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章月夜倾情
    一行八人来到苏州,在玄妙观附近的太监弄住了下来。这里离苏州城的闹市观前只不过七八丈的距离,几女都是喜热闹之人,自是非常满意。而且,出客栈只需行二十丈不到便是鼎鼎大名的松鹤楼,众人当日夜里便去了一次,深觉以往俱是白活了,世上竟有如此美味的食品!

    温漠然虽然对谁都是一张冷漠无比的俊脸,但在看到黄羽翔的时候,眼中还流露出不屑的神色。

    黄羽翔想来想去,总想不出自己是如何得罪这个才见过一面的冰冷男子。唯一可能的原因,便是张梦心三个字了。他这个小子脑子里自不会有些好念头,自然而然想到,温漠然这家伙肯定是嫉妒自己得到了张梦心的欢心,于是心下怀恨!想到这里,不禁微微有些笑意,又忖道:心儿这妮子日间在林中的时候好像对自己很有意思,看来颇有希望了!

    他抬起头来,只见单钰莹正一脸警惕地看着自己,不禁垂头一叹!他昨天晚上的偷花之举显然已经惹得单钰莹警觉了不少,几人才吃完,她便压着黄羽翔到自己房中,竟是与张梦心说话的机会也不给他。

    黄羽翔心中对单钰莹最是忌惮,哪敢多说些什么,只是不停地陪着她说好话。

    “单姐姐,我将洗脸水打来了!”司徒真真将门拱开,捧着一个脸盆进来。烛火照映之中,她明媚的容颜更添娇艳。见到黄羽翔仍在房中,脸色一红,低声道,“今晚夫君也要在这睡吗?”

    单钰莹大窘,她原是怕黄羽翔不安份,硬是要留他很晚才放他回去。她自己吃了昨夜之亏,在住店之时,便与司徒真真要了一间房间,以防止黄羽翔又要有什么不轨之举!谁料司徒真真也不知是天真烂漫,还是春心荡漾,竟会说出这番话来。

    “好真真,夫君今晚定要好好疼你!”黄羽翔大喜,纵过身去将司徒真真搂住。

    “小贼!”单钰莹一声尖叫,硬是将黄羽翔的爪子从司徒真真的柳腰上掰开,连打带踢地将他赶出门外,道,“明天就要去梅三表哥家了,你今天老实一点不行吗?若是将婚约推了,日后……日后……要怎样都随你了!”她俏脸飞红,满是柔媚之色。

    黄羽翔先是一怔,随即大喜,伸手将她的纤手握住,道:“莹儿,这可是你说的啊!可不准你反悔,真真,你也要帮忙作证!”司徒真真将手中的脸盆放下,含笑站在一边。

    单钰莹将他的双手放到脸庞上轻轻摩擦一下,道:“小贼,人家也希望早日做你的娘子!”这妮子再经黄羽翔生死之变后,心中对黄羽翔的爱恋便一点也不加以掩饰,浑不顾司徒真真就在身侧,只是吐露着自己的心曲。

    黄羽翔心中感动,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道:“不要再叫我小贼了,难听死了,现在该叫我夫君了吧!”

    “夫……”单钰莹脸色一红,一把将他推开,道,“人家最多叫你大哥!你想要莹儿叫你夫君的话,就想办法早日娶我进门吧!”说到最后,她又恢复了往日调皮刁蛮的个性,美目流盼之际,竟比平常又美上了几分。

    黄羽翔强自咽了下口水,道:“莹儿,我不会让你等很久的!”目光一转司徒真真,又对单钰莹道,“莹儿,你说我们生个男孩还是女孩?”

    单钰莹大羞,终是将他一把推出门外,“怦”地一下关上了门,背转身体靠在门上,胸膛激烈地起伏着。她虽是爱听黄羽翔的情话,但见他说得如此露骨,仍是大感吃不消。

    司徒真真被黄羽翔目光一扫,娇躯顿时泛过一阵火热,忍不住伸手抚在自己的小腹之上,想道:这里以后就会有自己与夫君的孩子了吗?想到孩子,这个刁蛮姑娘的眼中满是母性的慈爱。

    单钰莹见司徒真真如此动作,还真以为她有了孩子,走过去伏耳贴在她的小腹上,倾听片刻,道:“真真妹子,你有了小……大哥的骨肉了吗?”

    “怎么可能这么快啊!”司徒真真想到昨晚与黄羽翔的荒唐之举,芳心不禁一颤,一阵心驰神往,呢声道,“我过五天才会来天癸之水,若是怀上了夫君的孩子,要到那时候才知道……”

    单钰莹这一点自是明了,她乌黑的大眼珠一转,突道:“真真,刚才我没让大哥留下,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人家哪有?”司徒真真羞道,“姐姐,你是不是也很想让夫君留下来啊?”

    单钰莹被她反将一军,也是脸色羞红,将司徒真真推在床上,道:“小妮子,你*了是不是?好好好,我来代替大哥好好疼你!”说着,学着黄羽翔的色样,一双皓白如玉的纤手已是按到了司徒真真的胸膛上。

    双手触到她的坚实高耸之上,单钰莹不禁一怔,情不自禁地道:“真真,你的胸……好大啊!”想到初见黄羽翔时,他戏说自己的胸部太小,她当初虽是大发一阵娇嗔,但“胸部太小”这四个字却是深植脑海。此时见司徒真真胸脯饱满挺实,比之自己硕大了不少,不禁有些自惭形秽。当时女子穿着保守,单钰莹根本与其他女子无从比对,只是头一次见到另一个女子的胸部却是丰满远在她之上,也难怪她会将黄羽翔的戏言信以为真。

    司徒真真被她双手按在胸前,心中却想到了黄羽翔的一双魔手,俏脸顿时飞过一道淫靡的绯红之色。听到单钰莹的称赞,心中不由泛起一股骄傲之意,想道:“我纵使没有单姐姐和张姐姐漂亮,但夫君却是最爱真真的胸部了……”

    心中想着,双手却伸到了单钰莹的腰间,去呵她的痒。单钰莹最是怕痒,娇躯不禁一阵扭动,两女顿时缠做了一团。嬉闹了很久,才停下身来,无力地趴在床上。

    月华似水,从窗外流入房中,洒在两女动人的娇躯之上。司徒真真仍是少女心性,一番折腾下来,已是两眼打战,连洗濑也顾不得便自睡去了。

    单钰莹伸手将覆在司徒真真脸额前凌乱的头发往后拨去,清冷的月色之下,只见她如玉般的脸庞散发着幸福满足的光彩。单钰莹心中一颤,想道:“从此刻起,真真便是我的小妹了!”

    因着黄羽翔的缘故,她原本对司徒真真颇有些微词,虽是同意黄羽翔收纳了司徒真真,但心中却总是有些隔阂。此刻见到司徒真真如此童真娇弱的一面,心中不禁柔情大起,终将司徒真真倾心接纳,视她为自己的妹子。

    仰着望月,却突然想到今日正是七月初六,口中喃喃道:“明天便是七夕了,愿老天保佑,让我明天能够顺利解除婚约,有情人终成眷属!”

    [***]

    黄羽翔回到自己的房中,盘膝调息了一阵,自觉功力颇有进益,心中着实欣喜了一阵。想到自己这几日连遇强敌,果然对功力精进大有助益。只是若是每次非要这么拼死拼活,岂不是累得要命!

    他爬到床上,却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只得披衣而起,出了房门,拾阶而上,走到了客栈最顶层的小亭楼里。

    才踏上最后一个台阶,就见小亭子中立着两人,正是张梦心与淡月主仆。

    张梦心闻声向他看去,见到是他时,美丽的双眸中泛过一道喜色,道:“大哥,你也上来了。”

    明月半残,满天的星光辉映之下,她动人的脸庞之上散发着淡淡的明丽之色,樱唇半张,雪白的贝齿轻轻咬着下唇。此时此景,浑不应在人间出现。

    “心儿,你真漂亮,就像天上的仙女一般!”黄羽翔由衷地赞道。

    “油嘴滑舌!”淡月姑娘与黄羽翔好像天生有仇,一天不说他一句便心里不痛快似的。

    “淡月——”张梦心微恼道,“你先下去睡吧,我有话和大哥说!”

    “小姐——”淡月可不敢让自家美丽如仙的小姐与黄羽翔这头大色狼单独呆在一块。

    “淡月!”张梦心柳眉一皱,随即笑道,“你不是一直嚷着要睡吗,现在有大哥来陪我,你就不用担心了,快去睡吧!”

    淡月心中暗暗叫苦,心道:我就是怕你会遇上黄羽翔这个大色狼,才会一直陪着你!只是看张梦心虽是说得温柔,但眉宇之间却是一派肃杀之气,不由得心中一凛,不敢再说,只得慢慢退了下去。行过黄羽翔的身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才“登登登”的下楼而去。

    张梦心微笑地看着黄羽翔,突然伸手指着满天的星星道:“大哥,你看天上的星星好漂亮啊!”回过头来,露齿而笑,一时之间,天上的明月星星好似明亮了许多,辉映得这个天之娇女益发得美丽动人。

    “星星再漂亮,又哪及得上我的宝贝心儿呢!”黄羽翔轻笑一下,慢慢走到她的身边。

    “大哥,你真得觉得心儿很漂亮吗?”张梦心趴在亭子的栏杆之上,仰首望向苍穹,雪白的玉颈,仿佛玉石雕琢的一般。

    “心儿当然漂亮了,不然的话,我怎么会想要娶你为妻呢!”黄羽翔转头向她看去。

    张梦心脸色一变,道:“大哥,原来你也只是贪图心儿的容貌吗?”

    “怎么会呢?”黄羽翔暗暗恼恨自己说错了话,可一时之间,却也找不着自己喜欢她的缘由,怔了半晌,才决定说实话,否则可能要被她一棍打扁了,“心儿,我没有骗你,当初我要娶你,是因为你是武林第一美人,是因为我不服气你要那么多的人抓我,想要把你娶进门,气死那帮讨厌的苍蝇,也可以天天‘欺负’你!”

    张梦心俏脸一红,自是知道黄羽翔是想怎样“欺负”自己。

    “可是,这段时间和你待在一起,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心里总挂着你,每天不见你一回,心里总是怪怪的。心儿,我喜欢你,我要娶你,我要你只属于我一个人,我不要那么多的人围着你转,你的生命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听他说得露骨,张梦心低头抚弄起自己的衣角来,酥胸一阵起伏,心中却是美滋滋的。只觉活了十九年来,最快乐的就是今天。

    “大哥,我……也是……”张梦心低声道,俏脸抬起,眼神中一片执着。

    “心儿!”黄羽翔大喜,张臂就要去搂抱她。

    张梦心只是略作推拒,便任他抱住了。将头枕在他的怀里,小声地说道:“大哥,心儿既不会武功,又不会厨艺,又爱耍小性子,大哥怎么会喜欢心儿呢?”

    黄羽翔失声而笑,道:“做我黄羽翔的娘子,还需要武功干嘛,我会一直保护你的!要说厨艺的话,莹儿和真真恐怕也是什么都不懂。还有,夫君我最喜欢你耍性子的表情了,好可爱,每见一次,就想吻你一下。”

    张梦心听得娇躯泛过一阵火热,全身无力地全部依在黄羽翔的怀里,娇声道:“大哥,明晚便是七夕了。你说牛郎重遇了织女之后,他们会说些什么?”

    “自然是卿卿我我的情话了……”黄羽翔轻抚着张梦心乌黑的头发,道,“就像此刻我对心儿说的一样!”

    “噗哧”,张梦心娇笑道,“大哥,牛郎可要比你专情多了。你还有单姐姐,还有真真妹子……将来还不知道有多少!”说着,脸上现过一丝失落之色。

    “心儿,”黄羽翔一阵激动,道,“我对你与莹儿、真真全无二致,你们都是我最爱的人!”

    “哼,占了便宜还卖乖!”张梦心轻嘟樱桃小口,红艳艳的嘴唇娇艳欲滴,哀怨无奈地道,“做女人真是命苦,连心爱的人也要与别人分享!”

    “心儿——”黄羽翔此刻的心都在颤抖,“我是真得喜欢你!”

    “我知道,心儿都知道……”张梦心美丽的双眸中流下了泪水,道,“谁叫人家喜欢你呢,谁叫心儿这么傻非要喜欢你呢,谁叫你的英雄气概让心儿神醉不已呢,谁让心儿只想与大哥在一起呢!”

    “心儿,天上的牛郎织女为证,我黄羽翔今生今世,绝不会负你!”黄羽翔紧紧地搂着怀中的这个俏丽女子。

    “大哥,”张梦心破涕为笑,道,“心儿可不要像牛郎织女一般,一年只能相聚一次,余下的日子都是苦苦相望。心儿要天天与大哥在一起,日日要大哥抱着心儿!”

    黄羽翔将她的头捧起,伸手替她拭干脸上的泪痕,道:“这还不容易,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这样的要求的!”眼见张梦心突然俏脸一阵变色,心知自己又说错了话,忙道,“心儿,你什么开始喜欢我的?”

    张梦心一怔,委实想不起自己的芳心是什么时候完全充斥着这个好色男人的身影。轻轻摇了下螓首,嗔道:“人家有说喜欢你吗?臭美!”

    “难道我的宝贝心儿不记得了吗?”黄羽翔作出一副疑惑的样子,道,“看来,我要好好地吻一下心儿,来帮她恢复记忆了!”

    张梦心一阵脸红,想到日间被他偷吻,心中一阵激荡,突然又想到丁平的“血杀之剑”,不禁娇躯上泛过了一阵冷汗,颤声道:“大哥,你知道吗,丁平最后一剑挥来,其实我心里是很开心的。我不能像真真妹子一样陪侍君侧,也不能像单姐姐一般为大哥分忧解难,可是,我却能陪大哥一起死,在黄泉路上陪着大哥!”

    她突然重新将脸埋在黄羽翔的怀里,续道:“可是心儿不想死,也不要大哥死,心儿要与大哥长相厮守,永远也不要分开!可是心儿又好没用,只能看着大哥流*命,却什么也帮不了大哥!”

    黄羽翔心中一阵感动,曾几何时,这个俏佳人竟对自己种下如此深情,忍不住在她乌黑的秀发深深地吻了一下,道:“只要心儿平安无事,便是帮了大哥最大的忙了!”

    “不早了,心儿要回去睡了,大哥也早点歇息吧!”正在黄羽翔要进一步有所行动的时候,张梦心突地推开了他,深深地凝望了他一眼。

    “心儿,”黄羽翔突地在她的小嘴上轻吻一下。张梦心惊叫一声,羞恼地瞪着他,重重地哼了一声,拾阶而下。黄羽翔暗叹可惜,原以为还可以有进一步的发展,谁知张梦心如此脸薄。不过最后却仍是占了一点便宜,想到这里,不禁伸舌在唇上舔了一下,只觉心中甜甜的。

    他站立了良久,才轻叹一声,扬声道:“温兄,你还要待到几时?”

    头顶一阵风声,温漠然从亭子的上面翻身而下,脸上仍是面无表情。

    “温兄,你躲在上面偷听别人的谈话,好像显得有些小人行径吧!”黄羽翔微笑着道。他早知道温漠然躲在亭子顶上,只是张梦心一上来就吐露心曲,他心思全放到了佳人身上去了,也顾不得把他揪出来。一念至此,不禁想道:莫非心儿刚才也知道温漠然就在此地,想来试探我不成?若不是如此,她又怎会在最后关头跑开呢!

    “哼,我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在亭子顶上看星星,原就没有碍到什么人。你们说话太大声了,我想不听也不成!”温漠然负手而站,淡淡而道。

    “原来温兄还是雅人!”黄羽翔想到他惊若闪电的弓箭,心中也大是岂惮,忖道他若是稍有不满,抽冷子射我一箭,那岂不是大大的不妙!

    “哼!”温漠然略一沉凝,随即道,“黄羽翔,我不管你喜欢几个人,总之,你好自为之,可不要辜负了师妹。否则的话,我们师兄弟四人可绝不会放过你的!”

    黄羽翔是吃软不吃硬的犟脾气,心中想道我对心儿一片赤诚,又需要你们几个局外人来插什么手,当即道:“那你们那个小师妹呢?”他见温漠然与张梦心谈起那个“小师妹”便脸上变色,心知她定是个令人头痛不已的人物。

    “小师妹!”温漠然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又是痛若又是怜惜又是恐惧的神色,连身体也起了一阵轻颤,好半天才镇静下来,冷冷向黄羽翔道,“你只需管好你自己的事便行了!”说罢,也下楼而去。

    黄羽翔得意地笑了下,仰首望月,只见天上的明月忽然幻化成了单钰莹的俏脸,一会儿又变成了张梦心、司徒真真,到最后,竟是出现了一张陌生而美丽的俏脸。

    他被温漠然和张梦心的表情挑起了兴趣,不禁在脑海中想像他们师妹的样子,心中不禁有几分期待,想道这个能让温漠然这个冰冷男子色变的女子究竟是怎样一个混世魔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