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武林大会
    黄羽翔傲立枝头,一股生杀予夺大权在握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望着底下趴伏颤抖的众人,心中想道:怪不得古往今来这么多人想要当皇帝,原来站在最高处是如此的威风!

    从树上纵下,消去那股让人心胆俱裂的沉厚气势,但压迫人心的王霸之气还是驻留在每一个人的心中。黄羽翔抱拳道:“各位英雄,在下黄羽翔,前些日子确实与张仙子有些误会。但那只是在下与张仙子之间的私事,承蒙张仙子错爱,误会早已经冰解!不过竟忘了通知各位武林同道,以致有今日之误会,在下真是抱歉之至!”说着,又行了一礼。

    武林中人大多是豪爽之人,本来被黄羽翔的气势吓得动弹不得,俱都大感无颜。眼下见黄羽翔如此谦恭,都觉扳回了几分颜面。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众人也都道:“黄少侠,你太客气了,都是咱们没有弄清楚,胡乱打了起来!”

    此时正值多事之秋,黄羽翔一上来便展现了极强的武功,而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张仙子与他关系也非同一般,众人俱都想道:若是能与他拉上关系,那么自己岂不是有了座极硬的靠山了!即使这小子不行,背后还有中原第一高手张华庭啊!

    而当黄羽翔说出“今日之事多有得罪,黄羽翔不才,今天便在秦宣楼摆下薄酒,请各位英雄务必赏光”时,每一个都是笑眯眯地道:“黄少侠客气了,我们一定到场!”

    黄羽翔轻轻一笑,快步走到单钰莹两女身旁,所过之处,众人无不自动让开一条路出来。

    “大哥——”张梦心不解为何黄羽翔既然已经化开误会,又为何要再费周折,与这帮江湖汉子搭上关系。

    “我自有安排!”黄羽翔神情坚定地牵过两女的手,在众人羡慕敬畏的目光中,与秦连走向梅府门口。

    依着黄羽翔的性子,生来便是不受拘束的料。他一生最大的梦想,便是能够后宫佳丽三千,与心爱的女人每日快快乐乐地生活。但单钰莹与张梦心的出现,却让他觉得,人生有如此如花美眷相伴,已是再无遗憾,再没有去奢求妻妾成群的打算。他最大的愿望,便是将单钰莹的婚事推掉,然后求得张华庭将女儿许配给他,从此便退出武林,大享齐人之福。

    但魔教的出现却极大地打乱了他的计划,真真险些丧命的惨事更是让他痛心不已。他已然认识到,在如今这个风波频起的江湖,若是没有强大的实力,永远也难以保障自己与心爱人的安全。

    他虽说是要覆灭魔教与清荷剑派,但两大门派势力何等雄大,若是凭他个人的话,没被人一脚踩死便已经不错,更遑论还要覆灭他们。唯今之计,只有壮大自己的势力,尽快培养出能与两大门派匹敌的实力。

    第一步计划,便是收服了眼前这帮武林中人。这些人虽然武功都不是极高之人,是所谓的下九流的人物,但他们却胜在消息灵通,完全可以用他们组织起自己的情报部门。

    黄羽翔本是最讨厌虚伪之人,对权力也是没有什么欲望,但为了保护心爱之人,却也只能套上面具,扮起了另一个人。

    四人行到门前,却见梅望春的一张老脸又是震惊又是愤怒,而李剑明却是平和如常,只是双眼望到黄羽翔身上之时,猛地精光一闪,露出一种棋逢对手的兴奋之意。

    若是黄羽翔将眼前这几百号人全部打败,甚至全部杀光,梅望春都不会有如此的震惊。可刚刚还是众人之敌的小子,转眼间竟能让众人纷纷膜拜,甚至倾心结纳,这种武功气度,当可以用人杰来形容了。只是这小子竟然左手牵着单钰莹,右手拉着张梦心,一副坐享齐人之福的样子向自己看来,当真是忍无可忍,不管如何,单钰莹总是他梅家即将娶进门的准媳妇啊!

    “梅前辈、李兄,几日不见,不知大家可都安好?”黄羽翔松开握着两女的双手,向两人抱拳道。

    李剑明忙还礼道:“黄兄客气了,在下一切安好。现在各大门派已经全部到齐了,就等张仙子与秦前辈了!”说话之间,将黄羽翔轻轻撇开,言下之意便是你黄羽翔是个什么东西,若不是攀着了张梦心,你又算哪根葱啊!

    梅望春却是将一双老眼盯在单钰莹的身上,可是单钰莹却是躲在黄羽翔的身后,一眼也不看他。老家伙眉头一皱,道:“张仙子、秦兄,快快里边请!”

    “梦心今日只是陪我大哥来的,所有事都由大哥作主!”张梦心已是有几分猜到黄羽翔的用心,自是对他全力支持。眼下见梅、李两人故意将黄羽翔与她分化,当下立即表明心意。此言一出,不啻说明她与黄羽翔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

    说着,向黄羽翔嫣然一笑,醉人的风情顿时弥散在所有人的心中。众人只觉眼前一亮,俱都被她清丽所震憾,一时之间,竟都说不出话来。

    梅、李两人都是微微皱眉,李剑明立即哈哈大笑道:“张仙子,快请进来吧,各大门派的高人都等着呢!”说罢,便同梅望春引着众人向厅内行去。

    “张仙子——”几人才一抬步,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了起来。黄羽翔轻轻一笑,道:“是郑大公子!”说着,低头凑到张梦心的耳边轻声道,“这位大公子对你可真是一片痴情啊!”

    张梦心不惯在大庭广众之下表现得与他如此亲腻,略略偏转了螓首,也低声道:“心儿不管别人怎么样,心儿只要大哥一个人疼爱就行了!”

    说话间的当儿,郑雪涛已是行到了几人身前,对着张梦心喜道:“张仙子,在下在苏州城已经找了快十天了,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还是让我见着了仙子!”

    众人向他看去,只见这个一向潇洒俊逸的翩翩青年竟是满面胡渣,一身白衣已是灰蒙蒙的一片。众人都知道他对张梦心种情甚深,只是想不到情之一物,魔力竟是如此之大,竟让一个声名颇著的有为青年变得如此颓废。

    郑雪涛一双明亮的眼睛深情地看着张梦心,竟是丝毫不顾他人。他这几日饱受相思之苦,每时每刻浮现在他脑海中的,就只是眼前这张让他永远也不看腻的俏脸。

    张梦心虽是大方,但被他如此盯着,仍是觉得全身好像被针扎着似的。她虽是感念郑雪涛对她的一片痴情,但她一颗芳心,却已经完全系在了黄羽翔身上。在爱情面前,原无公平不公平之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缘分。

    她终是受不了郑雪涛的视线,下意识地将身子躲到了黄羽翔的身后。郑雪涛一见,眼中立刻出现了失望痛心之色,随即又振奋起来,道:“李兄、梅前辈,在下忝为侠义道的一份子,虽是不才,但也愿略效棉薄之力,共襄壮举!”

    李剑明大喜,道:“郑兄客气了,有了郑兄的加入,除魔的胜算又添了几分!”郑雪涛是郑家的下一代继承人,有他加入的话,不啻表明楚中郑家也参与到了对付魔教的同盟之中。这样一来,四大世家就有两家加入了,实力之强,已不下于魔教了。

    众人一块行到大厅,却见偌大的厅中已是坐满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梅望春一进大厅,便道:“各位,老夫给大家介绍几个人。”向张梦心一指,道,“这位是张宗师的唯一爱女,‘无双玉女’张仙子!”又指着秦连道,“这位乃是‘五岳手’秦连秦兄,哈哈,其实秦兄不用老夫介绍,大家也肯定认识!”说着,牵过郑雪涛手道,“这位是年青一辈中,声名最噪的‘三凤五龙’之一的‘霹雳刀’郑雪涛郑世兄!”

    说到郑雪涛的名字时,底下的众人都起了一阵轻哗。张华庭的名声虽比郑家要强上许多,但众人对张梦心的参与,已是早有预料,但也不吃惊。但四大世家一向洁身自保,少有干涉武林之事,如今两大世家竟然齐齐参加除魔大会,那是不是说明武林真得要经历一场剧变!

    梅望春说完便领着众人坐下,竟是对黄羽翔与单钰莹提也未提。黄羽翔倒是没有什么,仍是一副笑兮兮的样子,但单、张两女都是面有愠色。

    好在安排座位时,梅望春还算没有为难,让黄羽翔、单钰莹与张梦心坐在了一块。若不是这样,保不准单钰莹非要发飙不可。这小妮子现在“红日照天下”*已是大成,场中之人,还真没有几个是她的对手,若是她发威的话,这个除魔大会也就不用开了。说来好笑,她根本就是魔教的小妖女嘛!

    梅望春坐回到了主位之上,道:“各位,大家今天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诛除魔教一事,老夫也就不在罗嗦,便直入正题了!魔教这两年蠢蠢欲动,前些日子竟冒天下之大不韪,屡屡偷袭张仙子!想当年,正是张宗师一力压下魔教,才还给正道武林这几年平静。而现在魔教已然撕破脸来,不将张宗师放在眼中。八天前又更将‘百剑门’满门灭杀,手段之狠,比之当年竟是犹有过之!如若我们再不团结起来,共同对付魔教,只怕四年前的祸事又要重演了!”

    他清了一下喉咙,又道:“清荷剑派于四年之前,一力顶住魔教的攻击,如今更是抗击魔教的中流砥柱。前些日子,李掌门便与老夫商量成立除魔联盟,共同对付魔教!老夫已经决定,梅家要加入此等壮举,诸位意下又是如何?”

    “魔教惨忍好杀,乃是天下出了名的,若是不将他们连根拔起,总有一天会杀到我们头上来!我们‘三花派’愿意加入除魔联盟,共襄胜举!”一个四十多岁汉子站了起来,一番话说得口沫横飞。

    张梦心低声道:“大哥,他是‘三花派’的掌门吴剑声。三花派早几年便已是清荷剑派的外围组织,我原是一直奇怪李慕然为什么不吞并了他们,原来打得是这个主意,想让人替他们的‘除魔联盟’摇旗呐喊!”

    黄羽翔眼光一溜,道:“嗯,这个家伙虽然是个拍马屁的料,不过他的老婆还真是漂亮!”

    单钰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吴剑声的旁边果然坐着一个三十多岁的艳妇,容貌甚是美丽,只是颇有风骚之气。即使端坐不动,仍是有一股妖冶的艳气。她小嘴一嘟,气道:“这个小贼,总是不安好心!”

    张梦心却是轻轻一笑,道:“这个女子叫周春芳,颇有艳名,行止很是*,传闻她有克夫命,是吴剑声三年前续的弦,在此之前,她已经嫁过七次了!”

    郑雪涛见三人凑在一起也不知在说些什么,只是见他们如此亲腻,一张俊脸顿时颇为难看,端起桌上的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

    这会儿的功夫,已是有很多人同意加入除魔联盟,占了座中几有三分之一的人数。但同意加入的都只是些小门小派,称得上巨头的只是姑苏梅家一门而已。

    座中诸人收到英雄贴赶到苏州共同商议对付魔教,但谁都没有提到成立‘除魔联盟’一事。如今突然扯了出来,很多人都已想到,这是不是清荷剑派故意安排的,有意要吞并各派。只是没有想到李慕然端得神通,竟然已收伏了如此多的门派,更同梅家达成了同盟。势力之大,已不是其他门派可以望其项背的了!

    如不同意的话,说不定没等魔教打来,便要被清荷剑派借机除掉;可若是同意的话,岂不是将本派的生杀大权交予外人手中。众人都没有料到清荷剑派会在突然之间弄出此举来,事先又没有半分征兆,俱都大感头痛。

    “郑少侠,不知贵门有何打算?”梅望春见厅中一片缄默,便向郑雪涛问道。

    郑雪涛站起身来,看了张梦心一眼,道:“郑某只是代表个人,非是家族所遣。在下一切以张仙子马首是瞻!”

    李剑明朗笑站了起来,道:“各位,武林如今已是风波动荡!所谓合则力大,分则力弱,眼下魔教肆虐天下,当是我辈正义之士抛头颅、撒热血,为江湖贡献一分微薄之力的时候!在下不才,愿当除魔联盟的马前卒!”

    他话才说完,却见已有四人同时站了起来,道:“青城、华山、崆峒、点苍,愿意加入除魔联盟,为天下安危略效绵薄之力!”

    黄羽翔与张梦心同时变色。黄羽翔这几日听张梦心诉说天下大势,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子了。当初南海派被魔教灭门,随即清荷剑派壮大,代替了南海派之位,立于七大剑派之中。而清荷剑派这四年发展迅速,俨然已成了七大剑派之首。而现在随着青城、华山、崆峒、点苍四派的齐齐加入,七大剑派中就已有五派参与其中,再加上梅家的话,即使硬拼魔教也不见得会落败。若是要转头对付其他门派的话,当真是易如反掌。

    想不到慕然处心积虑,图谋竟是如此之大,只是奇怪为何事先没有听到一丝消息。

    此四人一表态,立时又有许多门派加入了除魔联盟。这些门派虽是不情不愿,但都是无可奈何。这样一来,没有表态的就只有张梦心与峨嵋、恒山三个举足轻重的门派代表,还有数十个举棋不定的小门派。

    李剑明脸上颇有得意之色,事情的发展正如预料一般,他淡淡向张梦心道:“张仙子,令尊历来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向来嫉恶如仇,是除魔卫道的中流砥柱,凡我辈人士,无不敬仰之至,想来张仙子定会共襄此等胜举吧!”

    他一顶顶帽子扣下来,若是张梦心说过不字的话,岂不是成了枉顾父亲名声,是非不分的不孝女了!

    “我不同意!”

    张梦心还未回答,却听屋顶之上传来一个清扬的声音。屋中众人齐齐一惊,暗道自己这些人无不是一派掌门、护法之流,在武林之中都是可排在前百名的高手,怎会被人欺到了头顶还不知道!

    黄羽翔与单钰莹对视一下,已然从对方的声音上听出了他的身份,而单钰莹更是从功意的波动上感到了对方的亲切。

    是浪风。

    “什么人?”李剑明一声暴喝,身旁的李慕勤突然冲天而起,双掌向屋顶击去。

    他号称“百花错手”,一身功夫全在双掌之上。这双掌一击,屋顶顿时破了老大一个洞来,李慕勤的身形顺势从洞口窜出。

    谁知他才探出半个身体,便突然掉落下来。李慕勤站稳身形,沉声道:“鼠辈无类,只敢在上面偷袭吗?有本事的就下来较量较量!”

    “好!”屋顶上那个清扬的声音再度响起,随即一个身影从洞口窜下。他身形还未落地,却见李慕勤、李剑明、梅望春齐齐向他冲去,两双肉掌、一柄长剑飞速向他卷去。

    原本清荷剑派一意立威,想不到却被他如此捣乱,俱都心中暗恨,存心要将他擒下。三人也顾不得身份,齐齐向他攻去。

    眼见那人身法已老,无法再避时,突然之间,众人只觉一阵黑光闪过,那人竟奇迹般地加速,一下子脱出了三人的包围,已是轻轻巧巧地站在了地上。

    他轻晒道:“原来所谓的正道人士竟是如此卑鄙无耻,不但连偷袭都拿出来了,而且还要以多欺少!”

    他神态潇洒,脸庞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不是浪风又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