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章峰回路转
    清荷剑派若是组成“除魔联盟”的话,其势力定然大涨,于黄羽翔覆灭两派的大计绝对不利。黄羽翔正愁如何破坏他们的联盟,无计可施时,却跑出了个浪风。

    他知道浪风武功也得,“九转玄冥功”一旦展开,脱身而走应该绝无问题。当下便悄悄地在旁边看了起来,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大不了在危险的时候暗助他一把!

    浪风轻哂之言才一出口,梅望春与李慕勤俱是老脸一红。李剑明却道:“藏头露尾之徒,有何资格说这种话!魔教妖人,人人得而诛之,对付你们这些人性全无的败类,何必讲什么规矩!”

    最初拥护成立“除魔联盟”的那些小派代表都哄然叫好,纷纷叫道:“大公子所言甚是,对付魔教之人哪用得着同他们讲什么规矩!”“大公子,用不着和他客气,将他杀了来祭旗!”“魔教妖人快些束手就擒!”

    黄羽翔侧头看去,只见那吴剑声的风骚婆娘正一脸*地看着李剑明。他的花丛经验是何等丰富,已然知道这个艳妇定然与李剑明有一腿。可怜吴剑声平白带了一顶绿油油帽子尚不自知,反倒还替人摇旗呐喊。

    浪风虽然脸带微笑,但众人却感动一股沉重的压力正从他的身上慢慢发出,向所有人逼去。场中之人随便拿一个出来,放到江湖中去,也可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了,但受到浪风的气势所逼,虽然还不至于像外面那帮人一样对他顶礼膜拜,但心头都是一凛:这个年青人好惊人的气势啊!

    一时之间,厅中的喧哗声倒是都停了下来。

    “在下今日前来,只是为了说明一件事而已。诸位都是前辈高人,当有容人之量,在下只求将事情说明,接下去是战是和,在下全接着就是了!”浪风迫人的压力突然一收,改成了一副谦恭之色。

    “魔教妖人,必然妖言耸听,纯是无聊废话!我们的时间宝贵,哪能用来听你胡言乱语!”李剑明对浪风大是岂惮,如此单枪匹马闯进正道人士云集的梅家,若真只是为了说明一件事情,也必然具有很大的杀伤力!显然这个小子是冲着他们清荷剑派来的,李剑明岂能让他畅所欲言,说出不利于己的话。

    “哦,我说的事情正好是关于‘百剑门’的,难道这跟大家也无关系吗?”浪风淡淡地说道,一双明亮之极的眼睛却是瞪着李剑明。

    李剑明突然挺剑刺出,嘴里大喝道:“魔教残忍无道,诛灭‘百剑门’在先,如今难道还要污辱已死之人吗?忒也欺人太甚!”他剑势惊人,团团剑花向浪风推去。

    浪风轻笑一下,一闪身避了开去。李剑明却是得势不饶人,一剑接一剑逼了过去。浪风虽是身形灵便,但被他如此一来,却也没有了说话的机会。

    黄羽翔略一皱眉,道:“莹儿,你看李剑明的剑法中有如此多的破绽,为何浪兄不一举突进将他打败,还要躲来躲去?”

    “没有啊!”单钰莹仔细看了下李剑明的剑势,道,“那家伙的剑法好生厉害,虽然还及不上丁老头,但也相差无几了,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破绽!”

    “咦?”黄羽翔心中奇怪,难道是自己看错了,再看了一阵李剑明的剑法,实觉仍是有许多的破绽。他没有再问单钰莹,只是在心中虚拟着击败对方的方法。

    他却不知,自他悟出“水之道”绵绵不绝,无所不达,无所不至的道理,自己的攻击也如水波一般无孔不入,眼光自是毒辣。李剑明剑法之上的破绽虽是细微,但仍是被他一一看出。只是能看出对方的破绽是一回事,怎样破解却是另一回事。

    这李剑明的剑法着实不错,浪风被他所逼,所是没有性命之危,但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猛然之间,只见他身上爆出一团炽烈的黑色光焰,整个人突然不可思议的加速起来,转瞬之间便脱出了对方的剑势所及。

    场中虽是人多,但乍看他几如鬼魅一般的身法,仍是从心底感到一股寒意,仿佛白日之间,突然出现了一个厉鬼一般。

    李剑明见他如此神通,惊骇之际,竟然忘了趁势再追。

    “各位,”浪风身上的黑光淡去,又道,“难道在下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竟连说一句话的机会也不给在下吗?难道这就是正道人士的待客之道吗?”

    李剑明神智恢复过来,又欲挺剑攻击,却听一人道:“李公子,请先让这位小施主将话说完!不管他是不是魔教之人,但给别人说几句话的机会难道也不行吗?”

    换了别人他倒可以完全不理,但这人却是七大剑派中,原先势力最大的峨眉剑派掌门的三师弟,不但身功了得,在武林中的声望也是极高。任他清荷剑派如今势力雄大,但也不得不给他三分面子,李剑明只得无奈收剑。

    “多谢前辈!”浪风微微一揖,道,“各位到这里来本为了‘百剑门’满门被灭一事,不过据我所知,诛灭‘百剑门’的真凶好像是另有其人!”

    此话一出,顿时群情激动。其实百剑门覆灭一事颇有许多疑点,只是清荷剑派一口咬定是魔教下的手,若是有哪个门派提出异议的话,岂不是成了魔教鹰犬之流。而且此事若不是魔教所为,那么嫌疑最大的就是实力仅次于魔教的清荷剑派。若是如此的话,只怕哪个门派不同意加入“除魔联盟”的话,便要遭到百剑门同样的下场。而且四大剑派齐齐加入“除魔联盟”,大势所趋之下,已是不得不为。

    现在既然有人提出质疑,那些不愿加入“除魔联盟”的人自是心中大为惊喜。如今有人抢先出头,即使日后事败,也有了替罪羔羊。这些人虽然心中明了,但脸上却都装出惊讶的神色,仿佛无比震惊的样子。

    李剑明冷然道:“哼,这种灭绝人性的事,除了魔教之外,还有何人能够做得出来!况且,大部分百剑门弟子都是死在‘天魔真气’之下的,这还不够清楚吗?”

    “是吗?”浪风微微一笑,虽是临敌对阵,但神情却是潇洒之至。李剑明虽是难得的美男子,但在浪风面前,却硬是被比了下去。“‘天魔真气’只不过是圣教最普通的武功,只要略有些心思的的人,想要偷学本教武功,然后嫁祸给本教,也不是件难事!再者,我在百剑门门人中找到一具尸体,他身上的伤势好像却是‘王龙真劲’所伤的吧?”

    “王龙真劲”乃是李慕然的独门功夫,除了他之外,只有他的两个儿子,一个兄弟会使。

    众人又是齐齐惊呼一声,虽是肯定了浪风的魔教身份,但看向李剑明的眼光却也多了几分怀疑与不信任。

    李剑明心中暗暗急恼,想道:二弟这个笨蛋,叫他小心行事,怎得出了如此大的纰漏,真是该死!回去定要让爹爹好生责罚于他。心中想着,脸上却是不动分毫,道:“你莫要血口喷人,可有证据吗?”

    他心中打定主意,一待浪风取出那具尸体,便要将其毁尸灭迹,来个死不认帐。

    “要证据还不简单!”浪风突然身形跃起,已是冲上了屋顶。众人都想到,难道他将那具尸体放在屋顶之上?

    众人一念未过,浪风已是又跃了下来,手上果然提着一具尸首。他身形落下,便将手上的尸体一扔,丢在了大厅中间。夏日天热,百剑门覆灭已有八日这久,这具尸体早已经臭气冲天,也不知浪风是如何在清天白日将这具尸体移到梅家的屋顶之上。

    单钰莹一手捂住鼻子,一手按在胸口,心中想道:浪师兄竟然如此恶心,我以后定不要再认他做师兄了……黄羽翔眼光锐利,已是看到浪风的手上带着一副薄薄的近乎透明的手套。

    张梦心却从怀中取出一瓶香料,放到她与单钰莹中间,总算略略驱逐了几分臭气。

    李剑明神色凛然地向尸体走去,谁知才走出一半的路,却见那具尸体突然爆裂开来。转眼之间,无数块碎肉带着令人恶心的臭气飞向了大厅中的每一个角落。

    单、张两女都是惊呼一声,吓得直往黄羽翔怀中挤去。单钰莹虽是武功高强,但女子遇到这种情况,第一反应却是躲到心爱之人的怀中。张梦心虽是武功已有小成,但才不过短短的几天时间,根本就不能灵活应用,再加上与单钰莹一样的心思,都是避之犹恐不及。

    黄羽翔早已将鼻中呼吸止住,免得闻到这股臭味。见碎肉袭来,双手一分,护身真气大张,一个青色光环顿时将三人齐齐罩住。碎肉横飞至此,莫不避道而行。

    只是可怜郑雪涛挥刀应付着飞向自己的血肉尚且手忙脚乱,这时还要分心留意被黄羽翔护身真气弹开射向自己的碎肉,当真是狼狈之极。好不容易应付过去了,浑身早已是大汗淋漓,比之对付一个势均力敌的强敌尚且还要累上三分。只是见张梦心倚靠在黄羽翔身旁,一只右手当下用力捏着刀柄,就差把刀柄捏碎了。

    这一下便可看出各人的武功高弱了,像峨嵋、恒山等七大剑派的代表,都是绍三尺之处,全无一点污血;而其他功力稍差之人,衣角裤边都是沾到了已是发臭的尸肉。这些人虽是在刀丛中打滚惯了,但这种闻之欲呕的味道仍是没有一个受得了。场中颇有几个女眷,早已经在一旁呕吐起来。

    这么一来,这场本来肃穆的武林大会算是被搅得一团糟了。

    李剑明大怒,他刚才运起“王龙真气”护身,周身都环绕着一道道金色的光华,乍看起来,真得仿佛一条条金龙一般,整个人都散着霸绝无比的气势,道:“你这个恶贼,诈说拿出什么证据,现在却又自己将他毁了,分明是作贼心虚!现在不打自招,你还有什么话说!”

    浪风的身体之上也环绕着黑色之气,双眼之中一片煞芒,冷冷道:“嘿嘿,作贼心虚的是你吧!如果不是,你何必急着将这具尸体毁掉呢?老实告诉你,这具尸体根本就没有受到‘王龙真气’所伤,想你清荷剑派做事原不会留下如此把柄,是你自己心中有鬼吧!”

    两人互相指责对方是覆灭百剑门的元凶,重点就在于到底是谁将那具尸体炸毁得。

    黄羽翔见两人如此模样,心中反倒浮起了另一个人的面孔,心道若是此人在这,自己定会以为刚才必是她所为无疑。

    那具尸体一旦碎开,恶臭之味更是浓重,好些人已是不顾一切跑了出去,而看来梅家这个厅堂再也开不了武林大会了。

    刚才虽是大部分门派已是答应加入“除魔联盟”,但那只是口头上的承诺,本来还要接着举行喝血酒、祭旗等,但被浪风这么一搅,恐怕是怎么也进行不下去了。李剑明气极而笑,道:“魔教妖人,果然最会血口喷人!今日便要将你的性命来祭奠‘百剑门’冤死的各位门人!”

    浪风轻哂道:“你也知道‘百剑门’门人是冤死的!不错,‘百剑门’就是死在你们父子野心之上的!”

    李剑明不再答话,今日清荷剑派已被浪风搞得大失颜面,唯有将他擒杀,才能挽回面子。当下不再答话,挺剑便刺。他这时候已经运起了“王龙真劲”,剑上的威势大甚,剑僧上,隐隐有金光流动。

    浪风哈哈大笑几声,身体之上的黑色光华也是大盛,“红日照天下”*已是运转自如。身法之速,已是堪称当世之最,众人只觉头晕目眩,满眼全是他翩若惊虹的身形。

    绕了几个圈子,浪风身形急纵而起,已从刚才进来的那个洞口钻出。李剑明哪肯让他脱身而去,身法也跟着迎上,剑在身先,万道金光齐齐向屋顶轰去。

    突然之间,又是一道血红的匹练从破开的洞口直劈下来,猛地斩向了李剑明的剑身。

    “锵!”一声剧烈的金属交击传来,李剑明竟然被生生劈落,万道金色剑气齐齐打到屋顶之上,顿时掀开了一个足有两丈见方的大洞。随即屋顶一阵抖动,无数块瓦片断椽纷纷落下。

    那道血红匹练劈开李剑明的剑气后,余势仍是不消,兀自向李剑明劈去。李慕勤猛然纵身而出,左手将李剑明接住,右手一挥,一道劲气打出,正迎上了那道血红匹练。

    “轰”,又是一阵巨响,整个大厅发出一阵瑟瑟的抖动,竟然吃不止李慕勤与那道匹练比拼产生的劲力,已然开始倒塌。

    黄羽翔一见到那道血红匹练,便知道此人定是丁平无疑。一时之间,新仇旧恨齐上心头,只是他现在的目标已是覆灭两派,而不是单单杀几个人报仇,当下忍住心中怒火,仍是端坐不动,但身体却轻颤不止。

    眼见大厅将塌,忙对单钰莹道:“莹儿,快走!”当先抱起张梦心,已是冲天而起。

    大门狭小,人多拥挤,反不如从上面走比较快捷,虽然可能遭到狙击,但以他现在的实力,再加上秦连、单钰莹护卫在侧,当真是天下去得。

    他的身体才跃到大厅上空,便见到了丁平一闪而逝的身影,正落在一棵大树之下。

    黄羽翔站定地上,将张梦心轻轻放下,凝目向大树那边瞧去,只见浪风向他轻轻挥了下手,同丁平一起飞掠而去。

    梅望春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地盯着已成一片废墟的梅家大厅,双眼之中,射出几欲焚人的怒火。

    好端端的一个除魔大会,竟被对方两人搞得鸡飞狗跳,真个是颜面尽失。除开几个真正想要成立“除魔联盟”的人外,其他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黄羽翔心中暗暗叹服,千年魔教果然大有能耐。以浪风的本事,在大厅之中,少说也有十个左右的高手与他功力差相左右,但凭着他“九转玄冥功”的玄奥,竟是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将除魔大会搞得尸气熏天;丁平那一剑又将除魔大会的大本营给一举毁掉,在气势之上,魔教已是远远超过了白道诸雄。

    “家主,家主!”一个仆丁打扮的人快步走到梅望春跟前,瞥到化作废墟的梅家大厅,不禁露出惊讶的神色。

    梅望春本在气头之上,见他跑到自己跟前,却又傻楞楞地看着惹他上火的地方,不由得更是恼怒,道:“我又没死,叫这么大声干嘛!”话一出口,便觉如此表现,实不合他四大世家家主的身份,当下又沉声道:“出了什么事?”

    那仆丁一愣,这才想到自己正是有事来报,忙道:“启禀家主,少林知心大师与问剑心阁传人正在门外求见!”

    “什么?”梅望春仿佛没有听清楚一般,重复道,“少林知心大师和问剑心阁传人正在门外求见?”

    “正是,家主!”那仆丁忙点了下头。

    他们两人的一问一答,像黄羽翔、李剑明、其余六大剑派的代表都已是听得清清楚楚,众人俱都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

    张梦心喃喃道:“少林派重出江湖,难得现于武林的问剑心阁再度派出传人……当今武林,果然已是风雨飘摇,危机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