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二章姑苏梅家
    回到自己的落脚之地,赵鹰便问道:“大公子,李老,张梦心诸人摆明了睁着眼睛说瞎话,何不揭穿了他们?”

    李剑明轻轻一笑,道:“现在就将事情揭开,对谁都没有好处!我们现在还不能惹上张华庭,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还是留给魔教的人吧!”

    他转头看一眼赵鹰,道:“赵护法,你是三年前才入我派的,还不知道张华庭有多厉害。当初魔教二尊、三圣女、四传令使、五行坛主,率领数百魔教妖人攻打我派,虽是得了六大剑派的全力相助,但局势还是不利我方。不过张华庭甫一现身,便以一己压下魔教二尊,最后一招更是令天地变色,一举将魔教诸高手伤了大半,使他们不得不同意暂息争端!现在想来,张华庭最后那一招还是令人后怕不已,世人竟能使出如此神鬼难敌的武功!”

    李剑明与李慕勤的脸上都有几分怖惧之意,想来张华庭当日的神威已是深入他们的心中。若是张梦心在此,必可以推想出张华庭最后一招必是体悟了“自然之道”后的惊人神功。

    “可是,难道就这样让掌门的心血白花了不成?”赵鹰显得有些激动。

    “爹爹的神机妙算又怎会是这几个小毛头可以比拟的!”李剑明食指轻扣在桌上,道,“魔教已经跟到苏州,以他们对掌教圣物的志在必得,肯定不会有多太过虑之处。而且,我收到消息,四大传令使中的圣天使‘百寂心王’朱红侠也已经快到苏州,最迟今晚必到。嘿嘿,我们来帮魔教个小忙……”

    他想了一下,道:“叔叔,麻烦你再写一张请柬,邀请张梦心、秦连、温漠然三个人明天晚上到这里一聚,喔,还有那个丫环淡月,就说是咱们清荷剑派感念当年张宗师出手救助之恩,特设宴款待,请他们务必赏光!”

    赵鹰不解地道:“大公子,这又是为何?”

    “呵呵,魔教虽是与张梦心几人动上了手,但始终没有伤亡,也在顾忌着张华庭!明晚将张梦心几人引走,魔教必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定会偷袭黄羽翔几人……嗯,那个姓单的女子功夫了得,来历又不清楚,正好借这个机会清除掉!黄羽翔这小子虽是艳福不浅,居然搭上了张梦心,不过他也是无福享受了。”李剑明站起身来,慢慢踱起步来。

    “黄羽翔居然能力敌丁平,与消息上所说差得太多,嘿嘿,‘武功平常,为人*’!此人不简单啊!若我与此人换一下,凭着己身的武功,又有张梦心之助,必能在短时间内成为天下最为著名的侠士!可是他到现在还是声名不显,只是被张梦心通缉之后,才算为人所知,肯定是所图更大,不得不让人警惕啊!不过这小子究竟有什么本事,竟能勾搭上三个这么美丽的女人!”

    一扯到女人身上,三个人的脸上都有些淫靡之色,定是想到黄羽翔床上功夫了得,降住了这三个小荡妇!

    “‘百寂心王’朱红侠,魔教最为神秘的人物,据说一身功夫绝不下于左尊萧海月,甚至犹有过之!当年他并没有参加攻打我派的行动,若不是这样,我派的损失必将更大了……现在魔教有三个传令使在苏州,任黄羽翔几人功夫再高,也难逃一死,这个仇必然与张家结下了。咱们再推波助澜一下,张华庭肯定会站在我们这一边了。嘿嘿,如果我能将张梦心这个丫头趁机收伏,天下还有谁是我清荷剑派的对手!哈哈,哈哈哈……”李剑明说到得意之处,兴奋地将手挥舞了几下!

    “大公子英明,属下佩服得五体投地!”赵鹰恭敬地道。

    “嗯,你先下去吧……”将赵鹰打发走,李剑明重新坐回椅上,脸上得意嚣张的神情一扫而光。

    “剑明,赵鹰可是剑英的人啊,你这次又何必带他出来?”李慕勤抚着颌下之须问道。

    “叔叔,这个我自然知道。我是故意让赵鹰看看我这轻狂的一面,让我那好二弟一直认为我是个胸无城府之人。哼,二弟仗着爹爹的宠幸,竟然敢将我这个嫡系继承人不放在眼里,妄图夺我之位!这个笨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居然在西湖上冒充魔教行刺张梦心,嘿嘿,真是笨到了极点!”

    “剑明,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放心,叔叔一定会永远支持你的!”李慕勤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怜惜之情,那是对孩子宠溺的纵容。

    [***]

    “妹妹,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好吗?”单钰莹拿起一件衣服比在胸前。

    张梦心从铜镜中看着单钰莹,道:“姐姐,你穿什么衣服都好看!”

    “嘻嘻,单姐姐都换过了七套衣服了,若是还没有中意的,又要夫君出去买了!”司徒真真想到黄羽翔忙来忙去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

    “好了,我就穿这一件吧。”单钰莹转过身来,一身雪白的轻丝衣裙,衬得她仿如天仙一般。

    司徒真真拍手道:“单姐姐,你好漂亮啊,待会夫君见了,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小丫头,一天到晚就知道想着你的夫君,以后啊,定是个小叛徒!”单钰莹突然换过一脸正容,道,“真真,我不是跟你说过吗,那小贼最是好色,你若是老是纵容着他,他不知道要替我们找多少个姐妹,难道你还想多添几个姐妹来分享你的夫君吗?”

    “不要,真真不要,真真只要和单姐姐、张姐姐一直陪着夫君!”司徒真真想了一下,突地抓住单钰莹的纤手说道。

    “嗯,”单钰莹满意地点了点头,见张梦心一副惊异的表情,又道,“妹妹,你也要小心,千万不能给那小贼可趁之机,也不能让着那小贼,我们一定要团结,不能对小贼让步,知道吗?”

    张梦心顿时脸色羞红,道:“怎么又把事情扯到我的头上来呢?”

    单钰莹促狭地一笑,将张梦心轻轻抱住,道:“我的好心儿,你除了嫁给我之外,还能嫁给谁呢?”

    张梦心大窘,道:“姐姐,你又笑话我了!”

    三女嬉笑了一阵,终从房中出来。

    自用过午饭,这三个女人就在房中打扮个没完。黄羽翔等得不耐烦,便在大堂中找个位子假寐起来。正睡意正浓之际,却觉肩上被人轻拍了一下。他虽在蒙胧之中,但早从脚步声中判出必是单钰莹三女。当下猛地一个长身,将那人抱在怀里,低头看去,正是单钰莹。

    见玉人白衣胜雪,肌肤又是欺雪赛霜,脱口道:“莹儿,你好美啊!”

    单钰莹将他轻轻推开,红着脸不说话。司徒真真却是提着裙摆,优美地转了个身子,火红色的衣裙翩飞,仿佛一只美丽的蝴蝶,道:“夫君,真真漂亮吗?”

    “真真当然漂亮了!”黄羽翔转过头去看向张梦心,只见她也是白衣素裙,当真是美得无以复加,道,“心儿也美极了!”

    司徒真真颇有得意之色,开心地笑着;张梦心却俏脸一红,偏过脸去不敢看他。

    “秦师兄,我们出发吧。”张梦心终耐不住黄羽翔死死盯着自己的目光,向秦连说道。

    [***]

    一行四人,黄羽翔、单钰莹、张梦心和秦连便向梅家走去。本来司徒真真也想去的,但想到此次是去梅家拒婚,并不是游山玩水拜访亲戚,带着她的话,怕又给黄羽翔的形像雪上加霜。

    梅家在苏州城的城西虎丘一带,四人出观前便雇了辆马车,行了几近半个时辰,才到梅家。好在梅家在苏州无人不晓,马车直接便停在了梅家的门口。

    下得车来,只见门口两个高大的石狮子,朱红色的大门,长几二十多丈的围墙,端得一派大户人家。

    黄羽翔上前投下拜贴,那门房看着拜贴上的落款赫然是“秦连、无双玉女百拜”,不禁耸然一惊。最近魔教袭击张梦心一事,几个消息灵通的门派早已是知道得清清楚楚,都在揣测是不是又要引发一场正邪大战。那门房虽是武艺平凡之辈,但“五岳手”秦连是何等威名,“无双玉女”最近更是名动天下,岂有不知之理,偷偷地瞥了张梦心几人一眼,忙进府通报而去。

    半晌之后,梅府之中一阵骚动,一个朱衣老者带着十几个随从大门疾走而出。才刚一出门便抱拳道:“秦兄,哈哈,果然是秦兄,自洛水一别之后,已有十年未见秦兄!唉,俱老矣!”

    他正要对张梦心打招呼,眼光却瞥到了单钰莹的身上,不禁一怔,道:“莹儿,你怎么会来这儿?”

    单钰莹尴尬地笑笑,微微福了一下,道:“莹儿见过大舅父!”此人赫然便是梅家的当代家主,有“千手如来”之称的梅望春。

    梅望春突然双手一拍,道:“来来来,大家有话进去说。这里太热了!”领着众人进府而去。

    穿过一个极大的花囿,便进了客厅,几人分宾主坐下。

    梅望春看了一眼张梦心,道:“这位便是张宗师的爱女了,唉,果然不愧为‘无双玉女’之称,果然清丽绝伦,无双无对!”

    张梦心浅笑一下,道:“梅前辈谬赞了,梦心莆柳之姿,怎当得起前辈如此评赞!倒是家父常说梅前辈乃是当今暗器第一名家,环顾当世,几无抗手!”

    “哈哈哈,老朽得蒙张宗师如此称赞,当真是少活十年也心甘啊,哈哈!”梅望春长笑过后,又对单钰莹道:“莹儿,你怎么会跑到苏州来了?难道你爹爹也来了吗?”

    堂堂单府千金竟被人掳走,实是莫大的丑闻。单定坤大搜浙江,只说是缉捕黄羽翔,没有透露半分女儿之事。

    “我……我……”单钰莹顿感无言以对。

    正尴尬间,秦连终将话头接了过去,道:“梅兄,小弟今日前来,正是有个不请之请!”

    “哦?”梅望春转头看向秦连,道,“秦兄能有用得着老夫的地方,实是老夫的荣幸!有什么事尽管说,只要老夫力所能及,定然一肩担下,绝不会皱半下眉头!”

    他料秦连所提之事必是与魔教相关,说不定便是要托避梅家。梅家虽是江湖中四大世家之一,但论声望,却在四大世家之中忝为末座,近几年更有清荷剑派独大在前,梅家的声望已是大不如前。与单家联姻,很大程度上是想借官府之力,来加强本身的实力。但官府终是不好直接插手武林之事。若是能得到张华庭的支持,那梅家必可压下四大世家中实力最强的南宫一族,与清荷剑派平起平坐。

    秦连有些踌躇,所谓宁拆十座桥,不毁一桩婚。以他宗师级的身份,却要来推拒婚事,难免有些难以启齿。上午张梦心好话说尽,又抬出了小师妹来恐吓于他,终让他答应此事,但事到临头,仍是有些犹豫。

    “梅兄,事情是这样子的……”秦连稍微组织了一下思绪,道,“我已经认单小姐为义妹了,闻说梅家与单府有联姻一事。莹妹认为自己性子刁蛮,不懂相夫教子之道,恐是有误公子!特恳请小弟来代为解除婚约一事!”

    梅望春一怔,没想到秦连竟会说出这番来,沉吟半晌才道:“性子刁蛮可以改的,不懂相夫教子之道也可以慢慢学嘛……莹儿,这件婚事乃是由我与令尊大人亲自定下的,你来这里,令尊知道吗?”

    “爹爹还不知道……”单钰莹低低道,“大舅父,我不想嫁给三表哥,你去让爹爹解除成命好不好?”

    梅望春脸上木无表情,道:“傻孩子,婚姻大事自是由我们大人为你们作主。你三表哥一表人材,又极是喜欢你,日后必会好生待你的!”

    “不要,我不要嫁给三表哥!”单钰莹突然撒泼起来,她除了自己的父亲之处,天不怕地不怕。刚才低声下气,实是理亏在先。见梅望春毫无应诺之意,不禁心中激怒,什么也顾不得了。

    “胡闹!”梅望春厉声道,“你爹爹是怎么教你的!女孩子就该有女孩子的样子,如此放肆,成何体统!这门婚事早已经定下了,你既然来了,就用不着先回去了,我会派人通知令尊大人,这个月选个吉日,就让你们拜堂成亲!”

    梅望春眼光老到,早看到自己的宝贝侄女对黄羽翔深情款款,虽不知张家在这事上起了什么作用,但肯定是对自己不利。他与单家的联姻,绝不容人破坏。若是放任单钰莹下去,这从小便胆大枉为的侄女说不定会与黄羽翔发生苟且之事,将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可真是追悔莫极。当务之急,便是要将这门婚事给定死了!

    单钰莹大怒,高声道:“我不要嫁给三表哥,我死都不嫁给他!”

    梅望春眉头一皱,对侍茶的几个丫环道:“将表小姐带到厢房去休息!”转向秦连,道,“老夫的这个侄女自幼便使性惯了,几位可莫要见怪!”

    原本单钰莹是随秦连等人而来,又是秦连的义妹,有什么事自是应由秦连出面。可梅望春如此一说,这便成了梅家与单家的家务事了,反将众人推在一边。

    秦连心中虽怒,但以他的身份,确实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坐着生闷气。

    梅家的几个丫头只是平常人,哪架得动单钰莹,这妮子正在气头上,双手推出一道劲气,四个丫环顿时全部倒在地上,闭过气去。

    梅望春大惊,认识这个侄女这么多年了,没想到她竟会武功,而且竟也不低!他微一皱眉,对底下一人吩咐道:“去叫三公子……喔,还有大小姐出来。”他自己当着秦连等人的面,自是落不下面子去擒单钰莹,虽有几个武功高强的手下,但毕竟他们是男的,传扬出去话,有损单钰莹的颜面。无奈之下,只好叫出自己的女儿和第三个儿子。

    三儿了梅展扬是单钰莹的未婚夫婿,由他制住单钰莹的话,也不会有什么闲话可说。他思绪缜密,恐儿子会有闪失,又将女儿也拉了出来。他这个女儿名列江湖“三凤五龙”之一,号称“傲天玉凤”,武功还在梅展扬之上,两人齐出,端得是万无一失!

    “梅前辈,”黄羽翔长身而起,道,“婚姻大事,虽是由长辈作主,但作长辈的又岂能不顾自己子女的幸福。莹儿与我真心相爱,绝不会移情他恋!纵使嫁给令郎,徒地让两个人都抱憾终生!可怜天下父母心,长辈自是希望子女能够快快乐乐,望前辈三思!”

    梅望春冷冷地看着他,道:“你是谁,凭什么跟老夫这么说话?”

    “在下黄羽翔,乃是江湖上一个小……”他话犹未毕,却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爹爹,莹妹来了,是真的吗?”

    从内堂走出一男一女,不消多说,自是梅展扬与“傲天玉凤”梅若雪了。

    梅展扬面容颇俊,身材修长,却有几分过人之处。目光扫到单钰莹的身上,双眼大亮,道:“莹妹,果真是你!”

    而梅若雪当真是人如其名,一派冰霜之色,神情之冷,几不下于温漠然,进得大堂,也不与任何人打招呼,只是静静地站着。但正是如此,更衬得她冰肌玉骨,冷艳之美傲霜赛雪。黄羽翔虽是对梅望春极为不满,但乍见梅若雪之际,仍是情不自禁暗呼一声“好个冰雪般的美人儿”!

    单钰莹不屑地看了看梅展扬,道:“大舅父,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嫁给三表哥的!”

    梅展扬神情一怔,道:“莹妹,我是如何得罪你了,小兄纵有不是之处,便在这里给莹妹陪礼道歉。婚姻大事,可不能拿来开玩笑!”

    单钰莹更显恼怒,低声道:“假情假意,又在这里骗人了!”转头对张梦心道,“妹妹,我们走!”

    “慢着——”梅望春长身而起,向秦连一拱手,道,“敝侄女缺乏管教,望各位莫怪!展扬,还不请你表妹进内堂!”他说来说去,就是要秦连不要插手。

    秦连原本虽有些歉意,但梅望春几次三番想要扣下单钰莹,实是让他恼怒不已。正要发作,却听张梦心柔声道:“梅前辈,既然这是你们的家务事,我们自也不好轻易插手。莫如这样,若是展扬兄能够胜得了单姐姐,我们便不插手如何?否则的话,也请梅前辈网开一面!”

    若是秦连公然与梅望春交手,这便成了张华庭与姑苏梅家的恩怨了。如今江湖风波动荡,实是不便轻易起衅!单钰莹武功高强,别说是梅展扬,就是梅望春也未必是她的对手!

    梅望春本就对秦连忌惮不已,听张梦心如此一说,自是正中下怀,道:“好,若是展扬和若雪都胜不下莹儿,今日老夫便暂且罢休!”他仍留了一个心眼,将自己的女儿也带了上去。想来单钰莹纵使厉害,也胜不过自己的女儿!

    梅展扬上前微一拱手,道:“莹妹,小兄得罪了!”说罢,揉身而上,一招“双龙抢珠”拿向单钰莹的肩头。

    单钰莹本就对梅展扬怀恨不止,恨他骗得自己父亲的欢心,差点儿毁了自己的幸福!当下哪存客气之意,“七巧翻天手”已自展开,七道白花花的掌影顿时将梅展扬齐齐罩落。

    梅展扬虽然武功不弱,但梅家武功主要在暗器之上,拳脚本非所长。再说单钰莹乃是练武奇材,单以搏击之术而言,尚在梅望春之上。这“七巧翻天手”又是惜花婆婆的绝技之一,梅展扬哪里躲得开来,只觉胸口一痛,眼睛一黑,已是被打昏过去。

    梅望春大惊失色,抢上前将儿子抱住,探了下脉门,发觉他只是暂时闭过气去,但百脉之内,却留着一道古怪内力,封住了梅展扬本身的内力。他心中虽怒,但仍是不动声色地道:“若雪,替你三哥将莹儿留下!”

    梅若雪冷冷地环顾了一下单钰莹几人,道:“是三哥要娶表妹,又不是我要娶!要留下表妹,就让他自己重新打过,哼!我可不管。”说罢,竟是自顾自地向内堂走去。

    梅望春气得简直快要吐血了,但他若是亲自对手,那就摆明了要与张华庭作对了。当下深吸一口气,道:“莹儿,你先随张仙子去吧,我迟些再来接你回去。”

    单钰莹将梅展扬一掌打翻在地,大大地出了口恶气,心情大好,当下道:“大舅父,莹儿告退!”转瞬之间,又恢复了大家闺秀的端庄。

    四人出得梅府,重又雇车而回。一路行来,除了秦连外,俱是嬉笑不已。单钰莹正与张梦心说道自己那梅表姐如此美丽,黄小贼定要又动色心之际,却是马车一顿,已到了客栈。

    行到店内,却见司徒真真、温漠然、淡月和郑雪涛俱坐在楼下,张梦心笑道:“怎么大家都在这里啊?”

    温漠然抬头看了一下张梦心,颤声道:“小师妹已经来了……正在楼上!”

    张梦心轻呀一声,一张檀口顿时张得老大,急道:“不是说要过几天才到吗?怎么会这么快!”

    一言未必,只听“轰”地一声大响,众人只觉一阵天晃地摇,黄羽翔、秦连、温漠然齐声道:“不好,快走!”黄羽翔对张梦心的照顾已成习惯,当先抱着张梦心窜出客栈。司徒真真白驹过隙身法一经展开,已是抢在黄羽翔的前面。

    黄羽翔身形才一落地,其余诸人也都窜到了客栈外面。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他们所投宿的三层高楼已被炸去了两层楼面,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底楼。

    漫天的灰尘碎瓦横飞之中,一道黑影自天而降,落在黄羽翔等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