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芳魂依依
    秦月怜粉脸一阵色变,她心中自然知道在这一鞭上,她已经贯注了十成的内力,便是打在坚石之上,也能将它击得碎成一堆石屑,岂料竟被黄羽翔轻描淡写的一剑化解得干干净净!

    临敌对阵,最怕分心他顾。丁平见秦月怜竟然神情恍惚起来,忙纵身向秦月怜跃去,生怕黄羽翔趁势攻击。谁知单钰莹还道他要与秦月怜夹攻黄羽翔,骂了一声“卑鄙”,身形一晃,纤手一张,已是拦在丁平的身前。

    丁平心中惶急,不耐与单钰莹纠缠,当下拔剑而出,向单钰莹刺去。明丽的月色之中,长剑如虹,恍如急电一般。

    对方的手中虽是切金碎玉的神兵利器,但单钰莹却是丝毫不惧,滴溜溜地绕着丁平左劈一掌,右打一拳,竟是缠得他脱不出身。

    秦月怜虽是心中惊异了片刻,但过不半晌,便恢复正常。她见丁平与单钰莹已经斗了起来,当真是大趁心意。她原本还怕朱红侠会放过黄羽翔三人,但现在丁平已然动上了手,战端已起,容不得他袖手旁观了。

    她手中丝带一带,再度向黄羽翔攻去。

    单钰莹若是不使出“九转玄冥功”来,在功力上却要比丁平逊了一筹,再加上丁平手中的宝剑实在是锐利之极,几个回合之后,便完全处在了下风。若不是她的轻功尚在丁平之上,恐怕早已负伤了。

    她心高气傲,容不得自己被别人压下,心念电转之间,便要使出“九转玄冥功”,却见黑影一闪,朱红侠已是挡在了她与丁平之间。

    丁平忙收剑后退,道:“大哥,你——”

    朱红侠柔声道:“二弟,这个小姑娘就交给我来对付,你去帮三妹将那小子和丫头擒下,用他们俩个与张华庭的女儿交换圣物。”

    “死老头,枉你还说是师父的朋友,怎么可以以大欺小呢?”单钰莹绝不是笨人,先不说自己能否敌得过朱红侠,至少黄羽翔是绝不可能挡得住两大传令使的攻击!当下大逞口舌之利,一顶以大欺小的帽子压下去,希望朱红侠可以就此收手。

    “小姑娘,我答应过令师一定要将你带回去,你是怎么说都没有用的,以大欺小就以大欺小吧!”朱红侠裹在一团黑影里,也看不出他的表情如何,但这番话说来,语气却是颇为愉悦,极像长辈见到了调皮的孙女一般。

    单钰莹气极,想不到这老头竟是软硬不吃,她行事全不按规矩,最是熟稔的“七巧翻天手”已是展开,七道白生生的掌影顿时向朱红侠劈去。

    朱红侠轻声道:“七虚一实,前三后四,破!”他黑色的右掌已然迎上。

    单钰莹暗暗一惊,刚才朱红侠所说的“八字真言”正是“七巧翻天手”的精义所在。果然,朱红侠右掌劈到,单钰莹七个掌影顿时化得干干净净,只剩下她一只雪白的玉皓。

    “咦?”朱红侠突然惊咦一声,原来单钰莹的纤手突然之间又一化为二,向他劈来。他全身一亮,顿时如箭一般地飞退出三尺之遥!

    单钰莹得意洋洋地插腰而站,说不出的神色。

    朱红侠突然轻轻一笑,道:“小姑娘,你师父说你乃是她遇上的最有天资之人。我起初还不信,不过现在看来,你可真是当之无愧!‘七巧翻天手’到了你的手里,竟能推陈出新,七变之后再生异变,果然有些意思!”

    他负手而站,道:“好,就让我看看你究竟学了几成你师父的本事?”

    单钰莹性格坚毅,明知他与自己的师父是同一级数的人物,但兀自没有一丝害怕,反倒显得有些兴奋,当即足尖一点,再次向他攻去。

    [***]黄羽翔单打秦月怜,虽然两人功力相若,但在功法之上,“抱朴长生功”却是“九姹素女功”的鼻祖。而秦月怜大半的功夫在媚功之上,临阵对敌,总能以媚功将对方的战念打消大半,然后一举克敌!但黄羽翔却偏偏不吃这一套,而秦月怜上次使出“氤氲之雾”后又元气大伤,功力还未恢复过来,哪及得上正如日中天的黄羽翔,才不过二十招,便已经完全落在了下风!

    丁平虽是自重身份,让他与小辈动手,已是让他大感无颜。但黄羽翔的功力实在深厚之极,不说秦月怜,便是自己不使出“血杀”第八式来,恐怕也是难有获胜之望。偏偏武功更高的朱红侠又对单钰莹的兴趣远大过黄羽翔,不肯亲手对付黄羽翔。他思量一番,想到一切仍以圣教为重,当下宝剑一挺,与秦月怜合击黄羽翔。

    纯以武功而言,丁平可比秦月怜要高出不少,两人一夹击,黄羽翔顿显捉襟见肘,处处受制。

    黄羽翔上次吃过丁平宝剑的苦头,手中的长剑却也不敢与他的宝剑相触,无形之间,更显窘迫。

    秦月怜丝带之上的力道阴柔无比,挥舞之际,浑没有半点破分之声;而丁平的宝剑又是阳刚至极,每剑刺出,必带轰轰巨响,端得是气势惊人之极。两人一阴一阳的组合威力奇大,转瞬之间,黄羽翔已是迭遇险情。

    而魔教其他教徒见三位主脑已然动上了手,也向司徒真真攻去。司徒真真虽然轻功了得,但她又不愿离开黄羽翔,只在场边不停地翻跃。时间一长,便香汗淋漓,身形已显笨拙。

    黄羽翔心中焦急,但他被丁、秦两人缠住,哪里脱得出身,虽然有心且战且逃,但单钰莹好像打上了瘾,竟连头也没有向他这里回过一下。他原本就处在下风,此番一分心,丁平明晃晃的剑身突地刺到了身前。

    他心中一惊,忙使了个大翻身,后跃出半丈左右,但背上却是刺心裂骨的一阵疼痛。原来他虽然躲过了丁平威势惊人的一剑,却没有让开秦月怜无声无息的一击。好在他护身真气已然大成,虽是吃痛,但内力运行却是毫无滞涩。

    黄羽翔强自打起精神,奋力与丁、秦两人周旋起来。但他本来就形势不利,吃了一鞭之后,背心疼痛难当,身法毕竟有些不太灵便,更显困窘。

    他情势虽危,但兀自还能撑住,但司徒真真原是娇滴滴的大小姐,平时少有如此争斗,此番连续使力,已是身形大缓。三人之中,倒是以她的处境最是堪忧!

    黄羽翔心知若不能摆脱眼前两人,司徒真真定然危险之至。虽说朱红侠说是要生擒两人以和张梦心交换魔教圣物,但刀剑无眼,谁知道会不会失手伤人!况且司徒真真如此貌美,落进魔教手中,必然会受折辱,他又怎么能够忍受得了自己的女人受此劫难!

    他虎吼一声,全身真气大盛,单掌向丁平劈去,手中长剑却是向秦月怜疾刺而去。他这连环两击全然积聚了毕生功力,饶是以丁平、秦月怜之能,也不得不暂避其锋。

    但刚则易折,黄羽翔重击过后,全晒不住的一阵力乏,但他知道丁、秦两人的退避只是一时而已,若不能趁此刻突围而出,以后定然再无机会。当下强提一口真气,向司徒真真纵去。

    黄羽翔长剑猛地散出一圈剑光,所指之处,魔教之人无不退避一旁,他一稳下身形,司徒真真却已经撑不住,脚下一软,已是倒在他的怀中。

    他右手将她搂在怀里,手中长剑再度绽出万点寒芒,厉声道:“挡我者死!”猛地急蹿向人群之外。

    黄羽翔身形刚一纵开,丁、秦两人就追击而至,却仍是差了一线,让他纵跃出去,当下再度尾随而去。料他搂着一人,身法定是不甚灵便!

    黄羽翔高声叫了一声“莹儿”,便向东边疾越而去。往西边走的话虽然不用多远就可以进苏州城,但那个方向的人却是最多。而东边的方向人手稍微少了一些,只要突破这层防守,进了蒌葑镇内,任魔教百般蛮横,也不敢在镇里公然动手吧!

    他深知只要稍一被阻挡一下,必会被身后丁、秦两人追上。他剑在身先,真气贯注之下,长剑之上已然出现了一道长约七寸的剑芒!

    这种将真气从无形化到有形的功夫,已是武学中的最高深的修为了。黄羽翔武技虽然还未臻至上乘,但一身内力修为当真是不可小窥,这一招使来,所向披靡,所有拦在身前的兵刃,遇到这煞气十足的剑芒竟是碰之即折,连阻拦半分的资格也没有!

    黄羽翔心中大喜,只要再能跃出一步,便能脱出魔教的包围。而单钰莹只需要使出“九转玄冥功”来,整个武林想要找出几个能在速度上与她拼个高下的人还真是没有几个!

    他精神大振,足尖点地之后,连使出的力气也比平时大了几分,仿如疾矢一般纵到包围外。

    黄羽翔心中正喜,可还没等他落下身影,面前猛地扑出两条黑影,四道掌风铺天盖地地向他卷来!

    他浑没想到竟还有高手埋伏在外边,而刚才全力跃出,一口真气差不多就要用尽。明明只要脚一沾地,便可海阔凭鱼跃了,谁知竟又遭人伏击。他百般无奈,只得举掌相迎。

    三道掌力一阵撞击,黄羽翔只觉气血一阵翻腾,难过得差点儿吐出血来。但对方的两人也不好过,齐齐摔退出一丈之遥。

    虽然眼前已无人阻挡,但黄羽翔仍是心中暗叹一声,背后丁、秦两人趁这个空隙已是杀到!

    他刚才将丁、秦两人以一掌一剑退开,已是折耗巨大;抱着司徒真真纵跃之际,一口真气又没来得及缓过来;最后一场力拼,更是让他所剩无几的真气几近枯涸。他体内的“抱朴长生”真气虽然回气极快,但接连三次的巨大消耗,仍是来不及缓过来。

    五彩的丝带不带丝毫破风之声,已是抽到自己身后。若是再被她抽中一击,估计今晚便要躺在这儿了!而丁平的宝剑威势便是猛烈,还未及身,凌厉的剑气已是划破空气,发出嘶嘶的惨厉声音!

    黄羽翔深知自己绝避不了这一击了,当下奋起余力,将紧搂着的司徒真真猛地向外扔出,心中只是希望这个傻丫头能够逃得了性命!

    这一番动作做完,一口真气终于散尽,此时旧力散尽,新力未生,便是抬手也有困难,只能闭目待死而已。

    [***]朱红侠仿佛对单钰莹的武功极为熟稔,单钰莹每一招使来,他总能不急不徐、恰到好处地化解掉!但单钰莹在有些招式上已是自出机杼,改头换脸,与原招相差很多。朱红侠被固定思维所局限,有时候也被她趁势反扑,占了先手。但单钰莹只要一用回原先的招式,便又会重落下风。

    黄羽翔一声叫喊入耳,她已然清楚对方的心思,当下全身真气奔流加速,“九转玄冥”*已然运转开来,星眸之中,已是隐现黑光!

    朱红侠轻赞道:“小姑娘,你已经有你师父的七成火侯了!不过你想要从老夫的手里逃出去,可就有些困难了!”他双眼闭合,看不到单钰莹眼睛已然变色,但却能从对方散发的气机上感受到对方功力的变化,突然道,“咦,她竟把这门功夫也教你了!不对,这门功夫女子怎么能修炼呢!”

    他话音一落,整个人已然重现出来,仍是闭着眼睛,嘴里轻轻低喃着。他自练成那门古怪功夫后,整个人的能量便全不外泄,只有凝神对敌时,才会对身体能量的外泄失去控制,从而现出身形!朱红侠此举已然表明,单钰莹使出“九转玄冥”*后,他便不能儿戏视之。

    这几下的功夫,单钰莹已是将“九转玄冥”*推到了至高境界,娇躯之上,黑色的光焰已是狂卷如涌,一波波强大的真气向外界扩散而去。

    朱红侠眉头一皱,道:“小姑娘,原来我还是低估你了,你起码有你师父八成的功夫了!”

    单钰莹以前在府中独自练武时,功力进境也是十分的迅速。而随黄羽翔行走江湖之际,连遇强敌,一身功力得此锤炼,精进更是一日千里。

    单钰莹轻啸一声,猛地突围而去。她自使出“九转玄冥”*之后,精气神已是大有飞跃,纵跃之间,已是如飞一般。谁知她身形才跃出,却感到身体猛地受到一股极其强大的吸引力,凌空跃起的身形,竟然不断减速,突然向朱红侠倒飞而去。

    朱红侠左手阴右手阳,搭成了一个太极图,强大无比的回吸之力正由他掌中源源不断地发出。

    单钰莹虽是在“九转玄冥”*之下七情俱绝,但朱红侠如此神通,仍是让她不寒而栗。她此刻的心中只剩下脱身而去,与黄羽翔远离此地一个念头,当下娇叱一声,娇躯之上黑气大盛,阻抗之力大增,猛地脱出朱红侠的束缚,向黄羽翔飞去。

    朱红侠收回双手,急追而去,心下叹道:好个厉害的女娃儿,纤纤真是好福气,竟能收到如此根骨奇佳的徒弟!

    单钰莹摆脱朱红侠的时候正是黄羽翔最是危急的时刻,她乍见一剑一带向黄羽翔猛地卷袭而去,而他却没有丝毫抵抗,饶是以她此刻七情不动的心性,仍是凄声叫道:“小贼……”

    朱红侠也看到了黄羽翔此刻的处境,但他本是魔教中人,思维自也是稀奇古怪,只要黄羽翔不死便罢,管他受不受伤、残不残废,只是一意要将单钰莹带回去而已。

    秦月怜得意无比,只需手中丝带抽实,黄羽翔便是不死也要丢了半条命!她被黄羽翔害得大伤元气,更是衰老十年,对他仇恨简直尤过杀父仇人。她虽是有心将黄羽翔慢慢折磨,但她与丁平原就生怕黄羽翔逃走,两人这一击上都是使出了全力!她一击还要不了黄羽翔的小命,那丁平这一剑却足以让黄羽翔魂飞天外!得意之后,不禁有些暗叹可惜,心觉让黄羽翔如此死去当真是太便宜他了!

    秦月怜的丝带绵长,足有丈余,当先抽到。

    眼前所有的镜头突然上万倍的慢了下来,黄羽翔心下浮想连翩,心头的倩影一个一个飞过,交织成了一片。心中暗叹一声,“莹儿,我还是没有与你结成夫妻。我死了之后,你会生念全无,随我而去,还是万念俱灰,嫁给你的表哥呢?哎,我只是希望你快乐而已,我一直以为我可以带给你幸福,可是我现在做不到了……心儿,你会为我流泪吗?我也是真得喜欢你!真得好喜欢你……真真,夫君不能再抱你了!我不在了,莹儿肯定会照顾你的,我也可以放心了……赵海若,嘿,这个小娘皮见我死了之后,不知会是怎么样的,可惜我是看不到了!”

    他正自怨自艾之际,一个火红色的人影突然窜到了黄羽翔的身前,将他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白驹过隙!世上最快的身法之一!

    是司徒真真!

    黄羽翔本已平静待死的心头突然急如火焚,心里拼命叫道:“傻丫头,快闪开!快闪开!”

    彩带劈来,重重地打在司徒真真的娇躯之上,浑厚的内力瞬间侵入她的体内!她原没有真气护身,刚才跃出之际已用完了所有的内力,百脉被秦月怜的真气一阵冲荡,已是支离破碎!她娇哼一声,一口鲜血还没来得及喷出口,丁平的宝剑已然刺到,当胸刺入,透体而过!

    宝剑余势未消,仍向黄羽翔推去。但被司徒真真所阻,方向已是偏了,剑尖从黄羽翔的左肩刺入,将黄羽翔与司徒真真钉在了一起。

    黄羽翔目眦尽裂,猛地发出一声非人的哀嚎,长剑一挥,一道几有两尺长的剑芒向丁平劈去。

    丁平骇然失色,以他的功力,顶多也只能发出尺长的剑芒!黄羽翔此时的功力,已然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大增长了!惊惶之间,也顾不得宝剑兀自留在黄羽翔的体内,忙右手一松,已是急跃而回,但胸膛之上已是被划开了长近半尺的伤口。

    秦月怜也被黄羽翔蓦然暴发的威势所吓,情不自禁地后退了十几步。

    黄羽翔抱着司徒真真,浑身颤抖不止,双眼泪如雨下,轻声道:“真真……真真……我的宝贝真真……”

    司徒真真嘴角鲜血长流。她先受秦月怜一击再先,百脉已是齐断,即使不死,也成一个废人;而后来更被丁平一剑穿胸,虽在右胸,没有刺中心房,但丁平剑僧上所带的煞气是何等的惊人,剑气所至,已是断了司徒真真所有的生机!

    “夫……君……不要怪……真真没用……真真能为……夫君做的事……只有这个了……真真好傻……是不是?”司徒真真两眼涣散,动人的神彩已被一片灰色取代,“……夫君……抱我,我好冷……好冷……”

    她张大了眼睛想要看清黄羽翔的脸,但他熟悉的脸庞却是越来越是模糊,她想要伸手去抚黄羽翔的脸庞,但却连一根手指头也动不了……

    “夫君……今晚的星星很美……”司徒真真的脸上闪过一片惊人的陀红,双眼一合,再也说不出话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