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七章魔高一丈
    “黄兄,看来老天爷都在和你做对啊?”雷冬邪的声音清晰得如同就在身边,可黄羽翔知道他却还在十丈之外。

    黄羽翔苦笑一下,回过头来,道:“雷兄追得好紧啊!”

    雷冬邪从十丈外的地方轻轻踱了过来,速度甚是缓慢,等他走到黄羽翔身前三丈处站定的时候,白乘风等七人也已经赶到了。雷冬邪的四个婢女轻功甚是高明,仅比白乘风等人落后了落息的功夫。

    光是雷冬邪一人,便足够让自己大为头痛,更何况有七个如白乘风一般的高手。他们几个散排而站,即使自己能突破雷冬邪这一关,也必会被这几个人缠住。而他们吃过适才之亏,当不会再轻易上当。黄羽翔脸上虽是淡笑不变,心中却是暗暗叫苦,不停地寻思对策。

    “黄兄还想负隅顽抗吗?”此刻的黄羽翔两人当真如瓮中之鳖,逃无可逃。雷冬邪却是极为小心之人,没有将黄羽翔擒下之前,却是半分也不敢大意,双手一拍,那四个婢女已是站到了他的身后。

    “你们几个去和黄兄过过招!”雷冬邪自己并无制胜黄羽翔的把握。况且此刻黄羽翔背水一战,在战意便要胜了自己一筹,实在没有必要与他拼个两败俱伤。他如今一心只想置黄羽翔于死地,没有想要和黄羽翔公平对决。他这四个婢女已被他调教甚久,论身手,每一个都不是黄羽翔的对手,但四人联手,却胜在心意相通,宛如一人,便是如他这般对四女十分了解之人,也不能轻易取胜。

    四女齐齐躬身,向雷冬邪行了一礼,方向黄羽翔走去。

    雷冬邪暗暗凝神聚气,伺机给黄羽翔轰然一击。他已将黄羽翔视为宿敌,一意取他性命,只等他一露出破绽,便全力出击,务求一击必杀。便是将南宫楚楚也捎上,也是顾不得了。毕竟天下有得是美女,但如此大敌,当真是心腹大患。

    四女一字排开,都抽出一条金灿灿的长带来,执在手上。最左边的女子娇声道:“千娇百媚!”话音方落,四女手一扬,四条长带已是齐齐抽了过来。

    黄羽翔在眯虽然见过四女一回,但他当时的心神全部放在了雷冬邪身上,压根儿没注意到这四女的脸蛋儿是圆是方。此刻四人在他的身前一站,不禁暗呼一声乖乖。

    原来这四女身上虽然穿着一件白色衣裙,但衣裙之内,竟是空空如也,山峦沟壑莫不隐隐可见。右边第二个女子身材最是火爆,薄薄的衣衫根本包不住她丰挺的酥胸,当真是荡人之极。

    黄羽翔明知临敌对阵,切不可分心他顾,但此人风流好色的毛病当真是死到临头也兀自不肯更改,一双眼睛仍是在四女身上瞄来瞄去,想要透过那极薄的衣衫,看看她们丰盈饱满的娇躯。

    他却不知,这四女原是雷冬邪训练出来袭杀男人的武器,便是一颦一笑之间,也都是经过严格的训练,务求挑起男人的*。身上的穿着欲露还遮,便是要激起男人进一步的探究之心。心神稍分之时,便会为这四女无情地击杀。

    四条长带从四个方向抽来,分击他上中下三路。空气中顿时荡漾着呼呼的破空声,显然四女的内力造诣已到了一定的火候。

    南宫楚楚暗暗心惊,想不到这四个如同雷冬邪玩物一般的女子也能用如此功力,这魔教的实力,当真是深不可测。只是黄羽翔这小子仿佛丝毫不知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竟仍是一动不动,南宫楚楚又气又急,正要伸手捏他,却见黄羽翔已然抽剑在手,猛地刺了出去。

    “叮叮叮”,百来下交击过后,四条长带如同死蛇一般垂了下去。

    黄羽翔虽然老神在在,但劲气袭身,神未觉,而意先动,长剑递出,将四女的攻击顿时瓦解得干干净净。

    四女第一波攻击只是试探性的攻击,最左边的女子又是娇喝一声道:“芳香如麝!”地上四条长带顿时如同假死的灵蛇一般,突地弹了起来,又向黄羽翔卷去。

    黄羽翔与四女甫一交手,便知道这四人的内力差他好多,心中顿时一松。见四女再度攻来,当下也凝神起来,进入了“水之道”无孔不入的境界。

    他的“水之道”虽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但四女的攻击却是相互掩护,互为屏蔽,黄羽翔一时之间也没有破了她们阵式的方法。况且雷冬邪正在一旁虎视眈眈,黄羽翔虽是与四女缠斗,心神倒有大半仍是放在雷冬邪的身上。

    雷冬邪看了一阵,突然道:“黄兄,你果然好计谋!原来你正藉此恢复内力!”

    黄羽翔长笑一声,道:“雷兄,恐怕你发现得太晚了吧!”他一阵奔行,只恢复了七成内功,如今在与四女的夹斗之中,仗着“水之道”锐利的攻击,避重就轻,从未与四女正面交锋,只是一味游斗。四女身在局中,打了半天还以为对方不过如此。但雷冬邪眼光却甚是高明,看了不久,终于知道了黄羽翔的意图。只是黄羽翔的内力恢复十分的迅捷,只这短短的几下打斗的功夫,内力已是恢复了九成。

    他笑声未停,身形突然一长,挺剑而立,王霸之气已是展开,一波波向四女涌去。

    黄羽翔的精神修为确实已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此时强大的气势一经展开,四女顿感压力陡增,只觉眼前的这个男人竟如高山一般高远,大海一般深沉。自己同他比起来,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粒细沙而已,莫不从心底泛起一股无力之感。

    “抱朴长生功”对着同性的话,只是让对方感受到莫能匹敌的沉重压力。但对上异性,因着功法的关系,还会释放出奇异的魅力,撩拨起对方心中最原始的*。四女在经受了雷冬邪的训练之后,本就是娇媚无比之人,最是容易动情。在黄羽翔的功法之下,无不娇躯微微轻颤,浑身都发烫起来。四女若不是雷冬邪平时御下极严,只怕便要抛下手的兵刃,投身到黄羽翔的怀中了。

    对付黄羽翔的“抱朴长生功”,切切使不得美人计。在这媚术老祖宗面前,任何媚功都只会遭到反噬而已。雷冬邪让四女对付黄羽翔,原是想黄羽翔是有名的浪子,必会在四女的柔媚之下防范大松,露出破绽,从而让他一击必杀。岂料黄羽翔竟有如此神通,当真是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四女虽仍是上蹿下跳地左攻右击,但拂出去的长带却软若无力,根本形不成半分威胁。

    黄羽翔猛地长剑一挑,已是将四女手中的长带挑飞,左手疾伸,已然擒住一女。其他三女一怔,都是停了下来。这几个女子早被他的“抱朴长生功”撩拨得心怀大乱,黄羽翔擒住手中之女,竟是半分抵抗之力也没有,当真是手到擒来。

    雷冬邪不怒不愠,道:“黄兄,想不到你还有这本事,竟然学会了如此上乘的媚术!”他本是通晓媚术之人,自然看得出手下四婢是因着黄羽翔的关系,才会水准大失。

    黄羽翔却不知自己的“抱朴长生功”还有此等功效,若是让他早些得知,恐怕单钰莹、张梦心几女早已成为小妇人了。他本身便是极为聪明之人,顿时联想到了昨晚南宫楚楚*大发,差点儿被他“就地*”。心中一动,想道:难道自己的功法有让异性动情的能力?

    他一念未毕,仿佛是在证明似的,背上的南宫楚楚轻轻扭动起来,鼻中发出轻轻的低哼之声,搂着他的劲道也大了好多。原本以南宫楚楚的心性之坚,原不会如此轻易动情,奈何一来她功力未复,抵抗之力大减;二来她负在黄羽翔的背上,鼻中闻到的全是他催人*的气息,所受到蛊惑之力远在四女之上。况且经过昨日之事,对黄羽翔的心防已是大减,哪能不动情啊!

    而被他擒下的那个婢女更是不济事,早已经是站立不稳,若不是他扶着,怕是已经软倒在地了。只不过她丰满的身体全部贴在他的怀中,无巧不巧的是,此女正是四女中酥胸最是丰挺之人。黄羽翔左手架在她的脖子之上,肘子正好被她的高耸的胸部顶着,顿时感受到此女身体的柔软,胸部的弹挺,身体也不禁有了反应。

    他心中暗暗叫苦,忙收回了功力,气守百脉,内力全不外溢。

    “雷兄,你的这个婢女在我的手里,不若我们做个交易,你且暂放过在下一马,等出了巫山,咱们再来比个高下!”黄羽翔有个人质在手,顿感底气大足。

    “哈哈哈,”雷冬邪仿佛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笑了好久才停了下来,道,“黄兄,难道我会了一个婢女就放过你们吗?那你想得也未免太天真了!”

    雷冬邪邪气的目光扫到南宫楚楚的身上,道:“身为我的婢女,自然将性命交在我的手里,为我而死乃是她们的荣誉!况且,你即使杀了她,正好让南宫姑娘来凑个数!我还没有试过四大世家女人的味道呢!”

    又将目光移到黄羽翔身前擒住的女子身上,道:“秋菊,你可愿意为了本少爷去死?”

    那婢女身子轻轻一颤,随即低声道:“婢子愿意为少爷做任何事!”

    “黄兄,你听见了。要下手的话就快一点,等一会你就会同她一块上路的!”雷冬邪的眼神已经不能用邪气来形容,仿佛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大魔鬼,浑身都散发着死亡灰灭之气。

    黄羽翔暗暗一叹,想不到雷冬邪竟是如此不顾惜自己手底下人的性命。当下左手抓住那秋菊的衣领,猛地将她甩脱出去。他原是怜香惜玉之人,断不会做出摧花之事。若是再带着她,只是又多了一件负担,还不如将她放了。只是他爱占便宜的性子还是改不了,甩手之际,乘机在她的酥胸上捏了一把,顿感满手余香,滑腻腻的好不舒服,几可与司徒真真拼个高下。

    其余三个白衣女子立时将秋菊接住。雷冬邪又是露齿一笑,道:“黄兄,你忒也笨了一些。我训练这四个婢女前前后后共花了五年的时间,怎会让她们轻易死掉呢!刚才只不过是略加试探,想不到黄兄竟是如此蠢笨,唉……”

    他轻轻一叹,对秋菊道:“菊儿,你不会怪本少爷吧!”

    秋菊立时趴伏在地,道:“少爷英明,婢子全仗少爷解救!”

    黄羽翔颇有些哭些不得,自己一时心软,结果反倒让雷冬邪成了救人英雄,自己却成了笨蛋一个。背上的南宫楚楚神智已复,一双妙手在他的胸口狠狠捏了一下,在他的耳边低声道:“大笨蛋!大色鬼!”

    黄羽翔心中一荡,想道:“这个妮子看来对我已然种情,所谓失之桑榆,得之东隅。若是能逃出此劫,定也要将她吃了!如此一来,看南宫世家与清荷剑派怎得联姻!”他不说自己好色,却编出了这么一个理由,当真是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脸红。

    不过此际他却没有时间做这种感想了,雷冬邪冷然道:“司空、楼衣,同我格杀这两人。其他人在旁边守着,若是让他们走脱,本少爷定要重罚!”

    听到“重罚”两字,七人都是身体轻颤一下。以他们此等心性武功都会露出惧怕之意,恐怕雷冬邪的“重罚”当真是重得骇人。

    看到雷冬邪三人缓缓走了过来,黄羽翔顿时收慑心神。他知道在外边防守的五人定然已下了死志,自己纵使能够脱得了雷冬邪三人的围攻,恐怕也难以避过那五人的堵截。当下索性放弃逃跑的念头,所有的意念都集中在眼前三个强敌的身上,强大的气势再一次压迫过去,仿佛君临大地一般。

    青色的光华从黄羽翔的身上缓缓透出,他横剑在手,心神已全然晋入了“水之道”,再无半丝涟漪。

    雷冬邪身上炽白的电流再次出现,发出“兹兹”的声响。三人齐齐一喝,司空执剑、楼衣执鞭,雷冬邪却是一双肉掌,三道凝重的劲风已是直袭过来。

    三人一起动手,但雷冬邪的双掌却是最慢,要比另外两人慢了一拍。黄羽翔手中长剑已出,在“水之道”无孔不入的至道面前,司空、楼衣的攻势顿告瓦解,但雷冬邪的双掌已至。

    此时黄羽翔刺出两剑,正是全身真气将断未断,欲连未连之际,气势最是薄弱,只得左掌拍出,与他硬拼一下。他吃亏在身后就是悬崖,根本没有多少腾挪的余地。

    两道掌风相触,黄羽翔顿感一股大力袭来。雷冬邪的内力原就在黄羽翔之上,此番以强对强,黄羽翔顿时吃了大亏,猛地向后退了几步,这才稳住身形。但离背后的万丈深渊,却是只有三尺之距。

    他的“抱朴长生”真气虽有吞噬异种真气之能,但雷冬邪的内力仿佛是从死神身上发出的一般,满是要将世间焚灭的狂暴与死意,同“抱朴长生”真气纯和浩大、生机盎然的性质却是截然相反,根本就不能将之吞噬同化。两道真气一遇,顿时相互低消,仿佛生死大敌一般。

    压制下体内狂沸的真气,司空、楼衣已是又攻了过来,黄羽翔真个是背水一战,已是再无退避的余地。他身临绝境,反倒是愈发冷静下来。他体内真气动荡,使不出全力来,一招一招递出,全靠了“水之道”无比敏锐的洞察力,每一剑都是料敌机先,全是对方破绽所在。

    楼衣、司空虽是身手颇高,但在黄羽翔的剑势之下,竟是始终不能将攻击连贯起来,两个人只是变成了了车轮之战,你来我往,联手之势顿消。虽说如此,但黄羽翔在他们两人的绵绵攻击之下,一口真气始终缓不过来。

    黄羽翔心中暗暗叫糟,他此刻真气大耗,虽是勉强能敌住楼衣与司空的攻击,但只要雷冬邪再来一次如上次般的攻击,自己肯定要被他击落到深渊之中。

    青影闪过,黄羽翔又是攻出两剑,将楼衣与司空齐齐逼退,适值此时,雷冬邪早就蓄力待机,只听他大喝一声,双掌已是如惊涛一般拍卷过来。

    这一击的威力更在上一波之上,雷冬邪浑身都笼罩在一层白光之中,身形飞过,连空气都被他狂暴的能量压缩破坏,光线都发生了逆曲,一张俊脸顿时大失人形,真个如地狱魔神一般。

    双掌未至,但呼呼的劲气已是从四面八方向黄羽翔压挤过去,竟让他的身形都难以动弹。原来雷冬邪的力道实在是太过强猛,竟将黄羽翔绍的空间破坏无余,扭曲的空气顿时仿佛尖锐的利剑一般,从四面八方向黄羽翔刺去。

    这一式使来,恐怕即使不在悬崖之上,黄羽翔也会在空气之刃的攻击之下手忙脚乱,真气再度大耗,然后在雷冬邪的轰然一击之下被打成了一团肉泥!

    黄羽翔大喝一声,奋起余威,护身真气大张,青色的光华已是将他与南宫楚楚全部包围起来。

    空气之刃袭到!仿佛急烈的冰雹打在屋顶之上,势道重大的要将屋顶击穿。黄羽翔本就真气未复,支撑起要护住两人的真气护盾已是遏尽所能了。而那空气之刃仿佛全无止息的意思,一波波狂烈地击来。只是转眼的功夫,黄羽翔护在身前的青色光华便从原本的三尺之厚减缩到了只剩半尺!

    黄羽翔虎目之中锐光迸发,愈是到危险关头,他的头脑越是冷静,求生的意志越是强烈。

    “我可不能死!我一定要支撑下去。若是我死了,真真就要永远瘫在床上了,永远昏迷不醒了。莹儿落在魔教手里,也没有人去救她了!雷冬邪如此淫邪,若是见着了莹儿,必不会放过于她!况且,南宫家的小娘们正在自己背上,若是自己死了,她岂不是也是难逃一劫!”

    黄羽翔大吼一声,原本已近枯竭的丹田顿时升起了一股暖流,奇快无比地在全身流转一遍,只觉通体一热,足太阳膀胱经已是霍然而通。随着被封的经脉的畅通,真气顿时大涨,和着再次激发出来的潜能,奇迹般的恢复了所有的内力!

    全身一松,那凌厉的空气之刃突然止住,雷冬邪双掌已然推至!

    原本白色的光华突然转变成了黑色,仿佛九幽之下燃烧着的黑色圣火,一双杀气十足的眼神全是死幽黑暗的一片。若不是他全身还环绕着炽白的电流,黄羽翔简直要怀疑眼前之人是不是刚才见到的雷冬邪!

    但雷东邪此时的功法却给他带来十分的熟悉感,那是“九转……”,不对是“红日照天下”*!只是他所炼的功法与莹儿的有了许多不同,竟然还带着一层炽白的电流,当真是更显恐怖骇人!

    在“红日照天下”*的作用之下,雷冬邪的速度力道都远远超出了平时,轰然一击已是逼至!

    黄羽翔此时又通一脉,功力大长,心中再无惧怕之意,青色光华涌动之中,长剑已是递了出去。

    掌剑相接。不,掌剑相触还差三寸的距离,便已经双双停住了,两人势道无比巨道的力量已是相互碰撞。只是雷冬邪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竟然强行挤到了黄羽翔的势力中心。等他的身形在两人的强大力量下突然缓住停下,这两股奇大的力道顿时发出了巨大的反弹。

    这两股力道加在一起的力量,确实是两人谁都承受不住的,只见雷冬邪虽是一顿,随即又以远超适才冲出之速被抛飞出去。他的四个婢女眼急手快,已是齐齐跃起将他接住。但雷冬邪的后退之力实在太过巨大,四女加在一起的力道竟也是匹敌不住,五人缠在一起,都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齐飞而出。直退了十来丈,才重重跌成了一团。

    黄羽翔却远远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巨力袭僧下,只觉身体一松,已是被抛飞出了悬崖之外。直平飞出了二十来丈,才往下落去。

    雷冬邪虽是被跌了个七晕八素,但在强大的真气护僧下,只是喀出了一口血便已无事。反倒是四个婢女承受去了部份力道,躺倒在地,都觉百骸欲碎,便是一根手指也动弹不了。

    雷冬邪连看也未看一下四个婢女,径自走到悬崖边,看着两人早已摔落无踪的深渊,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十分的放肆,十分的嚣张!

    他回过头来,脸上突然露出邪恶的表情,低喃道:“可惜了这么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娘们!不过南宫世家百年基业,像这种美女应该不会只有这么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