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六章血杀之剑
    同是使剑,黄羽翔迎向的是“七剑断肠”丁平。他心中想着张梦心的拖字诀,压根儿就没有想要和丁平正式对决,只是阻止他上己船而已。当下右掌一拍,一道劲风已是打出,左手执剑横在胸前。

    他“抱朴长生功”大成之后,举止之间颇有大家风范,这一掌拍出,不但气势惊人,本身也散发着睥睨天下的霸气。

    丁平人在空中,自是不及躲避,当下宝剑一展,一道凌厉的无形剑气已是打出。

    “轰”两道内力相触,仿佛明天里响里一声霹雳,端得响彻云霄。丁平一个翻身,倒飞了回去。黄羽翔却是身子一沉,整艘大船竟也沉下几有半尺,这才浮起,船身顿时一阵晃荡。

    论功力,黄羽翔应该还是差了一筹,但他占了地形之便,却也没有落了下风。

    单钰莹恨透了秦月怜这个骚婆娘,全身黑光一闪,如箭一般飞窜迎上。而这婆娘身列四大传令使之一,除了丁平,众魔教之人数她功力最高,也确实只有单钰莹才能与之一战。

    秦月怜虽是迎敌对战,但仍是满脸荡人的笑意,胸前一对突起颤巍巍地晃个不停,即使单钰莹身为女儿家的,也是脸红不止。秦月怜右手一展,一条彩带立时飞向单钰莹,直卷她的脖子。

    单钰莹眼急手快,右手一探,已是将彩带捞在手中。谁知彩带入手,却觉像是被鞭子狠狠抽了一下,竟是奇痛无比,差点儿让她叫出声来。原来这根彩带已被秦月怜贯注了奇门内力,当真是其软如绵,其硬如铁。单钰莹生生捱上一记,着力之处,仿佛火烧一般,也难怪她吃痛不已。好在她手上也是布满了真气,没有伤着了筋骨,手上虽痛,但仍是用力向后一拉,左手伏在胸前,伺她近身予以轰然一击。

    两女在空中皆无借力之处,身形越来越近,待得两人只有两尺距离时,单钰莹先自出手,“七巧翻天手”已是展开,七道白生生的掌影齐齐向秦月怜胸口拍去。

    秦月怜却是毫不招架,反倒挺起了丰满的酥胸迎了上去。

    单钰莹一怔,她虽是女子,但要她去触碰另一个女子的胸部,却也不自禁有了几分犹豫。虽是如此,但两人如此之近,要收招已是不及,七道掌形一合,已是拍上了秦月怜的胸上。

    掌力及身,单钰莹的眼珠子却是突然睁得老大,原来秦月怜竟然生生裂开了。

    而且是四分五裂!

    一瞬那的惊诧之间,单钰莹已然掌力击空,身形顿时与秦月怜分散的躯体相撞到了一块,却没有丝毫实体接触之感。这才知道原是秦月怜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制造出了一个幻影出来,而且竟如此唯妙唯肖,害得她初见秦月怜裂开之时,吓得连心跳也快要停止似的。

    她一掌击空,便知道事情不妙。果然正在她旧力已老,新力未生之际,一道凝重的掌风已是打了过来,不是秦月怜又是何人。

    单钰莹手中彩带原是秦月怜的独门兵器,乃是用天蚕丝缠以上好绵铁所制,仿如软鞭一般。单钰莹吃痛抓住彩带后,用力拉扯彩带之下,秦月怜顺势迎了上去。这彩带原是在她手中,她故意漏松了一截,让单钰莹估错了距离,又制造一个幻影,让单钰莹上当。

    果然,单钰莹吃惊之下,空门大开,秦月怜顺势一掌击空,正中她的右肩!

    好在秦月怜要分力制出幻影,手上的力道却要差了几分;而单钰莹的“九转玄冥功”专化异种真气,虽是被秦月怜一掌打回甲板之上,肩上一阵疼痛,但内伤却是不重。“九转玄冥”真气流转如意,只是行到肩头,才略有几分滞涩。

    单钰莹勃然大怒,她出身尊贵,从小到大无不乘心如意,说不出的话无一人敢于忤逆。别说被人打上一掌,就是连重话也没挨过,岂能忍得下这口恶气。再说她师门武功除“九转玄冥”*外,其余的武学精义多在一个“幻”字上,现在竟然被人用看家本领戏弄一番,怎不叫她大动无名之火。

    当下媚眼儿中黑光大盛,几要忍不住使出“九转玄冥功”出来,但想到对黄羽翔的承诺,心中不知怎地竟是一凛,才聚起了几分内力便就散了。

    秦月怜虽是一举伤敌,但本身也因在空中受阻,不得不一个空心跟斗翻回了己船。

    无论是郑雪涛、淡月或是司徒真真也好,都比各自的对手要逊上几分。好在剩余的三个对手都是五行坛主之流,比之秦、丁二人却要差了好多,郑雪涛三人联手对敌,只守不攻,仗着船头狭窄,硬是将对方逼了回去。

    丁平人才一落回己船,便又纵跳向黄羽翔,却又被他用掌力逼了回去。如此三次,气得丁平咬牙切齿,站在船头,双眼射出恶狠狠的光芒,直射向黄羽翔。

    魔教诸人虽然整体实力在黄羽翔几人之上,但船行水上,不若平地,防守之方大占便宜。魔教众人虽在船头跳来跳去几有一柱香的时间,却没有一个攻到了对方船上。

    “停手!”丁平冷哼一声,右手朝背后一挥,长剑已自插回剑鞘,动作甚是潇洒。

    黄羽翔笑嘻嘻地道:“老头,还是你比较实相,早知道打不赢就不用打了嘛!天这么热,不如大家都去喝酸梅汤算了。”

    丁平冷冷地不说话,一张清矍的脸上突然布满了血红之色。黄羽翔一怔,喃喃道:“这么大把年纪了,竟然也会被我几句话说得脸红,还真是脸薄!”

    他嘴里虽然说着风凉话,但自经李道情一役后,对那些武功高强之人的反应可是极为谨慎,当下“抱朴长生”真气活泼泼地在体内流转开来,整个人看上去好像流转着一层青色的光芒。

    “呛!”丁平背后宝剑再次出鞘,奇快无比地向黄羽翔所在的船只隔空劈去。他全身衣物鼓起,一道道红光在他绍缭绕不止,但一张脸却是变得灰白无比,显是在这一剑上耗费了太多的内力。

    仿佛睛空里闪过了一道霹雳,天地忽然黯淡下来,所有的光芒全部集中到了丁平明亮的剑僧上。

    众人的眼睛一阵刺痛,程度之烈,远在适才丁平释放“目剑”之上。黄羽翔有“抱朴长生”真气护身,倒是没有受到影响,但他骇然发现丁平手中原本明亮的长剑赫然变成了鲜红之色,仿佛饮尽了活人的鲜血,正再度向敌人的头颅挥去。

    神驰目眩之中,一道足有三丈来长的血红剑气向黄羽翔他们凌空劈去。

    黄羽翔骇然失色,虽然听张梦心说到丁平厉害,但没有想到竟会高明到这种地步。心惊之下,护身真气大张,将张梦心、司徒真真几人团团护在自己保护之下。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血红剑气首先触到船的后座。剑气所及,坚实的舱木顿时纷纷破裂,满天都是木屑破铁。

    黄羽翔暗呼一声不妙!原来丁平这一剑压根儿就没有想要袭人,他原就是要将他们的座船毁掉,让黄羽翔几人不得不靠岸。以这一剑的威势来看,这道血红剑气霸烈无比,足以将他们的座船一劈为二!

    黄羽翔大喝一声,全身真气源源而出,在身前布下一道气墙,往血红剑气推去。

    “轰”又是一声巨响,两道内力短兵相接。黄羽翔只觉对方的真气阴狠无比,如同尖锥一般,直要在自己所布的气墙上破洞而出。他大喝一声,全身真气倾泄而出。

    两道强横的真气再度缠在一起,血红剑气仿如活物一般,竟在青蒙蒙的气墙包围下左突右挤。但青色气墙越挤越紧,转眼之间,血红剑气再无腾挪的余地。

    司徒真真拍手道:“夫君真是好本事,那红光被你降下去了!”

    话犹未毕,猛听黄羽翔大叫道:“大家快往后退!”

    众人虽是不解,但此刻黄羽翔神威凛然如魔神一般,俱是身不如己地闻言退后几步。只单钰莹与司徒真真却是唯黄羽翔是从,又比旁人多退了两步。

    几人还未站定,突觉船身突然起了一阵剧烈的颤动,皆是立足困难,左晃右斜。

    黄羽翔一个虎扑,已将张梦心抱在怀中,就值此际,只听“嘭”地一声巨响,漫天全是灰尘木屑,又挟着道道水浪,在空中卷舞起来。

    众人稳下身形,这才骇然发现,原来他们座船的整个后舱竟是炸得粉碎,河水正不断地从断口狂涌而入。

    原来黄羽翔与丁平隔空拼比内力之下,竟是难分胜负,互不能消灭对方的真气,以致双双爆裂,竟将占这艘大船几有三分之一的后舱和甲板生生炸碎!

    漫天的木屑水珠如流矢一般,被黄羽翔与丁平两人的内力贯注,力道当真奇大无比。单钰莹与司徒真真因听了黄羽翔的话,多退了两步,离木屑水珠飞舞的范围却是远了不少,偶有“流矢”飞过,凭着单钰莹强横的功力,司徒真真的轻功,都是没有受到波及。

    淡月与郑雪涛却是被击中了多处,而淡月对黄羽翔最是反感,后退之步最少,碎屑袭击之下,连衣服也被打穿了,白玉似的俏脸更被削中了一片木屑,已是流出血来了。女孩儿家最注重容貌,虽然只是轻伤,但淡月姑娘却是脸色苍白,连眼流也快要流出来了。

    黄羽翔的脸色略有些苍白,显是刚才内力消耗太大。他“抱朴长生”真气大成之后,本身真气浩浩然如泉涌一般,几有永无止境之感,但刚才比拚之际,消耗远多过于体内真气的产生,竟是颇有力竭之感。他心下骇然,若不是丁平原意只要破坏他们的座船,刚才一击直接向他打来的话,恐怕要大大地不妙了。

    他心中骇然,丁平却更是吃惊。刚才一击之中,他已蓄势良久,所发出的剑气更是揉和着他数十年精修的“血杀”真气,当真是所向披靡,攻无不克。而且他手中的宝剑乃是奇兵“破阵”,原是沙场名将杨六郎的佩剑,久染血腥之气,更能助长“血杀”剑气的威力。没想到竟被黄羽翔这个毛头小子轻描淡写地接了下来,虽见他脸白如纸,显是内力大消,但自己何尝好过!

    好在终于如愿以偿,将对方的座船摧毁,刚才一击之威,也该大大打消了他们的士气,丁平的一张老脸终于现出了一丝微笑。

    河水急速涌入,大船吃重,尾部已是沉入河中,船头翘了起来。船中水手纷纷跳落河中,向岸边游去。

    黄羽翔心知大船转眼即沉,将怀中的张梦心紧紧搂住,喝道:“快上岸边去!”这会儿功夫,他的“抱朴长生”真气终发挥大妙用,内力转瞬间已是恢复了五六成。

    足尖在船沿上一点,已是纵到了岸边。低下头来看着怀中的佳人,只见她俏脸染红,端得平添了几分娇艳之气。黄羽翔行事本不拘礼,“抱朴长生功”大成之后,性格更是坚毅果决,行事更是由心,当下心潮一起,忍不住低头向怀中的佳人吻去。

    张梦心双手俱被他抱住,哪能抵挡。再说黄羽翔此刻真气鼓荡,全身满是动人*的男子气息,张梦心早已是情波暗涌,虽是心中惶急,但偏偏手上却全无阻止之力,杏眼圆睁之中,“呀”地只叫出半声,便被黄羽翔吻回了小嘴之中。

    这便是情人间的吻吗?张梦心只觉全身轻飘飘地想要腾空飞舞起来,软绵绵地全无了力气。

    好在黄羽翔顾及身后之人,这一下只是浅尝则止,马上抬起了头,心中暗想道:“心儿,你的初吻都被我夺过去了,看你不嫁给我,又能嫁给谁!”

    将她娇躯放直,张梦心轻晃几下,终于还是站住了。她神智一复,立时一个耳瓜子打了过去。黄羽翔却是不躲不闪,任她打中。

    张梦心一怔,连手掌也忘了收回来,道:“你为什么不躲?”

    黄羽翔微一侧脸,在她的手掌上轻吻一下,道:“一个巴掌换一个吻,这么划算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张梦心被他吻中掌心,立时觉得一阵痒痒的感觉从手掌传来,浑身顿时泛起了一丝颤抖,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她微微一愣,道:“你这个恶贼,以后没有我的准许,不许你再吻我了!”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那你什么时候可以允许我吻你呢?”

    张梦心俏脸满布红晕,心中想道对这个恶贼绝不可以大意,稍有不慎便会被他所乘。她自己也暗自奇怪,明明这恶贼做了这么可恶的事情,自己却怎么竟是半分也恼不起来!

    说话间的当儿,单钰莹等人也是纵了过来。郑雪涛一见张梦心俏脸飞霞,凤眼如水,娇艳欲滴的样子,以他这个青楼常客的眼光,自是知道张梦心情怀已动,当下不由得大怒,对黄羽翔喝道:“黄羽翔,你对张仙子做了什么?”

    黄羽翔神色一紧,一股慑人之气顿时狂涌而出,郑雪涛虽是狂傲,但在黄羽翔王霸无比的气势压逼之下,也不由得脸现惊恐之色,退开两步。

    “魔教之人追来了,先应付了他们再说!”黄羽翔抽出了腰中长剑,对众人吩咐道。

    郑雪涛虽是不甘,但丁平几人确实也纵到了近处,这事情关乎生死,容不得几人大意。

    单钰莹却是走到了黄羽翔身边,轻声问道:“小贼,你刚才对张妹妹做了什么?”

    黄羽翔还未回答,张梦心已是先抓了单钰莹的俏手轻摇道:“姐姐,你就不要再问了!”

    “是啊,”黄羽翔也跟了一句,道,“心儿也快要成为我黄家的媳妇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也不迟嘛!”

    “你这个小贼!”单钰莹俏手伸过,在黄羽翔手臂上狠狠捏了一把。黄羽翔虽是吃痛,却不敢用内力相抗,只痛得眉头一皱,反倒是张梦心看不过去,道:“姐姐——”

    “好了,我不捏他了!看你,现在就这么偏袒这小贼,以后定会被他吃得死死的!”单钰莹轻摇下头,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姐姐,你都说些什么啊?”张梦心的俏脸已是红得不能再红了。

    三人打情骂俏的功夫,丁平诸人已是行到了近处。

    “小辈,你的师父是谁?”丁平在黄羽翔身前两丈处站定,沉声问道。他心中对黄羽翔的功夫大是岂惮,虽是火候仍差自己一筹,但功法之奇,当真是前所未见。徒弟已是如此,便何况是师父。丁平虽是桀骜不驯之人,但想以黄羽翔如此年纪已有一身高深的功夫,他师父岂不是厉害得不了了!

    黄羽翔虽是不清楚丁平心中所思,但也知道他对自己大为岂惮,当下道:“家师便是当年号称‘一剑落日月,双掌震三川,气吞山河混元霹雳手’的一平上人!”

    单钰莹见他胡诌这么一个人来,不禁微微一笑,轻声道:“小贼,你又在耍什么鬼?”

    丁平早被他报出的这么一串外号搞得头晕脑涨,兀自在想:江湖上什么出现过这么一个高人,名号如此响亮,当是声名颇著,怎得竟是从未听过!待得看到单钰莹与张梦心脸上都闪过一丝笑意,这才恍悟自己上了黄羽翔的大当,当下一张脸顿时沉了下来。

    他虽是对黄羽翔师门颇为岂惮,但眼下连中原第一高手的女儿都惹上了,也不差再得罪谁了。当下宝剑出鞘,双目灼灼生光,盯着黄羽翔道:“现在的后辈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少不得要老夫来教导教导!”依着他的辈份,与黄羽翔这等小辈过招,实是不该使用兵器,但黄羽翔表现着实不凡,若不动用他的成名绝技,实是没有制胜的把握。再说,此事关乎圣教的存亡,实是大意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