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七章各逞所能
    秦月怜白生生的手臂一伸,挡在丁平的身前,道:“二哥,只是一个晚辈,你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俏生生地转向黄羽翔,目光流盼,抛过一个媚眼,雪白的贝齿轻轻咬住下唇,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姐姐我最喜欢像你这样英俊的人儿了,莫不如跟姐姐到圣教去吧!”

    眼光一溜单钰莹几人,又道:“这几个小姑娘只是黄毛丫头而已,又怎么懂讨好男人,你跟姐姐走了,姐姐定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女人!”

    说话间的当儿,酥胸一挺,右手之中的丝带在空中轻轻挥舞起来,左手缓缓抚过自己高耸的*,眉目含春,说不出的妩媚动情。众人只觉身体一热,一股甜香扑鼻而入,顿时口干舌躁起来,身体里都好像燃烧着一团火一般。

    单钰莹与淡月二女都还未通人事,虽觉心中难受,倒也能强自克制。司徒真真却是春风已渡,本身又是天生媚骨之人,一下子*全部燃烧起来,大大地双眼之中满是水波一般的柔媚,慢慢向黄羽翔挪步而走,呢声道:“夫君,抱我,抱我!”

    张梦心却是毫不受影响,见司徒真真如此情形,忙张臂将她抱住,高声道:“真真妹子,醒醒,真真妹子!”

    当张梦心将司徒真真抱住之时,一股清凉之气顿时从她身上涌入司徒真真体内。司徒真真娇躯一颤,双眼已恢复了清明,问道:“张姐姐,我刚才怎么了?”

    张梦心此时已知秦月怜必定用上了媚功迷惑己人,转头一看,只见单钰莹与淡月虽是脸色绯红,但眼神还算正常。只是黄羽翔与郑雪涛这两个花花公子却都是死死地盯着秦月怜,正一步一步向她走去。

    “黄公子、郑公子!”张梦心高声叫道。郑雪涛身形一颤,转过头来看了一下张梦心,突然眼中奇光大射,转而向她走去。黄羽翔却是毫无变化,依旧向秦月怜走去。

    郑雪涛本来离张梦心就比较近,此刻离她也不过半丈远的距离,几个大步跨过,已是来到她的身前。双臂一张,脸上闪过一丝淫靡的笑容,就要向张梦心抱去。

    司徒真真大惊,忙伸手将郑雪涛的双手格开,失声道:“郑大哥,你怎么了?”

    好在郑雪涛此刻只知满足自己的欲望,本身的武技倒是忘得一干二净,全不会运用,只知道去搂抱张梦心。司徒真真原本虽然极不上郑雪涛,但这几日内力大进,彼消此长之下,没用三两招的功夫,就已经制住了郑雪涛。

    张梦心心念一动,突然从怀中取出那玫奇形戒指,用两指捏住,轻轻在郑雪涛左手上一触。

    只听郑雪涛“呀”地一声,浑身一阵哆嗦,身体居然可以动弹起来,右手在左手之上抚个不停,口中大叫道:“冷,好冷!”看来媚毒已除。

    他们这里闹得热闹,那边黄羽翔已快走到秦月怜的身前。

    秦月怜脸带轻笑,颇有得意之色,眼光轻轻一扫丁平。意思是说:似这等毛头小子,老娘不费吹灰之力便可以收服了,哪用得着与他拼死拼活得打个半天!看到黄羽翔身形高大,脸容俊美,心中不禁绮思丛生,想道:这小子的功力高深,元阳充沛,若能将他的真元化为己有,说不定自己的“九姹素女功”便可更进一步,一举推到“六重姹女”的境界!当时候,即使什么三圣女也应该奈何不了自己了!

    丁平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但只是轻哼一声,转过头去。

    正值此际,原本目光滞涩的黄羽翔突然双目之中青光大盛,左手长剑划过一道明亮的光弧,卷向秦月怜;右手却是重重地向丁平拍去。

    这一下变生肘腋,众人都全无防备。丁平老脸闪过一道血红之色,急急打开一道掌风,伧促之间,只聚起了五成内力。两股掌风相接,丁平闷哼一声,倒退了三尺之远,心中却是一片惊异:这小子也没有尽全力,那他的目标定是在秦月怜之上了!

    抬头看去,只见黄羽翔手中之剑已是卷到秦月怜天灵盖之上,而秦月怜虽是左支右挪,但始终脱不出黄羽翔剑势所控。

    但他被黄羽翔一掌所阻,相援已是有所不及。钱万通之人身属五行坛主,功力又次了一筹,况且因是地位低了一级,没有与他俩站在一起,离开足有一丈之遥,更是远水救不了近火。虽然三人已是向黄羽翔追去,但凭着他们的轻功,自是毫无用武之地。他体内真气一阵运转,消去了两人对掌后的烦闷感,也跟着向黄羽翔扑去。这下子挟怒出手,威势更甚。

    秦月怜的功力绝不逊于黄羽翔,但猝不及防之下,被他占了先机,剑气所及,遍体生寒,只余躲避一途。但黄羽翔身法灵便,她虽是已经连续后退了三次,转了三个方向,黄羽翔始终如影随行,长剑更是与她的天灵盖只有半尺之距。

    她轻续三个腾挪下来,一口真气已是用尽。若是要喘过一口气来,那么下一刻只能去魅惑地府里的阎罗王了。奇门兵刃天蚕绵铁带虽是执在手中,却是全无挥舞的间隙。

    见她身形已缓,黄羽翔微微露出一丝笑容,长剑却是毫不留情地向她挥去。他从挥剑的那一刻起便已经用心神将秦月怜锁定,仍她百般变化,终是脱不出他的剑势。

    “嘭”一声闷响,秦月怜身前突然出现了一团粉色的氤氲之气,一下子将她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黄羽翔不知这粉色之气是否带有剧毒,犹豫之间,手中剑势终还是顿了一下。而且长剑刺入那团粉红之气后,剑僧上仿佛挂着千斤重物,竟是挥洒不开。这几下的功夫,秦月怜已是脱出了他的气机锁定。他憾然一叹,心知错过了杀她的最好时机。

    而身后钱万通已是杀奔过来,黄羽翔足下用力,已是倒退而回。

    氤氲之气散去,秦月怜动人的娇躯重又显现出来。额头之上却是多了道伤口,殷红一片,却是没有鲜血流下来,端得怪异。黄羽翔那一剑虽是没有要了她的性命,但终还是刺伤了她。只是这短短的一瞬间的功夫,她仿佛苍老了许多,眉角已是隐现皱纹。刚才还如三十多岁的艳妇,此际却像四十多岁的半老余娘。

    秦月怜依然脸带媚笑,俏生生地道:“小兄弟,下手怎么这么狠呢?你难道一点也不知道要怜香惜玉吗?”她口中说得虽是娇媚,但眼神之中却是带着无比的怨恨,如刀一般地刺向黄羽翔。

    她生平征战无数,虽是屡遇危急,但实没有今天之势危。而且明明自己已用媚功蛊惑了黄羽翔的心神,怎得到头来反倒被他摆了一道。若不是她已将“九姹素女功”练到了五重天,修成了“氤氲之雾”,刚才便要香销玉殒在黄羽翔的剑下。只是这“氤氲之雾”每使用一次,便会让她苍老十年。

    她平时不知吸食过多少男子的精气,才保住了自己的如花俏脸,一身肌肤也如二十许的少女般光滑细腻。但就是在这短短的一瞬,额头已是被划开一个伤口,破了脸相;更是被逼使出了“氤氲之雾”,原本紧绷的玉肤已是有些松弛,耸挺的*也有几分塌陷。

    秦月怜爱美如命,此际被黄羽翔如此折辱,当真是心生怨毒,恨不得将黄羽翔全身精气一下子吸个干净!只是她所修“九姹素女功”乃是媚人之术,即使对着生死大敌,脸上却仍是浅笑轻盈。

    “三妹——”丁平怜惜地看了秦月怜一眼,他与秦月怜同为四传令使,自然知道她的折耗有多大,转向黄羽翔,道,“小辈,你竟敢耍弄阴谟诡计,老夫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黄羽翔原是青楼常客,早在秦月怜使出媚功之时,他便已经查觉。而他体内的“抱扑长生功”可说是天下媚功的老祖宗了,秦月怜偏偏要班门弄斧,哪能媚惑得了他,早被他化得干干净净;而且反倒被他将计就计,差点儿丢了性命。

    “丁前辈,两军对垒,原是生死相搏,哪能容情。况且,说到阴谋诡计的话,怕是秦老前辈先是不仁在先吧!”黄羽翔知道女人最重容貌岁数,听秦月怜一口一个“姐姐”便知道她最忌讳别人将她叫得老了。

    果然,秦月怜听得黄羽翔不但称她为“前辈”,而且还是“老前辈”,当真是花容失色,脸也气白了。

    “三妹,”丁平倒是城府颇深,劝慰秦月怜道,“这个小辈牙尖嘴利,最是阴损,你切莫与他一般见识!还是快将他们拿下了吧。到时候,予生予死,全在三妹的一句话里!”

    秦月怜突然格格地一笑,道:“二哥,我定要将小子吸成人干,让他后悔这辈子做了男人!”转过脸盯着黄羽翔,眼中说不出的阴毒。

    黄羽翔快步退到张梦心身边,道:“大家快快准备,等下不要恋战,尽力往苏州城赶去!莹儿,等下我和你断后。”六人之中,以他和单钰莹的武功最高,这番大任,自是由他们两个扛下。

    张梦心已逐一用奇形戒指将单钰莹、淡月身上的媚毒去除,闻言向黄羽翔看去,道:“大哥真是好定力,心儿好佩服大哥!”不知何时起,她也学着司徒真真一样改叫黄羽翔“大哥”了。

    “这小贼刚才肯定是脑子一时糊涂了,不然的话,他怎会如此做呢?”单钰莹对黄羽翔的本性十分的了解,自是不信他能坐怀不乱。

    情势紧急,黄羽翔也无暇多作辨解,身体一转,将背对向张梦心,道:“心儿,快爬到我的背上来,我背你走!”

    张梦心还未回答,单钰莹却已抢着道:“小贼,你果然没安什么好心!”郑雪涛也怒道:“黄羽翔,你果然是个无耻淫贼!”

    黄羽翔苦笑一下,道:“莹儿,现在事态紧急,容不得顾及男女之别了!”双眼神威凛凛地向单钰莹扫了一眼,单钰莹心中一阵心乱,竟是说不出话来。

    他们这一担搁,只见丁平五人已是攻了过来。黄羽翔大叫一声“走!”,一把将张梦心抄起,当先连蹿几下,已是行得老远。单钰莹几人一怔,也随即跟了上去。

    黄羽翔轻功远胜诸人,才三四个起落已将众人甩脱十来丈的距离。乘着这个空暇,将单手所抱的玉人背负在自己的身后,又把腰带解下,将张梦心牢牢地系在自己身上。

    黄羽翔回手一拍,正中张梦心丰满的臀部之上,在张梦心一声娇叱声中,手上的长剑突地舞出几个剑花,心中充满着一往无前的决心。无论怎样,自己都要将背上的玉人好好守护,怎得都要留下性命与她长相厢守!

    这一番动作下来,单钰莹也赶了出来。黄羽翔大喝道:“真真,你与淡月和郑兄先行一步,我和莹儿随后便来!”司徒真真与淡月轻功虽佳,但武功实在差劲,留下来只会徒得碍手碍脚。

    司徒真真自昨晚与黄羽翔互通心曲之后,对黄羽翔更是言听计从,心中虽是不甚情愿,但只是用一双美丽的大眼怔怔地看了他一眼,随便身形一动,已自行远。

    郑雪涛狠狠地看了黄羽翔一眼,丢下一句“黄羽翔,张仙子若是有什么闪失,我定饶不过你!”,也跟着纵越出去。他心知黄羽翔近来功力大进,实在自己能比。若是强行留下,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淡月还没来得说什么,张梦心却已经说道:“淡月,你先走吧。有大哥护着我,不会有事的!”淡月无奈,只叫了声“小姐”便尾随郑雪涛而去。所谓知仆莫若主,张梦心与淡月情同姐妹,自然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黄羽翔长剑一挥,隔空打出一道剑气,迫得追近的丁平与秦月怜不得不缓下身形,接下他这一记攻势。

    丁平冷冷地看着司徒真真等人消失的地方,道:“钱坛主,你与周坛主去追那三人,务必要他们格杀。齐坛主,你留来与我和圣阴使对付这三人。”

    他心知以郑雪涛三人的武功,以钱万通一人之力便不会落败,两人前去,必能稳操胜券。况且,他们两人的轻功较佳,实是对付他们三人的最好人选。齐威虽是轻功不好,但胜在硬功也得。自己与秦月怜倒还真没有必胜黄羽翔与单钰莹的把握,有一个刀枪不入的齐威帮忙,应能制胜。

    他故意说要将司徒真真三人格杀,以从心灵上打击黄羽翔。

    果然,黄羽翔眉头一皱。他虽是信得过司徒真真的轻功,但也担心这个小妮子心中挂着自己,竟是不肯行远,那可真要大大地不妙了。

    钱万通与周破军两人腾身向司徒真真三人追去,黄羽翔忙又是挥剑打出一道剑气,谁知丁平早有准备,也是一剑挥出,将他的剑气消于无形,向停下身形的钱、周二人道:“两位坛主只管去做自己的事情,这里由我与圣阴使顶着!”

    钱、周二人再度破空而去。黄羽翔这次倒没有阻拦,他心知即使拦也是无用。若不能将丁平打败,什么也是休想。

    “丁前辈,就让晚辈再来向前辈讨教一下剑上绝艺吧!”黄羽翔收慑心神,长剑横在胸口,又低声对单钰莹道,“莹儿,你对付得下那个骚婆娘吗?”

    单钰莹对他俏然一笑,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自傲,足下一蹬,已是向秦月怜纵去。黄羽翔怕她有失,也挥剑攻向丁平。

    丁平手中宝剑再度染上了一层血红之色,突然挟着无与伦比的速度向黄羽翔回刺而去。他虽是后发但剑意已是先至,挟着三军辟易的气势,已是狂卷而来,黄羽翔的剑势一瞬间便被他破个干干净净。

    黄羽翔心中一惊,若是他继续挥剑过去的话,恐怕没有等到长剑碰到丁平的身上,自己的胸口便要多个透明窟窿了,忙剑势一顿,身形后跃而回,暂避其锋。他这一招原是武当派的“松鹤三撩翅”,一剑之后,伏下两个变化,攻守一体,端得厉害,原是武当的绝学之一,却被他花了无数苦心终于偷学而得。他在这一招上花了极多的功夫,练得极为纯熟,自己也是颇为满意,想不到在丁平面前竟满是破绽,被他一剑破去!

    他一退下去,随即又再攻上,转瞬之间,天下各派奇门招数尽出无余,六七年偷艺所得,毫无保留地使了出来。谁知任他百般变化,丁平总能一剑就将他的剑势破去,却又不转守为攻。

    丁平在剑上的造诣远在半路出家的黄羽翔之上。黄羽翔刚才与他比拼内力,丝毫不落下风,然而一使出剑术,黄羽翔便差得远了。丁平轻描淡写之间,总是将黄羽翔一招逼退。一连六十七招,黄羽翔搜肠刮肚,自认为精妙的剑招已然全部使尽。

    丁平也不趁势追击,只用左手食中两指在剑锋上轻轻抚过,缓缓道:“老夫行走武林三十年来,从没有遇上过七合之敌。依你的资质,若是能好好学习剑艺,十年之内不难超过老夫!可惜老夫今日定要将你的毁在剑下,惜乎惜乎!”

    他本是剑道剑擘,放眼江湖,已无几人能在剑术上与他一争长短。但他择徒极严,虽是已过六十,但却仍没遇上一个中意的衣钵弟子。他见黄羽翔内力修为乃是上乘之选,人又是极是聪明,可是使出来的剑术却是糟糕得一塌糊涂,不禁暗骂黄羽翔的师父浪费了一块良资美玉。心道若是由自己亲加点拨,以黄羽翔的聪明才智,不难在十年之内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剑道推向另一个极致。

    他虽是动了惜才之心,但本教圣物却在此人手上,而且黄羽翔适才大大得罪了秦月怜,即是他肯交出圣物,拜自己为师,怕也不为秦月怜所容。想道自己要亲手毁掉一个刚刚崛起的明日之星,不禁有几分惋惜。

    黄羽翔以前与诸如四鬼叟等高手比试,总能仗着偷学而来的招式将敌人打个措手不及,谁知在丁平面前竟是全无用武之地。这才知道对方的剑艺已是达到极至,非是自己能够想像。而自己偷学而来的绝艺毕竟只是偷学所得,虽是已尽自己之力完善了一番,但在丁平这个剑道高手面前,却全是破绽,如同小孩舞剑一般,没有一丝威胁之力。

    他心中虽惊,但随即感受到背上张梦心软玉般的娇躯紧紧地贴着自己,顿时豪情再生。心道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背上这佳人的安危。自己还没有做上张梦心孩子的父亲,岂能将小命丢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