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八章如此序幕
    无边的攻击仿佛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又如春水迢迢,温柔地让人起不了一丝抵抗之力。黄羽翔在这一招之上,已是完全融合了他新悟得来的“水之道”。然而“抱朴长生功”又是世上最为王霸的内功,让万物臣服的气势已是弥散在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这一招功意相合,已是展现出了大威力。

    当初与丁平一战,黄羽翔摆脱了原先使用偷学招术的束缚,全凭功意挥散树棍,兀自将丁平杀得急退不止。如今他心灵又有突悟,功力也比当初增长了不少,此一击比之与丁平一战,威力更是远甚!

    枝剑之上闪着青蒙蒙的劲气,犹如万点寒芒直刺赵海若。

    赵海若双眼之中闪过一道白光,娇叱道:“停!”随着她双掌的推出,白色的劲气突然从身上急涌而出,已然将黄羽翔万千道枝影完全裹住。

    黄羽翔轻咦一声,只觉手中枝剑突然之间沉重了万倍。原本仿佛游在水中,每一剑使出,都会顺水而动,圆柔无比,可是现在却好像掉到了泥淖之中,竟是半分也挥洒不开。原本晋入“水之道”的心神顿时出现了一丝破绽!

    想不到这个妮子还真是有一手!黄羽翔心中大赞,猛地真气一阵暴涨,向那团白光笼罩过去。

    “抱朴长生功”乃是天下第一王霸之功,岂能屈居于其它劲道之下!以功法的特性而言,首先便是要吞噬对方的力道,若是没有足够的时间或是力道不足,便以本身的王霸强自将之摧毁!

    黄羽翔真气涌出,便知道对方的功力绝不在自己之下,当下雄浑的真气顿时与赵海若的真气来了个猛烈对击。

    轰然一阵巨响,黄羽翔的枝剑已然突破赵海若真气的防守,直刺到她的胸前。两人的功力虽然相左,但黄羽翔的功法胜在霸道,竟将赵海若的内力生生压下,强自攻到她的身前。

    黄羽翔面有得意之色,想到这场比斗终于还是要以自己的胜利而收尾。谁知枝剑还未抵到她的胸前,竟是突然之间化作了一团粉末!

    原来赵海若的功法虽是及不上黄羽翔,但内力虽及,仍是将黄羽翔手中的枝剑完全摧毁。此番交战,竟是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只不过黄羽翔枝剑之上兀自带着强烈的剑气,所及之处,衣裳无不破裂碎开。而赵海若有真气护身,剑气虽厉,却也难以伤到她分毫。

    赵海若嘻嘻一笑,道:“想不到你的功夫还不错嘛,竟比温师兄还要强上一点!”她胸前的衣物几有大半被剑气所毁,白玉似的晶莹肌肤已是露出了大半,甚至高耸的*也是隐隐可见。

    她自己也不知是全无所觉,还是根本不以为意,竟是连掩都没有去掩一下。

    黄羽翔看得虽是过瘾,但心中却想若是被莹儿看到眼前此景的话,那可真是大大地不妙了。

    赵海若潇洒的转过身体,喃喃道:“打得肚子饿了,要去吃东西了!”边说边走,竟是没有再理黄羽翔。

    黄羽翔大惊,心道若是让她以这付样子进到客栈,虽说客栈已被温漠然早已包下,以免再出现炸楼事件,但客栈中的伙计掌柜倒还是全在,若是被他们撞见眼前的赵海若,岂不是有损她的清白;若是让单钰莹她们看见,那可更是不得了了,定会以为自己“欺负”了她。

    心念电转之际,已是抢到了她的身前,将她拦下。

    赵海若眉头一皱,道:“你快让开,我肚子饿得不行了。要加架可以,等我吃完饭,一定把你揍个半死!”

    黄羽翔脱下自已的长袍,递了过去,道:“你快些把衣裳披上!”

    “作什么?”赵海若却是一动不动,道,“我不冷啊!”

    “你这个样子……”黄羽翔指了指她的胸前。赵海若低头一看,却是毫不惊奇,道:“咦,衣服又破了……坏成这样子了,补不了了!”转向黄羽翔,怒道,“你快赔我的衣服!”

    黄羽翔道:“你先将这件衣服披上,我一定赔你件新的。”

    赵海若将信将疑,却仍是接过了衣服,轻轻嗅了一下,才披到身上,道:“看不出你一个大男人,衣服倒是不臭。”

    黄羽翔自修成“抱朴长生功”,身体之上便有异香,虽是轻微,但贴身衣物上却还是留下了味道。

    “海若,你——”张梦心与单钰莹结伴而出,乍见两人的样子,两张俏脸顿时齐齐色变,四只大眼睛俱都发出恐怖的光芒,直射向黄羽翔。

    “心姐姐,他欺负人家!”赵海若投身到张梦心怀中,将身上的袍子拉开,现出早已破败不堪的上衣,道,“你看,他把人家的衣服都弄成这付样子了!”

    黄羽翔感觉从脚底心开始升起了一股凉气,直向全身蔓延。果然单钰莹与张梦心一见她酥胸半露的样子,根本就没有考虑到刚才她们正是因为听到一阵巨响才跑下来的,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对这个大色狼果然一点也不能放松!

    “大哥,”张梦心柔和的声音听在黄羽翔的耳朵里却是异常的刺耳,“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心儿,刚才我是和赵姑娘过了几招,一时收不住手,才将她的衣服震碎的,不是你们想得那样!”黄羽翔摊了摊手,做出无辜的样子。

    “你觉得我们该相信你的话吗?”单钰莹淡淡地道,眉目之中,又是嫉妒又是哀怨。

    黄羽翔叹了口气,走到三女跟前,突然张开双臂,将她们三人全部搂住。他心道既然百般解释也是无效,她们两个已经认定自己与赵海若有私情,那倒不若真得做些坏事出来。

    他一使坏起来,单钰莹两女反倒没辙了,被他一搂住,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身体都是一阵发软,哪有力气挣扎。

    张梦心低声道:“大哥,你放过海若吧,她才十六岁……你就要了心儿吧!”

    黄羽翔心中暗笑,想道:心儿对这个小顽皮还真是好,只不知是不是在吃醋啊,故意将这小顽皮甩开?他虽然抱着三女,但自己却是战战兢兢,这赵海若实在太过古怪,就是她投怀送抱,他也得想想清楚。口里却说道:“原来十六岁了,早已经及笄了,可以嫁人了!”

    古时女子十五岁称及笄,过了及笄便可以嫁人了。

    “谁要嫁人啊?”*中的赵海若突然说道,“咦,在玩什么,挤外婆吗?”她嘴里说着,身体已经开始扭动起来。

    她夹在单张两女中间,身体一动,顿时挤得两女在黄羽翔怀里扭动不已。黄羽翔对着这两人倾心相爱的女人,心中自是极易动情,哪堪如此挑逗,顿时有了反应。与他紧紧贴在一起的两女哪有不知之理,两张俏脸顿时羞红一片。

    赵海若停了下来,问道:“心姐姐、单姐姐,你们怎么了,怎么脸好红啊?”

    黄羽翔也不欲做得太过份,当下将双臂收回,道:“今日便暂且放过你们两个,待得真真身体好了,我便要将你们一块‘吃’了。”

    “哎呀,”说到吃,赵海若立时想到自己的肚子正饿,忙挣开张梦心的搂抱,急往屋中跑去,还没跑进屋中,已然大叫道,“老陈,快给我准备七个包子、一只烤鸡、一盘猪肝炒辣椒、一盘蒜苗炒牛肉、一碗三仙汤,哦,我还要一笼生煎小笼包!”

    黄羽翔三人互看一眼,都是“噗哧”一笑。黄羽翔道:“心儿,你放心吧,我是不会招惹你家小师妹的!我这么穷,怎么养得起她啊?”

    单钰莹妩媚地白了他一眼,对张梦心道:“这个小贼最爱骗人,妹妹你千万不要相信他!”

    黄羽翔看着她风情万种的样子,不禁心火大盛,暗道:莹儿怎么越来越撩人了……哎,再被她看几眼,真得要忍不住“欺负”她了!唉,刚刚怎么就这么大方把她们两个给放过了呢!

    牵着两女的手往屋中走去,突然猛听赵海若一声大叫道:“老陈,我告诉过你菜里面一定要放辣椒的,你怎么老是记不得啊!啊,原来你竟在赌钱,怪不得老是记不住,哼!”

    三人只见眼前一花,四五个人已是被扔出了屋外,赵海若双手插腰,站在门口,道:“若是下次再敢烧出这种菜来,我就把你丢到太湖里去!”

    [***]

    又过了两日,已到了七月十三,正是武林大会召开之际。到得巳时左右,黄羽翔便同单钰莹、张梦心、秦连往梅府赶去,淡月留下照顾司徒真真。至于赵海若这个妮子,她若是不想出现的时候,任谁也别想找到她。

    苏州城本是天底下最为繁华热闹的城市之一,如今又适逢武林大会召开,一路上都是执刀佩剑的武林中人,比起往昔来,更显热闹。由于人多,黄羽翔四人好不容易才雇到一辆马车,车钱却又比平时贵出了一倍多。好在单钰莹与张梦心都是有钱之人,也不将这些小钱看在眼里,黄羽翔却是暗暗想道:若是以后退出江湖,说不定可以开个车行,可惜张、单两女却都不是理财的料。

    微微撩开窗边之帏,黄羽翔道:“好奇怪,这么多武林人士到了城里,怎么没见官府有什么动静?”他当日在金华府遭到武林人士的围追堵截,全靠了当地官府将武林人士驱散,才让他从容逃出。经此一役,使他对官府作用的认识大大地加深。

    “许是清荷剑派已经打点过了吧!”张梦心对人性的认识远在黄羽翔之上,这一猜恐怕十有八九是正确的。

    “大哥,到了大舅父家里该同他们说些什么啊?我见着他们就讨厌,唉,这个李剑明怎么什么地方不找,偏偏到大舅父家开什么武林大会!”单钰莹嘟起了嘴巴,一副气愤的样子。

    “莹儿,你不理他们就是了,就当他们是全不认识的人!反正你已经是我黄家的人了,管他们怎么看你!”有秦连在一旁,黄羽翔只是伸手握住了单钰莹的纤手。

    “谁是你黄家的人啊?”单钰莹轻叱薄怒,脸上的神情却是说不出的心动欣喜。

    “姐姐,你又强自嘴硬了,小心大哥回去后又要‘欺负’你了!”张梦心也在一旁打趣着她。

    “妹妹!”单钰莹大羞,与张梦心搂住了一团。

    秦连微微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张梦心有个好归宿,是他这个既父既兄最大的愿望。

    “到了!”黄羽翔止住两女的嬉闹,当先走下了马车,在他身后的是秦连。却见前些日子还空空荡荡的梅府门口,此时已是聚满了武林中人,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几有数百之众。

    显然秦连在武林中的人缘极广,他才一下马车,就有很多人上前打招呼。

    “秦大侠,您也是为了剿灭魔教而来的吧!”

    “秦大侠,自三年前您老人家救下晚辈之后,晚辈日日都盼着能再见您一面!”

    “秦兄,可还记得小弟……”

    看着秦连不急不徐与众人逐一招呼,黄羽翔不禁暗怕,想道:原来成了名也这么麻烦啊,这样每到一个地方,光是打招呼岂不是就要将人累死!

    待得单钰莹与张梦心并排走下马车,立时便成了所有人的视线所在。喧哗的吵闹声在短短的一瞬消失得干干净净,无论男女,都为张梦心惊世绝俗的美丽所吸引。单钰莹虽也是绝世佳人,但站在张梦心一块,却硬是被她比了下去。

    “是张仙子!”“张仙子!”“这个女子便是张宗师的爱女吗?”“无双玉女!”一阵静默之后,却是声动震天的吵闹声。

    “妹妹,你真是像仙子一般。你看,所有的人都在看你啊!”单钰莹凑嘴到张梦心的耳边说到。

    “我才不希罕呢,我只要大哥一个人看我就行了!”张梦心在有外人的时候,脸上总是一片冰冷,但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与她的外表截然不同。

    黄羽翔正挡在她前头,闻言回过头来,对着她温柔一笑。他如此举动一做,顿时有好些人注意到他,其中也不乏当日曾到金华追捕他之人,当下喊道:“他就是那个黄羽翔,他就是那个黄羽翔!快抓住他,张仙子说过有重酬的!”

    张梦心顿时想到她发出缉捕黄羽翔通告之事,这些天发生了如此多事,竟是忘了取消这个通告。

    虽是有些人见到黄羽翔与张梦心关系颇不一般,但更多的人却是只想将黄羽翔擒下向张梦心邀功。很多人以前只是听闻过“无双玉女”容貌绝美、天下无对,眼下一见,果然见面远胜闻名,都是蠢蠢欲动。想到某家长得如此英俊,若是能擒下那个姓黄的小贼,借机与张仙子结识,说不定佳人就会看上自己,从此鲤鱼跃龙门,立时身价百倍。

    一时之间,群情振奋,齐齐向黄羽翔涌去,势道之大,以秦连这等大高手,兀自被挤到了一边!

    黄羽翔知道这般人脑子中只剩下擒下自己一个念头,说什么他们也不会听得,当下身形一纵,已是凭空跃起,一个筋斗翻出三四丈。他虽然知道张梦心有单钰莹护着,但仍怕人多拥挤,会不小心伤着了她。

    他身形落下,也不管底下的人群,脚尖在身下人的头顶一点,复又跃到空中。

    有身份武功好的江湖人士早已经被请到了府中,现在在门外的,都只是些三流人物,怎抓得住黄羽翔。那被踩之人还未反应过来,抬头仰望之际,正被黄羽翔一脚踩到了脑门之上。他哇地一声大叫,骂道:“妈的个辣块妈妈,臭小子竟敢踩你爷爷!你可知道俺是谁?你爷爷可是‘名震关中、脚踩两江、拳打三山……”这位好汉的外号还未报完,早被拥挤过来的人群推到了一边,也不知被多少人踩到了脚跟,直痛得他在一边抱脚直跳,嘴里雪雪呼痛,心中更是将黄羽翔骂个半死。

    黄羽翔身形几个起落,已是落到了十来丈外的一棵极为高大的柳树之上。他轻功极高,脚下踩着极为纤细的柳枝,柳枝随风轻舞,他也跟着上下起伏不定。

    场中虽有数百号人,但轻功高明之人却是半个也没有。有几个眼力高明的看到黄羽翔能凭一根细柳便稳住了身形,心知此人武功奇高,自己绝非他的对手,已是退到了一边。但更多的人却是在树下骂阵起来,好些急躁之人已是攀树而上。

    黄羽翔对着单、张两女轻轻一笑,突然脸色一沉,无边的气势从他身上疯涌而出,铺天盖地地向众人涌去。魔神般的气势顿时笼罩全场,每个人都从心灵的最深处感受到了一股毁天灭地的王霸之气,无可抵御的无力感由心而生。

    骄阳挂在这个男人的身后,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所有色彩,天地之间,就仿佛只剩下这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傲然独立。所有的人在他面前只是微不足道的一棵小草,只有臣服在他脚下的资格!

    当日以浪风的武功,在黄羽翔如此神威面前,兀自轻颤不止,便何况眼前这些武功低微之徒,所有的人都趴伏在地,犹如向高高在上的黄羽翔行礼一般。

    单钰莹与张梦心搂作一团,眼中满是神醉心迷之色,心中俱想:这就是自己的好夫君!

    当梅望春与李剑明闻讯赶出之际,恰好见到了眼前的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