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玄冥再现
    “黄兄,这乃是在下与单师妹的私事,你还是莫要插手的好!”浪风的表情总是淡淡的,好像天下没有一件能让他惊异的事情。

    黄羽翔神情一肃,以少有的正容说道:“浪兄,你这话却也不对。我与莹儿两情相悦,情投意合,她的事便是我的事,我又岂能袖手旁观!”

    浪风一怔,没想到黄羽翔竟会当众说出男女情爱之词。倒是边上的单钰莹一脸自傲的神情,心中想道:这才是我挑选的如意郎君!司徒真真却是轻倚在她的身旁,满脸羡慕之色。她虽然已是委身于黄羽翔,却没有听他说过一句如此亲腻的话语。

    “黄兄,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你可是掳人而走的,像这种行为,岂能称之为‘两情相悦’?”浪风虽然一身黑色,但在烈日照拂之下仿佛不知道炎热一般,额头竟是一滴汗也没有。

    黄羽翔脸上微微一红,想到当初的确是自己掳人在先,可是后来自己却反倒成了单钰莹的俘虏了。他微微转头看向单钰莹,两人视线相触,均想起了初遇时的情景,心中都是一甜。

    “就算是我掳人在先,可是我现在对莹儿确是一片真心。我黄羽翔在此立誓,若是此生此世有负莹儿,必定天打雷霹,不得好死!”他话语决绝,心中激荡之下,真气开始波动起来,竟有几分当日君临堤边时的霸气,一波波雄厚的气势从他身上无止境地展开,推向四周。

    单钰莹自是心醉神迷,爱意横生。就是张梦心、司徒真真两女,也是眼有迷离之色,心中颇有所动。

    “抱朴长生”真气本有吸引女性之功,此刻黄羽翔不经意地展开,在几女眼中,形象更显潇洒英俊,而那三女又对他各自怀有感情,无不芳心可可,情涌如潮。淡月虽是心中怀恨,但内心之中,却也不得不承认此刻的黄羽翔的确拨乱她芳心中的几许情丝。

    “哈哈哈”,浪风突然放声大笑起来,“黄兄,我虽然见过形形色色诸种人,但如黄兄一般脸皮之厚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黄兄的真性情,也真叫在下佩服,哈哈!”

    这浪风的武功修为当真是深不可测,在黄羽翔迫人的压力之下,竟是不惊不动,连眼睛也没眨一下。

    黄羽翔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他对这个浪风确是心有好感,当下诚诚恳恳地道:“浪兄,黄羽翔非矫情之人,我心爱莹儿,全是出自真心,但请浪兄玉成佳事!”

    浪风轻轻叹一口气,道:“黄兄,你我一见投缘,我原也不想与你动手。但师命难违,在下也是无可奈何!莫如这样,你与师妹同我一道返回金华,有什么事情,三对六面说个清楚。”

    “不行!”单钰莹已抢先说道,她对自己的父亲自是十分了解,若是黄羽翔与她一同回去,定会性命不保,自己也难逃嫁给梅三表哥之厄。

    浪风转头看了一下单钰莹,无奈道:“那就没有办法了,我负有师命,一定要带师妹回去。黄兄,我虽是心中不愿,但也只得兵戎相见了!”

    “好!”黄羽翔慢慢抽出腰中长剑,横剑胸前,心中所有纷乱的思绪突然一下子全抛在了脑后,只剩下眼前这个可能是自己出道以来遇上的最强对手。

    “黄兄……”浪风负手而立,丝毫没有剑拔弩张的样子,就凭这一点,黄羽翔便落了下风,道,“我本想与你痛饮几杯,只是……唉,可叹可叹!”

    他右手向前一伸,道:“黄兄,请赐招!”

    黄羽翔脚下轻轻一点,身形已经窜出,长剑如虹,突然洒出万点剑光,漫天的剑光顿时将浪风包了个严严实实。这一招叫做“万点梨花红”,乃是山东铁剑门的绝技,却不知怎么被他偷学了去。

    铁剑门剑走阳刚,偏偏只有这招“万点梨花红”却是改走了阴柔路子,但威力却是最大的。他与单钰莹交过几次手,知道他们师门的武功实在诡异之极,这一剑三分发却有七分收,弹性极大,正合了“万点梨花红”的剑意。

    浪风不避不闪,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俊朗笑容,剑花及僧前,也不见他如何动作,整个人突然平空后退了三尺,将黄羽翔的剑势化得干干净净。

    黄羽翔不等招式用老,足尖沾地,猛地借势而扑。这下他与浪风的距离更近,手上便使出了全力,身剑合一,疾刺浪风。这一剑上,他精气神已然合一,一股群雄辟易的气势顿时油然而生,漫天全是纵横的剑气。

    浪风本已明亮的眸子突然更加光彩夺目起来,脸上开始现出兴奋的神色。他大喝一声,双手平伸,也不顾黄羽翔疾刺过来的长剑,猛地半跪下来,双手幻作爪形,重重地插向地上。他用力势道奇大无比,双手顿时深陷土中。

    众人均奇怪他为什么不避不闪,反倒做起来全不相干的事,正怀疑他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却觉脚下一阵波动,仿佛地震一般。

    黄羽翔一剑刺到,却见浪风居然既不招架,也不躲避,心中也是大奇。他对浪风颇有好感,全不欲取他性命,只是这一剑势出无归,却是怎么也收不回来的。

    正懊恼自己出手太狠时,猛觉空气一阵波动,前进之势竟然有停缓之意。

    突地只听大地一阵哀鸣,黄羽翔只觉眼前一黑,一个庞物大物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他收势不住,长剑已然刺入了身前*之中。这一瞬间的功夫,他已然看清身前之物,却是一堵泥墙。

    这浪风实在是太也恐怖,双手插入地中之后,竟用真气将身下近一尺厚,长宽几近半丈的碎土生生压成一团,随着双手使力,硬是从地上抓起,形成一面硕大的土墙,拦在黄羽翔身前。

    黄羽翔被泥墙一阻,剑势顿消。而他用力太猛,这一剑已深陷泥墙之中,而势道还是不能完全消去,若不是右手使力推在泥墙上,说不定整个人都要陷到泥里。他心中惊愕,居然忘了将长剑抽出。

    浪风突然右手连闪,幻出七个掌影,齐齐向黄羽翔身前的泥墙打去。“啪啪啪……”一连七掌,俱是打在泥墙之上,掌势沉重,只听“轰”地一声,那面泥墙顿时四分五裂,完全碎裂开来。黄羽翔的身形却是平空飞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复又重新落下。

    “小贼”,单钰莹尖叫,纵身飞向黄羽翔。司徒真真也是惊叫一声,白驹过隙身法已然展开,当真是如流矢一般,已将黄羽翔抱在怀中,落在地上。

    单钰莹接过黄羽翔的身体,忙将真气输到他的体内,却发现他只是经脉略有闭塞,却是没有伤到。

    “师妹,你放心好了,我只是让他暂时闭过气去,不会有大碍的。”浪风虽是轻轻松松地赢了一场,但脸上却没有丝毫得意之情,仿佛就只是掸了一下身上的灰尘般不足为奇。

    “你!”单钰莹怒极,一下子将对浪风的好感全抛到了臭水沟去,将黄羽翔的身子重新交给司徒真真,轻移莲步走了过去,双眼开始发出幽暗的光芒,所过之处,坚实的泥地上顿时被她踩出一排深深的脚印。

    她深知浪风武功高明至极,实在难以对付,一时也顾不得黄羽翔的叮咛,已然行起“九转玄冥”神功。在她学习这门心法之时,她师父便屡屡告诫于她,“九转玄冥”一旦功行十分,便会七情俱灭,若是修形不足,收功后不能克制自己的杀戳之心,便会性情大变,从此变成嗜血狂魔。

    她虽不欲冒这风险,但“九转玄冥功”若不运行到十成境界,大威力便极难显现出来。她心中对浪风大是岂惮,若不使出十成境界的“九转玄冥”*,恐怕极难取胜。

    “师妹,”浪风的眼睛中颇有激赏之意,道,“我就来试试你的红……九转玄冥*究竟有几成火候了!”

    单钰莹每走一步,身上的黑色光焰便浓烈一分,行到浪风一丈远的地方,浑身都仿佛燃烧起来一般。

    “莹儿,”原本应该晕厥的黄羽翔却突然纵了过来,将单钰莹拦下。还没等他说话,单钰莹却是双眼幽暗之气大盛,杀机狂烈地看着他。黄羽翔忙道,“莹儿,快收功,是我!”

    单钰莹眼睛闪过一道迷离之色,随即恢复了清澈,身上的黑色光焰也退得干干净净,皱眉道:“你干什么拦着我?”

    “我还没有输呢!”黄羽翔轻轻一笑,随即正容道,“莹儿,我要你向我保证,若不到生死关头,决不再用这门功夫!”

    单钰莹原想不理他,但见他神色坚定,一双眸子更是令她头晕目眩,不由得点点头,道:“嗯!不过,小贼……你打不过他的。”说到最后一句时,话语甚轻,显是怕被别人听道,落了他的面子。

    黄羽翔展颜一笑,道:“若不是与这种强敌交手,我又怎会有所提高呢?”重看向浪风,扬声道,“浪兄,刚才多谢你手下留情。不过小弟不甘就此认输,只好厚着脸皮再来领教一番了!”

    郑雪涛见黄羽翔同他一样一招被败,心中却不起敌忾之意,想道:这小子同我一样被他打败,总算保住了自己几分面子。只是见黄羽翔兀自敢再次挑战,不由得暗骂一声笨蛋。

    浪风微微一怔,道:“好,我倒要看看黄兄还有什么绝招没有使出来。”

    黄羽翔沉吸一口气,气沉百脉,抛开了一切得失之心,心神顿时遁入古井不波的境界。他知道自己武技不行,所学的只是东拉西凑的杂学,绝比不上浪风。当下只是凝神戒备,以不变应万变。

    浪风见他不动,便缓步向他走去,行到跟前,右手一晃,“七巧翻天手”已然使出,上上下下七个掌影齐向黄羽翔打去。

    黄羽翔嘿嘿一笑,手中长剑划了个圆圈,剑气凛冽,已将浪风七个掌影全部圈住。他这一剑极为迅捷,浪风不禁轻咦一声,退了回去。

    “黄兄,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本事。”浪风轻轻一笑,复又揉身攻上,滴灵灵地展开身法,左一掌右一掌地攻了过来。

    黄羽翔却是全不为所动,只是见招拆招,在浪风暴风骤雨向的攻击中竟然屹然挺立。论轻功,他还在浪风之上,几次浪风收势不及,差点儿被他刺中一剑。两人你来我往战成了一团,眨眼间已打了近百招。

    其实单以内力而论,黄羽翔修成先天真气后,这十余天里进境极是迅猛,得到司徒真真纯阴的处子元真之后,功力更是大长,全不在浪风之下。只是他从没有正正经经地练过招式,论身手,却是逊了浪风好多。好在他先天真气已成,对别人的反应却是极为敏感,单钰莹师门功夫又全在一个“幻”字诀上,碰上他以先天真气所修成的敏锐,却是几无用武之地。

    适才他会被浪风一招击倒,实是吃亏在经验之上,又是被他古怪的打法所惊。若是他能及时拔剑后退,却是绝不会就此中招。浪风本欲封住他的经脉,谁知他的“抱朴长生”真气已是浑厚已极,虽是吃亏在先,却是立时冲开闭塞的经脉,浩浩然,绵绵不绝,全没有半丝亏损。

    其实他身怀“抱朴长生”真气,又修成先天真气,在钱塘江中遇险时更是充分释放出了本身的潜力,本身已是一个极大宝库,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运用而已。这下与浪风交手,精气神顿时高度集中起来,真气运行越来越是流畅,绵绵然仿佛永无止境,每一剑使出犹如行云流水,说不出的写意灵动。

    自钱塘江中激发潜力以来,黄羽翔尚是首次与此等强敌交手。好在对方虽有敌意,却并无杀意,让他从容将体内的潜力一点点的挖掘出来。

    他越打越是酣畅,浑身每一根毛孔都似在欢呼,若不是尚在大战,真想长啸几声,以舒心中欢畅。

    待到浪风发觉情势不对之时,战况已是全不由他控制了。黄羽翔突然连环八剑齐齐刺出,剑中套剑,一剑连着一剑。激战之中,他浑厚的真气已然贯注到了长剑之上。虽说手中长剑只是凡铁所制,但在他先天真气贯注之下,实是切金碎玉,锋利无比。

    这八剑疾如流矢,犹如八道闪电直向浪风劈去。

    交手这么久,浪风已然知道黄羽翔的轻功实在自己之上,若是自己闪身躲开的话,定会被他奇快的身法附身追击,那胜负可真难料了!他心中略一计较,又故计重施,猛地双手插地,掀起了一堵巨大的泥墙挡在自己身前。

    黄羽翔吃过一次亏,怎会再无准备!只听他大喝一声:“破!”八道剑光齐齐打在泥墙之上。他剑僧上的真气浑厚已极,剑气所及,泥土顿时纷纷碎裂,八剑闪过如电光石火,“轰”的一声,泥墙已是支离破碎。不过这样一来,他的攻势也终于消了。

    浪风长身站起,双眼之中神光大射,道:“黄兄果然好本事,我若是不拿出真功夫与黄兄较量一番,反倒是看不起黄兄了!”

    黄羽翔心知他还没有使出“九转玄冥”*,真不知道自己是否抵挡得住,只是他此时气势正盛,心中虽是一惊,但却丝毫没有惶怕之意。

    浪风眼神突变,浑身已经开始环绕起黑色的光焰,眨眼之间,刚才还温和开朗的年青人顿时变成了九幽之魔,浑身散发着摧毁一切的死气。

    黄羽翔心中大凛,他可是见过“九转玄冥功”的大威力,实是大为忌惮。这种魔火仿佛能烧融世间一间,真不知道该怎么抵挡。若是能用上王海川的“冰封三千里”,或许可以一拼。

    浪风动了!

    黄羽翔只觉眼前一花,已然失去了浪风的踪迹,以他先天真气之能,也看不清浪风的行动了。仿佛浪风在施展出“九转玄冥”*之后,无论是精气神都有质的飞跃。

    背后突然隐隐有刺痛之感,黄羽翔猛然转身,长剑却是已然刺出。果然,浪风正在自己身后,一掌疾拍而至。

    剑才递出,浪风却是身形一转,又从眼前消失。黄羽翔心知浪风转换挪移之间的速度已是超出了人类速度的极限,以肉眼是绝对看不清对方的行动,反倒会被对方迷惑,当下眼睛一闭,全凭着气机感应,预测对方的行动。

    只是绍三丈之处,全是浪风如火焰般沸腾燃烧的真气,要感应对方的气机,实在是难上加难。而“九转玄冥功”忒也恐怖,黄羽翔只觉身体越来越热,全身真气倒有大半是在抵抗浪风狂暴炙人的真气。不过数息的时间,黄羽翔额头已满是大汗,口干舌躁,心中更是几近烦躁,连战下去的意念都似没了。

    浪风的身体越转越快,仿佛足不沾地,全似凌空飞舞一般。旁观众人除单钰莹之外,俱都只觉眼花缭乱,几有晕昏之感。司徒真真最不济事,已是退到一侧干呕起来。

    片刻间的光景,只见一圈黑色的光焰将黄羽翔团团围住。原来浪风在疾掠之际,不时地拍出一掌,内力离体,却是不曾消散,而是化无形为有形,成了一道道黑色的光焰。十几掌劈出之后,黑色光焰终于连成一气。浪风猛然跃起,又是几掌拍出,将黄羽翔的上空也用光焰真气封住。这样一来,黄羽翔好像就如被困在牢笼中一般,被暴烈融熔的“九转玄冥”真气硬是困了起来。

    浪风随即收手退到一旁,身上的幽暗之气慢慢消退,额头之上,也是隐隐见汗,本来白皙的脸上一片赤潮。他快步向单钰莹走来,道:“师妹,黄兄已被我困在阵中,半个时辰之后,阵势自消,决不会有事!你还是同我上路吧。”

    众人都是轻咦一声,估不到他的真气离体之后还能支撑半个时辰之久,均觉骇然。只是听他话中的意思,只是将黄羽翔困住,却不会伤着了他。只单钰莹却是轻哂一下,道:“原来你的武功也不比我强上几分!”

    浪风心中一格登,想道:“早听师父一直说单师妹天资极高,实是习武奇材,‘九转玄冥’*本不适合女子修炼,师父经过自己一番修改后教给两位师妹,本就没抱多大希望。谁知单师妹竟能自出机杼,自行将心法有所不对的地方作了修改,得以大成,实是令师父她老人家惊诧不已,挟为圣教百年来最富天资之人。若不是她身为女子,定要将她扶上教主之职!”

    “话虽如此,只是师父又说单师妹吃亏在身为女子,习武的年龄又晚上了几年,应该还比不上自己。难道师父离开的这半年里,她竟能突飞猛进至斯!”

    单钰莹走前几步,道:“你老老实实地将真气收了回去,我也不难为你。你回去见了爹爹与师父,说我如果玩腻了自会回去,让他们两位老人家就不用担心了!”她这番话完全是以大小姐对仆人的口气吩咐出来的,丝毫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浪风突然朗声大笑起来,道:“师妹,你莫不是在吓唬小兄?好歹我也比你多练了几年功夫,难道会输给你不成?”男人总是好强,怎能在女子面前低头。浪风虽然洒脱,但毕竟还是个男人,况且,他对单钰莹颇有几分异样感情,更是不能在她面前低头。

    单钰莹恼极,一股极强的真气透体而出,旁边司徒真真、郑雪涛诸人都是促不极防,硬是被她的真气平空推开三尺之多,个个心中骇然。

    “哼,今天若是不将你好好教训一顿,你倒还以为我怕了你!别以为你是我师兄就可以对我指手划脚的!”单钰莹双手插腰,脸含娇嗔,少女的轻叱薄怒一展无疑,说不出的妩媚动人。此刻的她,谁人又能将她与暴力刁横几个词联在一起呢!

    “好,就让小兄来试试师妹的本事!”浪风负手而立,眼睛中止不住的疼惜之意。

    “浪兄,你的对手是我!”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黄兄——”“大哥——”“小贼——”一连串叫喊声中,众人都向黑气缭绕的光焰阵中看去。

    一个淡淡的青色身影在火阵中渐渐清晰,随着他一步一步的走来,缭卷到他身旁的焰火在他绍半尺处俱如飞蛾扑火,消失得干干净净。走到阵外,黄羽翔卓然而立,以君临天下的气势俯看众生,仿佛自己便是天地之间的大魔神一般。无可抵御的庞然压力油然而生,众人都从心里产生一股想要俯地膜拜的敬畏感,而几人缚在店外的马匹早已趴伏在地,马头频点,仿佛在磕头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