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死寂天下
    “真真,真真……”黄羽翔将全身的真气不断向司徒真真体内送去,鲜血不断地由他左肩处流下,染红了半边身子。司徒真真火红的衣服被鲜血所染,越发显得凄艳!

    感觉到了司徒真真微弱至极的心跳,黄羽翔心中大喜,全力将内力贯输到司徒真真的体内。秦月怜打到司徒真真体内的真气倒是一遇黄羽翔的内力冲击便化得干干净净,但丁平的剑气却将她的生机已灭,端得不好处理。

    好在葛洪本是修道有为之人,讲究得就是活命养性,“抱朴功”经过他的修改润色,也多了“长生”的功效。长生不老虽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活命起疴倒是功效不凡。

    原本依着他体内如此狂暴的真气,输到司徒真真体内,定会将她经脉齐齐涨裂!奈何司徒真真百脉已被秦月怜所摧,反倒避过了这一劫。而且,司徒真真与黄羽翔已有合体之缘,对黄羽翔的真气并不排斥。心脉虽是无力微弱,但硬是给黄羽翔给生生吊住了!

    众人都被司徒真真的真情所感,俱都一动不动,看着紧紧搂在一起的两人。

    “真真!”单钰莹跃到了黄羽翔身边,突然大嚎一声,张臂将黄羽翔与司徒真真两人抱住,还道司徒真真已经死了。她这几日已将司徒真真当作自己的妹妹一般看待,而司徒真真也是愈发显得乖巧,谁知刚才还巧笑倩兮的天真少女,竟一下子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她眼中的黑芒已去,但身上的黑色光焰却仍是熊熊环绕不止,将她与黄羽翔三人全部包住。此刻的她,在悲愤刺激之下,已然突破了“九转玄冥”*的瓶颈,七情未绝,而功力却是上升了一个台阶!几欲焚毁一切的灭世杀意从她的身上透出,无止无境地向四周波散而去。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单钰莹的杀意所惊,夏日虽热,但每个人的身上都起了一层颤粟!

    朱红侠平静柔和的声音起了一丝颤抖,喃喃道:“死寂天下!死寂天下!红日照天下的最高境界……她怎么可能达到?她怎么可能达到!”

    “你们都该死!”单钰莹咬着牙一字一字地道,“你们所有人都该死!”她松开抱着黄羽翔两人的手臂,冷冷地扫视着众人,凄厉的杀机越来越重!

    黄羽翔拔出将两人贯穿的长剑,猛地大喝一声,这把切金碎玉的绝世宝剑竟在他的手中化作了一团碎铁!他单手将司徒真真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则提着自己的长剑,一边将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到司徒真真的体内,一边向人群外走去。

    “莹儿,真真还没有死!快,快些带她去看大夫!啊,快去找心儿,她定有办法的!”黄羽翔有些慌不择言,眼神却放在怀中的仅剩一线生机的少女身上,全不顾身前正有一大堆魔教教徒。

    “真真!”单钰莹惊喜的回过头来,杀气虽敛,但威势更甚。

    “哼,想这么容易就走吗?你们三人一个都别想离开!”秦月怜见没将黄羽翔杀死,心中的怨气却是一点不消。她本是视人命如草芥之人,死个把人在她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让开!”黄羽翔冷冷地看着她,双眼之中竟是没有半分生气。

    “哟,弟弟,你干嘛这么伤心呢?不就是一个女人吗!”秦月怜罗袖一展,格格格地娇笑道,“死了不是更好,你还可以找像姐姐一样真真的女人啊!”

    黄羽翔没有与她再说一句话,只是低头轻轻在司徒真真已无半分血色的樱唇上吻了一下。

    狂烈的杀机再一次向魔教诸人涌去,可是所有人都清楚地感觉到,这不是由单钰莹所发。单钰莹的杀气是死灭灰暗的,带着让一切毁灭的气息。而这一股杀机却是霸道无比,让人恐惧的起不了一丝反抗之力!

    是黄羽翔!

    黄羽翔抬起头来,突然仰天长啸一声,雄浑无比的真气随着他的声音传遍了整个苏州城。这一声长啸,竟是源源不绝,好像永无止境一般。而附夹在长啸中的内力越来越是沉厚,树上的树叶竟承受不住,俱都纷纷落地。空中偶有倦鸟飞过,俱都炸体而死。

    功力低微的好些魔教教徒已是倒在地上,双手抚耳,嘴里大叫道:“别叫了!别叫了!”眼鼻之中,鲜血长流!

    左肩上的伤口奇迹般地不再流血,一双乌黑的眼珠却变成了赤红。长啸停下,黄羽翔束发的发冠突然爆裂开来,漆发的长发飞舞在夜空之中。发际之末,竟是隐隐有一层血红之色!

    “挡我者,有死无生!”黄羽翔已经无暇与别人多说,多担搁一分,司徒真真活命的机会便少了一少。他迈步便往苏州城的方向走去,单钰莹陪在他一旁,两人并肩而行。

    虽然他与单钰莹只有两个人,但在众人看来,这两个人却同地狱里的魔神无异,狂烈的杀意充斥着每一个人的心灵,即使功力高如丁平者,都从内心之中感到无力的恐惧感。

    有几个人竟开始呕吐起来,仿佛会感染一下,好多人都跪在一边干呕起来。

    丁平与秦月怜同时怒斥一声,挡在了黄羽翔的面前,身后朱红侠也跟了过来。

    黄羽翔血红的双眼散发着无穷的杀意,即使平生经历恶战无数的丁平,也不由得从心中泛起一股惨烈的感觉。

    他抬起手中的长剑,长剑之上染着从他和司徒真真身上流出的鲜血,将剑高举过头,残月辉映之下,无边的惨烈从他身上散播而出。

    “莹儿,你将后面的人杀了!这里交给我。”黄羽翔冷冷地吩咐了一句,长剑之上,剑芒再长,竟几有三尺之长。他死死地盯着丁平与秦月怜,无边的气势拼命地飞长,竟压得每个人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丁平拿过一把手下教众的佩剑,也是高举过头,“血杀”第八式“寂灭”已是展开。

    秦月怜心中惴惴,她虽是见过丁平“血杀”第八式的大威力,但黄羽翔此时的气势几欲灭天吞地,即使以丁平之能,恐怕也未必能挡得下这一击。她心中已然决定再用一次“氤氲之雾”,但“氤氲之雾”就能挡得下这气冲天下的一击吗?

    死一般的寂灭笼罩着所有的人!

    单钰莹身形一动,已然向离她最近的魔教之人扑去,毫不犹豫地执行了黄羽翔“灭杀”的决定。她此刻的身法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了,身形挪动的瞬间,纤手已然拍到了那人的胸口之上。一击之下,那人顿时燃成了一片飞灰。她脸上表情不变,杀意也没有因此而减淡,猛地又向一人扑去!

    朱红侠听到黄羽翔对单钰莹的吩咐之后,便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只是她的身法太快,以他之能,兀自不能将她拦住!直到单钰莹连杀三人,他才挡在一个离单钰莹最近的魔教教徒身前。

    单钰莹清丽的面容没有丝毫感情,如电一般的身形顿时向朱红侠狂卷而去。

    朱红侠双掌全力推开,此时此刻,他心中再也不存丝毫小视之心,已然将她当作能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大高手了!

    死寂天下!杀神已经挥舞起了死亡的镰刀,这个夜晚,注定是个染血的日子。

    [***]

    黄羽翔的气势上升到了最高点的时候,丁平“血杀”第八式的蓄势也近完成。黄羽翔虎吼一声,长剑猛地劈下,一道足有五丈来长、青色之中混杂着血红之色的剑气向丁平袭卷过去。

    丁平也是暴喝一声,迎头一剑向黄羽翔的剑气劈去!

    自然之道乃是将天地自然的能量化为己有,以己身的能量来推动天地间庞然莫与之能敌的大威力!本身的功力越高,能够借助到的威力也越是庞大。

    而黄羽翔自钱塘江中遇险,纯以己僧力强捍天地间沛然莫名的巨大力量,本身的潜能已是完全激发!此刻受司徒真真身受重伤几欲魂灭的刺激,痛苦、自责、愤怒诸多情感再一次激发了人类本身强大的潜力!力量之大,已是远超人体的极限!

    丁平的“自然之道”是化天地万物能量为己用,而黄羽翔此刻狂暴的能量却是完全由己身所发,几要毁天灭地,正好是两种性质完全相反的力道。

    两股力道一接触,顿时一阵僵持。但转瞬之后,丁平略显血红的剑气大长,几有压下黄羽翔青色剑气之势。秦月怜一阵心喜,提起的心终于放下:二哥终还是技高一筹!

    她一口气还没吐出来,场中的局势突然又再生变!丁平的剑气竟在不断消耗,血红的剑气飞快地融入到了黄羽翔青色的剑气之中,转瞬之间,青色剑气大长,轰然向丁平等人席卷而去!

    黄羽翔的“抱朴长生功”原有吞噬异种真气之能,此际他的潜力一经激发,在诸多情感刺激之下,竟连“抱朴长生”真气也有所异变,打出去的剑气也有了吞噬的能力。

    他以本身莫大的潜力对抗丁平的天地之力,原可以说是不分上下,但他的劲道居然也有了吞噬之能,一遇丁平的剑气,便仿如活物一般,开始分析丁平劲力,是以一开始便落在了下风。

    然而丁平此招主要是靠天地自然的大威力,从性质上讲,对“抱朴长生”真气来说却是再熟悉也没有,转瞬之间,便开始不断将丁平的剑气给同化。

    等到丁平的剑气被完全同化之后,两股巨力合在一起,当真是神鬼难敌,浩浩荡荡向丁平等人袭去,可说是无物不摧,无物可阻。

    丁平骇然失色,没想到不但未能将黄羽翔的攻击止住,反倒更加助长了他的攻势。不过情势已是容不得他多做考虑,当下飞速撤身后退。

    秦月怜一见丁平攻击无效,已是发动了“氤氲之雾”,粉红色的深雾顿时将身前团团裹住。丁平纵过,将秦月怜一把拉住,两人齐往后退。

    黄羽翔霸道之极的力道也是袭到,首当其冲的却是魔教那些来不及退走的小喽罗,狂猛的劲道袭僧下,竟是哼都没有哼一下便一命呜呼了!丁平、秦月怜两人撤走虽快,但仍是快不过这凌厉无匹的剑气!

    “氤氲之雾”只是将狂暴的剑气止了只有一息的功夫,便重又卷向丁、秦二人。但这一息时间,却给了丁、秦两人一线活命之机!

    朱红侠已是赶至。

    [***]

    虽然身法不若单钰莹灵敏,但朱红侠却胜在稳重之上,以静应动,在单钰莹狂暴如潮的攻击之下,恍如大海中的一叶孤舟,虽是看似危险,但总能在情急之时化险为夷。

    单钰莹久攻不下,身形越来越迅速,但最后,只能见到一团黑影飘飞,目力已是难见其踪了!好些魔教教徒看得头晕眼花,忍不住又干呕起来。

    黄羽翔与丁平强横至极的轰然一击已是激起了朱红侠的气机感应。朱红侠心中一叹,暗道:二弟什么时候竟已练成了如此可怖的武功!不过,更可怕的却是那个少年,他原本功力虽佳,但岂能在一瞬间增长得如此迅速!

    待得黄羽翔的剑气完全将丁平的劲道同化之后,朱红侠心知不妙,当下也顾不得拦阻单钰莹,猛地从身上爆出一团火红之光,向丁平急掠而去!

    单钰莹一声娇斥,猛地向他追去。但朱红侠红光催动之下,速度竟是丝毫不弱于单钰莹!单钰莹杀性已起,途中虽遇,每一个魔教弟子无不被她无情地燃灭。

    死寂天下!

    红日照天下的至高境界,一旦使出,必然要将所遇生物屠戳殆尽!

    魔教的子弟又怎能敌得过眼前已是化魔一般的单钰莹呢,无不在一招之间全成灰烬。朱红侠虽是激愤异常,但丁平与秦月怜两人却比所有的魔教教徒加在一起还要重要。当下忍住心中的怒火,红影闪过,已来到丁平身前。

    若是没有秦月怜的“氤氲之雾”,任朱红侠本领再大,丁平与秦月怜也难逃一死。

    但世上的事情往往就在一瞬间改变的。

    朱红侠睁开了双眼!

    睁眼的刹那,黑暗的夜空一阵光明,仿佛白昼重临大地一般,晴朗的夏日夜空突然一阵雷声轰鸣,闪电急劈而下!大地发出一阵悲鸣,轻颤不止。

    好个朱红侠!好狂烈的气势,只是一个睁眼竟然引发了天地万物的共鸣!

    朱红侠暴喝一声,红光剧闪之中,双掌向黄羽翔推去。

    [***]

    即使过去了很多年,苏州城每一个人都记得那个惨烈的夜晚!沉痛的悲啸惊醒了所有的沉睡的人们,然后死一般的寂灭让所有人都从心中感到了无比的悲伤。

    天空起了共鸣,大地起了震颤,然后,一道夺目的光华在城东直冲天际,将漆黑的夜晚照得一片光明。

    然后,就是绝对的死寂!

    [***]

    漫天的灰尘散去,黄羽翔单手抱着司徒真真,手中的长剑终是吃不住他浑厚无匹的内力,已是碎成了点点星星。他此番潜力尽出,实是燃烧己身生命的大冲击,能量虽是巨大,但对他本身的折耗却也是奇大无比,若不是他心中死死地坚定要输送真气保住司徒真真的心脉的信念,恐怕早已是累晕过去了!

    朱红侠双臂之上的衣袖早已化作片片碎布,和在漫天的灰尘之中,飘飞成了一片。原本神光凛然的双眼变得黯淡无光,流露出老人特有的衰败之气。

    大阿弥神功。功分三层,练到第二层,本身便能锁住一切往溢的能量,积于身上,以作雷霆一击。朱红侠平时闭合双目,正是因为他将所有积蓄的能量存储在了双眼之内。

    他修成“大阿弥神功”第二层境界已有十余年,这些年来所积蓄的能量可当真是非同小可,竟可以将黄羽翔与丁平相当于联手一击的巨大力道化得干干净净,可真是厉害之至!

    只是这么一来,他这些积蓄的能量终是在一息之间全数用尽,若是再想发出眼前如此惊天的一击,恐怕又要等待十年了!

    朱红侠心中暗叹一声:张华庭,你我一战,又要延期了!

    见黄羽翔摇摇欲坠,单钰莹终停下手中的杀戳,黑光一闪,已是到了黄羽翔的身边,护在他的身侧。

    眼下的情景显得有些微妙。黄羽翔与朱红侠俱已到油尽灯灭的地步,而魔教这边,尚有丁平、秦月怜与三十几个教徒;单钰莹虽只是一人,但实力可绝对不能小窥,适才连杀七人,端得是无一抗手之敌!

    朱红侠心中思绪翻飞不止:“这青年武功如此了得,若不趁此良机将他杀了,日后天下将无一人是此子对手。可是……纤纤的这个徒弟怎得如此厉害,竟能在转瞬之间冲到‘红日照天下’的至高境界!只怕以二弟和三妹的合力,也未必能将她制住!这可如何是好,究竟是和……还是战呢?”

    他心中念头电转,始终犹豫不决。适值此时,却听一个动听的声音兴奋地叫道:“呀,打架啊,我最喜欢了!”话音才落,一个身形修长的女子已是纵跳过来,正是赵海若。

    接着,秦连等人终于也急跃而至。

    朱红侠心头一叹,心知若是再不撤退,自己一行人反倒要成了对方的俘虏,当下手一挥,三十几个人一下子退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