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一章缘起千年
    梅望春愣了一下,忙道:“快请!快请!”转头看一下已是废墟一片的大厅,又对李剑明道,“李世兄,随我一道去迎接这两位贵宾吧!”

    少林乃是武林正道的第一大派,知心大师又是少林罗汉堂的住持,早在四十年前便已经名动武林,武功之高,在少林中足可排名前三。他二十年前便已入罗汉堂当住持,不再踏迹武林,早已是谜一般的人物了。如今突然重出江湖,所带来的震撼,绝不下于“百剑门”一夜被灭!他的出现,是否代表已经五年没有踏迹江湖的少林一派也要重入武林了吗?

    而问剑心阁又是世上最为神秘的地方,传闻已经传承百年,但从来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问剑心阁究竟在哪!只是每隔一段时间,武林有大事发生的时候,问剑心阁的传人便会突然出现,以无上的武功、智慧,化解武林中的大劫难。是以,每个江湖人的心中总有这么一个认识:若是问剑心阁出现了传人,那就表示武林中风波又生了。

    李剑明转头看了下梅望春,两人的眼中都流露出疑惑的神情,毕竟知心大师和问剑心阁的传人出现的时间太敏感了!

    梅望春朗声一笑,对众人道,“各位,今日被宵小所扰,请各位到偏厅一坐,老夫和李世兄去请知心大师和问剑心阁的这位传人!”转头对那仆丁道:“带各位大侠到偏厅去!”

    说着,便与李剑明往门外走去,那仆丁也领着众人往偏厅行去。

    黄羽翔等人走在最后面,行了几步,黄羽翔突然问道:“心儿,既然问剑心阁如此神秘,那别人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假冒的?”

    张梦心轻轻一笑,道:“爹爹说过,问剑心阁的传人是谁也假冒不了的,她只要站在你的面前,你就有一种感觉:她就是问剑心阁的传人!”

    “怎么可能?”黄羽翔转头对单钰莹道,“莹儿,你说这世上会有这样的人吗?”

    单钰莹嘻嘻一笑,道:“若是有人告诉大哥,妹妹是天底下最美丽的人儿,你见着妹妹之后,会不会觉得她就是天下第一美人呢?”

    “姐姐,”张梦心不依道,“看你说得,姐姐才真是漂亮!”

    黄羽翔摇摇头,道:“那是不同的,心儿这样的人,这世界上只有一个,最也不会有第二个了!那个问剑心阁的传人怎么能跟心儿比呢!对了,我的莹儿也是大美人儿,若是那个问剑心阁的传人有莹儿的一半漂亮,那就不得了了!”

    单钰莹与张梦心都笑了起来,齐齐道:“这个家伙最爱胡说八道!”不过听心上人称赞,心中自是高兴。只是苦了郑雪涛,他的衣角之上仍是沾到了一块尸肉,生怕让张梦心闻着讨厌,走在黄羽翔四人三丈远的地方。见他们谈笑嫣嫣,心中当真是嫉恨交加,一脚一脚用力踩在地上,仿佛见什么都不顺眼的样子。

    梅家的偏厅也是甚大,并不比主厅小多少,百十个人坐下,竟是一点也不嫌拥护。四人找了位子坐定,郑雪涛却是不敢与张梦心坐得太近,以免身上的臭气被张梦心闻到。

    黄羽翔正与两女说话间,也没注意到原来繁闹的厅中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听梅望春道:“哈哈哈,告位,老夫将知心大师与问剑心阁的任姑娘请来了!”

    接着又是一个柔和动听的女子声音道:“任雨情见过各位前辈!”

    黄羽翔抬头看去,只见梅望春身边站着一个五旬左右的老和尚,身材颇是瘦矮,一副宝相庄严之气,双眼之中,隐隐有光华流动的样子,显然内力修为已是到了绝顶之境,生平所遇之人,恐怕只有百寂心王朱红侠能够差相比拟!听张梦心说他已经七十多了,但他额头之上竟无丝毫皱纹,若不是颔下留着半尺长的雪白胡须,看起来比梅望春还要年轻好多。

    他将目光偏到李剑明身旁那个素布麻衣的女子身上,双眼之中顿时射出不可思议的目光。

    “问剑心阁的传人是谁也假冒不了的,她只要站在你的面前,你就有一种感觉:她就是问剑心阁的传人!”黄羽翔这时才知道这句话有多么得正确。

    眼前的这个女子,年不过二十一二,但全身都散发着智慧的光芒,一双眼眸深邃无比,仿佛一下子就能将人看穿。

    黄羽翔只道张梦心是天下第一美人,但看到此女的时候,才知道老天爷的双手才是世上最灵巧的工具,它完完全全可以再造出一个与张梦心在容貌上不相上下,但内蕴却又截然不同的女子!张梦心美的纯甜,此女却胜在清淡。

    她的脸庞之上虽然挂着淡淡的笑容,但黄羽翔心中却有一种感觉,这个女子根本就没有半丝笑意,甚至这个女子从来就没有笑过!张梦心虽然总爱冷着张脸,但在众人背后,与他单独相处的时候,却会绽放出最美丽的笑容,柔媚得仿佛一汪春水。但这个女子淡淡平和的背后,却是万年不化的寒冰,永远也不会融化!

    她一身粗布麻衣,长长的头发只有一把木髻挽着,全身上下竟是没有丝毫点缀之物,但在每一个人眼中,她本身就是一个最完美的存在,任何珠宝饰物带在她身上的话,只会平白污辱了她的皎洁!

    若不是她背后负了把古色古香的长剑,任谁也难以将这清丽淡雅的女子与江湖血腥扯到一块。

    这便是问剑心阁当世传人任雨情吗?

    单钰莹喃喃道:“妹妹,天底下竟然真得还有一个长得与你不相上下的人儿!”两女本身就是绝美之人,又身为女子,虽是为任雨情的绝美所震惊,但却只是短短的一瞬。转头向黄羽翔看去,只见这小子竟然目光滞涩,大口微张,若再不合拢的话,只怕要流出口水来了!

    两女都是心中气急,论容貌,两人都是与任雨情在同一级数的,可这小子明明坐拥两美,竟还贼心不死,还欲图染指她人,当真是罪不可恕!

    单钰莹正要去拧他,却见黄羽翔身上突然青气大盛,刹那之间便充斥了整个偏厅,轻盈的真气在厅中流转不已。

    众人大都是心性修为极深之人,虽是被任雨情的容颜所惊,但一来先前已经见过了张梦心,再见到一个美人儿,也只是感叹造物主的神奇而已。只有像吴剑声之流,才会心中浮想连连,杂念横生。

    但黄羽翔的真气外泻之际,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的真气流动,初时还只是如涓涓细流,但瞬间之后,竟如汪洋一般,在厅中翻腾不已。众人齐齐色变,脸上的神情从最初的不屑变成了震惊,继而骇然失色!

    这个男人好强的实力啊!

    每个人都展开了护身真气,将黄羽翔的真气抵抗住。只是这真气只是在空气中欢跃不已,没有丝毫伤人之意。

    知心大师身上充盈起一道白色的光华,将身旁三人团团包住,突然转头看了黄羽翔一眼,一道沉重无比的压力顿时直逼过去。

    知心大师触到黄羽翔的真气,便知道此子内力奇高,行功的法门又是陌生无比。他的心性修为已达到了六根不动的枯禅最高境界,万物早就不萦于心,但黄羽翔如此年轻,内力之深却近乎有自己的六成左右,当真是骇人之极,当即使出“六合舍利”神功,纯以精神压力向黄羽翔逼去,想看看这个年轻人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六合舍利”,修心为上,不战而屈人之兵!

    黄羽翔仿佛全无所觉,竟是半分也没有理会这凝重之极的精神压力,只是平和的真气突然骚动了一下,随即便又恢复了平静。

    知心大师的目光扫到单钰莹与张梦心身上之时,两女俱是娇躯之上黑色光华大盛,单钰莹更是眼眸之中黑光频闪,气机感应之下,双眼已是望向知心大师。

    红日照天下!知心大师心头一凛,想道:魔教的“红日照天下”*原为天下第一刚阳的武功,根本不能让女子修炼,可这两个女子明明身负“红日照天下”*,端得奇怪!可最奇怪的还是这个少年,便是当年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修赖阿耶生受自己“六合舍利”之压,也非得运功相抗不可,他竟然是一副毫无所觉的样子!难道老和尚二十年不出少林,天下又出了如许多的高手不成?

    真气化作千万道支流,轻盈地奔腾在身体内的每一个角落,仿佛无比兴奋的样子。黄羽翔只觉全身真气不受拘束的外流奔溢,全然失去了对内力的主宰。

    适正此时,任雨情雪白的的衣裙之上也是青光大盛,竟是冲破了知心大师护身真气的束缚,与黄羽翔的真气纠缠在了一起。

    知心大师略略回头看了任雨情一眼,心道:这个女娃子武功深不可测,老和尚竟是怎也看不出她到了何种程度!

    仿佛一对恋人被化身成石,相对凝望已有千年,如今一旦身获自由,便是要将对方拥在自己怀中。两道青色真气纠缠在一起,竟是丝毫没有抵触的地方。

    黄羽翔外溢的真气仿佛找到了归宿,顿时如渴马饮泉般向任雨情流去。任雨情身上的青色光华也是越来越亮,膨胀得越来越厉害,竟是将知心大师的护身真气全部挤到一旁,与黄羽翔的真气更无阻碍的交揉在了一起。

    最为惊奇的是,众人竟能感受到流转的真气之中,隐隐有着举案齐眉、白头到老的脉脉柔情!

    两道青色光华终于合为一体,揉和成了一个圆形光环,在众人的惊讶声中,骤然而分,重分为二团青光,退回到黄羽翔与任雨情体内。

    厅中虽有百多来人,但个个都是目瞪口呆,只觉今日之事,一桩比一桩奇怪,就是待会看到有只猪能飞上天,恐怕也不会再惊异了!

    真气飞回体内的一瞬,黄羽翔只觉这道真气全不同于往昔的霸道,于冰冷之中带着微微的柔和,但却又与自己原先的真气如同水*融一般,竟是没有丝毫冲突之处,一下子融合到了自己体内。

    平静的丹田顿时波动起来,同时引发膻中、百会两处大穴处存储的真气,内力在体内环绕了三个周天,足少阳胆经霍然而通。六条被封闭的经脉终于在体内真气突变之下冲开了一道,浑身真气顿时一阵暴涨,惊人的气势在一瞬间攀到了顶点。

    每个人都感受到了黄羽翔犹如王者一般的霸气。知心大师原本已经二十年古井不波的心灵今天第三度起了波澜:这个年青人竟然功力在瞬间又提高了许多,奇哉怪也,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武功心法吗?

    所有的内力重回丹田、膻中、百会,黄羽翔轻舒一口气,浑身说不出的舒服。他虽然自己也不明白发生了何事,但却从退回体内的那道真气之上,隐隐感受到了任雨情这个才见过一面的女子的内心……

    说来也巧,任雨情的师门上可追朔到晋时,原是鲍姑一系。鲍姑与葛洪合藉双修,原是一对神仙眷旅,所修习的功法虽是同源而异,但从本质上来讲,却是同出一脉。

    千年以降,葛洪一系的“抱朴生功功”已然失传,鲍姑所传的门人却慢慢演化成了“问剑心阁”,功法也略略有了变化。而经千年之久,两道功法重新相遇,“抱朴长生功”仍是纯之又纯,立时感受到了双修之气的牵引,自动发出了真气,向任雨情涌去。

    任雨情修习的心法比之当初,虽已是改头换面,变了很多,但一经“抱朴长生功”的引导,顿时引发了本源,两股真气当即揉合在了一起,进行了最高层次上的双修。虽然时间短暂,但黄羽翔已是获益良多,一举冲开了被封闭的足少阳胆经,功力又大有精进!

    这番机缘,原是牵涉到了千年以前的人物了,在场的众人虽不乏博闻高人,但对这种玄而又玄的东西,还是半点不解。待得黄、任两人各自收回了真气,都是面面相觑,个个说不出话来。

    梅望春身为主人,自是不能冷场,当下道:“不知任姑娘与知心大师前来敝庄,是否也为了除魔一事!”

    任雨情脸色依旧清淡无比,也不知刚才与黄羽翔水*融的接触对她产生了什么影响,道:“雨情奉家师之命,前来调停魔教与各位的矛盾!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百剑门’覆灭一事,实有太多可疑之处。若是与魔教轻易起衅,实非武林之福,望梅前辈,李兄三思而后行!”

    知心大师也道:“老衲奉敝掌门之令,全力协助任施主!”

    所有人听到知心大师之言,都是心头大震,五年没有动作的少林一派终于要重出江湖了,而且完全站到了任雨情一边。这个一直孤身行走武林的门派,突然之间就有了如此强助,完全可以与魔教、清荷剑掌鼎足而立!

    黄羽翔心中念头飞转,想道:若是能让此女爱上自己,那岂不是多了一支实力难以估计的强助!日后倾灭魔教、清荷两派,当可大为容易!

    能让任雨情这等绝色女子投怀送抱,当是每一个男人心中最大的理想。只是黄羽翔已然忘了刚才接触到的任雨情的心神,冰冷得犹如万载寒冰,岂会轻易融化!

    李剑明道:“任姑娘,魔教妖人阴险毒辣,刚才还在这里大闹了一番,若是一味容让他们,只怕是姑息养奸,到最后,吃大亏的还是我们自己!”

    “张华庭张宗师已然身赴魔教,在他老人家的威压之下,魔教定会大为收敛!正道武林虽经这几年休生养息,但实力比之当年,仍是差了很多,若是现在与魔教重燃战火,怕是胜算不大!”任雨情突然瞥了张梦心一眼,目中的神情说不出的怪异,死水般的心神突然起了一丝涟漪。

    黄羽翔几人都是暗暗惊讶,想道:自己诸人也是得了温漠然的消息,才知道张华庭身赴魔教一事,不知这任雨情又是如何得知的,难道她遇到了温漠然不成?

    张梦心起身向任雨情走去,两个倾国倾城的美女站在一起,如同黑暗中两颗璀璨的明珠,散发着灼人的光芒,竟是谁也没将谁比下去。两人相对而立,没有丝毫的不协调之处,仿佛同一枝头上两朵怒发的鲜花,既互相攀比,又相互映衬,益发显得美丽。

    “李少侠,家父曾经说过,魔教势力庞大,能人甚多,四年前一战,只是略受小挫,如今的实力比之当初,只强不弱!可正道武林所受的创伤却是甚深,要恢复昔日的元气,恐怕非要十年以上。若是眼下要与魔教开战,实是不智之举!”张梦心转头对众人道,“家父已到魔教调停,若是能让魔教低头,大家便忍一时之气,待到正道恢复了元气,再与魔教拼个高下吧!”

    在场人中,不愿成立“除魔联盟”的占了一半以上,只是为了形势所迫,才不得不加入。如今形势急转直下,都纷纷道:“张仙子、任姑娘所言甚是,我们且听两位的安排!”

    张梦心与任雨情一旦联合,就是代表了张华庭、问剑心阁、少林三大势力已是走到了一起,实力已是超过了清荷剑派。座中的众人有了两女挡在前头,自是惧心全去,纷纷反对起成立“除魔联盟”。

    梅望春与李剑明眉头大皱,相互看了一眼,心道难道这“除魔联盟”竟要如此夭折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