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三箭解危
    丁平的气势越来越盛,迫人的压力一波一波地从四面八方向黄羽翔涌来,势道之大,几不下于当日在钱塘江遇险时被激浪所打。

    这当真是人类可以拥有的力量吗?黄羽翔终于从狂烈的战意中清醒过来,开始犹豫起来自己是否真能敌得过如此沛然莫名的一击!

    “自然之道,便是将己身与天地万物融为一体,借天地之力来克敌制胜。”张梦心在黄羽翔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大哥一定要暂避其锋,以本身的力量是绝对敌不过天地自然的大威力的!”

    黄羽翔开始谋思退路,只是在丁平迫人的压力之下,便是呼吸也有些窒滞,更不说是要纵身跳跃。全身的真气已是毫无保留地流动起来,护在身外,将他与张梦心两人团团护住,堪堪敌住过这迫人的压力!只是丁平外溢的真气好像永无止境一般,强自压逼着黄羽翔绍的空气向他挤去,以致将他身前的空间都扭曲了。从外人看来,黄羽翔与张梦心两人好像被折成了好几段!

    丁平宝剑上空的树叶、灰尘石子等物越积越多,转瞬之间,整个狭小的树林上空全部成了黑压压的一片,烈日竟被遮蔽得难见一丝踪迹。

    单钰莹三人又停了下来,都将目光投注到丁平的身上。秦月怜看到丁平如此神威,心中也是惴惴:二哥什么时候竟修成了此等神功,恐怕大哥也不过如此而已!

    仿佛一下子来到无星无月的黑夜,整个树林一片黝黑,只剩下丁平的宝剑还散发着夺目的光华,如同黑暗中的主宰一般。

    丁平手中的宝剑轻轻舞动起来,黑暗的中心向黄羽翔笼罩过去,漫天的落叶石子开始向他卷去。

    [***]

    如此惊人的攻势,即使自己使出十分的“九转玄冥功”,怕也是难以抵挡吧!单钰莹心中大急,她虽知黄羽翔这几日功力突飞猛进,但实不知道他究竟到了何种程度。但丁平如此威力浩大的一击,怕是怎也匹敌不住!

    一念至此,“九转玄冥”真气已然全力运转开来,只是要行到十成境界,却非要数息时间不可!虽然如此,但身形却已经向丁平飞去。所谓围魏救赵,攻敌之必救!

    她算盘打得虽好,但身边却有个比她多吃了三十年江湖饭的秦月怜,哪容得她如愿以偿,娇叱一声,两女又缠斗在了一起。单钰莹“九转玄冥*”还没行到十成境界,一时也难以摆脱秦月怜的纠缠。

    单钰莹心悬黄羽翔,哪有心情与秦月怜多做争斗,只是两人功力相若,想要甩脱她当真是不易。而齐威见秦月怜动手,也立时加入了战团。直气得单钰莹柳眉倒竖,心中如被火焚,暗暗发誓道:小贼若是无事便罢,如果有个万一,我定要将你们两人碎尸万段!

    [***]

    绍的空气被一分分地压缩,窒闷的感觉让黄羽翔险些吐血!他心中暗暗叫糟,想道以自己这个身负武功之人都感如此难受,更何况张梦心这个柔弱女子。

    当初执意要将张梦心背负身上,没有让她与司徒真真三人一同离开,原是考虑到她身无缚鸡之力,行动不便,定会累得余人都被追上。司徒真真与淡月轻功虽是不错,但女子体力较差,背负一人的话,定然身法大缓。他内力深厚,气力绵长,背着张梦心对本身的行动也不会有多大的影响,是以敢冒险负着佳人迎敌对战。

    而丁平此时释放的压力是如此之厚重,完全出乎了黄羽翔的理解之外,震惊之余,也暗暗后悔拖累了张梦心。不过他正竭力抵挡着这骇人的压力,口一开真气便散了,是以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又一波强烈的压力过后,头顶之上的“黑云”开始向黄羽翔狂袭而去!

    黄羽翔体内真气虽是纯绵浩长,但对阵如此强猛的压力之下,也不由得有几分不支之感。见“黑云”兜落,忙奋力舞起手中的短棍,在头顶之上幻出一层青色的棍影,拦下所有重重击落的石子树叶。

    这些石子落叶虽都只是极其细小之物,但在丁平强大的力场作用之下,仿佛九天直落的殒石一般,重如千钧!黄羽翔暗暗叫苦,别说丁平手中至强的一剑还未出手,便是眼前的这些落物也足够让自己力竭的了!

    “血杀第八式,寂灭!”

    伴着丁平低沉的声音,黑暗的林中突然一片大亮!原来他手中的宝剑突然散发出奇亮无比的光芒,如同黑暗中的一道闪电,疾速地黄羽翔劈去!

    黄羽翔大惊失色,心知自己化解他外溢的真气已无胜算,更不用说是要对上他势如破天的轰然一击。不过丁平现在所有的精气神全集中到了这“血杀”的第八式之上,一直压逼着己身的强大压力却也消失无踪。黄羽翔将手中木棍注满真气,向丁平疾扔过去,身形却是急速往后退去,每退一步,便全力拍出一掌。

    连续拍出十七掌后,一口真气终告用尽,黄羽翔身形缓下,止不住的一阵力竭。他此时已是全力尽出,能不能挡得下丁平,就全看老天的了。黄羽翔平时虽是不信神灵,但此时却一个劲地求老天爷自己这十七掌能挡得下丁平,至少也可以让自己缓过一口气来!

    华丽的剑光之下,仿佛无一物能挡得下片刻。黄羽翔的短棍才一触剑光,但猛得炸得支离破碎,化作一逢木屑,散落在空气之中。

    “噗噗噗”,丁平连续穿过黄羽翔打出的七道掌风,身形竟是丝毫也没有缓下片刻。直到在第十四记掌风之后,才略微滞涩一下。余下三记掌风过后,身形虽比原来慢了半拍,但黄羽翔一口真气还是没有来得及回过来。丁平毫不容情,宝剑已是拦腰向黄羽翔挥去。

    这一记若是被他击中,恐怕黄羽翔与张梦心两人便要断作四截,跑到地府里做一对同命鸳鸯了!

    黄羽翔退无可退,挡无可挡,只能张目待死!一瞬之间,心中转过无数个念头。他一生平凡,直到遇上张梦心的那一刻起,生命才多姿多彩起来,而一切的事端,也是由张梦心而起的。现在两人能死在一块,到底算不算一种缘份呢?

    而张梦心此时又在想些什么呢?

    [***]

    单钰莹的“九转玄冥”*已是完全展开。身法在转瞬之间突破人体的限制,一下子便摆脱了秦月怜与齐威的纠缠,向丁平飞速追去。她此时的速度全不在丁平之下,甚至犹有过之,但她起步较晚,虽是急速疾掠,仍是与丁平隔了约有一丈之遥!

    她对黄羽翔情根深种,眼见丁平利剑之下,黄羽翔已是性命垂危,心中惊惶至极,双目之中一片煞气,黑色光焰环绕之中,如同一颗黑色的流星。

    她救援已是不及,眼见丁平手中之剑离黄羽翔两人不过半尺之遥,而黄羽翔却丝毫没有闪躲的能力!正伤心、绝望、愤怒之中,却听一个沉厚的声音大喝道:“剑下留人!”

    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林外急窜而入,人在半空,双掌已是拍出两道凌厉的掌风。身形刚一落地,又是两掌拍出,四道掌力挟在一起,以势若万钧之势向丁平击去!

    这人的掌力虽是浑厚无匹,但离丁平的距离也差得忒也远了,仍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适正此时,林外又飞入三道寒芒,疾射丁平!

    无法形容这三道寒芒的速度,只见亮光闪过,寒芒已到了丁平身后,赫然是三根通体雪白的三羽长箭!这箭矢比之寻常弓箭却要长上近乎一尺,真不知是如何射出的!

    丁平举手之间便可以将黄羽翔两人毁于剑下,但身后却传来刺骨的寒气,他不用转身便知道是有暗器袭来。只是估不到这暗器速度不但奇快,但是在转瞬之间突破了自己的护身真气,直袭自己的后背。他若不回剑自救,虽是不难将黄羽翔一剑两断,但自己也逃不过穿心而死的下场!

    略一迟疑之间,宝剑一转,已是向三根长箭避去。

    “叮叮叮”,丁平的长剑虽是宝剑,但劈在箭僧上,竟是没有将它们斩断!而三剑过后,丁平的脸上一阵红潮,剑身的光亮也略有了些黯淡。

    就这短短的一担搁,黄羽翔终于回过气来,双掌一圈,一道青色的光华已向丁平击去。而此时刚入林中那大汉的掌力已然拍到,单钰莹也卷袭而至,黑色光焰闪动之中,决然向丁平打去。

    那大汉四掌之力当真是骇人至极,即使单钰莹运转十成的“九转玄冥”*,也是不敢轻撄其锋。三人的掌力加在一起,恐怕即使当世第一高手在此,也无力硬生生地吃得住吧!

    丁平一声暴喝,手中宝剑划过一圆圈,一圈华丽无比的光弧猛然向黄羽翔三人迎去。这丁平忒也大胆,竟敢以一己之力强撼三人的轰然一击!

    “嘭!”地一声巨响,四力交触,三道光华碰砸在一起,形成一道夺目无比的光柱,黑暗的林中顿时一片大亮。转瞬之间,那道光柱突然破裂,向四面八方推去,而所有聚在林中上空的石子落叶瞬间全部往高空飞去。

    狂猛无俦的巨力散去,烈阳重现林中,阳光照拂之下,只见原来绿意丛丛的小树林已被夷为平地,满地都是白生生的木桩。

    黄羽翔见危机已过,无力地跌坐在地。身后的张梦心却解下了他缚身的腰带,俏生生地站在他的绍,惊喜地叫道:“秦师兄、温师兄!”先前发掌的大汉已是大步向她走去,不是秦连又是何人!他的身边却跟着一个身着白衣的青年,约摸二十三四,面相俊美之至,只是脸上目无表情,好像是结了冰一般。手中拿着一张绿意盈盈的大弓,背负一个箭壶,看来刚才那三箭必是由他所发。

    张梦心虽是口中叫得亲腻,却丝毫没有离开黄羽翔的意思,随即低头看向黄羽翔,轻声道:“大哥,你没有受伤吧?”

    单钰莹立定在黄羽翔身前,黑色光焰已是散去,猛地“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娇躯一阵摇晃。张梦心忙跨前一步将她扶住,问道:“姐姐,你怎么了?”黄羽翔也强自从地上站起,双眼投去关切的目光。

    丁平驻剑林中,脸色一片惨白!他能以一己之力强挡当世三大高手的合力一击,实力当真是恐怖之至!以他本身的修为,顶多也就与黄羽翔、单钰莹差相左右,却要比秦连略差一筹,能抵挡得住三人的轰然一击,全赖刚刚修成的“自然之道”,借天地之力,强自对抗黄羽翔三人。只是他才初悟“自然之道”,修为尚浅,尚不能完全调动自然之力。否则的话,若是刚才换作是张华庭,黄羽翔三人即使功力再强上一倍,也难逃败亡的下场!

    四人最后一击,以单钰莹吃力最甚,自然之力沛然莫名的重击,倒是由她吃去了大半,连全身聚起的“九转玄冥”真气也被硬生生地打散,差点儿真气逆行,以致走火入魔!

    丁平强自匹敌三大高手的一击,本身的内力也是几近干涸,身体更是近乎脱力,全靠驻剑在地才将身形稳住。他淡然道:“‘五岳手’秦连,‘寒羽箭’温漠然,好、好,今日老夫认栽了,不过本教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说完,向秦月怜轻轻招了下手。

    秦月怜与齐威两人将丁平扶住,三人纵起急走,转眼即逝。秦连与温漠然也不阻拦,任他们走远。

    “我没事了。”单钰莹一瞥黄羽翔关切的目光,心中突地一甜。刚才黄羽翔几欲身死,她惊惶之下柔肠寸断,眼见黄羽翔平安无事,心中突起后怕,想道:“若是没有了小贼,我该怎么办呢?”她心中一惊,不敢再想下去。

    “夫君!”一个娇糯的声音响过,司徒真真惹人爱怜的俏影疾冲而至,猛地扑进黄羽翔的怀里,哭道,“刚才好吓人,我还以为……以为永远见不到夫君了!”

    “傻丫头,你夫君不是好好的吗?”黄羽翔爱怜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心中也是柔情暗生。转头向单钰莹看去,只见她似笑非笑,一脸奇怪的表情,忍不住心中一热,将她的纤手执住。凑过头去,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执子之手,与子携老!”单钰莹娇躯一颤,也向他的怀中倒去。

    张梦心看着深情相拥的三人,心中却是起不了丝毫嫉妒之意。只是想到,若是我也成了他的小娇妻,岂不是也能承受他的拥抱了!想到这里,双颊不禁一片羞红。

    “张仙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郑雪涛与淡月也站在了张梦心的身前。

    “你们怎么都来了?”张梦心将一双妙目放到了淡月的身上。淡月却是轻轻拉了下郑雪涛的衣袖,郑雪涛一愣,忙道:“张仙子,我们往后走出不过六里,便碰上了秦前辈与温兄。两位听闻张仙子又遇到了魔教妖人,便先赶了过来。”

    秦连与温漠然两天前便到了苏州府,等了两日之后,仍见不到张梦心,便向嘉兴进发,恰好遇上了郑雪涛三人。闻说恩师爱女被围,当即也不顾得与郑雪涛寒喧,向张梦心所在的小树林疾掠而去。司徒真真虽是武功不好,但一身轻功犹在秦、温两人之上,跟在两人之后先到了此处。淡月的轻功虽是不弱,但却不愿抛下轻身功夫实在差劲的郑雪涛,与他走在最后。

    秦连三人在途中又遇到钱万通两人,虽是将他两人轻易打发,却也担搁了一点时间。他们行到林中,恰好是黄羽翔最危急的时候。路见不平,尚要拔刀相助,更不说是其中还有一个恩师爱女。秦连当即合身跃出,温漠然却是一弓三箭,直袭丁平。他虽是最后攻击之人,却后发而先至,拦在了最前头。

    若不是他三箭解危,黄羽翔与张梦心二人现在恐怕已是魂归西天了!

    不溃雪涛热切的目光,张梦心重将一双美眸投到黄羽翔的身上,却见这三人已是分了开来,但黄羽翔仍是左右手各牵着一女。她心中一格登,也不知是什么感觉,微微泛过一丝失落的感觉,道:“我们还是先到苏州城去吧!”

    单钰莹却是行到温漠然身前,微微一福,道:“多谢公子相助之恩!”以她的本事,自是知道黄羽翔能够逃过一劫,全赖温漠然那恍如飞电的三箭。

    温漠然仍是目无表情,将拾回手中的三根箭矢插到背后的剑壶之中,道:“你不用谢我,我出手只是为了我的师妹罢了,与这个家伙却是全无关系!”

    单钰莹心中大怒,现在的她最是容不得别人骂说黄羽翔,简直比骂她自己还难受。只是人家刚刚救了黄羽翔一命,也不好意思与他翻脸,当即用一双妙目狠狠地瞪了温漠然一眼。

    “温师兄!”张梦心却是不依了,嘟了下小嘴,道,“你怎么会来的?”

    “师父说魔教袭人之举大违常理,于是让我和秦师兄来保护师妹,另外让刘师弟跑了一趟京中王家,去问个究竟。师父他老人家可能要亲自去魔教!”他说到“师父”两字时,眉宇之间一片孺慕敬佩之色,秦连也是肃立在侧,神情凛然。

    黄羽翔心中暗暗叹服,心道张华庭果然有过人之处,竟能让两个如此出众的徒弟说到他的名字时,都如此恭敬。

    “爹爹要去魔教……他会不会有危险啊?”张梦心见识了丁平骇人的修为之后,对魔教高手的实力也不由得不估高一个档次。

    温漠然傲然将头抬起,道:“凭师父的一身神功,天下又有何人能够伤得了他老人家!师妹你是多虑了。”突然之间,他眉头一皱,这个自始至终总是冷漠的青年的脸上竟现出一丝恐惧的表情,道,“还有……小师妹因说山中烦闷,又无师父镇住她,这几天便要下山了!”

    “小师妹要下山了!”张梦心与淡月齐呼一声,脸上都是一副古怪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