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玉凤追风
    黄羽翔又追出了两三里,终于颓然而止,惜花婆婆此时的身法之速绝对可当得起天下第一人之称。

    他原本就打得十分的窝火,如今最爱的女人却被人掳去,不真是又恼又恨,手中长剑猛地挥舞了几下,数道青色剑气顿时打向路旁的树林之中。剑气虽及,苍天巨树无不纷纷断折,直劈折了几十株大树,剑气才消。

    而黄羽翔随着这几股剑气的打出,人也冷静了下来。

    “莹儿她师父会把她带到哪去呢?是魔教还是她爹爹那里?我现在该去哪呢?难道就不顾莹儿,还去长白吗?不行,若是她爹爹逼迫她嫁给梅展扬的话,莹儿必定不愿,以她的性子,若是没办法逃脱的话,必会徇情!”

    黄羽翔踱来踱去,又想道:“还是先去救莹儿吧!真真尚有三个月的时间能拖,可莹儿却是一天也拖不了!”

    “哎呀,不好!”黄羽翔拍了下大腿,道,“若是莹儿被带回自己家中,我还能寻得到她。可若是被带回魔教的话,我又该到何处去找她呢?”

    转念又想:“若是莹儿被带回了魔教,应该不会被逼着嫁人,惜花婆婆又是莹儿的师父,也不会太难为了她!我还是先去金华吧!”

    他虽然如此宽慰自己,但想到魔教行事不按常理,毫无脉理可循。单钰莹若是落到了他们手中,还止不定会出什么事呢!况且,单钰莹还杀了好多魔教子弟,若是遭到魔教上下的群起而攻,惜花婆婆一人又如何护得了她呢!

    一念至此,不禁心急如焚,想道:还是先去金华看一下,希望莹儿只是被带回了自己家中!

    他转身便要回去牵马,心中却泛起一种正被人窥视的感觉。转头望去,扬声道:“不知是哪位在此,容黄羽翔拜见!”

    “哈哈哈,黄兄,可还记得小弟吗?”一个清朗的笑声传来,一条矫捷的身形已是窜了出来。

    黄羽翔大喜,忙冲上前将此人抱住,道:“浪兄,见到你太好了!你可知道你师父已经将莹儿带走了!”

    “什么?”浪风颓然一叹,道,“唉,我还是晚到了一步。昨天师父便已经到了苏州,说要将师妹带回去,被我好说歹说劝住了。本想通知你们快些离开此地的,谁料却被人缠住了,怎也脱不了身!想不到今天一早,便没了师父的踪迹,我从本教的情报里知道你们要从这里离开,所以立刻赶了过来!可惜,还是迟了一步!”

    黄羽翔忙问道:“浪兄,你可知道你师父会带莹儿去哪里?”

    “应该是到本教的总坛!”浪风想了想,道,“师妹已经练成了‘红日照天下’的最高境界‘死寂天下’,依着教规,已有了就任教主的资格!”

    “什么?”黄羽翔虽是心忧单钰莹,此时却不由得泛起了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若是让莹儿当上了魔教教主,那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女魔头统帅着一群大魔头,想想都让人头痛!

    “黄兄,你若是想救回师妹的话,恐怕要到敝教一行了!只是敝教上下都将黄兄当作大敌,恐怕此行大大地凶险!”浪风突然摇头而叹。

    黄羽翔一捏拳,道:“纵是刀山剑林,为了莹儿,我也要闯闯!只是……”

    “哦,黄兄又为何事烦恼?”浪风见他突然收口不说,便问道。

    “只是我还要去寻千年血蛤蟆!”黄羽翔便将司徒真真身负重伤,非得“千年血蛤蟆”才能施救不可之事向他一一道来。

    浪风听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黄兄,这你便放心吧!本教总部所在的西昆仑,正好盛产血蛤蟆,比之长白,恐怕要多出甚多!等事情有了了结,我便陪你去捉那‘千年血蛤蟆’如何?”

    黄羽翔大喜,本来还担心南辕北辙,去了魔教总部便不能兼顾长白之行,想不到两次的行程可以合二为一,当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好、好,浪兄,我们这便起程吧!”黄羽翔道,“对了,我们先回去取了马匹再说!”

    黄羽翔正待动身,突然道:“咦,此地怎得还有一人?”他如今灵感之能,已远在浪风之上。

    浪风心念一动,突然露出一副奇怪的表情,轻声道:“难道又是那个女人不成?”

    他说得甚轻,但黄羽翔的耳力是如何得敏锐,已是听得清清楚楚,问道:“浪兄,不知是哪位红粉知己啊?”他现在有浪风之助,对救出单钰莹之事极有信心,况且听浪风所言,惜花婆婆带单钰莹回去,八九是为了魔教教主之位,单钰莹的安危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心情已不若当初的惶急,忍不住打起了浪风的趣来。

    浪风平和的脸上难得露出一丝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只知道她叫梅若雪,从昨天见到我就说要报仇什么的,却又没有动了杀意,只是摆摆样子!我行走江湖,向来少与人争,岂会惹下仇家,当真是奇怪!”

    黄羽翔一愣,忍不住一阵好笑,突然扬声道:“梅姑娘,且出来一叙!”

    话声落地,便见一个身着雪白长裙的女子施施然走了过来,停在两人面前,对着黄羽翔冷冷地白了一眼,道:“你在这里做什么?表妹呢?”

    提到单钰莹,黄羽翔不禁一阵黯然,半好天才道:“她被她师父带回魔教了!”

    梅若雪一怔,想不到自己的表妹竟也是魔教中人。只是单定坤明明是朝廷大员,他的唯一的女儿怎么会成了魔教之徒呢?她冷冷地道:“我跟你说过千万不能负了表妹,可昨天才说,你今天便让表妹给掳走了!”她看到周围的树林有些树都断折了,还道是打斗的结果,所以会有如此一说。

    “我一定会救莹儿出来的!”黄羽翔斩钉截铁地说道,眉宇之间一片坚定。

    梅若雪虽是不屑,但却也没再说话,回过头来瞥了浪风一眼,立即又收回了目光,装作看一边的风景。但过不片刻,眼光又瞥了过来。

    浪风实在是忍受不住,道:“梅姑娘,你从昨天起一直跟着在下,究竟是为了何事?你口口声声说要报仇,可是在下记得好像没有伤了姓梅的什么人吧!”

    梅若雪大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难道你忘了昨天闯进梅家捣乱吗!”

    浪风一怔,他原本就是孤身闯江湖的人,兴之所致,便到处游历,对江湖之事,却是没有多大了解。昨天闯进梅家,原是受了教中之人的安排,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闯进了谁的家中。他性子随意,全不将身外之物放在眼里,自不会将昨天破了梅家大厅一个大洞当作一回事,哪会想到眼前这个娇滴滴的美貌女子正是为此寻仇上门。

    他虽是钟情单钰莹,但对女子的心思却是怎也捉摸不定,实在搞不懂为何这个女子会为了这点小仇就离家一直追着自己。他生性平和,当下便揖了一下,道:“梅姑娘,在下昨天多有得罪,不若我陪你些银两,此事就此作罢可好!”

    梅若雪冷哼道:“我梅家的声誉可是你的银两所能挽回!你一定要跟我回梅家,当面向我爹爹谢罪!”若是梅望春在此,一定会激动得老怀大畅,一向生性冷淡,对梅家从不挂怀的女儿竟会有如此孝心,当真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了!

    黄羽翔对女子的心思远较浪风清楚,若是没有单钰莹这档子事,必会想办法成全两人。只是他现在急着要寻单钰莹,便不欲节外生枝,道:“梅姑娘,我与浪兄现在要去救莹儿,你与莹儿姐妹一场,便先将与浪兄的私怨放一放,容我们救出莹儿,我一定亲自压着浪兄到府上陪罪!”

    浪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想到自己明明如此帮他,他却怎得恩将仇报,反倒将自己卖给了人家。他不喜多话,见黄羽翔插口,便不再说话。

    梅若雪见黄羽翔打断了她与浪风的说话,不禁微微有些恼怒,但听他说来,不禁俏脸一红,细想一下,道:“好吧!我便暂且放你们一马!”

    黄羽翔苦笑一下,什么时候成了“你们”了,三两句的功夫,自己也成了她的敌人。他知道这种冷若冰霜的女子一旦恋爱起来,脑子总与常人大不相同,也不与她争,对浪风道:“浪兄,我们快快赶路吧!”

    说着,拉着浪风便往回跑,欲先取了马匹。

    谁知才跑出了几十丈,那梅若雪仍是跟在他们的身后。黄羽翔停下身形,转身对她道:“我的姑奶奶,你怎得还跟着我们啊?”

    梅若雪冷艳的俏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道:“我要与你们一块去救表妹!”

    黄羽翔心知她救单钰莹是假,借机与浪风相处是真!只是他们此刻是去救人,可不是游山玩水,便道:“梅姑娘,你可知道我们是去哪吗?”

    梅若雪轻摇一下螓首,轻轻瞥了下浪风。

    “我们是去魔教总坛救人,可不是去到处游玩!”黄羽翔心知她必不会听从自己的劝告,但仍是做最后的挣扎。

    “你看不起我们女子吗?”想不到黄羽翔的话引来了梅若雪如此反应,她怒瞪黄羽翔一眼,道,“我便要让你们这些自大的男人看看,没有我们女子做不了的事情!”

    黄羽翔与浪风对看一眼,均对这个性格怪异的女子无计可施。黄羽翔只得道:“好吧,这一路上你可要自己照顾自己,我们可绝不会帮你的!”

    “哼,”梅若雪只是冷哼一声,看到浪风的眼中颇有一丝激赏的神情,不禁心中一甜,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三人重回到黄羽翔与惜花婆婆激战的地方,取了马匹,重新上路。梅若雪虽是说不给两人添麻烦,但两个大男人又怎好意思自己骑马,反倒让她娇滴滴的美人儿在地上跑。只得让了一匹马给他,黄羽翔与浪风合乘一骑。

    出苏州,取道无锡,行了两个时辰,赶到了无锡城内,这才又买了一匹马,三人终可以一人一骑。黄羽翔与浪风都是身材高大之人,挤坐在一起,早已经浑身难受。

    黄羽翔心急赶路,匆匆吃过午饭,又赶路而去,向芜湖进发。只是天热路远,马匹行了两个时辰之后,便已经疲惫不堪,只得在溧阳附近打尖住下。

    三人都洗了个澡,便都楼下用饭。

    黄羽翔与浪风一见梅若雪,都微微地怔了一下。原来梅若雪换穿一件火红色的衣裙,她的容貌虽是赶不上单钰莹诸女,但一身肌肤却是晶莹如玉,最是耀人,被大红衣裙一衬,越发显得娇艳。她脸上的神情仍是冷然若冰,但一身的衣服却是惹眼之至,强烈的对比之下,更显撩人心怀!

    她长发之上的水珠未干,一点一滴挂在她的发际肤上,当真是如仙露明珠一般。黄羽翔虽是见惯了美女,兀是被她乍然现出的娇艳给怔住了。

    梅若雪似是十分满意两人的反应,也没对这两个男人傻傻看着自己的表情露出不悦之情,只是当先坐了下来,轻唤道:“小二——”

    黄羽翔与浪风对看一眼,都想这冰美人到底是怎么了,怎得这副打扮,虽是一脸疑惑的表情,但仍是围坐了下来,一左一右夹着梅若雪。他们两个虽都是气宇不凡之人,但此际的梅若雪实在是太过抢眼,两个大男人顿时风采全被她抢去,倒像是两个保镖一般。

    “三位,不知你们要点些什么菜?”那小二虽是说着三位,但一双眼睛却是死盯在梅若雪的身上。

    “拣一些拿手的好菜送上来吧!”梅若雪淡淡道。

    那小二见她只是吩咐了这一句便没有了下文,不由得露出了失望之色,又问道:“两位大爷可要酒吗?”

    “便来两斤水酒吧!”黄羽翔被三女管着,已是好多天没有饮酒了,听小二提起,不禁有些嘴馋。

    那小二应了一声,兀自恋恋地看了梅若雪一眼,才转身而去。

    黄羽翔想不到这个冷若玄冰的女人还能如此大的魅力,不禁微感好笑,随即正容道:“梅姑娘,我们此行要到昆仑,路途遥远,你可真想清楚了!”

    梅若雪轻轻瞥了浪风一眼,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罗嗦,我既然说要随你们一道去救表妹,岂有半途退缩之理!”

    黄羽翔见她如此说,也只得打消了最后一分劝她的念头,便与浪风讨论一下进昆仑的路线。入昆仑的话,要牵涉到出关,入蒙古境等事情,颇为麻烦。

    三人商议完毕,一顿晚饭也差不多吃完了。

    “你们可知道吗?清荷剑派正在苏州召开武林大会,商议除魔一事!”邻座之上多了三个大汉,正高声谈论。

    “你的消息已经不灵通了!除魔大会开到一半,便被魔教之人捣乱,搞得一团糟了!”又一桌上的人接过了话头。

    原先那桌上的人一愣,问道:“这位兄弟,那后来又怎样了?”

    “后来,问剑心阁的传人便出现了,与武林第一美人‘无双玉女’齐齐反对成立‘除魔联盟’,号召江湖汉子都到边境之上抵抗蒙古人的入侵!奶奶个熊,当年徐达大将军将这帮鞑子打得还不够怕吗,竟然还敢犯我中华虎威!”

    说到抵抗暴元,客栈中顿时热闹起来,你一言我一句,都骂起了元人统治时的残酷无道。蒙古人虽是已经退出中原已近四十来年,但元人的残暴还是深深地留在每一个汉人的心中,一谈起蒙古人当年的暴虐,无不咬牙切齿,痛恨莫名。

    黄羽翔向浪风打了个眼色,便欲上楼休息。却听一个刺耳的声音高声道:“最新消息,清荷剑派已与南宫世家联婚!南宫世家的大小姐将下嫁给清荷剑派的二公子李剑英!”

    “什么?莫老三,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啊?到底是不是真得啊!”

    “我莫老三会骗人吗?这是我在清荷剑派当坛主的表弟告诉我的!”那个莫老三颇为义愤地道。

    “什么?”黄羽翔心中也是一颤,四大世家之一的南宫世家将与清荷剑派联姻,梅家又与清荷剑派一鼻孔出气,这样一来,四大世家之中已有两家与清荷剑派站到了一起,又有其它四大剑派之助,实力之强,已超过了少林武当,俨然正道最大的势力了!若是与魔教火拼的话,虽是实力仍是差了一线,但也能拼个鱼死网破!此时边关尚有强敌环伺,若是再起内乱,当真是情势堪忧!

    他心中略一盘算,想道:还是先救莹儿吧。外面的事有心儿和雨情顶着,以她们两个的聪慧,定不会出什么事情!一念至此,突然想到昨日曾经应承过请在梅府前面几百号江湖人赴宴之事,不禁暗暗叫糟,昨天他被闪电所劈,早已是神智不清,竟将此事忘得干干净净!他有心将这帮人收伏,谁知道与任雨情合练武功,竟会惹得五雷轰顶,当真是祸不单行。

    黄羽翔心知悔也无用,索性将这放到一边。他扭头向浪风看去,只见他眼观鼻,鼻观心,如老和尚静坐一般,若梅若雪却是支手撑颊,正侧着脸看他。他虽是满腹心思,乍见此景,也不由得暗暗好笑,也不欲打搅他们,独自上楼而去。

    坐在床上,遥看着天上的明月,不禁想道:心儿、莹儿,你们是否也正看着天上的明月在想我呢?虽然我们现在不能在一起,但抬头望月,便觉得我们同在一片星光之下,呼吸着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虽是隔得老远,但想到你们也正看着明月,我便感觉到我们是在一起的。真真,你且多忍耐几天,夫君一定会救你的!

    第二天醒来,三人重又上路,气氛却又有些不同。浪风像是老在躲着梅若雪的目光,而梅若雪却是毫无顾忌地盯着他,两人都是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用一对眼睛瞥来瞥去。

    一路行出了十里地许,黄羽翔终是受不了他们两人的沉默,道:“浪兄,梅姑娘好像有话对你说啊!”

    梅若雪俏脸一板,道:“我怎么可能会对这个仇人有话说呢?”

    浪风略一皱眉,道:“你我走在一起,目标太大!前天我在梅家出现,必有很多人认得我,一路之上,必有很多有找我们麻烦,不若我们分头行走,到了昆仑在会合。”

    黄羽翔略一思索,看了梅若雪一眼,便道:“好吧,那我们在哪里碰头呢?”

    浪风道:“你到热水镇的‘悦来客栈’等我,我会到那去找你的!”

    “热水镇?”

    “不错,只要入了昆仑之境,随便找个人打听一下,便可以知道热水镇在哪了!‘悦来客栈’是热水镇唯一的一家客栈,定不会找不到的!”浪风看了一眼梅若雪,道,“梅姑娘,你还是同黄兄一道吧,我就先告辞了!”

    “那怎么行?”梅若雪急道,“你若是一走也之,再也不肯出现,我找谁报仇去!”

    浪风苦笑一笑,策马便行。梅若雪微微一怔,对黄羽翔道:“你认得路吧?我去追那个小子,定不能让他如此逃脱!”说罢,也是驱马追赶而上。

    黄羽翔摇摇头,心想:这两个人还真是一对冤家,这梅若雪外表冷若冰霜,可一动起情来,却比任何人都放得开!一念至此,不禁又想到了任雨情,若是能敲开她冷封的外表,让她倾心爱上自己,又会有怎样得精彩呢?

    看着两人一路扬起的灰尘,心中重又坚定下来,虚打马鞭,黄羽翔重又走上了前往昆仑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