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一章九转玄冥
    张梦心转脸向单钰莹道:“姐姐,白前辈乃是三十年前的成名人物,论威名尚在钱前辈之上,成名绝技全在一双手上,‘大罗天印’实是名至实归,姐姐切要小心为是!”

    这番话既将白乘风捧了一下,又点出他的武功不凡,实在钱万通之上。

    果然,白乘风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单钰莹却是全不买帐,双手插腰,道:“老头子,你很厉害吗?好,让本姑娘来试试你的本事!”

    这番话若是由白乘风说出来,倒也合情合理,不过现在颠倒过来,实是让白乘风的老脸更加愠怒,双手之上金光大射。

    “咦,张姐姐,那老头子的手是不是金子做的,怎么会闪闪发光啊?”司徒真真也不知是故作天真,消遣白乘风;还是纯属无心之言。

    张梦心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却听白乘风一声暴喝,终忍不住怒火向单钰莹攻了过去。原本照着武林规矩,前辈与晚辈过招,自是应让晚辈先出手,以示长辈风范。只是单钰莹与司徒真真均是口舌刁钻之人,白老头终于还是忍怒不下,连前辈的面子也不要了。

    不过人在恼怒之中,出手之力也比平常大了不少,双手拍出之际,带出了两道夺人的金光,飞速打向单钰莹。

    白乘风挟愤出手,已是用上了八成内力,以他的内力修为,自是远在单钰莹之上,虽说只是八成内力,但已是声势浩大,几有排山倒海之势。张梦心诸人眼见两道金光向单钰莹狂卷过去,饶是他们素知单钰莹武功高深莫测,但见白乘风如此了得,也不禁脸色乍变,黄羽翔更是眉头紧皱,手按剑柄,只要一见莹儿遇险,便要抽剑攻上。魔教诸人均是面有得色,只是碍于是自家人,不好意思喝采而已。

    掌力还未袭到,那耀眼的金光却刺得人两眼生痛,单钰莹生怕那金光会灼伤眼睛,忙将双目闭上,全凭身体的灵觉来感知敌人的进攻。

    白乘风见单钰莹将双眼合上,心中不禁暗叹一声“好个娃儿!”原来他生具异像,得练魔教最为纯阳浩大的“大罗天印”掌法,功成之后,凡与其交手之人,莫不是被他双掌之上的金光所惑,失去了辨识之力,被他轻松打倒。单钰莹将双眼闭上之举虽是有些冒险,倒也是对抗他奇功的其中一途。

    白乘风心中暗道:小姑娘心思不差,就看你有没有能力接得住老夫这一掌了!

    他狂喝一声,双掌连拍,一连二七一十四掌,铺天盖地般袭向单钰莹。他双掌本较常人远为硕大,这一十四掌拍来,满天全是那耀眼的金光,夺目之盛,竟还在烈日之上。

    黄羽翔听了张梦心之言,知道他武功了得,但绝想不到竟能声威至斯,握剑的左手早已用力捏得发白,一颗心也提到了嗓眼。

    单钰莹却是丝毫不俱,“九转玄冥”真气已在体内高速流转,神守外,意守内,突然一声娇叱,身形连动,也是一掌一掌拍去,迎向那夺目金光。

    她每出一掌,必有一道金光消失,连出十二掌后,满天顿时只剩下白乘风一双肉掌所在。

    “哈哈哈”,白乘风收回双掌,脸上颇有赞赏之意,道,“小姑娘,功夫不错嘛,竟然能连破老夫十二掌残影,可为当今武林年青一辈中最顶尖的人物了!不过,接下去可就不太容易了。”

    想不到白乘风对单钰莹的评价如此之高,郑雪涛当下甚是不太服气,轻轻哼了一声。

    单钰莹却是毫不卖帐,刚才连破白乘风十二道残影之掌,已然让她知道这个怪老头修为甚高,比钱万通超过甚多,实是自己劲敌。她个性好强,怎也不甘服输!也顾不得师门禁忌,将浑身“九转玄冥”真气运转到十成,体内渐生异变。她猛地睁开双眼,原本生动灵巧的双眼竟是满含萧杀之气,隐隐闪着黑色的光晕。她抬起素手,只见掌缘上竟也是透着一层黑色的光华。

    众人心中都是有了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单钰莹这一闭眼一睁开之间,仿佛已经换了个人似的。

    单钰莹冷冷地看着白乘风,手上的黑光越来越盛,竟将她的手团团包住。而那黑光又与平常的黑色不同,仿佛是燃烧着的黑色花焰,竟是不停地翻腾不已。

    她轻叱一声,突然浑身都冒出黑色的光晕,围绕着她的娇躯盘旋不止,就好像她整个人都被黑色火焰点燃一般。

    白乘风见多识广,已然猜到她身上的黑色光晕定是真气外溢所致,只不知是何种内功心法竟是如此神奇诡异!他心中大凛,在这一刻,终将心中最后一分小窥之心也收了回去,打足十二分的精神,“大罗天印”奇幻心法已是运转如意,功力齐聚掌上。

    一阵热风吹过,卷来几张树叶,打着转儿飞到单钰莹的身前。却只听“啪啪啪”几声暴裂之声,那几张树叶竟是齐齐炸个粉碎,突然燃起了一阵黑色火焰,瞬间烧成了灰烬。

    众人一阵轻咦,却见单钰莹双眼之中黑色诡异之气更浓,光华之厉,竟如两颗小太阳一般,直刺得人心神俱冽。她微一弓腰,身形已是窜出,身法之速,竟是不在司徒真真的白驹过隙之下。单钰莹虽然一身白衣胜雪,但众人看来,却仿佛一团黑火,狂暴地卷向白乘风。

    白乘风估不到单钰莹身法如此之快,功法又是如此之奇,只是心中虽然讶异,但手上却是丝毫不慢,双掌劈开,顿时金光大盛,如狂龙一般卷向单钰莹。

    四掌相接,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卷起漫天的灰尘,将两人团团包住。这一对掌声势极大,众人座下之马俱都狂嘶不已,起了不小的骚动。黄羽翔凭着先天真气之助,却仍是看得清清楚楚,只见单钰莹以远超进攻之时的速度倒飞而去,而白乘风却是小腿以下,全部陷进了坚硬厚实的官道之中。

    夏日风大,又是一阵风吹过,漫天的灰尘已是散去。众人突然见到白乘风深陷在路中,顿时俱都惊讶,只是却是不见了单钰莹。魔教众人个个脸色大变,浑没想到在他们心目中几近无敌的白乘风竟会如此狼狈。

    黄羽翔的目光却是一刻也未离开单钰莹,只见她在空中轻轻翻了一个身,足尖已是触到地面,脚尖一点,身形再度纵起,以远超先前一击的速度再度卷向白乘风。

    他看得目瞪口呆,绝想不到单钰莹竟还未尽全力,以他先天真气之助,也是看不清单钰莹的身影了,只能隐隐看到一团乌光箭一般的射向白乘风!

    黄羽翔只不过奇怪而已,而白乘风此刻却是心惊胆骇:他虽然对单钰莹的武功已很欣赏,挟为年青一辈中的佼佼者,但自信还能稳胜于她,但刚才那次对掌,只觉她的真气诡异突变,劲道却丝毫不差,虽然勉力将她打飞,但自己也化解不了四掌相击的大力,硬生生地被打进了坚硬的石子路里。

    他浑身正气血翻腾,真气如沸,却没有想到单钰莹还能卷土重来,气势却是远甚上次,当真是惊骇莫名。猛地一咬牙,双掌齐齐拍在地上,顿时,陷僧处的士地纷纷破裂碎开,像是具有生命一般,漫天的石子碎土俱向单钰莹打去,他整个人顺势冲天而起。

    白乘风破土而出的同时,单钰莹已然袭到,对绍的石子碎屑却是丝毫不顾。只是那些石子打到她身前三寸之处,俱被一层黑光所阻,一触之下,便掉落在地,化作一团焦土。

    单钰莹轻叱一声,右掌已然打出,掌还未到,黑色的光焰已将白乘风团团包住。

    此刻白乘风已然知道那黑色光晕不但是单钰莹真气所化,而且还具有暴烈的至高温度,能化万物。他虽然练得也是至刚至阳的“大罗天印”,但自忖纯以心法而言,“大罗天印”却是要逊上几分,恐怕只有圣教无上心法“红日照天下”才有此等大威力。

    热辣辣的劲道透体而生,仿佛要在瞬间将自己熔化掉,连真气的运行也滞涩起来。白乘风刚从地上窜起,身形无法再变,当真是退无可退。他心知若是被这一掌击中,自己恐怕也要像那些石子一般,化作一片灰烬。当下左掌猛地在自己的胸膛上一击,“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真气却是立时通畅无阻。原来他以数十年精修的内力强行使出魔教“舍躯”*,以自伤身体之法,硬是将功力强行提升。

    吐出鲜血之时,右掌也带着远远超过他平时之功的绝猛之力打了出去,漫天的金光直袭向一团黑黝之火。

    鲜血还未临到单钰莹身前,便被那能熔化世间万物的黑色火焰蒸发成了一丝水气。只是受鲜血的气息所引,单钰莹双目之中的光华再度不可思议地狂盛起来,一时之间,一团黑色的光焰竟将两人齐齐笼住,压下了白乘风的金色之气。

    两掌再度相碰,“轰”地一声巨响,以远胜前一次的威势,将两人绍的灰尘土屑全部激得向四面八方打去,整个路面也似是都在轻颤一般。

    一波未停,一波再起。众人惊惧未过,在一声如天崩地裂的巨响之中,以单、白两人为中心,黑、金两道光华突地爆裂开来,向四周狂推而去。

    黄羽翔眼尖,已然看到单、白虽然身在空中,但脚下的官道却硬是被他们狂猛的真气打出了一个约摸一丈方圆的深坑。尘土石粒顿时漫天遍野,将烈日也遮住了。

    转瞬之间,合着单、白两人真气的劲力已是透体而过,众人俱是心中一阵烦闷,气血也似要停止流转。好在那劲道虽是惊人,但却是漫无目的,向四面八方打去,威力却是弱了好许。只是众人座下俱是凡马,再也不能承受这惊人的压力,俱皆跪倒在地,众人纷纷跃马而下。

    张梦心不会轻功,黄羽翔、淡月、郑雪涛身形才一落地,都向她跃去。只是黄羽自阴阳交泰之后,这几天先天真气大长,功力提高不少,身形最快,已是抢先将张梦心抱在怀中。

    虽说不惧淡月与郑雪涛的怒目而视,但毕竟心念单钰莹,当下将俏脸羞红的张梦心轻轻放下,横身挡在她的身前,吃住了所有打过来的细小石粒。那石子虽是细小,但威力之大,仿佛不在当日李道情自爆之下。好在先天真气运转如意,没有因此再度受伤,只是浑身却是大痛。虽说如此,但右手却仍是轻拉着张梦心的左手。

    张梦心心中虽是羞怒,但顾虑到他右手受伤,也不敢用力挣扎,只好任他握住,却不知道他已为自己挡下一击。直看到淡月、真真、郑雪涛个个呲牙咧嘴的样子,才心中醒觉,脸上虽是有愧,芳心之中却是一片高兴。

    黑光一闪,单钰莹已然纵到身前,只见她这时仿佛全身都在燃烧着黑色的火焰,整个人无情而冷酷,目无表情地看着黄羽翔,嘴角挂着一丝鲜红的血迹。只是当眼光看到黄羽翔的右手正牵着张梦心时,目中杀意大盛,肩上秀发突然无风自拂,猛地举起了右掌,黑色光晕翻腾之中,仿佛地狱里的一尊魔煞。

    黄羽翔大惊,忙高声道:“莹儿——是我,莹儿!”

    单钰莹一怔,眼中突然一阵清澈,口里叫了声“小贼”,右手垂下,身体却是一晃。

    黄羽翔忙放开握着张梦心的手,上前一把将她抱住。好在她脸上已布上了一层淡淡的喜气,轻声道:“小贼,你又紧张什么!”黄羽翔心中大石终于放下。

    “莹儿,你吓死我了!你刚才是怎么了,好像变了个人似的,连我也认不得了?”黄羽翔回想起单钰莹适才冰冷的眼神,不禁起了后怕,连身体也轻颤起来。

    “小贼……”刚才冷冰冰的美人儿现在却温柔地像要化开了似的,“‘九转玄冥功’功意便是忘却七情,斩断欲念,刚才我功行十分,自然把什么都忘了!哎,若不是我一时心软,否则把你一掌打死,倒也免得你再来纠缠我!”

    黄羽翔明知她在说笑,但听来还是起了一阵寒意,只是将她紧紧抱住,道:“莹儿,答应我,若不是生死关头,不要再用‘九转玄冥功’了。我只要你好好地爱我,可不想自己进了地狱之后,你却在世上把我念个不停!”

    “死小贼,你臭美什么?”单钰莹羞嗔着说道,目光流盼之际,却是风情万种,动人到了极处。

    他们两人在一边情话绵绵,那魔教诸人却是齐齐往烟尘中钻去,寻找白乘风。

    张梦心见黄羽翔突然放脱了自己的手去扶单钰莹,心中一时之间也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她凭着自己的美貌、父亲的威名,所到之处,每个人莫不是将她当作公主一般捧着。在她的心中,自己自然是高高在上的,可是这黄羽翔不但对自己嬉皮笑脸,毫不尊重,现在竟然会不顾自己,甩手去抱另一个女人,心中顿时极不服气。

    见他和单钰莹温柔相拥,不禁又苦又涩,心中顿起攀比之意,想道:姐姐虽然长得极美,但比之自己来,还是要略差一筹,我就不信自己迷惑不了你这个好色小贼!

    一番主意转过,心中便再也忍耐不住,走过两步,轻轻一拉司徒真真的衣袖,待她回过头来,小嘴一撇,朝着黄羽翔两人呶了呶嘴。

    她的意思司徒真真自是明白,真真姑娘心中突觉好笑起来,明明是自己看不过去,吃起醋来,却要自己去打扰他们。不过司徒真真见他俩卿卿我我,没完没了起来,心中也是酸酸的,当下莲步轻抬,走向黄羽翔两人。

    自客栈春风一渡后,这妮子的天生媚骨便一点点的释放出来,不但眉目之中饱含*,举手投足之间更是曼妙无比,极是撩人心怀。现在这几步走来,端得一步三颤,看得身后的张梦心乍舌不已,浑没想到三日前的小姑娘,现在却展露出如此万千风情。

    “单姐姐……”司徒真真拖着声音道,“你刚才好威风啊,把那个怪老头打得很是狼狈,真是好笑死了。真真好佩服姐姐!”

    单钰莹淡然一笑,脱出黄羽翔的怀抱,转头向刚才激战的地方看去,道:“那个老头也不简单,我也是没占到上风。”说完,倒好像要证明似的,猛地干咳一声,吐出一团乌黑的血块。

    黄羽翔大骇,忙抓着单钰莹的双肩,激动之下,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单钰莹轻轻一笑,道:“刚才与那怪老头拼了两掌,略受了些内伤,现在淤血吐出,已经不妨事了。”她转头看向路中深坑之中,又道,“魔教果然能人甚多,像怪老头这种人,一个我已经很难赢过,若是另有一个功力与他差不多的,我便是怎么也赢不了。听妹妹说,他只是传令四使中的一个,唉,魔教果然势大,不愧为百年大派!”

    这刁蛮妮子经此一战,终收起了小视天下英雄的骄傲之心,只司徒真真仍是极不服气,嘟着嘴道:“我就不信,刚才单姐姐不是赢了吗!”她也转头看向烟尘之中,谁知一阵大风卷过,灰尘散开,魔教之人竟是一个不见,路上却多了个大坑出来。她心中大奇,忍不住回过头来问道:“单姐姐,他们……怎么全都走了?怎么又有一个大坑?好奇怪啊!”

    单钰莹淡然一笑,刚才两人二度拼掌,皆出了全力。白乘风已被她熔化万物的“九转玄冥”真气所伤,两只手掌只怕已被烧成了黑碳,恐怕再难使出“大罗天印”来了;而自己虽被他真气反噬,但“九转玄冥”善化异种真气,只是白乘风使出“舍躯*”,功力大长,才会化解不尽,终受了内伤。

    一边的黄羽翔却是不甘被两女冷落,猛地将司徒真真搂在怀里,道:“真真,他们打不过你单姐姐,自然都走了,难道还等着我去踢他们的屁股吗?”他见司徒真真妩媚的样子,早就心痒不止,低头看怀中的丰满女子,只见她媚眼儿也眯成了一条缝,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竟是说不出的受用,心中顿时一片惊愕:这妮子一旦放开心怀,竟是如此大胆豪情,真是令人不敢置信。

    心中略有惴惴,转过头看向单钰莹,见她脸上没有不悦之色,方才放下心来,腾出右手,轻轻搂住了她的纤腰。

    郑雪涛、淡月见他如此放浪形骸,俱是别过脸去,满是鄙夷之色。张梦心却是略有哀怨之色,扁贝似的玉齿轻轻咬着嘴唇。

    黄羽翔自是不会忽略了她,突然对她露齿一笑,晴天明日之下,说不出的明朗动人。张梦心俏脸一红,转过头去,心中却是一片激跳,慌乱不已。

    只听司徒真真在怀里呢声道:“大哥,真真才不要你去踢他们的屁股呢?”她脸上一片晕红,也不知是情怀已动,还是害羞说出“屁股”这等不雅之词。

    黄羽翔却是心头一荡,低头轻声道:“是啊,我要踢也是踢我宝贝真真的屁股啊!”

    司徒真真轻呀一声,挣脱出黄羽翔的怀抱,拉着单钰莹走到一边,对着他狠狠皱了下鼻子,道:“单姐姐,大哥坏死了!”

    ps: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以后就不再ps了,嘿嘿。我再申明一次,《浪子》绝对不会变成太监之作,请大家放心,也不要再把“太监”一说放在书评里了。

    从这一章,我开始尝试转换打斗的写法,各位也看到了吧,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个人觉得这样华丽一点,倒像是在看动画一般。事实上,我一直想换个打斗方式,结果昨天看了《鬼眼狂刀》,终于想到怎么写了。

    另外,黄羽翔是太弱了点,遇到敌人就让单美人出头,也太窝气了。只是……我也不想啊,可是武功总要一步步的提高,等到过几章他甩开别人自己上路时,应该可以显显威风了。

    现在应该不会再像《鹰刀》了吧,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看了。即使要看,也要等作者写完再说了。所以,以后情节,如有再出现雷同现像,那可真是纯属巧合了。还有,《蝉翼剑》我从来没有看过,就更不用提相似问题了。好了,拜拜,下星期一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