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六章宿世之敌
    黄羽翔淡淡一笑,将眼光投到他的脸上。雷冬邪仿佛知道他会看自己一样,也将目光转了过去。

    两人的眼神一经碰撞,都是轻颤一下,俱从对方的眼神中感受到了对方强大的力量。

    雷冬邪一双本就明亮至极的目光变得更加的夺目,整个人突然无比地神气起来,骄傲得就像是人世间的帝王一般。他绍的灰尘、枯叶、还有些散乱的枯枝竟然全部飘浮起来,停在了半人高的地方,就像是在向他膜拜一般。强大的气势从他的身上透出,犹如惊涛一般向黄羽翔与南宫楚楚卷袭而去。

    南宫楚楚本就是武功极为高明之人,虽是被药物禁制,使不出本身的真气,但眼光见识俱是上乘之选。她昨日见过雷冬邪乍出场时的声势,已然知道这个年轻人的武功极是厉害。但见到眼下的情景,才知道他的功力之深已是全不在自己的父亲之下。此等威力莫名的强大压力,若非内力、精神修为全部已是臻于至境,是怎么也使不出来的。

    普通人只能感受到雷冬邪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的莫大破坏力,以及无从抵抗的颓废感。但南宫楚楚偏偏在精神修为上也有极深的造诣,还感受到了他释放的那种要将世间扭去,将生灵毁灭的焚世杀气,以及对自己的贪婪掠夺之意,赤裸裸地没有半分掩饰。

    娇躯轻轻起了一丝颤抖,以她如此心性修为之人,竟也为雷冬邪所释放的负面因素影响,情不自禁地起了害怕之意。即使她功力全复,若是与雷冬邪放手对敌的话,恐怕也会一招受制!

    黄羽翔将南宫楚楚轻轻拉到身上,护身真气一下子狂涌而出,将两人团团护住。他本身的战意也是大盛,一波波强大的气势也向雷冬邪直涌过去。

    他在武技修为上只是了悟了“水之道”,还没有形成自己真正的武学。但一身内力却是惊人之至,况且在钱塘遇险时,精神也得到长足的锻炼,单以此两项而言,实可列入天下顶尖之流。

    黄羽翔使出自己两项最为得意的本事,顿时在气势压过了雷冬邪一筹。而雷冬邪内力之深,当真是骇人之至,似是尚在黄羽翔之上。优弱相互抵消,竟是个不相上下的局面!

    若是黄羽翔五条被封的经脉通畅无阻,说不定便可以一举压倒对方。但雷冬邪年纪与黄羽翔差不多,想来定是有颇有奇遇,若不是如此,以他如此年纪,纵使天资再佳,恐怕也练不出如此深厚的内力。

    雷冬邪轻哼一声,一道道炽烈的白光突然从身体上爆闪出来,环绕着身体四周盘旋不止,如同天上的闪电一般,竟是发出兹兹的声音。电流过处,枯枝碎叶无不纷纷炸裂,激射出老远。

    气机感应之下,黄羽翔的护身真气也是大张。无形劲气顿时化为有形,一道青色光华将他与南宫楚楚团团圈住。

    雷冬邪踏前一步,炽白的电流顿时与黄羽翔的护身真气来了个大冲撞!

    轰然一阵巨震之中,南宫楚楚只觉黄羽翔的身体猛然向自己压了过来。情急之下,也顾不得细想,张开双臂已是将他抱住,身形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

    南宫楚楚将黄羽翔抱在怀里,只觉他的头部正好顶在自己的胸部之上,浑身顿时起了一阵躁意,随即险些儿哭了出来,暗骂自己道:眼下情势危急,自己怎还会起这种反应!

    她向黄羽翔看去,只见他正对着自己眨了一下眼睛,一时之间,自己也不知是对他没有受伤感到无比的欣喜,还是觉得被他骗了,满腔都是怒火。当下狠狠地将他推开,低骂道:“你这个人能不能正经些!”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刚才我差点儿伤到了,哪有心思与你开玩笑!”

    南宫楚楚向雷冬邪望去,只见他也倚在了庙门之上,原本微带红润的脸上一片惨白,但随着他直起身来,却是已恢复了正常,显然功力已复。她忙向黄羽翔看去,只见他也一如平常一般,心头才松了一下。

    心中暗道:我可不是关心于他。若是他死了,我便要落进魔教的手里,我只是在关心自己而已!

    黄羽翔眼中大有敬佩之意,道:“尊驾是谁?”

    “我嘛,”雷冬邪傲气一敛,邪邪地一笑,道,“我的名字叫做雷冬邪,是你身边这位小姐的未婚夫,多谢你从歹人手里将她救了出来!现在可以交给我来照顾她了!”

    南宫楚楚娇躯一颤,这个年青人虽然十分的俊美,但不知怎得,让人一见他就从心底泛起一股寒意,可又像是中了邪一般,想要再看一眼,直到每一部份都被他的无情地吞噬。她伸出右手抓住黄羽翔的衣衫,道:“他在胡说八道,你不要相信他!”

    黄羽翔哈哈大笑道:“雷兄,你也太会开玩笑了,她明明是在下的妻子,怎么竟然成了雷兄的未婚妻了!”

    雷冬邪也是一笑,道:“我岂敢与黄兄开玩笑!不若我们向南宫姑娘问个清楚。”

    黄羽翔略略一怔,道:“雷兄知道在下的贱名?”

    “哈哈哈,”雷冬邪笑得十分的放肆,道,“黄兄的大名,这几日响彻江湖,我岂有不闻之理!”

    黄羽翔突有一种处于下风的感觉,这雷冬邪对自己好像颇为了解,但自己对他却是半点认识也没有。他转身对南宫楚楚道:“南宫姑娘,你说,我们两个哪个说得才对?”

    南宫楚楚没有想到这两个男子胡说八道也就罢了,竟然将事情推到了自己头上。她抬眼看了下黄羽翔,又看一下雷冬邪,却觉两人虽是面貌大异,但眉宇间的神情却是说不出的相似,都是一副淡淡的对世情毫不关心的态度,对一切都是不在乎的神情。只是雷冬邪带着十足的邪气,而黄羽翔却是懒洋洋的。

    “你们两个都在胡说!我与你们两个半点关系也没有!”南宫楚楚咆哮起来,对着这两个男人,她平时的机敏沉着不知道都跑到哪里去了。

    “好大的脾气!黄兄,这样的女人你还想要吗?”雷冬邪突然露齿一笑,道,“不若我们两个来猜拳,谁赢了她就归谁,好不好?”

    虽然雷冬邪的话让南宫楚楚愤怒不已,但乍见他的笑容,心中却不知怎得一突,刚到嘴边的怒斥之言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

    “好啊!”黄羽翔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道,“只是此地只有你我两人,南宫姑娘又是奖励品,却是少了个公证人!若是雷兄输了之后反悔的话,在下岂不是投诉无门!”

    “这样啊?”雷冬邪略一皱眉,道,“那我去寻几个公证人吧!”他双手一拍,白影一闪,四个白衣女子已是站在了他的身后。

    “雷兄,这几位好像是你的婢女吧,恐怕难免会偏袒雷兄!”黄羽翔摊摊手,故作无奈地道。

    “那就没有办法了,只剩下动强的一途了!”雷冬邪盯着黄羽翔看了一会,道,“黄兄,虽然我不想这么快就与你为敌,但好像你我一战,总是无可避免!”

    “也许上天安排我们是天生的宿敌也说不定啊!”黄羽翔的眸子中开始燃烧起熊熊的战意,道,“能与雷兄一战,正是在下所渴望的!”

    雷冬邪远比他遇到的同辈对手要高得多,但他整个人又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团,让人完全捉摸不透。通过刚才互拼一记,黄羽翔隐隐觉得对方的实力完全不在单钰莹这个女魔头之下。

    感受到眼前这两个男人释放的强烈战意,南宫楚楚虽是久经沙场,但仍是为这股强烈欲求一战的渴望所惊。

    “雷兄,”黄羽翔突然威势一敛,道,“若是我与你动起手来,你的手下趁机掳走南宫姑娘的话,那我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雷冬邪的战意却是有升无减,道:“那黄兄又待如何?”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雷兄,庙门外好像埋伏了好些人吧!”

    雷冬邪一怔,明亮的双眸中突然杀机隐现,道:“原来什么都瞒不过黄兄!”他高声叫道,“你们都出来吧!”

    又有七个人走进了庙内,从他们的落步之中,便可以看出,这七个人的武功绝对不低,完全可以抵敌丁平之流!

    黄羽翔的瞳孔猛地一阵收缩,道:“原来雷兄是魔教的门下!”他已然看到,这刚进庙门的七人,白乘风赫然也在其中。

    “魔教吗?”雷冬邪的脸上现出一个奇异的表情,道,“我可不是魔教的人……或许可以对黄兄坦白一下,我是圣门弟子!”

    “圣门?”黄羽翔知道魔教门徒称自己的教派为“圣教”,如此想来,雷冬邪所言的“圣门”当是魔门了!可是,魔教与魔门难道不是一回事吗?虽说他否认自己是魔教之徒,但白乘风竟然混在其中,当可知魔门与魔教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且,白乘风竟然会听从雷冬邪的指挥,他的身份在魔教定然极高!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看来魔教对南宫姑娘志在必得啊?竟然出动了这么大的阵仗!”

    他想到张梦心所说,魔教千年基业,能人辈出,果然非是夸大之辞!就看魔教又能排出七个白乘风级别的高手,其势力只能以深不可测来形容了。想到自己说过要倾覆魔教,照这么看来的,当真是无异是虎口拔牙。

    雷冬邪笑道:“黄兄,你也知道,若是让南宫小姐跑到清荷剑派与李剑英那小子成亲的话,对圣门来说,虽是不足形成威胁,但却大大扫了面子。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敢与圣门做对的,无论是谁,都只有一死而已!”他的眼里散发着狂热的杀机,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仿佛极度嗜血一般。

    他眼光转到南宫楚楚的身上,毫不掩饰目中的侵略占有之意,道:“况且,南宫小姐长得又是如此的漂亮,岂能平白便宜了李剑英那小子!”

    南宫楚楚虽是被他赤裸裸的眼神盯着,但心中却起不了愤怒之意,只觉娇躯一阵发烫,浑身软绵绵地使不出力来。

    黄羽翔迅速退后两步,双手一抄,在南宫楚楚的一声惊呼声中,已是将她背在了自己身上。他轻轻说道:“南宫姑娘,对方实力强大,硬拼的话绝无幸理!我们要脱围而走了,得罪之处,你可莫要见怪!”

    南宫楚楚被他负在身上,闻着他身上强烈的男子气息,险些儿就要昏倒过去。迷迷糊糊听到他的说话,就仿佛在站在云端一边,根本听不真切。

    雷冬邪看了黄羽翔一眼,道:“黄兄,看来你非要拼个鱼死网破了?”

    黄羽翔哈哈一笑,道:“雷兄,在下最是不惯束手就擒,怎都要拼上一把!”他将腰带解下,将南宫楚楚牢牢地系在身上,沉声道,“抓住我,千万莫要放手!待会我可顾不了你了!”

    南宫楚楚此时也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但一双纤手却是从黄羽翔的肩下伸出,牢牢地抱紧于他!

    黄羽翔豪兴大发,朗声道:“雷兄,动手吧!”

    黄羽翔做出这番动作之时,白乘风七人也各自散开,在庙内各处守戒起来。黄羽翔若是想突围出去,非得经过他们的把守之处。就算黄羽翔如今功力已在白乘风之上,但要击败于他,却非得百招开外。对方只需缠住他一下,那己方高手当可齐围而上,就算两人合力,也能将黄羽翔轻易打败。何况黄羽翔如今负着一人,身形定不如以往灵便。

    黄羽翔抽剑在手,指天而立。一股惊天动地的强大力量顿时狂涌而出,仿佛天上地下,就只剩下他一个绝对的存在,其他所有的一切,只是为了见证他的强大而存在的附庸而已!青色的光华从剑僧上一圈一圈激荡开来,仿佛水波一般向四面八方涌去。

    他与丁平的最后一战,在司徒真真重伤几死的刺激之下,突悟了攻击极至,纯以本身浩大的潜力激荡起毁天灭地的力量,不但力量上足以与丁平的“自然之道”力拼,更是将他的力道吞噬蚕食,威力实是莫不抵挡。

    但释放这一招需要太大的力量。那一战过后,他十二正经中竟然有六条被封,已是无力再施出这一式来。直到在梅府与任雨情进行高层次的双修,终于冲开了被封闭的一条经脉,顿时功力大进,已勉强可以发动这一记攻击,只是蓄力的时间太过久长,若真个用这一式与敌人对敌,恐怕没等蓄势完成,便已经被人一剑穿胸了。

    但在苏州府的客栈之中,又与任雨情二次双修,虽是功力没有长进,但却激起了天地感应,天雷交击。他被闪电劈中,“抱朴长生”真气曾经炼化了一些闪电之能,虽是数量不多,但对人体而言,却也是一股极为极大的力量,因此,他的“抱朴长生”真气质地又有些变化,具备了闪电的“速”。真气的运行,已是比平时要快上几分。

    而在这七八天里,他每天打坐冥想,因是没有与几女纠缠,将心神全投入到了武学之中。终将他那一式与“水之道”结合在了一起,揉以闪电的“速”,不但蓄势大为加快,更是如水波一般无所不达,无所不侵!虽然他此时的内力还比不上当时与丁平最后一击之时,但却也是非同小可了。

    白乘风等人都为黄羽翔强大的气势所慑,俱都凝神静气,不敢抢先出手。他们几个虽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但却远远没有达至“自然之道”的境界,怎能与黄羽翔这终级一式匹敌!

    雷冬邪却是暗骂一声“笨蛋”,若是让黄羽翔蓄势完成,岂不是更加不可阻挡。当下全身白光剧闪,已是如电一般窜向黄羽翔。

    白乘风七人这才恍悟过来,齐齐向黄羽翔卷去。一时之间,狂暴的内力顿时从四面八方向黄羽翔压挤过去。

    若是换了张华庭在此,以他的无上修为,恐怕也难以硬捍如此众多高手的轰然一击,除非他也发动终极技“自然之道”,借天地之力方能强敌如此浩大的力量。黄羽翔功力远远及不上张华庭,自然也不会傻到要与八个当世高手硬拼的程度。他的目的,只是要让这八个人乱了阵脚而已。

    雷冬邪冲出一半,黄羽翔已是蓄力完成,只听他轻哼一声,道:“吞噬之剑!”长剑已然劈下,直击在身下地面之上。

    长剑击地,狂暴的力道顿时直泻而出,直涌入地下。一瞬间的平静过后,整个地面如同一张地毯被人上下抖动了一番,内力过处,仿佛水波一般动荡起来,地皮被掀起了半丈来高,以黄羽翔为中心,突然向四面扩散出去。

    白乘风等七人猝不及防,身在半空,避无可避,只能与突起的地皮硬拼一击。好在黄羽翔的功力已是分散,这几人功力又都是极为高明,倒俱是没有伤着,但身形已是被阻了下来,浑身上下满是灰尘土屑,当真是狼狈之极!

    雷冬邪浑身都激荡着炽白如电流的光华,虽见地皮卷来,却仍是冲了过去。“噗”地一声闷响,他身形略滞,但随即身上的白光大盛,所有袭身的泥土砖块莫不一一被电流的炸成了粉碎,化为一团碎屑散落于地。

    他右手扬起,猛然劈了出去,顿见一道炽白的光华向黄羽翔直冲过去。谁知那团光华竟是打了个空,黄羽翔已然不在原地,所有的力道完全打在了庙墙之上。

    雷冬邪早在进入庙门之时,便已经用气机将黄羽翔锁定,便是闭上双目,也犹如目睹一般,黄羽翔便是血管的每一次脉动,也逃不出的他的感应。谁知黄羽翔藉着发动最后一击,竟是利用了地脉之气,将他的气机给封死,成功地脱出了他的内视,已是去得无影无踪。

    雷冬邪一掌劈开,身形却是一刻未停,已然纵身而上,从庙顶破开的大洞窜出。人在半空,已然隐隐看到黄羽翔的身影。他脚下轻轻一点,人已经折飞出去。

    心道:这下子荒山野岭,你在我的气机锁定之下,看你又能往哪里躲!

    刚才以他们八人合围之势,想来除了以张华庭这等宗师级的人物,又有何人能够脱围而去。但黄羽翔偏偏利用一记霸道绝伦的攻击硬是从八人的包围中成功脱身,以他当时身陷绝境,兀自能有如此算计,当真是极为恐怖,若不早将他除去,日后极可能成为自己最大的对手!

    他的身形才窜出山神庙,那座庙宇却早承受不住这巨大的破坏之力,顿时瓦解倒塌下来。白乘风等七人急纵而出,略一辨别方向,都尾随雷冬邪疾追而去。

    黄羽翔虽是借“吞噬之剑”之助,成功脱围而出,但体内的真气却是折耗甚大,从眯蹿出之后,竟连呼吸也有些紊乱。几个纵跃过后,才算稳住了急跳的心脉。他此时任督两道主脉已通,真气滋生当真是如同泉涌,虽仍是急速奔行,但内力反而在慢慢滋长。一路奔行了几有一柱香的时间,内力已然恢复了大半。

    他已然感到雷冬邪正在身后追击,不禁暗骂一声“阴魂不散”,但此时内力将复,已有一战之力,也不甚惧怕。他的轻功虽在雷冬邪之上,但背着南宫楚楚,身法略减,与雷冬邪倒是保持了一个不前不后的局面。

    又是一阵奔行,黄羽翔隐隐已是恢复了七成的功力,但急飞而纵的身影却是戛然而止,两条浓眉顿时时挤成了一团。

    南宫楚楚被他负在身上,虽是被他的男性气息所折,但毕竟是南宫世家的大小姐,很快便稳下了心神。刚才黄羽翔急速飞驰,速度之快,真是让她暗暗乍舌。她内力未复,于奔行之中开不了口,见黄羽翔停下,不禁问道:“摆脱他们了吗?”

    黄羽翔颓然摇了下头。南宫楚楚支起头一看,一张俏脸顿时变得苍白,失声道:“怎得竟是一处悬崖!”

    ps:有些读者跑到小白那去,说是小白的书有抄袭偶的现象,呜,小白来向我投诉了。对了,小白就是那个写《浪子。江湖》的白沉香。他的书登陆起点的时间比我还早了一天,所以没有抄袭一说。

    其实小白写的书前期是古龙味十足,到后期的话,据他说换了个风格,不过与我的小说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更不可能有抄袭雷同的现像。

    小白的书其实写得很好,大家可以去看一看,在起点、爬爬、翠微上都有。有一点比较可惜,这家伙太懒了,到现在还只写了十五万字左右。不过一直在更新,没有变成太监的迹像。

    再说一下淡月。一开始的时候,想安排淡月暗恋秦连的,所以让她对主角不感冒。后来的话,因为有一次打星际打得心情不爽,就让她开始变坏了……

    淡月此时的所作所为,已是超脱了为爱情而疯狂的范畴。其实她的心中是有恨的,她恨自己的父母将自己卖身为奴,虽然张梦心待她如姐妹,可她心中有自卑,这在她爱上郑雪涛之后变得更加强烈。她心中嫉妒,可所爱的人却是爱着她最嫉妒的人,心中的扭曲,实也到了一种奇怪的地步。

    要想让淡月爱上主角,让她回到张梦心诸女的身边,真个是太难了。黄羽翔是个浪子,不是佛祖上帝,他只会泡妞,只会爱人,要感化人的话,恐怕不太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