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三章激战伊始
    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要在这一吻中倾诉所有的感情。当四唇分开的时候,单钰莹的嘴唇已经肿了起来,媚眼如丝,浑身无力,若不是由黄羽翔抱着,便是站也站不稳了。

    黄羽翔歉然道:“莹儿,你莫要恼我了。你要相信,不管发生何事,你都是我今生最爱的人!”

    单钰莹眼角一瞥床上的司徒真真,晒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那她呢,你怎么安顿司徒妹子呢?”

    “男子汉大丈夫,有个三妻四妾也是很寻常的事!”黄羽翔脸上毫无愧色,道,“当然,你肯定做大,心儿和真真都是你的小妹。”

    这句话若是对张梦心说,她定会狠狠地赏他两个耳光;而单钰莹却是略略点一下头,刚要说话,才发现黄羽翔仍是光溜溜地没穿一件衣服,心中又羞又恼,忙将双眼闭上,双手猛地将他推开,道:“小贼,你还不把衣服穿上,丑死了!”

    黄羽翔却是脸也不红一下,在她耳边轻声道:“莹儿,你说我的身体好看吗?”

    单钰莹顿时脸上一红,蓦然想到了适才替黄羽翔抹身时看到的情景,心中不禁又猛烈跳动起来,两眼更是用力闭着,连身体也似僵硬了。

    突然之间,身体又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抱住了,单钰莹不禁道:“小贼,我不是叫你去穿衣服的吗,你怎么还不听话?”

    黄羽翔轻轻一笑,道:“傻瓜,我已经穿好了。”

    单钰莹闻言将右眼轻轻睁开了一条缝,见黄羽翔果然衣着整齐,这才将双眼完全睁开,道:“小贼,刚才到底发生了何事?怎么司徒妹子会在你的……”想到他们俩人的羞人之事,单钰莹的俏脸更是红晕满布,愈发得娇艳,只是心中却是又苦又怒。

    黄羽翔细想一下,才以最不会让单钰莹认为自己是罪魁祸首的方式道出了司徒真真如何会到自己房中,自己又是如何被“抱朴生长功”刺激,以致神智全失,铸下这等大错,对不起莹儿!

    单钰莹听得半信半疑,心中却是思绪万端,想道:“刚才若是我在房中,那岂不是我要和他……唉,司徒妹子总也与自己投缘,多了她这个妹妹也就算了,只是这个小贼太过可恶,以后定要严加管束于他!否则他再给自己添上七八个姐妹,恐怕自己真得会忍受不住……自己也要尽快与小贼把关系定下来,家里是暂且不能回的了……不如先去梅三表哥家里,把这门亲事推了再说,以后再慢慢去求爹爹……总之,若不再给小贼头上加个箍套着,谁知道这小贼还会去招惹多少女人!”

    黄羽翔自不知单钰莹在这一瞬间打下了什么主意,只是看她脸上的怒容稍减,当下涎着脸儿求情道:“好莹儿,我都老老实实地把事情源源本本地说出来了,你就不要再生我的气了。我听别人说,老是生气的话,女人是很容易变老的。”

    单钰莹虽是无奈,也只得接受这个既成事实,道:“好了,你暂时也不用管我了,先去哄哄你的真真吧!我先出去了,你哄好她后,你们俩人一齐到我房中来,我有话说。”

    说完,狠狠地瞪了黄羽翔一眼,目光稍稍在司徒真真身上停了一下,转身出了房门。

    黄羽翔顿时长舒一口大气,一直提起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他虽说在外界的刺激、本身的需要下占有了司徒真真,但心中还是惴惴不已,生怕单、张事后会有什么剧烈反应。现在张梦心反应虽未可知,但好歹把单钰莹给安抚下来了。

    他走到门口,将房门从里边闩上,免得呆会又有不必要的人闯进来。复又走到床边,却见司徒真真长长的睫毛正轻颤不止,显是已然醒了过来,恐怕是羞于见人,才仍装作熟睡的样子。

    黄羽翔心中一笑,重又爬上榻上,躺在司徒真真身边,将她紧紧搂住。肌肤相触,黄羽翔能明显能感受到她的颤动。他凑嘴到司徒真真的耳边,轻轻地在她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耳垂本是女子的敏感地带,司徒真真初识人事,又是天生媚骨,反应比常人却要剧烈许多,身体猛地在黄羽翔的怀中扭动起来,小嘴里又吐出轻轻的呻吟。

    黄羽翔原本只是想逗她开口,倒并不是真想挑起她的情火,但此女的反应却是及其强烈,如蛇一般的*在怀里一扭,顿时也起了原始反应。

    司徒真真与他贴身而卧,哪有不知之理,当下两手用力撑在黄羽翔的胸口,终张开双眼,俏脸上一片红晕,低低道:“黄大哥,你放过人家吧……我,我好痛!”

    黄羽翔绝想不到司徒真真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如此,当下所有的解释都变得不必要了——人家根本没有责怪他霸王硬上弓,只是要他怜惜人家新瓜初破,要怜香惜玉,暂且放过人家一回。

    如此温柔体贴的女子自然要好好疼惜,黄羽翔双手的动作越发温柔,道:“真真,你不怪我?”

    司徒真真飞霞扑面,道:“真真怎么会怪大哥,其实也是真真不好,怪不得大哥的……大哥你不会嫌弃我吧!”

    这个小妮子其实也不像她表现出的那么天真,刚才黄羽翔与单钰莹的对答她是丝毫不落地全听在了耳中,而以她女人的直觉,自然知道黄羽翔定是深爱着单钰莹。今日之事,倒也确有一部份是她的责任,至少谁也不知道“抱朴长生功”竟还会散发异香,撩拨女性*之用,她心中又早对黄羽翔种情,是以只想以柔情绑住黄羽翔,博得他的爱意。

    黄羽翔自然大是感动,忙陪着她说了好些甜言蜜语。两人又是一番亲密,虽说黄羽翔顾惜司徒真真初为人妇,身体娇弱,但仍是大逞了一番手足之欲;司徒真真又曲意讨他欢心,两人当真郎情妾意,要不是天色渐晚,真想一直呆下去。

    略一梳洗打扮,司徒真真拉着黄羽翔的衣角,问道:“大哥,真得要去见单姐姐?我怕她会骂我!”

    尽管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但怎么也不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失了面子,黄羽翔将她轻抱一下,道:“真真,不用怕,凡事有我!”

    他虽然说得豪气干云,但真个进了单钰莹的房间,却立时被赶了出去。两个女人在屋子里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饶是黄羽翔先天真气已是脱胎重生,但仍是力有未逮,只是隐隐听到里边一时有哭泣声,一会儿又是欢笑声,听得他也是喜忧参半,惴惴不安。

    也不知过了多久,房中终于“呀”地一声开了,单钰莹与司徒真真携手而出,脸上都是微有笑意,但黄羽翔还是能看到两人眼角仍未擦干的泪迹。

    “嘿嘿”,黄羽翔伸手去牵单钰莹的另一只手,道,“莹儿,你们都说了什么啊?”

    “哼”,单钰莹将黄羽翔的手甩开,道,“我们已经商量好了黄家以后的家门规矩,不准你再去胡搞乱来了!”

    黄羽翔又喜又忧,莹儿终肯答应嫁与自己了,可怕的是,这两个女人凑在一起,又都是千金大小姐,自己日后会不会地位堪忧啊?抬眼看向司徒真真,却见刚才还在他曲意奉承的可怜女子,现在却一脸欢容,竟是不将他放在眼里,只是看着单钰莹。显是知道单美人把黄小贼吃得死死的,立时转换了靠山。

    他心中对单钰莹爱极,自是点头不迭,只是心中想道:真真你这个小娘皮,敢不把你夫君放在眼里,日后定要床上好好收拾你!莹儿,嘿嘿,你得意的日子也不长了,若是尝了我的本事,保管你乖乖做我的小娘子。

    黄羽翔心中转着不堪的想法,脸上却是丝毫也没显露出来。当下三人齐到张梦心房中,唤她一块用餐。

    司徒真真倒真是大方,虽是被张梦心看到床上一幕,但脸上却是没有半点羞意,似是知道张梦心必然也将是黄家妇,只是自己比她早侍罗榻罢了。反是张梦心见到司徒真真的时候,俏脸一红,一直将目光躲着她。

    当下单钰莹好说歹说,自是将司徒真真说成了救人的大英雄,黄羽翔也只是个可怜的受害者,免得张梦心由此看不起司徒真真,日后进了黄家门两人不和。黄羽翔看着单钰莹舌绽莲花,张梦心不断点头,不禁心中暗暗庆幸将单钰莹收做大妇实是明智之举。这朝廷二品大员的女儿,虽是刁蛮使性,但真是管家的一把好手。

    四人之间虽然仍是有些隔阂,但至少表面上已经无事,叫上淡月,五人俱在张梦心房中用餐。只是可怜郑大公子好不容易老着脸皮将妓女带来,进客栈的时候不知挨了掌柜伙计多少异样眼光,谁知却被张梦心轻轻一声“人已经不着了,郑公子还是送她回去吧”气得差点吐出血来。只是他纵使有脾气,也只会算在黄羽翔身上,当下又恨恨而去,连饭也没来得及吃。

    由于司徒真真刚被*,与黄羽翔燕好时又被他体内“抱朴长生”真气催发*,迷失了神智,动作难免大了些,以致两天之内竟是行动不便,众人只好多住了几天。黄羽翔自是少受不了单钰莹恼恨的目光、淡月、郑雪涛鄙视的神情。好在他先天真气又大有进益,这几天的空闲,正好让他潜心苦修一下。

    第三日早上,众人便起程离去。原先有了司徒真真这档子事,黄羽翔几人本该回司徒家的,不过他身份尴尬,在没有把单钰莹一事解决之前,实不宜再回杭州。于是,六人便转往苏州,先到梅家去推了单钰莹这门亲事再说。

    由于此去苏州要近三百里的路程,郑雪涛又生怕重遇李道情之事,便坚持要以马代足。好在他家中殷实,身上带的银票也着实不少,当下便买了六匹马。

    行出余杭镇,便向嘉兴行去。几人原无要事,单钰莹虽说要去推脱这门亲事,但却也不知道该从何入手,于是便行得极缓。六人说说笑笑,只司徒真真身体有恙,坐得极不舒服。

    行了大约一个时辰,却听得身后猛地传来“突突”地急马奔行之声,众人回过头去,只见十余匹快卤冲过来,黄羽翔眼尖,已然看到其中一骑上坐着的正是钱万通,赫然又是魔教中人。

    才一转眼的功夫,魔教诸人已是行到跟前。

    钱万通勒停马匹,先是扫了众人一眼,道:“几日不见,各位可还好吗?”他转头看向张梦心,一抱拳,又道,“当时不知无双玉女芳驾所在,钱某人多有得罪,见谅见谅!只是钱某人今日身负要事与各位商量,几日前冒犯之处,容日后再来请罪!”

    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图。张梦心淡淡一笑,道:“钱前辈客气了,请罪倒是不敢当。只不过钱前辈今日来找晚辈等人,不知又是为了何事?”

    钱万通还未说话,却听他身旁一人用极其古怪的语气道:“你们几日前遇到的李道情原是我圣教叛徒,偷走了本教一件东西,想必是落在你们手里了吧。你们若是把那东西交出来,前几天相助圣教逆徒之罪便可一笔勾销,否则,可别怪老夫不客气!”他的声音仿佛是从金属里发出来的一般,铿锵分明,极是难听。

    黄羽翔抽眼向他看去,只见他约摸六十来岁,穿着一件灰色长袍,两个手却全拢在了袖里。他的身形甚是高大,即使坐在马上,也比其他人高出了一截。

    这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但都是为了要那稀奇古怪的戒指。

    张梦心却是惊呀一声,道:“那时李道情趁我们与贵教发生误会之时,已然自己跑了,这是钱前辈亲眼所见。晚辈等人又怎么知道他跑到何处去了,又怎么能拿到贵教的什么东西呢!”

    明明是睁着眼睛骗人,可是看她说得活灵活现的,脸上的表情全是一派正容,哪里像是在说假话。黄羽翔若不是亲眼见到张梦心曾将那玫收到自己怀中,怎也不会相信她此时竟是在骗人。

    “张小姐——”钱万通见她推个一干二净,不禁微笑道,“在几位走后不久,我又回到林中察看过一次,发现那里曾经有过激斗的痕迹,还有满地的鲜血。好像在本教撤走之时,这些东西全然没有吧?”

    虽然被人当场拆穿,张梦心的俏脸却是半分也没有红一下,淡然道:“钱前辈,或许是又有人碰巧遇上也是说不定的。”

    钱万通不禁一怔,虽然明知道张梦心是在说谎,但奈何她身份特殊,若是开罪于她,惹出了天下第一高手,那可真不是说着玩的。天魔圣教虽然人材济济,但近二十年来自上任教主离奇失踪,圣教群龙无首,又为争夺教主之位斗个你死我活,实是散沙一片,虽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但耗上张华庭这位当世宗师肯定绝无好果子吃,难免雪上加霜。

    那灰衣老者却是全不买帐,道:“小姑娘,别睁着眼说瞎话了!事实怎样,大家心里自是清楚。老夫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你那些鬼心思能骗得过老夫的双眼吗?”

    单钰莹却最是见不得别人倚老卖老,当下撇撇嘴道:“说没拿就是没拿,你还罗嗦来罗嗦去说些什么!”

    司徒真真这几天与她走得极近,见她发话,忙跟着说道:“是啊!”

    黄羽翔、张梦心纷纷心中叫糟,这两个千金小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也不知道说出这番话来会产生什么后果。只不过单钰莹是绝艺在身,还有几分嚣张的实力,司徒真真却完全是狐假虎威。

    果然,不但灰衣老者勃然色变,就是钱万通这城府极深之人,脸上也是颇有恼色。

    那灰衣老者怪叫一声,声音说不出的刺耳难听:“小辈,竟敢在老夫跟前无礼,当真是缺少管束,少不得老夫也要担个以大欺小的恶名,替你们的师父来好好管教你们了!”

    说完,纵身下马,傲然而立。他身形高大,虽然声音难听,但凭地一站,一股高手的风范自是透体而生,极是威风。

    钱万通原想劝阻于他,但想到若是籍管教这两个小丫头的名头来动手,倒是可以避过张华庭事后寻仇。反正张梦心不通武艺已是江湖上人所尽知的事情,待会只要小心别伤着了她,自是万事大吉。想到此节,便默不作声,看张梦心诸人如何处理。

    单钰莹又哪会怕她,当即翻身下马,轻轻一掠颈边秀发,说不出的妩媚动人。黄羽翔一见,不禁脱口道:“莹儿,你好美啊!”单钰莹转头白了他一眼,嘴角却是带着一丝笑容。

    那灰衣老者见单钰莹在这时竟还敢打情骂俏,当真是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心中恼怒到了极点,一双本来就很小的眼睛越眯越紧,双手也从衣袖中探了出来。

    黄羽翔诸人本就在好奇他为何在大热天仍将双手拢在袖里,俱是转头看去,却见那老者的双手奇大无比,至少是三个成年人的手掌凑在一起才有这般大小,仿佛是两把大蒲扇,在阳光之中竟闪着金色的光泽。

    几人均觉好笑,想道怪不得这老头要将双手藏在衣袖之中,原是长得异常,羞于见人。黄羽翔与郑雪涛尚且还能忍耐得住,单钰莹、司徒真真和淡月却都笑出了声来,只张梦心眉头一皱道:“前辈莫不是圣教四大传令使中的圣阳使,人称‘大罗天印’的白乘风白前辈不成?”

    灰衣老者脸上闪过一丝轻讶之色,显是诧异于张梦心竟能认出自己的身份,他两手一拍,竟发出了“锵”地金属敲击之声,抬头看向张梦心,道:“不错,老夫正是白乘风!”

    ——卷二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