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神功大成
    迫人的热浪压逼得他一分也不能动弹,便是小小的一挪之间,也会有灼人的高温烧得每一根神经都要疯掉。在“九转玄冥”真气的封锁之下,他的六感已是全然对外界失去了知觉,所剩下的,只是这永无休止的融尽万物的黑色光焰。

    当一个正常人突然变成了聋子、瞎子的时候,他心中的惊慌是可想而知的。黄羽翔此刻正是心急如焚,他不知道浪风是不是躲在暗中伺机给自己轰然一击,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只想困住自己,乘机带单钰莹离开。他两眼虽睁,但触目的只是黑色的光焰;耳中却是万音俱灭,剩下的,纯粹只是自己的心跳而已。

    转瞬之间,他仿佛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仅有光与自己的世界,然后就是无穷的孤寂与炙热,烧融一切的毁灭。

    环绕在绍的光焰越来越是暴烈,黄羽翔心中也越来越是惶急。他体内的真气虽是绵绵然雄浑无比,但对上这种破坏性极强的暴烈真气,好像也没有多少用武之地。

    皮肤开始龟裂,黄羽翔无奈之下只好盘膝坐下,全力运起内力对抗着这骇人的高温。

    他自与司徒真真春风一渡后,整日里与众女嬉笑玩闹,也没有多少时间去炼化从司徒真真处得来的宝贵元阴。现在调运内息起来,顿时从丹田升起一股清凉之气,片刻间的功夫达至奇经百脉,虽然仍感热*人,但已不如刚才般不堪忍受了。

    黄羽翔试着打出一道掌风,谁知才一触及光焰,立时被吸收了个干净,反倒还引得黑色光焰反击,直击他的胸口。而黄羽翔的护身真气仿佛全无用武之地,竟是丝毫不能阻挡片刻,只觉胸口一阵烧灼,右胸处的衣服已被烧成了一抹焦灰,胸口也留下了一个约摸三指宽的焦黑印记,“九转玄冥”真气已然侵入了经脉之中。

    这下子可好了,这股狂暴的真气开始在体内大肆作乱起来。黄羽翔的内力虽然深厚,但对上这等古怪内力竟是一点作用也没有,直被这股真气冲击得七凌八乱。

    光是在体外已能感觉到这黑色光焰的灼人高温,更不用说钻到体内来了。要不是黄羽翔体内的先天真气拖着“九转玄冥功”,恐怕他此时的内脏已被烧成了一团焦灰了。

    饶是如此,黄羽翔仍是觉得好像被人放了一块烧红的烙铁在身体中一般,灼烧得自己要爆裂一般。他张大了嘴巴,吐出舌头喘着粗气,但觉呼吸通过喉咙的时候,一阵阵的灼痛。

    身体的水分在不停地被蒸发,黄羽翔的眼中已是出现恍惚之意。若是照此下去,恐怕等不上半个时辰,他便要水分全部流失,成为一具干尸了。

    正值此刻,原本无所作为的“抱朴长生”真气开始高速运转,向分散在体内的“九转玄冥”真气一一席卷而去。生命在垂危之际,“抱朴长生”真气终于开始发挥作用了。

    “长生诀”乃是素女传给黄帝的帝王绝学,本身就是一种极为霸道、主宰性极强的内力,在平常的情况下,它根本不允许有异种真气侵入它所占据的经脉,本身的王道便是要化解一切敢于撩拨于它的力道,然后吞噬之。从功法上来讲,“长生诀”本身就具有对异种真气的融合能力。

    只是这门心法乃是从上古流传下来,虽经葛洪加进了“性命双修”,但从年代上来讲,实是太过久远。“抱朴长生”真气虽欲吞噬“九转玄冥”真气,奈何这种真气的性质它却全然不知,一时之间毫无丝毫抵抗之力,被“九转玄冥”真气冲击得乱成一片,根本淡不上“融合”。

    但犹如一头雄狮又岂能容忍一匹野狼在自己的窝里大肆作乱,“抱朴生长”真气经过一段时间与“九转玄冥”真气的短命相接,本身的骄傲不容许它被任何力道击败,在黄羽翔生死垂危之际,终于成功化析出了“九转玄冥”真气的特性。

    残留在黄羽翔体内的“九转玄冥”真气只是浪风离体的其中一道内力,论力量自然远远及不上背水一战的“抱朴长生”真气,此刻“抱朴长生”真气已然析出“九转玄冥”真气的特性,自是毫不费力、毫不客气地将它吞噬同化,成为了体内一道真气,流入丹田汪洋大海中。

    “抱朴长生”真气自融合四鬼客阴毒无比的“十灭真阴”后,又得浪风至刚至阳的“九转玄冥”真气,再加上得自司徒真真的处子真阴,终于大成,护体真气也由无形化为有形,浩浩然竟形诸于体外,结成了个青色的光环,将团团围住。凡是接触到这个光环的黑色光焰,莫不被“抱朴长生”真气融合得一干二净。

    黄羽翔傲然一笑,心中充满着战胜一切的自信,缓步从黑色光焰中走出。

    ※※※※

    浪风心中一片惊骇,因为他比别人更清楚这黑色光焰的威力。“九转玄冥”*本不适合女子修炼,单钰莹所学的已是被她师父修改过的,是以多了几分阴柔,少了几分阳刚。而浪风所学实是天下间最为阳刚的武功心法,任你百炼精钢,也会化得灰骨不剩。这黄羽翔竟能以血肉这躯硬是从焰火之中走出,实是匪夷所思到了极点。

    不但如此,他的身体还在源源不断地吸收着黑色光焰,转瞬之间,缭绕的光焰已被黄羽翔全部收进体内。若不是地上还留着焦黑的烧痕,任谁也想不到刚才这里竟燃烧着九幽之火。

    嬉皮笑脸的神情已是难从他的脸上找到半分踪迹,黄羽翔神情庄正,一字一字道:“浪兄,你我一战还未结束呢!”无边的气势将所有人全部笼罩住,“抱朴长生功”原就是王道之学,要求绝对的臣服!

    单钰莹几女心神俱醉,均想不顾一切投到他的怀中,一辈子做他的小女人。

    浪风已经不知有多少年没有体会到害怕的感觉,在他的脑海中,仿佛从来没有害怕这个词出现过。而现在,他知道自己正在从心底泛起令他讨厌的恐惧,平和的脸上也终于出现了一丝惊惶之色。

    “好,黄兄!”浪风很快便收慑住了心神,但手心还冒着丝丝冷汗,这上古奇学一旦展露出它的大威力来,确不是凡人能够轻易抵挡的,“这一次让我们打个痛快!”

    黑色光焰再度在他的绍缭绕起来,谁知才淡淡闪过几下,浪风突然“噗”地一声,吐出一道鲜血来,黑色光焰顿时全部消去,身体更是摇摇欲坠。

    黄羽翔忙叫道:“浪兄!”抢过去将他扶住。

    郑雪涛心中暗骂一声“笨蛋”,想道这必是浪风的诱敌之计。

    浪风的脸上闪过一片吓人的陀红,随便变得一片死白,对黄羽翔微微一笑后,竟是晕了过去。单钰莹走到黄羽翔身边,轻声道:“他功力不足,强行使出‘九转玄冥功’,现在脱力了!不要紧的,只要休息一两天,便没事了。”

    其实她却不知,浪风在“九转玄冥功”上的造诣实在她之上,若不是他与黄羽翔一见如故,只想困住于他,原本还不需要耗费如此多的内力,要知道要毫发无损地困住一个人可比杀一个人要难得多了。

    黄羽翔微一皱眉,道:“莹儿,你与他艺出同门,帮他输通一下经脉,让他早些复元!”他“抱朴长生功”已然大成,说话之际,自然带着霸道无比的王气,令人不得不去服从他。

    单钰莹轻声说了句“烂好人”,手却搭在浪风的背上,雄厚的真气顿时输了过去。

    司徒真真噘着嘴道:“大哥,这个家伙刚才把你害得这么惨,你怎么还叫单姐姐帮他呢?”

    “小鬼不要乱说话,浪兄与我一见如故,刚才他也不是真想打伤我!”黄羽翔猛地将司徒真真拉到自己的怀里,伸手去扭她的小瑶鼻。

    “抱朴长生功”大成之后,他的性格好像也变了很多,行事完全我行我素,只随心意,将世规俗律全部抛到了脑后。

    “唔……”司徒真真将俏脸一转,藏到他的怀中,道,“大哥,人家已经十七了,可不是什么小鬼!”由于隔着一层衣服说话,她的声音有些翁翁的。不过,她清新的口气隔着薄薄的衣料透到他的胸膛上,黄羽翔只觉痒痒的,说不出的舒服。

    突然司徒真真惊叫一声,道:“大哥,你的胸口怎么受伤了!”原来她终于看到了黄羽翔右胸上的黑色焦痕。

    黄羽翔暗道一声“什么眼神”,伸手在她丰满的臀部上轻轻拍了一掌,道:“好了,你不是小鬼,你也是我的小娇妻!”见单钰莹已然站起,转头向浪风看去。

    浪风轻叹一声,道:“黄兄,这一仗是我输了。我会回去跟师父提一下你和师妹的事,就看师父她老人家怎么说了。”

    “师……兄”,单钰莹很为难地说出了这两个字,道,“我爹爹他还好吧?”

    “令尊大人一切无恙,只是心念师妹。你和黄兄还是尽快回去一趟,将此事解决,以免横生枝节!”浪风的话声听来有几分苦涩。

    “师兄,你是怎么认得我爹爹的……”单钰莹的脸上满是困惑之情,“师父教我武功的时候,还嘱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会武功的事,连爹爹也是不知道的,怎么现在又让你来找我……”

    浪风的轻轻笑了一下,道:“师父前几天正好回去寻你,却发现你已经不在。师父她听你府中人说,竟是有人掳你而去,便去找了令尊。告诉了令尊这几年来一直在教你武功,说你天资极高,在年青一辈中实是难逢敌手。令尊大人何等聪明,立时猜到必然是师妹故意籍此离家,于是便拜托师尊代为找寻。”

    当日惜花婆婆直闯单府,以“雁山双杰”之能,兀自三招即败。单定坤为官数十年,眼光自是毒辣,听她说自己的女儿武功可为年青一辈中的翘楚,虽是心中惊讶,但却没有丝毫怀疑之意。以他对自己宝贝女儿的了解,前后一对照,自是明白她是故意要离家逃婚。

    浪风眼光一瞥黄、单两人,见两人俱都露出紧张的神色,又道:“那几日我正好在金华附近,收到师父的传信便去见了师父和令尊,奉两位老人家之命前来寻找你们两个的下落。谁知道一路寻到此地,又遇圣教中人,嘱我寻找本教圣物,偏偏竟遇上了你们。”

    黄羽翔与单钰莹面面觑,均觉这么巧的事情怎么被他们两个遇上了。

    其实浪风仍是隐瞒了很多事情。惜花婆婆在收单钰莹为徒时,就有意要撮合她和浪风。而浪风这三年里,一直都从惜花婆婆口里了解着单钰莹的一点一滴。他一直都对单钰莹充满着好奇,虽然还未见过一面,但在他心中,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爱上了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子。

    在凉棚中不经意地一瞥,他毫无道理地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女子正是自己苦苦追寻的玉人……可惜的是,她用一种他最不希望看到的目光看着另一个男子。

    也许他心中出现过怨怼,但在看到单钰莹与黄羽翔深情凝望的一瞬,所有的抱怨全部消失了。

    既然自己得不到,就默默祝愿她得到幸福吧。

    其实他当初若是放开手脚的话,黄羽翔说不定早已死在他的“九转玄冥功”之下了。他若是不大耗内力将黄羽翔困住,那么即使黄羽翔神功大成,但鹿死谁手,也要到最后才知。究竟是他与黄羽翔一见投缘,还是不愿见到单钰莹伤心的表情。

    他选择了将一切放在心里,所有的一切,包括早已茁壮的情苗。伤心、失意,就让自己一个人背负吧。

    浪风洒然一笑,道,“黄兄,我技不如人,甘拜下风。不过你们既然拿了本教的圣物,本教中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们还是一切小心为上。还有,四大传令使中已经有三个齐集此地,若是被他们遇上诸位,恐怕会有很多的麻烦。好在圣天使百寂心王朱红侠还没来,若是遇上他,可就大大地不妙了!”

    说到“百寂心王”时,这个向来洒脱的年青人的眸子突然一紧,显是心中对此人极是忌惮。

    若是浪风开口要那玫奇形戒指,依着黄羽翔的脾性,定会劝张梦心还给他。只是浪风虽是魔教中人,但似乎对魔教之事并无多大的热情,竟是半分也没有再提魔教圣物之事。

    “我走了,你们多保重吧!”浪风说走便走,绝无半分拖延,身形一展,已如大鹏一般飞掠而去。

    在众人的凝望中,一个黑色的身影渐渐消失于天边,正如他的名字一般,仿佛流浪的风,永远也不会在原地停留。

    单钰莹突然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心中涩涩的,说不出的难受。女性的直觉告诉她浪风绝对是对她怀有异性的感情,可是他却选择了沉默,到最后也没有为自己提一个字。她转过身投进了黄羽翔的怀抱,双手紧紧抱住这个自己一生中唯一的男人。好像只有他温暖的怀抱,才能驱散她心中泛苦的痛楚。

    黄羽翔轻抚着她的香肩,在她的秀发上轻吻一下,道:“莹儿,别过了,我一定会让你爹爹让你嫁给我的!”他的心思不若女孩子般细,浑没查觉到浪风的异样。

    一场风波就此过去,众人本就食欲不大,被这么一搅,也就不想再吃了,俱牵马上路。好在马匹虽是为黄羽翔气势所惊,却没有再度成为软脚蟹。郑雪涛心中暗恼:怎么偏偏轮到这小贼时,便什么事也没有呢?

    黄、浪两人一番大战,店中的掌柜与伙计是亲眼所见。他们常人不识武功,见他们个个高飞远纵,有的还能从身上发出火焰来,俱是心中害怕。等郑雪涛去结帐时,都是脸色难看,神思恍惚,连找钱也忘了。好在郑公子出手大方,也没想要对方找钱。

    见六人行远,那伙计才使劲揉了下眼睛,直到眼睛发痛,才停了下来。但兀自见到店面口有两处深坑,才知道自己不是作梦。当下一个劲地打着自己耳光,嘴里不停地道:“见鬼了!见鬼了!以后定不能再到城隍庙去撒尿了!”

    ※※※※

    从海宁到嘉兴不过区区五十里地,六人又行了不到一个时辰,便进了嘉兴城。

    出杭州城不过三天,便已经连遇数次激战,几人都觉疲劳,寻到客栈后,俱都洗了个澡,回各自房间休息。直到晚膳时候,才个个精神饱满的走了出来。不过黄羽翔却是与单、司徒两女从自己房中走出的,至于三人做过什么,自不便与局外人道也。

    待得月上中天,单钰莹却是早早睡去。这两天她连用“九转玄冥功”,内力大耗。最后又替浪风输通经脉,损耗极大。到了客栈,又是与黄羽翔、司徒真真两人荒唐了一下午,精神再也支持不住,调息了一阵便沉沉睡去。

    黄羽翔刚回自己房门,司徒真真却也跟着进来,双颊红红的,不停地*着自己的衣角。

    他随手关上房门,轻笑道:“怎么了,真真,莫不是下午的时候没有真得把你吃了,你现在要来补上不成!来来来,让夫君好好地疼爱我的宝贝真真。”

    司徒真真忙惊得素手直摇,道:“大哥,你正经点好不好,人家是有事才来找你的!”

    “怎么了,我的好真真?”虽然司徒真真连连摇手,黄羽翔还是从背后将她抱住,双手也按到了她胸前的高耸上。

    “大哥”,司徒真真倒是不介意与黄羽翔有多亲腻,还调整了一下自己在黄羽翔怀中的位置,让自己躺得更加舒服,“真真是不是很没有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