她抱住了,那么接下来的事,便再也不是他所能控制的。他虽是好色,虽是风流,但心性也算端正。南宫楚楚此时情绪极不稳定,十几年所受的委屈,突然在一瞬间爆发出来,恐怕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楚楚,乖乖地将衣服穿上,会冻着的!”黄羽翔柔声道,“你将衣服穿上了,大哥便会来抱你了。”

    这山谷里当真是奇冷无比,白天有阳光的时候还好一些,可是一到夜里,比之三九之寒,恐怕也是不遑多让。

    “大哥,难道你嫌弃我吗?”南宫楚楚的声音无限凄楚,慢慢向黄羽翔走去,道,“你不是说我长得很漂亮吗,难道你连碰也不想碰我一下吗?”

    黄羽翔回过头来,突然对她深情一笑,道:“我怎么会嫌弃我的楚楚呢!我的楚楚又怎么会不漂亮呢!只是,若是你现在将身子交给我的话,你不会后悔吗?”

    南宫楚楚奔上两步,投到黄羽翔的怀中,道:“大哥,楚楚是不会后悔的!”

    她拉住黄羽翔的手,盖上了自己丰满的酥胸,却将脸凑到了黄羽翔的颈间,伸出丁香玉舌在他的皮肤上轻轻舔舐起来,一股酥痒的感觉顿时传遍了黄羽翔的全身。

    若说黄羽翔本来还有三分自制之力的话,那现在肯定是半分也没有了。他低吼一声,捧起了她的螓首,在她的唇上重重吻了下去。

    在她的樱唇上吮吸了许久,黄羽翔方将嘴唇移开,凑到了她的双眼之上,舌尖所触,却是冰凉冰凉的,略微带着一点咸味。黄羽翔一惊,抬起头一看,却见南宫楚楚不知何时,早已经是泪流满脸了。

    见黄羽翔抬头看自己,南宫楚楚突然绽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大哥,楚楚是不是很下贱啊!这个就是楚楚在家里面学的……楚楚只是一件工具,只是爹爹用来讨好别人的一件工具,将来无论是谁做了楚楚的夫君,楚楚都要替他这么做的……”

    “楚楚!”黄羽翔将她拉起了自己的怀里,完全拥着她,再没有半份*在其中。他心头大痛,如欲泣血一般。

    他对南宫楚楚的爱意远远及不上单钰莹、张梦心,甚至司徒真真也充斥着他的心头。他对南宫楚楚的感情,始于她在山神眯受惊之下的投怀送抱。对于这个外表坚强、为家族利益牺牲的女子,黄羽翔充满着怜惜之情。

    而在她吐露心曲,自曝出南宫世家淫乱的一幕后,黄羽翔心中的怜惜之心更增。终于由怜生爱,但毕竟这只是怜惜,只是黄羽翔这个好色之人对美丽女子掠夺的本质,不是真正的喜受。但他此刻却不敢说自己不爱她,生怕这个已经饱受委屈的女子更受打击。

    “楚楚,你快些睡吧!”黄羽翔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道,“明天我们便能出去了!我会带你离开南宫家,还有你的母亲,我会带你们永远离开南宫家!你是我的宝贝楚楚,是我的好妻子,我会永远爱惜你的!”

    “不成的,大哥,”南宫楚楚轻摇着螓首,道,“若是能出去的话,我还是要嫁给李剑英的……我是不能违拗爹爹的!”她的美目中突然出现了害怕的神情,想来童年的生活中,她的父亲对她而言,只是一个恶梦般的存在。

    黄羽翔知道她对自己的父亲的恐惧不是一天两天所能减退的,也不再劝她,只是在心里道:既然我黄羽翔认定了你是我的女人,我岂会让你嫁给别的男人!

    “大哥,抱紧我!”南宫楚楚双手圈着黄羽翔的头颈,道,“占有楚楚吧,楚楚要将最珍贵的东西奉献给大哥!楚楚要在这里留下最美好的回忆,今生今世记着大哥!”

    黄羽翔微微犹豫一下,随即想道:“我害怕些什么啊!若是此时拒绝楚楚的话,只会让她更加伤心而已。况且,我已经认定要娶她了,这件事只是发生得早晚而已,我又岂会让她嫁与了李剑英!”

    他给自己找到了藉口,便不再畏畏缩缩。生怕杂草割伤了她如羊脂白玉般肌肤,黄羽翔脱下自己的衣物衬在草地之上,方才将她抱起放在那摊衣物之上。

    南宫楚楚雪白的肌肤之上泛起了一层惊人的绯红之色,长长的睫毛不断抖动着,一双明眸已是眯成了一条缝。她的双手环着黄羽翔的头颈,十指互绞,嘴里发出低低的轻哼声。

    黄羽翔用丰富的经验,熟练的技巧,一步步将身下的美女推上了快乐的颠峰。而当他剑及履及时,南宫楚楚发出低低的一声长鸣,双眼之中,泪水滚滚而下。

    她脸上虽然带着痛苦的神情,但更多的却是欢喜与自豪,低低地道:“楚楚终于属于大哥了……”

    疼通过后,她开始狂野起来,动作之猛烈,全不像是个新瓜初破的少女。

    十几年的担惊受怕、怀恨、痛苦,所有的负面情绪全在这最原始的欲望中暴发出来。

    黄羽翔虽是为她的热情惊讶,但自己也因着她的热情而愈加兴奋起来。低低的呻吟声与粗粗的喘气声在这个幽静的山谷里传得老远。

    ※※※※

    艳阳重又升起,火辣辣的阳光照在谷底,驱散了山谷中的寒意,煞是温暖。

    黄羽翔温柔地抚摸着身边女子皙白的肌肤,目光之中,满是爱怜之意。南宫楚楚在经受了几近半夜的疯狂后,终于沉沉睡去。黄羽翔怕她凉着了,便小心翼翼地替她穿好了衣服。只是这小子既然已放开了心怀,自是不会乖乖做事,还是忍不住揉揉捏捏起来。

    南宫楚楚虽是极度疲劳,又在沉睡之中,但反应却是极其的敏锐,他才替她将贴身小衣穿上一半,南宫楚楚已是醒了过来。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对不起,把你弄醒了!你再睡一会儿吧,我去看看能不能抓些野味回来!”他心中微微一动,想到南宫楚楚之所以为会如此警觉,定是长期生于虎狼之域,每天都担惊受怕,提防着那帮禽兽的淫邪之心。

    南宫楚楚俏脸上微微一红,想起了自己昨日的狂野,将黄羽翔一把推开,道:“我自己穿!”

    看着她动人的身躯一点点隐没在衣物里,黄羽翔不禁暗叹可惜,恨不得将她的双手止住。

    此时天际大亮,黄羽翔游目四周,却发现此谷却是个三面环山的地形。他正要抬步而行,却听南宫楚楚道:“大哥,我陪你一块去。”

    她的脸上有着初为人妇的娇羞,将原本已经美丽无比的俏脸映衬得更加动人。黄羽翔回过身体,伸出一只大手,微笑地看着她。

    两人在谷底转了一圈,果然此谷的三面俱是陡峭无比的绝壁,根本不容攀登,只有向西的方向却是一片树林。黄羽翔纵到树顶看了一下,只见这树林约摸几十丈的距离,树林的外边却似是一个大湖。

    两人走了这么久,见到的却只是茂密无比的杂草树木,其它的半只活物竟也是未见。不过黄羽翔飞落谷中时,掉下来的长剑却是重又被拣到了。

    “大哥,我觉得这里阴森森的,好像没有半分生命的气息!”南宫楚楚一双眼睛东瞟西看的,一副害怕的神情,仿佛树林之中会突然冲出一个恶鬼来,将她拖到地狱中一般。

    黄羽翔将拉着她的手紧了下,道:“楚楚,别怕,万事有大哥呢!”他略略皱皱眉,又道,“看来,在这里是不可能打到野味的,咱们还是先吃些干粮吧!”

    只是两人剩下的干粮已经不多,分食之后,已干用罄。若是出了这树林还是一片死地的话,两人恐怕便要以草皮树根为食了。

    不过一会的功夫,干粮便已用尽。南宫楚楚胃口本小,见黄羽翔三两下便已吃完,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便把自己的那份又分了他一些。这个动作一做,顿时让她想起了自己的小婢小绿。在南宫世家,也只有这个小婢才将自己当作主子,当作一个人来看待。

    见她的脸上露出几分担心之意,黄羽翔三两口便将她递过来的干粮吃个干净,道:“楚楚,怎么了,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吧,我们一定能走出去!”

    南宫楚楚知道此刻纵使与他说了小绿之事也是于事无补,当下强打起精神,两人开始往树林中走去。

    才走出不过十来丈,却觉奇寒之气越来越重,南宫楚楚虽是内力颇佳,但身上的衣物单薄,实在抵受不住这足比严冬的气温,已是瑟瑟发抖起来。

    黄羽翔先天真气已然大成,自是丝毫不受影响。从握着她的纤手知道她所受的寒意,一股纯厚的内力已是输了过去。南宫楚楚只觉一股绵和的力道涌来,浑身都热了起来。丹田之中隐隐仍一股力道应和,随着黄羽翔的内力缓缓游动起来。

    她昨日与黄羽翔春风一度,“抱朴长生功”培养出的阳气也随着黄羽翔生命的种子进入她的体内。只是她未曾及时行功,这股阳气便停留在了她的丹田之内,此时被黄羽翔的内力所牵引,顿时活跃开来。

    两人又走出三十来丈,已是出了树林。抬目看去,只见十来丈远的地方,果然是一个大湖。但大湖与树林之间的十丈距离,竟是寸草不生,全是白色的细沙!

    黄羽翔与南宫楚楚对望一眼,俱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惊奇之意。只是越是走近湖泊,越是能感受到这股寒气之凛。此时黄羽翔若是不行功,也大感吃不消,当下真气遍行百脉,顿觉身体一松。

    这大湖约摸三十来丈的方圆,两面接山,另外一面也是连着一片树林。

    黄羽翔道:“楚楚,看来我们要游过这个大湖了。想来出了对面的树林,我们定可以走出这个谷底了!”他的话声颇有几分兴奋之意。

    他心中挂怀的人实在太多,虽是感念南宫楚楚的一片痴心,但若是要他一辈子留在这谷底,光是司徒真真的伤势就足以让他寝食难安,但何况还有一个最爱的女子还落在魔教手里。

    南宫楚楚看着他兴奋的样子,不禁有几分失落。若此谷是个绝地,她便可以逃避她在外面一定要面对的所有负担,与心爱的男人共度一生,便是生活凄苦,也是心甘情愿。

    她转过脸去,强自忍住,不让眼泪流下来。

    黄羽翔走到湖边,伸手试了下湖水。谁知他的手刚放到湖水中,便“呀”地一声缩了回来,仿佛被针扎了一样,脸上俱是震惊之色。

    南宫楚楚关心则乱,一时也顾不得自己的心事,忙走上前问道:“大哥,你怎么了?”

    “这湖水好冰啊!”黄羽翔晃动着两根碰到湖水的手根,道,“我的手根都快要冻住了!”

    南宫楚楚抓住了他的手,放到自己的双手中间,轻轻呵着气,过了良久,方道:“大哥,你好些了吗?”她自己受黄羽翔手上的寒气所侵,已是冷得双手发抖,连声音也轻颤起来。

    黄羽翔心下感动,道:“楚楚,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

    南宫楚楚深情地看了他一眼,道:“大哥,我怕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再也不能让大哥抱住了!所以,我要好好珍惜与大哥每一分相处的时间!”

    黄羽翔心头突然泛起了一股冲动,忍不住便要答应她长留谷中。但随即便想到了真真诸女,便强自狠下心肠,只是在心中暗暗发誓:楚楚,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黄羽翔抽出了自己的手,道:“楚楚,我去扎一个木伐,等会再渡过去。这湖水实在太冷,要是落到下面,准会冻成了一块冰陀!真是奇怪,怎么这湖水竟然没有结冰呢?”

    他嘴里说着,径自重又往树林中走去。南宫楚楚默默地跟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黄羽翔从腰间抽出长剑,往身前的一棵大树上砍去。他这一剑上已是聚起了三成内力,想来这棵大树定会应剑而断。谁知剑从一触树身,竟是一下子反弹回去,只是将树皮砍开了一个小口子。

    他大为惊讶,不可思议地看了一下树身。他对自己的力道当然所识甚清,这一剑劈下,便是巨石也要一断为二,更何况区区一棵大树而已。

    “大哥,这应该是铁杉木!”南宫楚楚不愧是南宫世家的大小姐,见识自远远在黄羽翔之上。

    “铁杉木?”黄羽翔喃喃道,“那是什么东西,真得像铁一样硬啊!”

    南宫楚楚轻笑一下,道:“铁杉木生于极寒之地,树身坚硬如铁,原是制作战般之用,一般只生于辽东一带,甚是罕见。想来这里气温极寒,所以这铁杉木长得如此茂盛!”

    黄羽翔点点道:“便真得如铁一般硬,我也要将它在砍为二!”他气沉百脉,功行周身,真气流转长剑之上,两尺来长的剑芒已是从剑尖之上透了出来。

    “剑芒!”南宫楚楚原是博识之人,岂有不识剑芒之理。她原知道黄羽翔武功颇高,但见他能发出两尺来长的剑芒,当真吃惊不已。想道:大哥的武功真是高明,就凭这一手,武林便没有几个人办得到!恐怕纵使以爹爹的修为,也是稍有不及!

    看到这个美丽成熟的女子目中露出敬佩爱慕之色,黄羽翔暗暗得意,他使出这一手来,原就有几分做给南宫楚楚看得意思。想让她知道自己的武功也得,足能将她与她的母亲两人救出苦海。

    “断!”黄羽翔大喝一声,手剑的长剑带着无坚不摧的大威力,重重地砍到了树僧上。只听“噗”地一声闷响,长剑已是没入树僧中,但却只及到三分之一处。

    这回不但黄羽翔,连南宫楚楚也吃惊不已,俱都想道:“这树身怎竟是如此坚硬!”

    他们却不知,这山谷千余年来已是人迹不达。这些铁杉木少说也是长了近千年了,再加上此地极寒的气候,树僧坚硬,比之辽东所产,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黄羽翔发起狠来,抽回了长剑,转了下方向,又是一剑全力劈下。但这一次却是更糟,只没入了四分之一而已。黄羽翔大怒,与这棵大树较起了劲来,直砍了十余剑,才将这棵大树砍断。

    “轰”地一声巨响,这株已活了千年之久的大树终于惨遭不幸,被黄羽翔砍倒在地。黄羽翔轻挥一下手中长剑,竟是颇有几分气喘之意。他连续十几下全力发剑,以他的修为,兀是有些吃不消。

    他休息了一下,又起身去砍另一株大树。歇歇停停,忙了足有一个时辰,也只砍倒了三株大树。不过论数量倒也足够了,只需将这三四丈长的树身砍成十几段,再以草革扎一下,倒也勉强能用了。

    黄羽翔仍是负起了砍树的重任,又让南宫楚楚去拣拾一下树根草革,搓成了绳子。

    待得他将一棵大棵断成了四段之后,猛然发现,剑身一边竟然已卷了起来。他苦笑一下,将长剑翻了个身,猛然一剑劈下,骂道:“这是什么烂铁杉木,生这么硬干嘛!”

    一剑劈下,地上的铁杉木竟是应剑而断!黄羽翔之前只在这处砍了一剑而已,按以前的经验来说,少说还要再砍个七八剑才能砍断。

    他心中一片奇怪,想道:难道这剑身的这一面竟是锋利无比!

    心中想着,走出几步,又是一剑劈下,却见长剑仍只是没入了四分之一而已。这一下却让他心中一动,想道:难道问题竟是出在自己身上?

    黄羽翔试着先前的方式又砍了几下,却是一点作用也没有。他心中一阵毛躁,全身真气一阵暴长,猛地挥剑又是重重地劈下。

    谁想这一次地上的大树又是应剑而断。黄羽翔心中隐隐有几分恍悟,想道:“我一意要将大树砍断,反倒功效不大。刚才脑中全没了其他念头,只是想着一剑挥出,却产生了奇效。莫不是……”

    他心中突然兴奋起来,猛然长剑举起,向地上的大树砍去。这一剑劈出,已全没了胜负,没有了烦躁,没有了荣辱,只是纯纯粹粹的轰然一击。

    “噗”一声闷响,坚硬无比的铁杉木再度被他一剑而断!

    黄羽翔的心脏狂跳不止,他已然认识到,自己也突悟了某种至理,武学又上升到了一种境界。突然而来的感悟让他头脑充血,兴奋的几欲昏死过去。全身的血液激流不止,仿佛要从血管中爆裂而出!

    “我明白了,哈哈,我明白了!先前我一剑砍出去的时候,只是想着能不能将树身砍断,在气势上便逊了几分,劲道也分散了!待到后来心无杂念,只是意随剑动,一剑劈下,反倒让自己发挥了十成的威力!”黄羽翔倒提长剑,在一边踱起了步来,自言自语道,“临敌对阵之际,若是想着能不能挡下对方那一击,或是想着能不能突破对方的这一击封架,在气势上便已经输了。一击使出,便要全无后顾,坚定自己的信念,没有荣败耻辱,只是纯粹的一击!”

    他哈哈长笑起来,全身真气鼓荡,王霸之气透体而生,充斥着林间的每一个角落。他猛然挥剑便劈,十余剑过后,地上已多了十余根半丈来长,水桶粗细的圆木。

    随着这十余剑的劈上,全身的气势再度暴长。从此刻起,黄羽翔临敌对阵再无半分畏惧之心,纵使对方的实力远远高于他,一剑劈出,便没了胜负荣辱。

    黄羽翔在这一刻起,终于开始踏入了剑道极至。但他的悟道却与丁平、张华庭等人截然不同。他们都是顺天而行,借自然之力而加强本身的能力。但黄羽翔恰恰相反,他的功力增长,全是靠不断激发己身的潜力,可说是逆天而动。

    他的功法,全是前人没有走过的。至于是福是祸,却全要看他自己怎么摸索前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