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一章心王现身
    黄羽翔好事被人破坏,自是心中窝火,还好进来的是个女的,不然的话,当真要将来人立毙掌下。他与单钰莹此刻与偷情无异,当下气急败坏地道:“你进来做什么?”

    赵海若踮起脚尖,美丽的脑袋晃来晃去想要看单钰莹的脸庞,不急不徐地道:“单姐姐没事吧,刚才我听到她好像病得好厉害,要不要我将心姐姐叫过来替她看看!唉,看才我就看到她脸红红得,果然是有病在身!”

    看来张梦心已将自己几人的姓氏都告诉给这个小妮子了,黄羽翔听她如此一说,也不好意思再责怪她。他知道此女的思维方式大异常人,当下道:“嗯,这个病也不是很严重,我正在帮她治呢!你快出去,我还要替她治病呢!”

    “哦,你真得能治好她的病?”赵海若疑惑地道,“刚才我听单姐姐叫痛叫得好奇怪,又好像是痛苦,又好像是快乐!这到底是什么病啊?我要留下来看看你是怎么医得!”

    “这个……”黄羽翔没想到她竟当起真来了,只是他全不能医理,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词来,见她还想留下来,不禁心中暗暗叫糟。身边的单美人羞恼交加,她上身衣裳已除,虽还着了个肚兜,但早被黄羽翔扯到了小腹之上。她躲在黄羽翔身后,一动也不敢动,见黄羽翔兀自还在跟赵海若废话,当下将一只纤手在黄羽翔的腿上狠狠地拧了一下,自是恼他又起色心,全不顾她此时正尴尬异常。

    黄羽翔将脸容一肃,道:“治这种病不能受到打扰,不方便别人在一旁!赵姑娘还是先回去吧,等我把单小姐的病治好了,再来慢慢告诉你!”

    赵海若略一迟疑,道:“你瞎说,哪有这种事!我会小声不说话的,一定不会打扰到你的。”

    黄羽翔无奈之极,只好道:“你先把门关上了再说!”

    “哦!”赵海若脸上颇为兴奋之色,回身将房门关上,黄羽翔也趁机将床上薄薄的丝被盖在单钰莹的身上。

    黄羽翔从床上爬起,赵海若回过身体看了他一眼,突然俏脸一红,退开两步,低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黄羽翔低头一看,原来自己上身的衣服的扣子已经全部解开了,露出了精赤的上身。他见赵海若竟会害羞,心下大奇,跨前两步,道:“我也来帮你治病啊?”

    “人家又没病,要你来治什么治!”赵海若眼光溜到窗外,突然大叫道,“呀,有人在放烟花!好漂亮啊!”说话之间,人已经从窗子直直地跳了出去,竟就这么一走了之了!

    黄羽翔与单钰莹面面相觑,不禁都苦笑一下,终于明白为什么张梦心他们会对赵海若如此惊惧了。黄羽翔重新走到床边,道:“莹儿,我们继续!”

    单钰莹猛地将他倾过来的身子推开,道:“小贼,别胡闹了!万一她再来,我……我哪还有脸做人!”

    “她去看烟火去了,不会再会来了!”黄羽翔欲求不满,心中如沸,当真是难受异常。

    话犹未毕,却听窗外传来赵海若的声音“单姐姐,快来看烟花啊,好漂亮啊”。黄羽翔长叹一声,终于放弃了今晚要将单钰莹变成女人的打算。

    不过几番折腾,司徒真真也回到了房内,黄羽翔原想今晚一箭双雕,坐享齐人之福,可惜被赵海若这么一闹,宏图大业顿时全成井中月水中花。

    无聊之中,看着天上的星星,与两女说些缠绵的情话,这个夜晚倒也过得不是特别窝火。到得半夜时分,黄羽翔终还是被赶回了自己房中,一个人抱被独眠,将赵海若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

    第二天一起床,赵海若便吵着要到处去玩。黄羽翔自是不会与她一道,结果张梦心与赵海若、温漠然、郑雪涛、淡月去了虎丘,而黄羽翔则同单钰莹与司徒真真去了寒山寺。

    没了赵海若这个烦人精,黄羽翔三人自是尽兴而归,直到申时才回到客栈。

    才进客栈,便听到赵海若格格格的笑声。三人行到大堂,只见张梦心几人都是坐在椅上,听着赵海若不知在说些什么,郑雪涛更是苦着张脸。

    郑雪涛原以为没有黄羽翔在一旁,自己当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一路上当然是百般讨好张梦心,奈何佳人芳心已有所属,对他自是爱理不理的。而且赵海若这个小丫头又刁钻古怪,张梦心几人早已对她熟悉异常,自是有所防范。郑大公子可就惨了,若不是有淡月相助,恐怕今日便要横着回来了!

    几人休息了一会,张梦心五人便到秦宣楼赴宴而去。因是没有邀请黄羽翔四人,黄羽翔自也不好意思跟着蹭饭吃。而郑雪涛说要到城北去拜访一个朋友,也离开了客栈。黄羽翔大喜过望,这样一来,他们九人便只剩下他与单钰莹、司徒真真三人了!

    他想到昨夜壮志未酬,今日定要全部补上。若不是天色渐黑,以他猴急的心情,只怕便要白日*也说不定。

    吃过晚饭之后,见天色已黑,便急急拉着两女进了房内。

    单钰莹心中好笑,道:“小贼,你干什么,从吃晚饭到现在总是魂不守舍,难道撞鬼了不成?”

    “叫夫君!怎么又忘了!”黄羽翔故意板起了脸,道,“若是你再敢冒险你夫君的虎威,定要大刑伺候!”

    单钰莹“噗哧”一笑,道:“你是狐假虎威吧?”

    “大胆!”黄羽翔低吼一声,右手猛地在她高高隆起的*上重重打了一下。

    单钰莹不提防,竟被他打了个下着。一时之间,只觉身体痒痒得,一股奇异的感觉从被打得地方传遍全身,忍不住娇哼一声,呢声道:“小贼,你好大的胆子!”

    黄羽翔“嘿嘿”一笑,伸手将她搂住,道:“我的胆子有多大,你还要呆会儿才知道呢?”转头对司徒真真道,“真真,替你单姐姐宽衣!”

    司徒真真最是敏感,早被两人间的挑情刺激得双颊通红,当下轻轻点了下头,便真得要替单钰莹宽衣解带!

    单钰莹大羞,忙道:“真真妹子,你在做什么,难道不记得我对你说得话了吗?”她被黄羽翔抱着,浑身的力气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哪里还有反抗之力。

    司徒真真心头一凛,想到单钰莹曾说过要坚定阵线,千万不能对黄羽翔千依百顺,当即停下了动作。但她既不敢得罪单钰莹,又不能违拗了黄羽翔,只是低头吃吃地笑了起来。

    黄羽翔暗道:今晚必要将这两个小妮子全部收伏了,免得日后老是对自己推三阻四的!主意打定,当即将单钰莹横腰抱起,向床边走去。

    若是只有她与黄羽翔两人,单钰莹说不定便会让黄羽翔趁了心意。但如今还夹着个司徒真真,任她百般放得开,仍是落不下这个脸来,当即在娇躯一滚,躲到了大床的最里边。

    黄羽翔哈哈大笑,也爬上了大床,向她逼近而去,道:“莹儿,这回看你还往哪躲!”双臂一张,作势就要将她抱去。

    还没扑出身去,却觉大床猛地一阵晃动,顿时与单钰莹滚作了一团。

    他一时吃不准发生了何事,也顾不得怀中的温香软玉,向司徒真真看去,只见她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在了地上。忙高声道:“真真,快到这来!”

    司徒真真一个纵身,已是投体入怀。就这一瞬间,整个屋子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黄羽翔搂住两女,猛地从窗户中直跃而出,心中想道:难道又是赵海若这个小魔头?她不是去秦宣楼了吗?

    身形落在地上,猛见客栈周围已是围着一圈手举火把之人,一律身着黑色夜行衣。当先又有三人,负手而站,手中没有火把,身上的衣物也是如常人一般。黄羽翔凝目看去,其中两人却是丁平与秦月怜!

    他一看清这两人,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想道:这魔教之人还真是冤魂不散,想不到居然追到了苏州来!秦前辈与温兄这两个最强的助力又不在此地,这一仗可当真难打了,看来只有避为上策了!只是这魔教之人怎么会算得这么准,竟趁着自己几人分散之际,夜袭而来!

    不过虽说如此,但自己三人俱是轻功极佳之人,只要能脱出重围,魔教之人定难追及得上。

    他心中主意打定,人已经镇定下来,扬声道:“丁前辈,秦老前辈,几日不见,各位可还安好?不知这位又是何人?”他将目光投到三人中最后一个人的身上。

    周围火把照映之下,三丈方圆之内已是纤毫可见。但黄羽翔看到此人之时,心中却不由得泛起了一股空的感觉。仿佛此人虽然站在眼前,但实际上却只是一个幻影而已。他整个就只能用“黑暗”两字来形容,漆黑一团,隐隐只能见到一个人形罢了!

    黄羽翔眼光一转,不由得轻咦一声,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惊诧,原来这个人竟然没有影子!他略一转头,却见单钰莹也是惊诧地望着自己。夏日之夜虽是酷热,但两人互握的双手还是出了一层冷汗。只司徒真真却是全无查觉,不过即使她发现了,以她对黄羽翔和单钰莹的信心,也定然相信两人必会遇魔杀魔、遇神杀神!

    难道这个世界上竟真得有鬼不成?

    两人惊诧间的当儿,猛听身后客栈发出“轰”地一声巨响,整座楼竟倒塌下来。原来魔教诸人用了好多铁勾将客栈团团勾住,众人齐齐使力,竟将客栈给拉倒了!

    黄羽翔三人互相看看,均想自己这几天怎么这么倒霉,走到哪,哪里就没有好事!

    那人影突然道:“老夫朱红侠,你们哪个是单钰莹?”他的声音柔和异常,让人听来有种如沐春风之感,毫无半分鬼气。

    百寂心王朱红侠!

    黄羽翔虽已隐隐猜到他的身份,但听他亲口证实,不禁还是一凛,想道当时浪风如此武功还对此人十分得忌惮,张梦心又屡屡对此人推崇备至,当是极难对付之人。

    只是他又为何要找莹儿呢?

    单钰莹扬了扬柳眉,道:“我就是,你又想耍什么花招!”她见朱红侠能够说话,又是有姓有名之人,心中的惧怕便不如以往之厉。

    秦月怜怒道:“小姑娘,你也太大胆了,竟敢如此与大哥说话!”传令使中的其他三人对朱红侠敬若神明,自是容不得别人对他不敬。别说是单钰莹,就算是左尊萧海月如此,秦怜月也敢痛斥于他!

    “哼,藏头露尾,算哪门子前辈!”单钰莹轻哼一句,但场中几人都是内力深厚之人,岂有不闻之理!

    秦月怜正待大发娇嗔,却见朱红侠整个人突然亮了起来。

    好像整个人是凭空出现的一般,原本漆黑一团的人影渐渐清晰,乍看起来,仿佛他变亮了似的。才一转眼的功夫,一个年约花甲,身材极是高大,面容清矍的老人突然在众人面前。只是他双眼紧闭,也不知是故意闭着眼睛,还是双目已盲。

    “大哥!”秦月怜与丁平齐齐惊呼道。

    原来朱红侠修习得乃是一门极为奇怪的功法,练成此功后,整个人就成了一个漩涡,体内的能量只有进没有出,连光线也发不出来,成了绝对的黑暗。就是秦月怜几人,也是有十几年没有见到朱红侠的真面目了。岂料竟会对着一个才见面的小姑娘展露本来面目,当真是不可思议之极!

    “小姑娘,你师父对你念得很,你还是快些回去吧!”朱红侠突然说出了一句令众人意想不到的话。

    没想到又遇上一个将单钰莹看得比魔教掌教令符还重要的人,而且此人竟还是魔教四大传令使之首的圣天使!黄羽翔苦笑一下,真不知单钰莹以后还会惹出哪些自己碰不起的大魔头出来。看来要与她结成秦晋之好,其中的波折还真是难以预测。

    单钰莹眉头一皱,道:“你认识我师父吗?”

    “认识?”朱红侠突然沉吟一下,整个人又陷入了黑暗之中,好半天才重现出来,道,“我怎么会不认得你师父呢?”

    看他如此神情,任谁都猜得到这朱红侠当年定然与惜花婆婆有过一段情缘,只不知是如何收场的。

    “你是我师父的什么人啊?”单钰莹耐不住心中的好奇。

    “你还是回去问你的师父吧!”朱红侠整个人重新隐于黑暗之中,道,“黄少侠,你所取走的东西乃是我圣教的掌教圣物,请将它还给敝教!”

    依着张梦心的心意,便是要将那奇形戒指交还给魔教。黄羽翔虽是与朱红侠没有交过手,但丁平的厉害他是清清楚楚的,心中对朱红侠大是敬畏,当下道:“朱前辈,非是晚辈不愿交还贵教之物,只不过贵教圣物不在晚辈身上。晚辈纵使想交还,也是无物可以充数!”

    秦月怜对黄羽翔恨之入骨,怎么也得除掉这个让自己芳华流逝十年的大恶人!抢前两步,道:“你还狡辨,以那几个小妮子的神情,哪个不是对你百依百顺,有什么好东西,还不是都到了你的手里!”

    前面几句话固然不错,但黄羽翔对三女的爱怜,纯出真心,倒没有想到要从对方身上得到什么,闻言不禁大怒,道:“秦老前辈,你如此血口喷人,可别怪在下不客气!”

    秦月怜本就一意挑起战端,黄羽翔此言正和她的心意,罗袖一展,媚笑道:“弟弟,干嘛生这么大的气呢?像你这么俊的人儿,便是姐姐也恨不得将心掏出来给你,更何况那几个黄毛丫头呢!”

    单钰莹啐了一口,骂道:“骚狐狸,老不正经!”司徒真真却是将抓着黄羽翔的手更为用力地捏了一下,心道:“人家确实很爱夫君啊!”

    黄羽翔朗声道:“朱前辈,贵教圣物确实不在晚辈身上,晚辈也是爱莫能助!不知贵教又准备如何呢?”

    朱红侠还没有回答,秦月怜已是揉身扑出,口中道:“弟弟,你怎么老爱和姐姐开玩笑呢?不要再闹了,快点把东西交出来!”她嘴里说着不要闹了,但一根可比长鞭的丝带已是抽了过来。

    黄羽翔反应极快,腰间新佩的长剑已是出鞘,一剑点出,正中丝带之上。他自从体悟到“抱朴长生功”与世间的诸多武艺皆无互相凑合之理,便天马行空的全随感觉而动,一切法随自然。这一剑点在丝带之上,真气涌出,正好切带了秦月怜对丝带的控制。仿佛一棍打在蛇的七寸之上,秦月怜手中的丝带顿时软了下来,垂在地上。

    秦月怜虽是与黄羽翔交过一次手,但却不知道黄羽翔自从悟出“法随自然”后,体力的真力已是行转如意。天下媚功全出“素女经”,秦月怜所修习的“九姹素女功”只不过是“素女经”的一个旁支:“抱朴长生功”原是天下第一奇功,又与“素女经”同出素女之手,论渊源,“抱朴长生功”还是“九姹素女功”的老祖宗。“九姹素女功”连与“抱朴长生功”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哪里能跟这门上古奇功对抗!黄羽翔内力所至,秦月怜贯注在丝带上的真气顿如沸烫沃雪,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