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各有缘遇
    黄羽翔抱着司徒真真急急走到张梦心的身前,一路留下了道道血迹,惶急地道:“心儿,你快些救真真,快!”

    张梦心见两人血流满身的样子,也顾不得细问究竟,忙探手到司徒真真的脉门。她才一搭脉,两条柳眉便皱了起来,神情甚是严竣。

    “真真还有得救,是不是,心儿?”黄羽翔满怀希冀的看着张梦心,右手捏得紧紧的,生怕她会说出个“不”字或是轻摇一下螓首。

    赵海若凑过来看了一下司徒真真,对黄羽翔道:“她怎么了,怎么全身都是血啊?是不是你又欺负她了,就像你昨天欺负单姐姐一样!你好过份,把人家弄得满身是血的?”

    她昨晚觉得单钰莹的叫声特别奇怪,还是忍不住去问了张梦心。张梦心虽仍是云英未嫁之身,但平时也涉猎过一些淫诗艳词,倒也不是全无所知,听赵海若这么一说,自己倒也是脸红起来。她又不能明说,心中又酸酸得,只好推说黄羽翔是在“欺负”单钰莹。

    黄羽翔哪有心情与她罗嗦,当即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他此时气势正盛,心中忧急司徒真真的伤势,这一眼当真是杀气盈然,煞气十足。饶是这个妮子天不怕地不怕,也不由得脸色一变,退出两步,伸手抚在胸上,一副受惊害怕的表情。

    赵海若一双乌黑的大眼珠转过不停,心道:“这个家伙真是不识好人心,人家看你这么焦急,好心说几句玩笑逗你开心嘛!真是个浑蛋,看我怎么收拾你……不过,他的眼神怎么这么威严,好像师父一样!呸呸呸,他那一点像师父啊!”

    若不是此刻挂心司徒真真,张梦心定会欣喜除了父亲之处,竟还有人能使这个粗线条的顽皮姑娘害怕。她沉思了好久,才道:“真真心脉已断,生机全灭,我没有法子救她!”

    黄羽翔一怔,猛地伸手抓住她的秀肩,轻晃道:“心儿,你一定有办法的,你一定有办法的!”

    他情急之下用力甚重,张梦心又不通武功,顿时秀眉紧蹙,满脸痛苦之情。

    淡月一掌打在黄羽翔的手臂上,怒道:“恶贼,你还不放手!”

    黄羽翔一惊,才想到张梦心不懂武功,怎么禁得起自己这么用力地揉捏,忙松开手,道:“心儿,你再想想办法,你一定要救真真的!”

    张梦心怜惜地看了黄羽翔一眼,道:“大哥,你先别急,我虽然不能将真真妹子的心脉续接,但要保住真真妹子的性命还是可以的。”

    黄羽翔大喜,忙道:“心儿,那你还不快救真真,快一些!”

    淡月啐了一口,道:“你说话客气些,现在是你在求我家小姐,可不是皇帝在发号施令!”

    黄羽翔的心思全在张梦心能救司徒真真这个想法之上,哪去理她说些什么,只是看着张梦心,却也没再说催促的话,但一双眼睛却是牢牢地盯着张梦心。

    张梦心探手入怀,取出一个小瓷瓶,轻轻将瓶塞打开,一股淡淡的檀香之气顿时弥散开来。

    淡月一见,惊道:“小姐,这是老爷特地留给你防身的!就只有这么一粒而已,若是你日后……那可怎么办啊!”

    张梦心瞪了她一眼,道:“淡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眼下只有这粒大还丹方能保住真真妹子的性命,我又怎能吝啬!”话虽是如此,但若不是这事与黄羽翔有关,司徒真真日后又会与她成为闺中姐妹,这粒大还丹还真不会拿出来现人。

    要知道,这大还丹乃是武林中的疗伤圣药,只要一息尚存,便能起死为生,为少林第六代世祖所制。因制药的材料珍贵罕见,烘焙之时又需要内力极深之人护鼎,端得劳心费力。当时制成之时,也不过区区十二粒,六世祖制成此丹不久,便证道西去。千年以降,少林寺再也没有人能制出第二炉来,而大还丹用到如今,也只剩下三粒而已,被少林派视若珍宝。

    当年少林派曾受了张华庭极大的恩惠,因张华庭本身已是功力极高,少林派也没有什么可以帮得了他的地方,只好送了他一粒大还丹。张华庭本不欲接受,但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自幼身体便有固疾,便就收了下来,欲给张梦心服用。

    谁知他归途中正遇当世名医“不医活人”冬天下,便请冬天下替自己的女儿看病。结果冬天下的结论是张梦心怀有世人罕见的“三阴绝脉”,绝非医药可治,就是给她了服用了大还丹,也是无补于事。

    后来张梦心行道江湖,张华庭虽是知道以自己的名声,外加有秦连的保护,张梦心定不会出什么事。但他爱女心切,生怕女儿有个闪失,便将大还丹给了张梦心,以备万一,谁料今日真个用上了!

    将瓷瓶微倾,倒出一粒约摸龙眼大小的药丸,周身被腊衣包着。张梦心轻轻拨开腊衣,那檀香顿时更显浓郁,将腊衣拨去,手中已多了一粒紫红色的丹药。

    张梦心将司徒真真的下颊捏开,将大还丹放到她的嘴里。可司徒真真百脉俱毁,已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大还丹停在了喉咙口,怎也下不到她的胃中。

    张梦心正要给她度气,却见黄羽翔已是低下头来,与司徒真真嘴对嘴哺了一口真气,已将大还丹度入了她的肚中。

    赵海若两眼圆睁,喃喃道:“你不是要给她治病,干么又亲她?”温漠然实在听不过去,也顾不得将来她会怎样对付自己,将她拉到了一边。

    张梦心松了一口气,道:“好了,现在真真妹子不会有性命之危了!不过她百脉全毁,要将她妙手回春,除非能找到‘不医活人’冬天下老前辈,不然的话,真真妹子便要在无知无觉中度过一辈子了!”

    黄羽翔将搂着司徒真真的手紧了一下,道:“即使走遍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冬前辈来替真真治病的!”他身体突然摇晃了两下,抱着司徒真真的手一松,猛地往后一倒,摔在了地上。

    张梦心虽是有心扶他,但司徒真真失去了黄羽翔的扶持,也是往地上摔去。衡量轻重之下,当即将司徒真真抱住。只是司徒真真身材颇为丰腴,张梦心手上力道又小,直退了两步,被淡月扶住,才稳住了身形。

    张梦心略显恼怒地看了淡月一眼,自是怪她没有去扶黄羽翔。将司徒真真小心翼翼地放到淡月的怀中,才行到黄羽翔的身边,半跪在地上,将他的头放到自己的双膝之上,伸手搭住了他的脉门。

    黄羽翔刚才虽是大发神威,展现出了足以匹敌“自然之道”的大威力,但对身体的折耗却是极其之大,体力早已经透支了。他心悬司徒真真的安危,一股信念支撑着他一直将自身的真气输到司徒真真的体内。现在听到张梦心说司徒真真终于没有性命之危,心头一松,顿时支撑不住,竟是脱力而晕。

    张梦心略微松了一口气,转头向单钰莹看去,道:“姐姐,大哥他……”一语未必,却见单钰莹俏脸之上竟满是条条血迹,七窍之中全部流出了血来!

    她本在奇怪以单钰莹对黄羽翔的关心,怎可能在黄羽翔倒地之时不扶住他,现在迷团解开,张梦心心中却是更为焦虑,只得对站在一边的秦连道:“秦师兄,你先帮我扶着大哥。”

    将黄羽翔交到秦连手里,张梦心忙走到单钰莹身边,却见她双眼紧闭,七道血迹挂在她如玉般的俏脸之上,说不出的诡异。张梦心轻轻一碰单钰莹,却见她猛地应手而倒,忙抢上一步,将她搂住。

    原来单钰莹早已经晕了过去,只是她功法奇特,虽然人已经失去了知觉,但身体却仍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张梦心试着将手搭到单钰莹的脉门之上,才一接触,却觉她的脉搏激跳狂野,似是连珠炮弹一般,几无间隙的时间,而且她身上的温度奇高无比,竟像火烧一般。

    常人的心跳若只是她脉跳速度的十分之一,也肯定会血管爆裂而死,更别说体温如此之高。张梦心心中大奇,却不知道在单钰莹身上究竟发生了何事,竟会变得如此。

    其实就算是天下第一名医“不医活人”冬天下在此,恐怕也无法说得清其中的道理。

    昔年惜花婆婆收单钰莹为徒后,对她的资质大为赞叹,许为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果然,单钰莹聪明异常,什么招式到了她的手里,总能一遍学会,甚至还能推陈出新,创出新的变化。

    惜花婆婆虽然武艺驳杂,但却只拣了最上乘的武功教给单钰莹,只一年的时间,便已经无新招可教。她得“红日照天下”口诀之时,本身内力已是大成,无法再修习“红日照天下”。她也是聪明绝顶之人,当即穷其心智,将“红日照天下”中不适合女子修习的部分略作修改,传给了单钰莹。

    “红日照天下”本是天魔圣教第一奇功,乃是天下最为阳刚的武功。虽经惜花婆婆改编,又由单钰莹自行修正了许多不足之处,于纯粹的阳刚之中夹杂了阴柔之气。然而,功法本身的性质却没有质的变化,仍是阳刚至极的武功。而单钰莹出身大富大贵之家,平时多有进补,人参茯苓等大补之药不知吃过多少,更加助长了原本就过盛的阳气。

    本来单钰莹的内力增长循序渐进,也倒没有什么不适反应。只是她在情绪激动之下竟然突破了“红日照天下”的瓶颈,达到了“死寂天下”的境界,“九转玄冥功”顿时化异为源,重新变成纯阳至极的“红日照天下”的功法境界!以她女子的阴柔体质,与这突如其来的功法一经触碰,顿时发生了大激斗。

    原先她一心对敌,功行十分之下,过盛的阳气有了渲泻的地方,一时也没有发作出来。只是强敌一去,火烧一般的阳气顿时与她的体质冲突起来,真气之炎,竟她的七窍都炙出了血来,人也失去了知觉。

    好在她适才一番大战化去了不少内力,阳气之盛稍有减退,不然的话,此时她自身也要被暴炎的真气化为一团飞灰了。

    张梦心暗暗叫苦,想不到自己出去了仅不过一个时辰,这里竟发生了如此多的事情。她虽是博识,但在内功一途之上,却是所见极少。眼见单钰莹如此情形,心中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单钰莹体内的温度越来越高,丝绸所制的夏装竟然开始慢慢变得焦黑起来!

    张梦心大惊,心知若是照此下去,单钰莹身上所有的衣物都会被她极高的体温全部烧毁,那叫她日后如何见人!她心念电转,猛然想到了那玫奇形戒指:大哥他们都说这玫戒指奇寒无比,自己虽是毫无所觉,但想来应该是如他们所说。不若在姐姐身上试上一试,看能不能压下姐姐体内的高温!

    她心思果决,又无他法可施,当下将那玫奇形戒指拿了出来,放到了单钰莹的左手之上。

    才将那玫戒指放到单钰莹的手上,却见这翠绿色的戒指竟开始散发着无比明亮的光彩,绿油油的光芒顿时将单钰莹团团包住。

    张梦心不知是福是祸,焦急之下又探手去摸她的脉门。谁知手才一触到单钰莹的皮肤之上,却觉一股阳刚之气十足的力道狂烈无比的向她体内涌去。她本身不会半点内力,丝毫没有阻止之道,顿时被那阳刚之气盘据了所有的经脉,只觉全伤热如沸,恨不得投入玄冰之中,才能消了这股奇热。

    秦连原本抱着黄羽翔侧立在旁,突然看到张梦心竟然娇躯微颤,浑然都散发着黑色的光晕,不禁心中大急,忙走上前去,叫了一声:“小姐,你还好吧?”

    张梦心此刻全身灼烫欲炸,正难受异常之际,便连睁一下眼睛都做不到,如何能够回答于他。

    秦连大急,伸手去搭张梦心的肩头,谁知手才一碰到张梦心的身体,便被一股力道奇大无比的内力弹了回来。他心知张梦心不会武功,这股内力必是由单钰莹所传,可是单钰莹明明已经昏迷了,又怎能调动体内的内力呢?他虽是宗师级的大高手,但眼前的情景也是半点也不能了解。他又不敢冒然将两人分开,当下高声叫道:“温师弟,小师妹,你们快些过来!”

    温漠然将赵海若拉到一边,原是骗她说那里有一只六条腿的狗!赵海若好奇心奇重无比,当下便兴冲冲地跟他而去。走到一边,这小妮子突然叫道:“真的有六条腿的狗啊!”

    温漠然心中大奇,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有一只狗正趴伏在地,四脚撑开,尾部又有两条腿露了出来,却要细小了很多。原来正有两只狗在*,但在黄羽翔与单钰莹的杀意之下,竟是生生吓死,结果雄壮的大狗将底下的母狗压住,只露出两条腿出来。温漠然自然知道是有两条狗,当下浑身一阵冷汗,想不到错有错着,竟是逃过了一劫。

    赵海若当下便要将狗抱起,温漠然自是百般阻扰,说什么这是神狗如何如何的,凡人不能触碰!正在词穷之际,突然听闻秦连的叫喊,真个是如遇救星,忙将赵海若拉着便走。

    “小师妹,你平时读的书最多,可知道小姐怎么了?”秦连知道赵海若虽是顽劣成性,但学识之博,却是张华庭亲授四徒之冠,甚至还在张梦心之上。

    赵海若还没来得走到张梦心身边,却见她的身上黑光一阵大盛,随即那奇形戒指也是一阵大亮,突然发出一声脆响,竟是炸成了一团碎片。

    在三人惊咦声中,张梦心猛然弹了开来,赵海若身法灵便,已是将她接住,触手之际,却已没有了秦连刚才所遇的高温。

    那奇形戒指实是万载寒玉制成之物,其中载有天魔圣教的一套高深功夫,只是非得用特殊的方法才能将心法口诀显现出来,一直便是天魔圣教的传教圣物。只是时光以降,将戒指之上心法口诀显现出来的方法已然失传,而这奇形戒指也成了魔教的掌教令符!

    单钰莹体内“红日照天下”的心法境界已是达到最高深的境界,身体已如九幽之火一般,正要将她自己也焚烧殆灭之际,却恰恰遇到了奇形戒指寒气的克制,便趋缓和之势。

    但这寒玉岁月长久,所储寒气已是大不如初,竟是匹敌不过单钰莹身上的“红日照天下”奇幻内力。适值此时,张梦心却是不合时宜的插手其中,单钰莹体内充沛异常的真气立时有部分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本来她不会内功,被这狂暴无比的内力便是轻轻一触便要芳魂归天了。谁知她身怀“三阴绝脉”,原是至阴的体质,恰好抵消了这势道狂猛的力道。在单钰莹暴烈的真气强行贯注体内之下,张梦心的“三阴绝脉”竟开始慢慢瓦解,终全部消去。

    在张梦心沉疴全去之际,正好那奇形戒指的承受之力也到了极限,顿时不支碎开,而单钰莹经此一人一物的分化力道,过盛的力道终告消去,从此走上了武学的至高境界!只是可怜魔教这传教圣物,传承千载,竟是毁于一旦,所载*,也就此湮没失传。

    那奇形戒指之上得到了单钰莹至刚至阳的力道,本身又是至阴至寒之物,顿时生成了无偏无斜的纯和内力。在碎体之际,纷纷向两女传去。两女此时已近昏迷,毫无抵抗之心,顿时有大半进了她们的体内,形成了最原始的力量:先天真气。

    张梦心虽是从未习武,但在“红日照天下”*冲击之下,竟然沉疴尽去,最后更是因祸得福,得到了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先天真气。她虽是还未习练武功,但起点却是最高,体内全是精纯原始的先天真气,没有半分驳杂之气,以后无论修炼什么武功,都是事半功倍,无所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