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一章祸兮福兮
    若纯以力道而论,蜕化后的李道情明显要高出不少,但单钰莹的“九转玄冥功”却可以化解天下诸多劲道,最是神奇不过。而说到招式之精妙,几丧人格的李道情只会扑来扑去,纯以本能作战,与单钰莹相比,可差得太多。只是他魔化之后好似不知痛楚,任单钰莹打上三五十拳,也仍是无事,反倒激起了凶性,嗷嗷大叫,攻势越来越猛。

    黄羽翔强忍着手上的痛楚,两眼眨也不眨地看着场中两人的生死相搏,心中激跳不已。眼下虽是单钰莹略占上风,但她打上李道情一拳,李道情只不过是身体轻晃几个;可若她被捱上一拳,那可真是大有罪受了。时间一长,待单钰莹力气用尽,那鹿死谁手,还真是难以预料了。

    他心中担忧,忍不住将头转向张梦心,希望这个武林奇人之后会有什么好方法。

    张梦心见他望来,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对于一个练武之人来说,散功是最可怕的事情,毕生所习的内力全在一瞬间爆发出来,其中的痛苦,非旁人所能想像,所以会发狂发癫。姐姐只需撑过一段时间,待李道情功力散尽,自可无事。只是这李道情却要死得很是难堪!”

    黄羽翔才不管李道情死得有多难看,只求莹儿无事便好。听了张梦心之言,心中虽是有底,但关切却是更甚,只怕李道情在临死前要拖个人垫背。眼见李道情连连打出三掌,掌劲沉猛,逼得单钰莹不停后退,哪还看得下去,一挺手中长剑,已然窜了出去。

    单钰莹越打心中却是越怒,这个娘娘腔的看似腰肢纤细,弱不禁风,可偏偏耐打之极,明明已被她连用全力打中七掌,却好像一掌也没有打在他身上似的,攻势竟是不减。她平生遇事,无不如意,见久久不能拾掇下李道情,大小姐脾气越来越盛,闪过李道情的接连三击,将“九转玄冥功”运到十成,真力全聚于掌上,身形一转,已然闪到李道情身前,霹里啪啦连打十七掌,记记都打在李道情前胸。

    这十七掌打得真是又快又沉,饶是李道情身体已无痛楚,但在此攻势之下,仍是每被击中一掌,便倒退一步,“登登登”地连退了十七步。单钰莹虽是爆怒,但却一点也不鲁莽,最后一掌击出,脚下用力一点,身体已是如飞般倒退而走,免得他仍是不痛不痒,趁势反击。

    单钰莹人在半空,却见李道情一张金色的脸庞却已变成也了红色,心中不禁一乐,想道:难道他被我打得全无还手之力,心中愤懑,脸红了不成?

    她飞速后退,黄羽翔却是从另一个方向疾速跃来,他未来得及看清单钰莹为何后退,只道她着了李道情的毒手,心中又惊又怒,长剑猛然刺向李道情的后心。

    长剑及身的一瞬,黄羽翔突有一种错觉,仿佛李道情的身体猛然膨胀起来。只是他心中痛恨不止,也不及细想,长剑猛然刺出。

    “嗤”的一声,长剑毫无阻挡地刺进了李道情的身体。

    黄羽翔心中突有一股不妥的感觉,上次他刺中李道情那一剑,虽是毫无功效,但还是有破肉裂骨的感觉;但这一剑却是截然不同,仿佛刺在了空气中一般,空空荡荡地全无着力之处。

    他轻咦一声,身体却不由自主往前冲去。这时候也发现李道情的身体确实在不停地膨胀,仿佛是一个正在充气的气囊一般,这当儿,李道情的身体已比平掌大了一倍不止。

    黄羽翔苦笑一下,忖道今日所遇之事全是稀奇古怪,现在见李道情的身体竟会胀大,心中却没有丝毫惊讶之情。一念未已,前冲之势却是丝毫不缓,整个人顿时往李道情的背上撞去。

    他心中对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可是厌恶之至,若是整个人全撞上去了,恐怕回去洗上三天三夜仍会恶心地吃不下饭。当下也顾不得右手正痛得发紧,仍是一掌劈了上去。

    右掌正欲拍上,却觉手上长剑剧震,只听李道情猛地发出了一声全不似人类的凄厉之极的叫声,也来不及他作什么反应,只觉一股狂猛无比的大力涌来,右掌却已击空。

    黄羽翔这时可真是惊恐万分,他右掌击空原是那李道情的身体竟在一瞬之间爆裂开来,“嘭”的一声巨响,膨胀的身体化作一团血雨,向四面八方打去。他还不及叫声不妙,身体已被无数块细小的碎肉、淡黑的血滴击中,整个人又凭空被击得倒退而去。

    李道情原已在散功边缘,只是机缘巧合,揉合了四种力道,体内的真气一时不能散去,反倒将他的神智魔化,变成了一个嗜血怪物。但他后来连吃单钰莹运足“九转玄冥”真气地十七掌,体内的四道内力顿时与“九转玄冥”真气斗了起来。

    那“九转玄冥”真气专门化解其它异种力道,在质上占了极大的优势,而那其它四股内力却只有一道是李道情十余年苦修所得,其余都是从外界而来,本就驳杂;再加上李道情已近散功,身体状态极不稳定,在“九转玄冥”真气的刺激之下,终于再生异变,身体不停地膨胀起来。

    黄羽翔最后一剑刺出,正好给了李道情体内诸种力道渲泄的机会,只是那五股内力力道实在太大,光从剑破的伤口涌出只是绢绢细流,远不能全数倾泄,于是硬是将李道情的身体撑炸。

    那无数的血肉之中,全夹杂着那五股强大之极的力道,黄羽翔受此重击,顿时再度被击飞。正面所对李道情的半边身体全被血雨染成了淡黑色,而那碎肉血滴虽然都是极为细小之物,但打在身体却是痛彻入骨,其中所带的真气又是辛辣无比。黄羽翔身在半空,心里却是自嘲不已,想道:自己这几天可真是流年不利,怎么受伤得人总是我呢?

    他虽然已然修成先天真气,但比之打在身上的五股力道,还是差了好多,只觉百脉如沸,说不出的难受。“嘭”地一声,人已经重重地撞在一棵巨树上。

    他倒退之势虽被身后巨树所阻,但身上五股力道实在过于强大,竟生生地将背后巨树撞断,这才缓下退势,与巨树一起轰然倒地。只是他以血肉之躯强撼苍天巨木,实在吃痛不已,真气一滞,一口气回不过来,竟是昏了过去。

    从单钰莹纵身后退,到李道情身体自爆,黄羽翔被击飞而出,其中说来话长,但整个过程不过数下呼吸的功夫。众人眼见这惊心夺魄的一幕,都是一个个张大了嘴巴,一句话也说不来了。只觉天下怪事,全在今日此刻出现了。好在他们离李道情甚远,又得即时后退,没有被血雨沾到,只是那血雨奇腥无比,个个俱是不自禁地捏住了鼻子。

    单钰莹后退之际,已然发现黄羽翔纵了过来,心中又喜又怕:这个小贼,竟也知道关心我。只是那娘娘腔着实古怪无比,若是换了别人被自己连打十七掌,就算是天下第一高手在此,恐怕也会立毙当场,小贼会不会受伤啊?

    她身形落地,正待再次纵上,却见李道情突然炸成了一团血雨。初时她还以为是黄羽翔一剑之威,但后来看到黄羽翔整个人倒飞出去,自己也被几滴血雨打中,直痛得浑身一激灵,心中已知不妙:自己才被打中几滴便已如此,何况那小贼整个身体都被打中了!

    单钰莹一时也顾不得自己也被血雨打中,正痛得厉害,忙跃到黄羽翔的身边,却见他两眼紧闭,一张俊脸惨白一片,竟是毫无生气。她心中大急,一下子体内的血液仿佛全塞在了心口,直痛得难受。好在经过钱塘江一事,她心中虽惊却还不至于慌乱,忙伸手探了下黄羽翔的鼻息,隐隐感到他还有呼吸,这才心神一松,脚下却是一下子失去了力量,顿时坐倒在地。

    这当儿张梦心也走了过来,她先不理单钰莹,握住了黄羽翔的脉门良久,才转过脸道:“姐姐,你没事吧?”

    单钰莹知她略通医理,见她给黄羽翔搭脉,也不敢说话打扰她,闻声道:“我没事,妹妹,他呢?”

    张梦心浅笑一下,道:“他的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浑身的经脉好像都闭塞似的,我竟没有没有感觉到他体内有一丝真气的流动。”

    “那怎么办?”单钰莹自然知道练武之人最重要的就是内力,失去了内力,等若失去了武功,忙问道,“妹妹,你有办法的,是不是?”

    看着她一脸希冀的表情,张梦心苦笑一下,道:“我只是粗识医理而已,到底怎样,还要仔细观察才行!”她转头看了下其余围过来的诸人,道,“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吧,找个客栈安顿下来,再让我想想办法。”

    单钰莹心中虽急,但也知道她说得在理,于是也不再多说。

    这下子却是苦了郑雪涛,诸人中只剩下他一个男人,黄羽翔又是昏迷不醒,众人又没有马匹代足,自是由他背黄羽翔了。若只是背一个人倒也罢了,只是这个男人却是他生平最为痛恨的人,而且他的衣服上全是血肉模糊,郑公子又素来好洁,怎不让他痛心疾首。只是张梦心一双眸子投过来,他又怎么说得出半个不字呢。

    众人出了林子,重又走上官道,走了约摸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到了一个小镇,寻了一家客栈,忙急急住了进去。郑雪涛一将黄羽翔丢在床上,马上要店家放下洗澡水,竟是再也不回头一顾,不过也不忘向店家要了许多香精,看得那掌柜的直摇头,觉得这帮人虽是个个俊美异常,但好像个个都透着古怪。

    其实这倒也怪不得郑雪涛,那沾在黄羽翔身上的血肉污秽无比,味道又是极其腥重,一路走来,真是让他几欲作呕。郑大公子向来只会倚马斜台,又何曾做过这等事。

    郑雪涛先自出去,单钰莹、张梦心四女却是留在了房内,只淡月姑娘伸手掩鼻,脸上满是厌恶的神色,看了一阵,见黄羽翔毫无动静,悄悄掩门出去。

    张梦心又替黄羽翔搭了好久的脉搏,想了一阵,才道:“姐姐,我估计黄公子是被李道情最后自爆时的真气所伤,最后又撞在大树上,以致百脉蔽塞,真气不通。”

    其实李道情当时身怀五道古怪内力,除他自身外,当世已是无一人能解,张梦心虽然猜不出其中的道理,但一番推想,却是大底准确。

    “那怎么办?”单钰莹虽是修为最深,但却只会动粗,至于疗伤这等细致活,可真是大大地不通。

    “姐姐你试着用内力帮他打通经脉试试。”张梦心见她关己则乱,不禁有些好笑。

    单钰莹却是恍然大悟,道:“不是妹妹提醒,我竟是糊涂了!”说着,忙伸手按在黄羽翔胸口膻中穴,将一股真气输了进去。

    张梦心不禁一怔,她刚才略有几分调侃之意,却没有想到单钰莹却是一点儿也不挂怀,只是神情专注地看着黄羽翔,心中不禁想道:这就是爱情吗?能让人连自己也不顾,心中只剩下另一个人的感觉吗?

    她怔怔发呆,好半天才注意单钰莹竟满脸香汗,娇躯摇摇欲坠,心中一急,忙将单钰莹扶住,问道:“姐姐,你还好吧?”触手之际,只觉一股力量沿手心而上,到达胸口之际,却突然被一股奇怪的力道化解得干干净净。她心中惶急,一时也没有察觉,将单钰莹抱在怀中。

    低头向单钰莹看去,只见她星眸半张,原本明亮的双眼竟是黯淡无比,满脸憔悴之色。

    单钰莹虚弱地道:“妹妹,我没事,只是多耗了些真气罢了。”转头看了下躺在床上的黄羽翔,又道,“我试着用真气打通他的经脉,却好像都是泥牛入海,一点用也没有,反是被他体内的一股真气击退回来。妹妹,这下该怎么办?”

    张梦心知道她虽只是说“多耗了些真气”,其实定已力竭,才会不支倒下。她心中虽是惊讶单钰莹对黄羽翔的一番深情,但此时此际,也不容她多做它想,沉思片刻,突然叫道:“呀,我明白了!黄公子上次跟我提过他所修习的是一门上古奇功,乃是双修之学。黄兄定是功力未臻大乘,是以敌不过李道情自爆时的巨大力量,是以会百脉蔽塞。只需有人将他的功法引导一番,定可真气重流,不治而愈。”

    单钰莹见她说得把握十足,不禁道:“那妹妹快替引导便是,切不要再拖延了。”

    张梦心听她一说,脸上不禁起一层红晕,忸怩着不说话。

    “妹妹——”单钰莹不禁略微有些生气,道,“你是怎么了?”

    张梦心脸上的红晕更盛,好半晌才凑到单钰莹耳边低低说了一句话。单钰莹一听,一张俏脸顿时也涨得通红。

    司徒真真虽是没有说话,却是一直留意着两人的动作神情,耳听黄羽翔有救,心中也是大喜。只是见两女的神情古怪,不禁凑身上来,问道:“两位姐姐,你们都是怎么了,不是要替黄大哥治伤吗,怎么一个个都脸红起来?”

    两女听她这么一说,脸上的红晕却是更加鲜艳,陡增娇艳,可惜郑雪涛不在此处,黄羽翔又昏迷不醒,错过了这难得一见的美丽景象。单钰莹抬头看了看她,虽是有心说明,但身为一个女子,饶她如此刁蛮任性之人,“行房”两字又怎么说得出口。

    犹豫半晌,才对司徒真真低声道:“小贼需要旁人替他引导真气,合籍双修。”

    司徒真真一双美丽的大眼愣愣地看着单钰莹,不解地道:“什么是‘合籍双修’?”

    单、张两女互看一眼,均是一脸无奈,张梦心只得再解释道:“‘合籍双修’就是要行男女之事!”

    “呀!”司徒真真惊叫一声,道,“好羞人啊,这怎么行啊!”

    单钰莹虽是心中羞急,但听了她的话,不禁道:“司徒妹子,又没叫你来做……你羞什么羞啊?”

    司徒真真一愣,才知道自己无意中说了多么令人误会的话来,不禁双颊通红,嗔道:“都是两位姐姐不好,害人家出了那么大的丑!”她两脚一跺,转身逃出门去。

    单钰莹转向张梦心问道:“妹妹,那——怎么办?上哪去找一个人……那个啊?”

    张梦心羞色已过,正容道:“姐姐,你是关己则乱。你想想,平常这小贼都到哪些地方去的?”

    单钰莹倒也不是笨人,一点就透,道:“是青楼!”

    “对。”张梦心想了想,又道,“我去叫郑公子到青楼去请个姑娘过来,姐姐你去让客栈里的伙计替黄兄洗一下身子,毕竟这股味也太浓了。”

    “好,”单钰莹答应一声,看了看黄羽翔,又道:“小贼受了伤,我不放心让别人替他洗身,还是让我自己来吧。”张梦心本待劝阻,但见她一脸坚定的神情,心知劝也无用,索性不说,出门而去。

    单钰莹怔怔地看着黄羽翔,脸上突然现出温柔之意,喃喃道:“小贼,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