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南宫之劫
    湖北多山,入了巴东,已是进了巫山之境。穿过巫山,便是到了川中。

    巫山之中,正有一个旅队从川中出发,往巴东而去。一行十数量马车,在山中蜿蜓而行,每一辆马车之上,都插着“川天”的旗号。顺着次序数下来第三辆马车之上,正坐着一个丫环打扮的绿衣女子。

    她年约二十出头,身材甚是修长,俏脸儿当真是美丽异常,一双妙目湛湛有神,顾盼之际,足能让人神魂颠倒。

    赶车的车夫道:“小绿姑娘,到了巴山,我们车队便算到地头了,不能再送姑娘你们了!唉,真是好生舍不得得!格老子的,车行的老板干嘛有这个规矩,竟然只准车队在川内行走!否则的话,我张老七定然要将姑娘你们送到温州府!”

    小绿姑娘轻轻一笑,道:“张大哥,可真要谢谢你们一路上的照顾,打退了几批强人!”

    张老七道马鞭虚打,道:“小绿姑娘,咱们‘川天’车行在川中可是赫赫有名的,这帮不长眼的家伙竟敢惹到太岁头上,格老子的,不将这帮龟孙子的蛋黄都打出来,张老七就真是不用混了!”

    小绿姑娘听他说得粗鲁,不禁眉头一皱,正要说话,却觉身后的车帘已是掀了起来,一个官家小姐打扮的女子探出了头来,道:“小绿,你进来一下!”

    那小姐看来比小绿姑娘大了约摸一两岁,露在外面的皮肤雪白晶莹,煞是好看,脸蛋儿却要比小绿姑娘逊了几分,但一身打扮甚是华丽,足够将这个缺点弥补过去。

    小绿姑娘一钻进了车内,那小姐便小声说道:“小姐,你一直在外面坐着,吹风受冷的,却让婢子在车里坐着,小婢实在是心中不安!”

    弄了半天,原来她只是个丫环而已。

    “小姐!”小绿姑娘先是高声叫了一声,随便低声道,“我告诉你多少次了,出了南宫家,你就是小姐!你就是南宫楚楚,而我就是小绿!”

    “小姐,为什么?咱们派出了七批人马,每队都有一个和小姐长得差不多的人,别人早就被弄得迷糊了!我们又何必要再乔装呢?”

    “小绿,”原先的那个小绿姑娘便是南宫楚楚了,道,“虽说如此,但我族与清荷剑派联姻,必然是许多势力不容见得的事情,必然会想尽办法破坏!爹爹安排这疑兵之计,原就是要分散敌人注意。咱们这一行,族中已出了许多高手在暗中护着。让你假扮于我,原就是不想多事,让那些有歹念之人以为误中副车!”

    “可是小姐,你莫要老是在外面坐着……小婢心中不安!”真正的小绿姑娘道,“小姐,你还是到车里坐着吧!”

    南宫楚楚略一犹豫,但看到小绿姑娘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不禁笑道:“好好,我答应你便是了!”

    两女坐到一起,小绿姑娘突然道:“小姐,你真得要嫁给那李剑英吗?你又从来没有见过他,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嫁给他!”

    “什么随随便便?”南宫楚楚失笑道,“那可是有媒妁之言,清荷剑派李慕然亲自上门送来聘礼的婚约啊!爹爹说,李剑英虽是庶子,但极受李慕然之宠,日后继承清荷剑派掌门之位的,十有八九便是此人,于我族日后的发展大为有利!”

    “可是李剑英若是长得丑丑的,脾气又坏的话,那小姐嫁给他,岂不是要终生受苦了!”小绿姑娘嘟着嘴道。她的樱唇甚是红润,让人见了恨不得在上面狠狠吻上一记。

    “李慕然我是见过的,五官端正,气宇不凡,想来他生出的儿子也应该不会差到哪去!”南宫楚楚的脸上突然现出一丝迷茫之色,道,“便是他长得奇丑无比,为了我族大业,我南宫楚楚便是终日垂泪又有何妨!”

    “小姐——”小绿姑娘见这个一向性格刚毅的主子竟会说出这番话来,不禁有些怔然。

    “好了,小绿,你莫要再劝我了,反正这桩婚事已成定局。若是现在毁婚的话,我以后定也嫁不出去了!反正清荷剑派的二公子也算不错的了,多少名门闺秀想攀都攀不上,我也应该知足了!”南宫楚楚恢复一贯的冷静。

    听她这么一说,小绿姑娘不但没有宽慰之意,反倒觉得心中更加难受,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正值此时,却听车老大高声道:“大伙儿下来吃饭吧!等吃过了饭,再休息一阵,咱们便再赶路,约摸再过一个时辰,我们就可以到地头了!”

    “小姐,下去吃饭了!”南宫楚楚高声道,对着小绿姑娘瞪了瞪眼睛,想道这个小丫头总是畏畏怯怯的,每次都要自己提醒!

    队中旅客约有三十多人,再加上车把式,共有五十来号人,一起围在树阴底下。有几人已是生起了火来,取出了腊肉野味烘烧起来,不一刻,诱人的香气便飘荡开来。

    “嗯,好香!”小绿姑娘对着南宫楚楚道,“小绿,今天这菜好像特别香啊!”

    南宫楚楚嗅了一下,道,“哪有,定是小姐你在车里呆了一整天,所以见着了什么都觉得比平时好!”

    小绿姑娘也是笑笑,没有再说话。过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饭菜便已经烧好,众人纷纷上前取食。

    南宫楚楚将食物放到小绿姑娘的手中,道:“小姐,请用!”

    小绿姑娘虽然一直都是紧张万分,但一看到食物,却是立刻双眼放光,也不与南宫楚楚客气,拿起便吃,三两下的功夫,一只腊鸡腿已是进了她的肚子。

    南宫楚楚心中暗笑,知道这个小婢天生爱吃,只要看到食物的时候,就会忘了所有其他的东西。

    众人吃得都是极快,没过一阵功夫,所有的食物已是一扫而光了。

    小绿姑娘第一个吃完,咂咂嘴巴,道:“咦,这么快就吃完了,我还没有吃过瘾呢!”

    南宫楚楚虽是假冒婢女,但吃相却是大家闺秀的样子,细嚼慢咽的,手中的食物只吃了三分之一。当下将手前伸,道,“小姐,我这里还有一些,你拿过去吃吧!”

    “这怎么好呢?”小绿姑娘虽是嘴中推辞,但纤手已经抓住了一只腊鸡翅,看她的意思,只怕是兵刃加身,也是不忍弃之。

    “呔!此树是我开,此路是我栽,欲想从此过,银票、银两、金银首饰、美貌大姑娘本大爷全要了!”随着一声极其古怪的哟喝声,二十几个黑衣打扮的汉子突然将南宫楚楚他们包围了起来。

    “各位大爷,请问你们是何方神圣?我们是‘川天’车行的,我们车行行主是‘川中神龙’陆百守陆老爷子,各位莫不是有什么误会?”车老大见有人*,也不顾吃得正饱,正想小睡片刻。

    “陆百守?陆百守是什么东西,没听说过!你他妈的没听见本大爷说什么吗?银票、银两、金银首饰、美貌大姑娘,快快拿出来,本大爷急着要回去,没空跟你们罗嗦!”说话的家伙是个年约四十左右的瘦矮家伙,脸蛋微黑,五官的位置极不协调。

    车老大见他敢辱骂他们车行的行主,不禁脸色有些铁青,随即又道:“你们可知道咱们车行护送的是谁吗?他可是我们川中赶到温州府就任知府大人的李正阳李大人,你们难道不怕王法,连官家也敢冒犯吗?”像他们这一行与做赶镖的一样,吃得是四方饭,能不结仇便不欲惹下麻烦。

    “哈哈哈……”那黑瘦汉子怪笑道,“王法?咱们干得这勾当还怕犯王法吗?”

    车老大见屡说无效,也不禁脸色一板,道:“兄弟们,抄家伙,打死这帮龟儿子!”

    车行的那些大汉早就听得怒火急升,有几个家伙更是喝了些酒,酒兴正大发,听到车老大之言,已是挺了大刀向那帮黑衣人劈去。

    才奔到那帮人身前,却见有两个黑衣汉子突地撒出一团红雾,将几个冲过来的汉子齐齐包住。待到烟雾散去,那车行的几个汉子已是摔倒在地,脸色艳红,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

    车老大心头一震,道:“你们不是什么劫匪,你们是‘三仙教’的人!”

    “哈哈哈,你小子倒也有几分见识!”那瘦矮汉子道,“不错,我们是‘三仙教’的。本大爷正是‘三仙教’的护法,‘勾魂夺命’孙伯当。”

    三仙教是川中、云南一带的大教,以用毒出名,手段阴狠,一般江湖人绝不愿与他们结仇。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更何况是毒药了!这“勾魂夺命”孙伯当更是三仙教的杀人魔王,死在他手底下武林人物,少说也已经上百了。

    车老大脸色大变,道:“孙大爷,我们‘川天’车行与你们‘三仙教’无怨无仇,贵教为何要与本行为难?”

    孙伯当哈哈一笑,道:“老子高兴!哈哈,我想,你们护送得也不是什么李知府李大人吧!”他转头对小绿姑娘看了一眼,眼中突地流露出*的神情,道,“是不是,南宫大小姐?”

    小绿姑娘被他的目光一扫,只觉得浑身一阵难受,仿佛千百只老鼠在身上爬过,端得难受,连手上鸡翅也吃不下去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才是那个小姐,当下强忍恶心,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爹爹可是朝廷命官,你们这帮贼人,定然要让爹爹擒下你们,将你们绳之于法!”

    南宫楚楚的那帮人中突地站起了一个五旬左右的老者,一副儒士打扮,颇有清雅之气,向孙伯当道:“大胆贼人,见着本官当面,竟敢如此放肆!”

    “哈哈哈,”孙伯当又笑了起来,道,“毛百鸣,你道本大爷不认得你吗?‘巧手妙儒’之名,本大爷可是久仰了!”

    南宫楚楚知道自己一行人的行踪已被实破,左右手各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行踪已败,灭杀!

    南宫世家不愧是四大世家中实力最强的一派,光从他们的办事效率便可见一二了。南宫楚楚手势才一打出,三十几人已是齐齐而动,各抽兵刃向“三仙教”那帮人攻去。

    论功夫,南宫世家的人显然比“三仙教”的强上了许多,而且人数又多,若不是岂惮三仙教使毒的本领,三两下的功夫,便可以将他们全部灭杀了。饶是如此,也已经有七八个三仙教徒被砍翻在地了。

    南宫楚楚心中大定,不禁又有几分奇怪,凭他们二十来人的本事,还敢来袭击自己诸人?

    “妈的,怎么这么慢啊!”孙伯当的功夫倒也不含糊,与毛百鸣拆了数十招,也不落下风,只是见到已有三分之一的教众躺到了地上,不禁大怒骂了起来。突地撒出一道红雾,人已经急跃出去。

    他大声叫道:“雷少爷,雷少爷,你在哪里啊?点子扎手的很!”

    南宫楚楚眉头一皱,想道:难道他们还有伏兵?雷少爷?江湖上什么时候出了一个姓雷的少年高手,难道是关西雷家堡的雷破天?可是雷家世代为白道中人,又与自己家族交好,怎可能偷袭自己一行呢?

    “哈哈哈,”一道奇异的笑声传来,“你们‘三仙教’的药不是很灵的吗?难道没有下给他们吗?”

    这个声音极富有奇异的魅力,让人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想看看他的人长得是什么样子。

    话声落地,一道人影如闪电一般纵飞到了战成一团的众人中,身形落地,浑身便散发出一道炽白无比的光芒,向四周推去,真个如电一般,所触之人,莫不浑身一阵抖动,颓然倒地。

    他的攻击不分敌我,南宫世家与三仙教都有好些人被他击倒。南宫世家的人武功较高,躲开得也多,倒在地上的十一个人中,三仙教的倒是有七个。

    他一出场的声势就极其惊人,众人都不由自主地罢手回到自己的阵营之中。

    孙伯当眼中虽是闪过一道怒色,但脸上却是丝毫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恭恭敬敬地道:“雷少爷,药已经下了,只是可能混在火中烧烤,毒发的时间比平时要慢了一些!”

    雷少爷突然微笑一下,露出了雪白的牙齿,道:“你们三仙教的本事,我还是信得过的。”他转过身体,正对着南宫楚楚与小绿姑娘。

    他约摸二十三四的样子,长得极是英俊,脸上挂着邪气的笑容,乍看起来,非但没有减损他的俊相,反倒有一种奇异的魅力,吸引着异性如飞蛾扑火一般向他投去。

    南宫楚楚虽是心智极坚,但一见此人,也不禁有些心簇动摇,忙提醒自己道这个人极有可能是魔教妖人,自己怎可以为他所动!但随即他们两个的对话便浮上心头:毒?他们在饭菜中下毒了?

    小绿姑娘却是目中异彩连闪,轻声道:“他长得真是英俊……”

    “南宫姑娘,”雷少爷向小绿轻轻一揖,道,“在下雷冬邪,素来仰慕姑娘才貌双绝,特地请姑娘到我圣教与在下结为秦晋之好!”

    虽已是兵戎相见,但众人听到他的话,还是都愣了一下,心道此人怎么竟是如此大胆!若是单钰莹等几女在此地的话,必然会想到,这家伙脸皮之厚,与黄羽翔绝对可以一拼高下。

    小绿姑娘被他奇异的魅力所吸引,听他一说,几乎忍不住想要一口答应下来。她心知不对,忙在脑海里拼命想起了菜谱,想到第六十七道四川名菜后,终成功地恢复了神智,道:“你这个人懂不懂礼义廉耻,怎得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雷冬邪见她刚才还神智渐迷的样子,想不到转瞬之间就能恢复正常,心中暗赞一声果然不愧是南宫世家的大小姐!他轻轻一笑道:“姑娘虽是不愿,但在下对姑娘的爱慕实已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实在没有办法,只好顾不得姑娘的意愿,先请姑娘到圣教一行了!”

    南宫楚楚的心神却全在一个“毒”字上,真气才提,顿觉有一股懒洋洋的感觉,竟是难以聚起。她一下这真是惊得非同小可,正要提醒众人时,却听“朴朴朴”已是有六七个人倒在了地上。

    “卑鄙!”南宫楚楚低骂一声,却仍是被雷冬邪听到了。他俊朗的面容上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道:“哪里,姑娘谬赞了!”他轻轻拍了下手,顿时从林中又跑出四个白衣女子,每一个都不过二十来岁,美貌异常,四人齐齐跪在雷冬邪身前,道:“少主!”

    雷冬邪拉起身边的一个女子,毫无顾虑地将她搂在怀中,双手在她的身上抚摸起来。过不片刻,那女子便发出了低低的娇哼声,而南宫楚楚这边又倒下了十几个人,剩下能够站着的,都是功力最为深厚之人,强自撑着而已。“川天”车行的人却已经全部倒地了。

    小绿姑娘早就不济倒地,南宫楚楚略一思考,也装作的功力全失,软倒在地。片刻过后,南宫世家的所有高手全都趴伏在了地上。

    雷冬邪搂着怀中女子走到小绿身前,将怀中的女子松开,一把将小绿拉起,轻轻一笑,道:“南宫小姐,三天以后,我们就举行婚礼!”将她向后一送,交到了紧跟上来的四女手中,道,“带她先走!”

    四女一躬身,道:“是,少主!”白衣飘飘,转眼已是行得老远。

    雷冬邪看了南宫楚楚一眼,略一犹豫,又道:“孙老,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告辞了!”

    孙伯当忙道:“雷少爷,您慢走!”

    雷冬邪身上又是白光剧闪,身形纵处,已是去得无影无踪。

    孙伯当松了口气,又神气了起来,道:“赵老四,你还不起来!”

    “川天”车行倒卧的众人中突然爬起了一人,正是适才负责做饭之人,笑嘻嘻向孙伯当走去。这下子众人中毒的迷底虽然解开,但南宫、“川天”车行的人只能恨得怒瞪双目而已。

    孙伯当又道:“除了这个小娘们,将其他人全部杀了!”

    三仙教剩下约摸还有十个人左右,闻言各自提着手中的兵刃向南宫世家的人走去。突然之间,绿影闪过,南宫楚楚猛地跃起,手中长剑闪过七八个剑花,刺到走过来的几人身上。赵老四正是首当其冲,哼都没哼一下便死得干干净净。

    她凝神静气,就是等待给敌人致命一击,可惜她此刻功力不足平时一半,长剑递出,虽是刺死了七人,但却仍是留下了五人,还有一个功力远胜侪辈的孙伯当。

    南宫楚楚颓然一叹,回剑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她知道自己若是留在这帮人手中,定会清白难保,受尽凌辱。她性子刚毅,宁死也不愿受辱。

    剑到颈间,却觉剑身一震,长剑已被荡了开来,接着身上一麻,已被人制住了大穴,动弹不得。孙伯当猥琐的声音在耳边狎笑道:“小美人,本大爷还没有爽够之前,可不会让你死掉的,哈哈哈!”

    南宫楚楚重穴被制,内力又被药物压住,当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她性子虽是刚强,但此刻清白将失,也不由得清泪直涌,直欲吐血出来。

    三仙教的人下手极快,转眼之间,除了南宫楚楚之外,遍地已无半个活口,空气中顿时弥散着血腥之气。

    孙伯当眉头一皱,道:“妈的个王八糕了,这里的气味这么难闻,叫本大爷怎么快活!还是换个地方吧!”说着,便要向地上去抓南宫楚楚。

    “各位想到哪去快活啊?”一个惫懒的声音突然传来。在孙伯当几人的惊异之中,一个身着蓝衣的年青人已是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不是黄羽翔又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