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六章素手调羹
    “魔教连续几次攻击师妹的事情已经在江湖上流传开来,武林中已是人人义愤,认为魔教经过这四年的养精蓄锐,已是元气全复,甚至远超当年。对付师妹,就是对师尊宣战!而三日前‘百花门’竟一夕灭门,种种迹像都表明这乃是魔教所为。现在江湖上已是人人自危,生怕自己就是魔教下一目标!”温漠然叹了口气,道,“两天前清荷李剑明突然代表他父亲广发英雄贴,邀请武林人士齐聚苏州,商讨除魔大会!我刚才出到门外,已是遇到了好些在武林中颇有名声的人物,甚至崆峒派的掌门也来了!”

    “好!”黄羽翔双掌一击,道,“魔教那帮贼子屡屡犯我,更将真真伤得这么重,是该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莹儿,我们便去那英雄大会瞧瞧……温兄,不知这英雄大会是几时开始?”

    “五天之后……”温漠然略为犹豫了一下,道,“听说问剑心阁的传人也要来了!”

    “问剑心阁,那是什么东西?”黄羽翔不解地问道。

    “不是什么东西!”张梦心道,“问剑心阁是武林最为神秘的门派,历代只有一个传人行走江湖,其门派的宗旨就是维持武林平衡之势。每次问剑心阁传人现于江湖的时候,武林中总有大事发生!上次问剑心阁的传人好像叫做魏雅心,号称‘纤手驭龙’,不但指她的武功也得,更是手段高明,常能化争端于无形之中!却不知这一代的传人又是何人,比之魏前辈又是如何?”

    “是啊,眼下情势复杂,一切需得从长计议,不可鲁莽行事!”温漠然皱眉道。

    单钰莹转头对他一瞪,自是怪他竟敢冲撞了自家夫君。

    “是啊,”张梦心也道,“‘百剑门’被灭一事实在是太过奇怪。按理说,三天之前,正是魔教偷袭大哥的时候,怎么可能又去将‘百剑门’给灭派呢!百剑门主池水砚虽不是武林中的顶尖人物,但一手‘三花剑’使得极好,门下弟子又多,魔教没有三大传令使,如何将它灭派,除非是三圣女、二尊之流的高手也到了这里!可是以他们对掌教圣物的志在必得,又岂会平白无故地去偷袭‘百剑门’呢?”

    说到这里,她转头问淡月道:“淡月,你可曾见到那玫戒指?我刚才怎么找不着!”

    “小姐,那玫戒指已经碎成一片片了!”淡月便将当日的情形说了出来,黄羽翔、单钰莹、张梦心三人都是极为奇怪,不知道这奇形戒指在单、张两女身上发生了什么作用。

    “大哥,我看这件事清荷剑派最为可疑!”张梦心理了理思绪,道,“清荷剑派与魔教本来就处在一个微妙的局势之中,只要灭了魔教,那它便俨然为天下第一大派了。反过来说,清荷剑派也完全有实力将‘百剑门’一夕之间灭门,反倒嫁祸在魔教头上!”

    黄羽翔静下心想想,道:“不错,当时心儿与秦前辈你们一走,魔教便攻了过来。若不是李剑明将你们邀了过去,谅魔教之人也不敢如此做!”

    “对啊!”张梦心见黄羽翔不再执意要寻魔教报仇,大是松了口气,道,“魔教几有千年基业,根深基稳,非是清荷剑派虽能对抗,只不知清荷剑派为何要在这时候与魔教起衅!唉,五日后的英雄大会,不知会出现何种结局?爹爹说过,只有两派维持均势,才能得保武林安宁。唉,若是战端再起,非是武林之福!”

    “心儿,你错了!”黄羽翔扬声道,“维持两派势力的均势,并不是长久之策!总有一天,矛盾总会激化,到时候,多年的仇恨在一朝爆发,带来的破坏性岂不是更加难以控制!说句难听的话,现在你爹爹还在世,压得下两派的人,但你爹爹百年之后呢,那又如何是好?”

    张梦心一怔,情不自禁地道:“那怎么办?”

    “唯一之计,便是将这两股势力都连根拔起!虽然会有人流血,但忍下一时之痛,才能给武林数十年安静的时间!”黄羽翔虎目之中暴闪着精芒,道,“魔教伤了真真,清荷剑派又趁火打劫,哼,我决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众人都从没接触到黄羽翔如此霸道狠辣的一面,俱都面面相觑,颇有震惊之色!

    “小贼,你可想清楚了,你一个人斗得过这两个武林中势力最大的两个门派吗?”单钰莹虽是使性惯了,但该有的思虑还是有的。

    “嘿嘿,我又没有说过要与他们明刀明枪的斗个高下!”黄羽翔怜惜地看了单钰莹一眼,道,“况且,现在他们所谓的圣物已经被我们毁了,他们必然不会善罢甘休。与其被他们追杀,还不如先发制人!我再也不允许你们当中有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了!”

    他看了看单钰莹,又转向张梦心,目中全是坚定之色。

    “大哥——”两女见心上人如此体贴爱护自己,自是感动不已。单钰莹想道:即使下地狱,我也会陪着小贼一道。张梦心却是想道:魔教与清荷剑派之争果然非是武林之福,难道当真要如大哥所说,将他们全部消灭吗?

    “黄兄好志气!”温漠然击节赞道,“我也觉得一味姑息下去,迟早会生大变,还不如当机立断,长痛不如短痛!只是滋事体大,还要先行禀告师父。师妹你意下如何?”

    张梦心略一点头,道:“好吧,温师兄,你尽快与爹爹联系上。如今的武林已是风波渐生,恐怕一场大战又是免不了的!”

    黄羽翔闭上双眼,想道:清荷李慕然早在七年前便已经派人卧底潜入魔教,西湖之上假冒魔教偷袭心儿,由此引发一连串的事件。终成功引得自己一群人与魔教站在了对抗的一端,此事牵涉到张梦心,那张华庭势必不能抽身其外。然后他又覆灭“百剑门”,以白道对魔教的敌忾之心结成除魔联盟。如此一来,魔教虽是千年根基,恐怕也会毁于一夕。若这都不是巧合,而全是李慕然一手策划的话,那他心机之深、手段之毒,恐怕可说是天下第一人了!

    黄羽翔本不是笨人,虽然明知道这件事十有八九是李慕然搞得鬼,但魔教伤了真真,又屡次追杀自己却是不假,这个大仇已是结下,除非身死,怎也是化解不开。他心中大恨,暗暗道:“魔教就是不来找我麻烦,我也不会放过他们!清荷剑派如此可恶,哼,我也定不会轻易饶了他们!”

    猛然之间,只听“咕”的一声巨响,黄羽翔忙睁开双眼,辨声向张梦心看去,问道:“心儿,你怎么了?”

    张梦心俏脸通红,满是忸怩之色,低着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与黄羽翔他们一样,也是三天未曾好好进食,如今又说了这么多话,肚中早已经饿得不行。

    黄羽翔大急,兀自还想问她,却被单钰莹狠狠地瞪了一眼,在他耳边轻声道:“呆子,妹妹跟我们一样,都饿了好几天了!”他这才恍悟,消去了满脸焦急之色。

    张梦心闻言更显窘迫,恨不得将一张螓首垂到被子之中。淡月已然出门而去,替张梦心去张罗饭菜。待到淡月端着饭盒进来,张梦心眼光一扫黄羽翔,道:“大哥,你先出去一下可好?”她知道自己已饿得不行,吃相难免不文雅,徒地伤了自己在黄羽翔心中的印像。

    黄羽翔哈哈一笑,道:“心儿,刚才我同莹儿与你现在一般无二,不妨事的,我就爱看心儿吃饭的样子!”

    单钰莹见黄羽翔终于摆脱司徒真真的惨事,开怀大笑起来,也不由得心中欣喜,道:“妹妹,刚才我跟大哥在楼下吃饭的时候,好多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真是好笑极了。”

    张梦心见两人都不肯出去,但肚中实在太饿,也不顾得在两人面前装矜持,当下接过饭盒便吃了起来。她初时还顾着形相,细嚼慢咽,但三口米饭下肚,却是更加饥饿,再也顾不得了,狼吞虎咽起来。才短短一柱香的时间,所有的饭菜便已一扫而光。张梦心接过淡月递过来的香巾,轻轻擦拭起来。

    黄羽翔与单钰莹见她刚才吃得如此之凶,现在却又装起了淑女起来,俱觉好笑,脸上都露出笑意。

    张梦心哪有不知之理,呢声道:“大哥,姐姐,你们两个都欺负我!”

    说到“欺负”,黄羽翔不禁想到了赵海若。这个丫头从早上起便不见了踪影,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单钰莹轻轻拉过黄羽翔的手,道:“大哥,你现在心情好多了?”

    黄羽翔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情,随即便藏得深深的,道:“真真的事情让我明白一个道理,若是我不珍惜现在的每一点光阴,以后后悔就来不及了!”

    “大哥,真真一定会好的!”单钰莹先是看了下张梦心,待见她也点了下头,才望向黄羽翔。

    黄羽翔露出一丝笑容,道:“我知道,真真一定会没事的!”

    张梦心从床上跳起,道:“好,为了庆祝一下,我准备今天晚上亲自下厨,为大家做顿好吃的!”

    黄羽翔与单钰莹从未见过张梦心烧煮过东西,自是一副期待的表情,却没有看到淡月与温漠然已然开始变成灰色的脸庞。

    对于温漠然而言,平苫有两件事能让他害怕:第一个当然就是小师妹赵海若了,第二个却是张梦心的饭菜。若论威力而言,第二个还远在前面一个之上。

    他突然站起身来,道:“师妹,我要尽快与师父联系上。我看,我现在就动身吧!”

    “不行!”张梦心这时候纯是一副小孩子的天真模样,道,“难得人家想煮点东西,你怎么说也得吃过这顿晚饭才走!”

    温漠然暗暗叫苦,心道若是吃了这顿晚饭,恐怕自己三天之内都上不了路了。

    黄羽翔与单钰莹这时终于捕捉到了温漠然的神情,当下心中也是惴惴,想道:温兄怎么一说到心儿下厨之事,脸上便青筋直冒,简直比当初说到赵海若的时候还要恐怖,岂难道……

    [***]

    “小姐,你把盐当成糖了!”

    “小姐,那不是醋,那是酱油!”

    “小姐,煎蛋的话不能整个就扔下去的,要将蛋壳先打碎了!”

    “……”

    淡月渐觉口干舌躁,到得后来,她自己也分清哪个是菜油,哪个是酱油了。

    为了要做顿好菜,张梦心特地向掌柜的借了间厨房,以便大展拳脚。那客柜见张梦心如仙子一般,对她提出的要求自是不会拒绝,还说若是张仙子将菜做出之后,是否能分他一些。张梦心心情正好,当下便一口应承。淡月却是在一旁摇头不止,试想以张华庭如此神功,吃了张梦心所做之菜,兀自肚痛了几有一天之久。其中威力,便可以想见一斑了!

    淡月正头痛之际,却见赵海若从门外探进半颗美丽的脑袋,小心翼翼地问道:“淡月,心姐姐是不是在煮饭啊?”还没等淡月回答,她倒自己掩了进来,对淡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悄悄走到张梦心的身上,突然伸手将她抱住,双手正按在她的酥胸之上。

    “呀!”张梦心猛地一声惊叫,急回过身体,发现是赵海若,才松了口气道,嗔道,“你想死吓死我啊!”

    “心姐姐,你干嘛又要做饭啊?”赵海若眨巴着美丽的大眼问道。

    “又?”张梦心想了想,道,“我上次做饭的时候好像是两年前了吧,怎么,上次你吃得菜还记得那么清楚吗?”

    赵海若虽是生平不知怕为何物,但回想起当日所吃之菜,还是起了一阵鸡皮疙瘩,道:“……心姐姐,你干嘛要亲自动手呢?不如我们出去玩吧,让淡月来做就好了!”

    “是啊是啊!”淡月忙随声附和,道,“这里交给我就行了!”

    “那怎么行呢?”张梦心道,“我难得想为大家煮一顿好吃的,怎么能半途而废呢!”

    “心意到就行了,况且心姐姐你这么娇弱,若是弄伤了自己,岂不是让我们都要伤心了!”赵海若此时已完全摆脱了小孩子的顽皮,神态举止一如长辈正对着宠溺的小孙女。

    张梦心暗暗好笑,道:“这是不一样的……况且,我这顿饭主要是做给大哥吃的。”

    “干嘛要自己做呢,出去买就行了!”赵海若又糊涂起来了。

    “就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张梦心突然生起气来,柳眉一竖,随即又现出一副温柔的样子,道,“这顿饭代表着我对大哥的一片心意……海若,你是不会懂的!”

    赵海若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张梦心。

    “海若,你有没有试着去喜欢一个人,每天都想着他。若是有一会儿见不到他,你就会觉得很难受,好像身上少了点东西似的……可是你见着他后,又觉得所有的话都不必说了,只要看着他,你的眼睛就会告诉他所有想说的话!”张梦心脸上满是迷离之色,盯着漆黑的铁锅,仿佛这铁锅突然之间变成了黄羽翔嬉笑的脸庞。

    赵海若现出沉思的神色,突然道:“啊,我现在好想我的小灰啊!”

    “小灰是你养的那只老虎!”

    “你怎么知道的?”赵海若一副惊讶的样子。

    “出去出去!”张梦心强自将赵海若推了出去,砰地一下关上了门,将菜铲炒得翻天飞。

    [***]

    “大家快吃吧!”张梦心招呼着众人坐下,见众人久久不动筷子,忍不住催促了一下。

    黄羽翔见众人都不动筷子,当然也不敢造次。张梦心挟了一块鸡肉给他,道:“大哥,你尝尝。”黄羽翔不敢扫她的兴,只是看着碗中那一块黑不溜秋的东西,虽是伸筷挟住,但始终不敢放到口中。

    “大哥,你快趁热吃啊!”张梦心殷勤地招呼道。

    “死就死吧!这可是心儿的一片心意啊!”黄羽翔咬了咬牙,终于将鸡肉放到了口中。肉才入口,他一张俊脸顿时变了颜色,马上站起身向外跑去,道:“我先出去一下!”他嘴里含着块肉,说话自是不清不楚。

    张梦心微一皱眉,道:“真得这么难吃吗?”说话间,也挟了一块肉到自己的口中。淡月见状大惊,忙伸筷去阻止她。谁知张梦心的动作奇快,她竟是没有拦住。

    “哇,好苦好硬啊!”张梦心猛地将肉吐出来,咳嗽着说道。

    当年张梦心虽是亲自下厨过一次,但张华庭自己才吃了一口便不准张梦心动筷,只是骗她说烧得太好了,他们师徒几个要全包了。若是让张梦心吃了自己所烧之菜,难免让她这个本就娇弱的女子更加受不了了。是以,她却不知自己的厨艺到了何种程度。

    “原来我烧得菜那么难吃啊?”张梦心一副受伤的表情。

    “心姐姐,其实你的水平已经大有长进了。你看,这个宫爆鸡丁至少还能看得出是块鸡肉啊!”赵海若挟起一块黑乎乎的东西说道。

    张梦心一见,却是更加难过,道:“那是小炒牛肉,不是宫爆鸡丁!”

    一顿晚餐虽是如此草草收场,但众人却都暗暗庆幸,没有再次受罪。只是可怜了黄羽翔,虽是跑到外边便将口中之物吐出,但上面的盐糖却已经深入喉咙,害得他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觉。

    张梦心悄悄溜到黄羽翔的房间,见黄羽翔正拼命喝着水,道:“大哥,都是我不好,把你害得这么惨!”

    黄羽翔勉强笑了一下,道:“心儿,你不要多心,我怎么会怪你呢!”他虽然很想安慰于她,但若是称赞她的手艺的话,万一她再心血来潮,重新献技,可还不是一般的惨!

    “大哥,其实我也知道我做菜做的不好……以前在家里做过一次,虽然他们没有说,但我也知道自己的手艺差。可是,我是真想做菜给大哥吃,很努力很用心地去做了,可是就是做不好!单姐姐武艺高,可以帮大哥的忙;真真也可以为大哥挡剑!可是我却什么都不会!”张梦心一副小女人的样子,已然垂垂欲泣。

    “好了,我的好心儿,你人长得这么漂亮,又是那么聪明,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黄羽翔心中感动,眼珠儿一转,道,“……不若,你今晚上就留在这儿陪我,就当是补偿我好不好?”

    张梦心俏脸一阵羞红,忍不住轻啐了他一口,逃出了房门。

    黄羽翔遗憾地叹了口气,却听房内有人道:“为什么要心姐姐陪你啊?难道你是小孩子,每天都要人哄着你才睡得着觉?”黄羽翔转头看去,只见赵海若正趴在窗口外,只手撑颊,一双眼睛明亮无比。

    他正要说话,却听赵海若突然叫道:“呀,白天灵岩寺的老和尚叫我晚上去听佛经,我怎么给忘了呢!”身形一转,已然消失在夜色之中。

    ps:集中问答一下大家的问题。

    首先仍是更新:现在既然加入了挣钱行列,请允许我贪慕一下白花花的银子吧。所以,公众区的更新量,仍是一周五章,周一到周五更新。有人要我在早上更新,这个嘛,嗯。我只要一插上网线,就到处乱逛,静不下心来,所以文章都是早上打得,写完之后,才插上网线,上传一章。若是我早些个上网的话,恐怕这一章是怎么写不完的。哈哈哈,还是替自己做做广告,都起点vip来送些钞票给我!

    ok,然后就是淡月了。大家要怎么处理她。依我的个人所见,是将她从张梦心身边开革出去。毕竟心妹妹与她一场主仆,你无情,我可不能无义,所以处罚不会太过,可能与郑雪涛一起过生活的可能性较大。若是还想恶搞她,就让郑雪涛对张梦心仍是贼心不死,淡月一心为夫,又出毒计。这一次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要好好地教训于她。

    关于下伏笔、悬念。据我所见,金大侠的书好像也没有下多少伏笔悬念,这跟个人风格有关。我写文起来喜欢平铺直叙,偶有几处伏笔,也是要到很后来才会爆发。所以说,设伏笔非我所长,若是要加多的话,说不定便要破坏行文风格,反倒更糟了。

    黄羽翔的功夫。他现在只会“水之道”,功击力已是大大跃升,但必杀技却是甚为欠缺,待到以后,他才会有所长进。现在是女人打天下,单美人、赵海若、任雨情都是强得离谱的人。不过,反面人物已经出现了一个年青高手,他的属性比较高,肯定不会在几女之下。ok,先说到这吧,还有问题的话,下次再说吧。

    对了,今天是星期五,明后两天肯定不会更新,请不要在催促我了,毕竟,我也是比较爱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