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九章一剑退敌
    黄羽翔右手受伤,只好换作左手拿剑。武功到了上乘境界,只要不遇上旗鼓相当的对手,用左手或是右手原无多大分别。黄羽翔这几天的功力突飞猛进,远非昔时阿蒙,虽然是用左手使剑,但威力还真是不容低估。

    这是他自江中激发潜力以来首次以人交手,心中正跃跃欲试。他自觉武功又有长足进步,只是这几天身处温柔之乡,实无动手的机会和心情。眼下是英雄救美,心中自有一股得意之气,只可惜所救之人却是刁蛮古怪的淡月,若是换作是张梦心,那可非要她以身相许不可。

    这一道剑光如匹练一般,卷向围攻淡月的三个魔教教徒。

    剑气未至,夺人心神的强大气势却已大大打消了在剑光下三人的斗志。黄羽翔暴喝一声,长剑连击,刺出万点剑花,如铺天盖地一般。

    他虽是一剑分刺三人,但那三人俱觉剑尖所指却只是自己而已,再加上黄羽翔如魔神般地强大气势,皆纷纷后退。

    淡月姑娘正打得火起。那围攻她的三人武功虽然一个也及不上她,但偏偏有一套合击的方法,饶是她武功了得,也是被逼得堪堪只好招架之力。眼下见黄羽翔解围,心中却全无感激之意,反是一片恼怒,想道:这个小贼明明早就可以帮我,却偏偏要见我出了丑才动手,当真是可恨之极!

    她心中虽然暗恨,但毕竟心挂小姐的安全,一旦脱围,忙退到张梦心身边,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张梦心转过头来对她轻轻一笑,道:“我没事。”又将目光放到黄羽翔身上。

    那围攻淡月的三人俱是三十岁左右,个个身材魁梧,面貌倒也有几分相似,都是使刀的。他们三个在江湖上也是薄有名声,但却被黄羽翔一剑逼退,待看清身前散发着惊人气势的男子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时,皆是脸上一红。只是黄羽翔身上散出的气势实在强大之极,饶是他们会过无数高人,但在这股强大的气势之下,心中竟有几欲下跪的震慑之感。

    黄羽翔嘻嘻笑了一下,道:“三位壮士武艺高强,不知高姓大名啊?”

    他一旦露出惫懒的样子来,身上的气势便消失得干干净净。那三个大汉面面相觑,俱想刚才莫不是自己眼花,才会有这种错觉。再看黄羽翔这个小子,油头滑脑全没半点正经样,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功力盖世的高手。当下都收起了刚才几欲破胆的害怕,最左边的大汉道:“小子,你倒也算有眼光,竟然知道我们三兄弟武艺高强!嘿嘿,我们就是名震两江,威慑三湘的‘夺魂三刀’!”说完摇头晃脑的颇有得意之气,料来这个毛头小子定会被他们三人的威名所吓,立时屁滚尿流吧。

    黄羽翔心中略一思索,便想起这“夺魂三刀”段氏兄弟乃是在楚中一带颇为名声的刀客,平时也曾听说过他们三兄弟的名声,都是些浑人而已,本身的武技也不怎么样,但一套合围的阵法倒是相当不错,却不知什么时候加入了魔教。

    左手长剑轻轻挽了一个剑花,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段氏兄弟,在下先前不知,真是有眼无珠,请三位大侠见谅。”嘴里说着恭维的话,手中的长剑却是划出一道凌厉的剑气,在夺魂三刀的脚下划出一道深深的剑痕。

    那夺魂三刀见黄羽翔说得恭敬,一个个正咧嘴而笑,谁知却见剑光凛冽,森冷的剑气直涌过来,都是惊急而退。待看见自己脚下的剑痕,心中俱是有几分得意之情:这小子纵使出手暗算,也难为不了我们三兄弟。

    只是黄羽翔竟敢偷袭他们三兄弟,岂不是大大地不给面子,段大道:“小子,你明知道我们三兄弟武功盖世,当世无二,打遍天下难逢敌手,还敢如此……”说到“还敢如此”时,三兄弟突然齐齐举刀砍向黄羽翔,刀势之沉,力道之大,当真与先前判如两人。

    黄羽翔暗道这段氏三兄弟说笨倒也不笨,这种声东击西的方法也被他们想了出来,心中想着,身体的动作却是一点不慢,猛地从地上窜起,直直跃上。他先天真气以成,身体的反应远比脑子转得快。段氏三兄弟身形甫动,他人已经跃上半空了。

    “咦”,段氏三兄弟都是惊叹一声。平时他们与人动手,好多人都吃亏在他们这一招之下。以为他们三人蠢笨,便放松了警惕,结果好多武功远比他们高明之人也死伤他们刀下。

    眼见黄羽翔身形拔起,都是情不自禁地抬头看去。

    黄羽翔上升之势用尽,身形便开始落下。段氏三兄弟六只大眼瞪得老大,想道:你从上面落下,毫无借力这处,我们三个人三把刀,纵使你能躲得开一把,也躲不开第二把;躲得开第二把,也躲不开第三把……

    黄羽翔身形落到离地面约有一丈左右时,突然在空中翻了个筋斗,身形略微偏开了些。

    段氏三兄弟见他无缘无故翻了个跟斗,心中都是一片不解,但眼睛却丝毫不敢放松。正奇怪间,突觉眼前大亮,刺得双目发痛。惊恐之间,以为黄羽翔用了什么暗器,刺伤了自己的眼睛。

    原来黄羽翔身形纵起之间,正好将段氏三兄弟上空的烈阳遮住,而在翻僧际,错开了身形,使段氏三兄弟眼睛正好与烈日相对。时值夏日,太阳是何等炽烈,人体的眼睛又极其脆弱,立时灼伤。

    黄羽翔身形落下,剑出如风,分别击在段氏三兄弟右手的“列缺”穴上。只听“当当当”三声,段氏三兄弟手中大刀齐齐掉落在地,淡淡的血线从段氏三兄弟的手上缓缓流下。好在黄羽翔下手极有分寸,只是将他们轻伤而已,若是多用了几分力道,只怕他们三个便要腕断身残了。

    段氏兄弟互相看看,目光中都是掩不住的惊恐之色。

    钱万通这时正好转过头来,看到了黄羽翔击伤段氏三兄弟的一幕。饶是这个久经沙场的老江湖,心里也是格登一下。要说击败段氏三兄弟,原不是一件难事,以他的功力,当可在十招之内将他们击败。但想不到黄羽翔年纪轻轻,竟能想到利用环境,造出有利于自己的条件,在一招之间尽败三人,此份机变,当真是恐怖得紧!

    他眼睛一斜,已然看到围击司徒真真的三人早被她甩甩得团团转,而攻击郑雪涛的四人虽是略占上风,但要取胜,却非得再要百招以上。他心中暗暗一叹,情知形势已然不利己,但李道情身上却怀有本教圣物……

    钱万通想到这里,游目四周,不禁轻咦一声,叫道:“大家且先助手!”

    他御下极严,一声令下,众人都退了开来。那段氏三兄弟被黄羽翔一剑吓怕,早没了斗志,闻言倒是退得最快,只是“夺魂三刀”变成了“亡命三刀”,未免有些美中不足。

    郑雪涛被那四人打得迭遇险情,好在他武功了得,克敌不能,自保却是绰绰有余,见他们退下,自是求之不得。但他原想做个英雄,谁知反倒让黄羽翔拣了个大便宜,心中愤恨不已,只道黄羽翔命好,遇着几个软脚虾。伸手甩落额头的汗水,眼中满是恨意。

    司徒真真却是不依,娇叱道:“喂,你们别走啊,我还没玩够呢!”这大小姐说到做到,竟真得要作势欲追。好在黄羽翔眼疾,已然拦在她身前,才断了她这个念头。

    钱万通仰天打了个哈哈,道:“郑少侠,我们在这里打个你死我活,但别人好像不领你的情啊!”

    众人一时都不明白他的意思,却听张梦心“呀”地一下,道:“姐姐、黄兄、郑公子,那李道情不见了!”

    黄羽翔转过头来,果然不见了李道情,想是趁刚才众人打斗之际溜了。黄羽翔几人互相看看,均是暗暗着恼,心道:我们在这里拼死拼活,你却跑得无影无踪,真是岂有此理!

    钱万通倒也洒脱,道:“各位,既然李道情已经跑了,看来我们也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吧!只可惜各位一片好意,人家却如此相报,哈哈,哈哈哈!”

    黄羽翔诸人都是被他说得脸上微红,但人家说得也对,当真是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只单钰莹冲钱万通叫道:“你这个家伙,人家也不是在你眼皮底下溜掉得,你又神气什么?”

    钱万通被她骂得一愣,随即想道:这李道情关系甚大,定不能落在旁人手里!他中了我的乾元掌,此刻应是全身乏力,料来也跑不远,何必要在这里与他们几个纠缠,徒然误了大事。只需等四大传令使法驾一到,他们还不是束手就擒!

    主意拿定,强自压下怒气,道:“各位,既然大家一场误会,不如就此揭过。本教就先告退了。”说完,揖了下手,带着手下众人急退而走。

    司徒真真眨了眨美丽的大眼,道:“他们就这么走了?唔,我还没有打够呢!”回过头来看看单钰莹与张梦心,又道,“单姐姐、张姐姐,江湖真是好玩,唉,我怎么没早点遇上你们啊!”

    单钰莹也是一脸兴奋的模样,道:“司徒妹妹,以后我们就联手闯江湖,做对侠女!让每个见了我们的男人都怕,为女子争口气,看他们还敢不敢小瞧我们!”嘴里说着,眼睛也不忘看一下黄羽翔。

    黄羽翔听得目瞪口呆,心道怎么让这两个女魔头凑到了一块,当真是要天下大乱了!见单美人眼睛瞥来,忍不住替自己申辩道:“我可从来没有小瞧过你们!”

    “还说没有?”说话却是司徒真真,只见她轻轻咬了下红艳艳的嘴唇,道,“这几天人家一直看你,你总是不理人家,还说没有瞧不起我们!”

    黄羽翔暗暗叫糟,心道自己不理你原就是怕了你身边的刁蛮美人,你却还要再火上加油,可真是大大地不妙!

    果然,单钰莹的俏脸顿时竖了起来,伸手挽住司徒真真的纤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张梦心“噗哧”一下笑了出来,道:“好了,姐姐,你就莫再怪他了。你看他都急成什么样子了,你舍得吗?”

    单钰莹见黄羽翔果然一副上蹿下跳的着急样,心中不禁想笑,但随即克制下来,抬眼看一下张梦心,却道:“我怎么会舍不得,倒是怕妹妹舍不得!”

    “呀!”张梦心脸颊立时涨得绯红,道,“姐姐,你怎么……我哪会……”转俏脸转向黄羽翔,跺了下脚,道,“都是你这个小贼不好!”

    这两个女人争风吃醋,倒把矛头全指到了黄羽翔身上。只是黄羽翔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道该怎么化解眼前三个女人这个大麻烦。旁边的郑雪涛却是看得怒火中烧,恨不得舞起“霹雳刀”,将这个敢胆偷取仙子芳心的男人一刀砍成十七八段。

    不过黄羽翔毕竟在青楼中厮混了好几年了,对付女子倒也有几分手段,当下用左手将右手捧住,呼痛道:“哎哟,我的手好痛啊……定是刚才打斗的时候碰伤了,好痛、好痛!”

    黄羽翔手上的伤势三女都是见过的,闻言都是一惊,齐齐围了上来。

    黄羽翔轻轻一笑,用只有三女才能听得见的声音道:“我知道,你们都是舍不得的!”

    这时三女俱都知道他是在装假,单钰莹双脚一跺,骂道:“就知道你这个小贼不安好心,最会骗人!”嘴里虽是这么说着,但仍是放心不下,双手将黄羽翔的右手轻轻握住,目光中满是关怀之意。

    司徒真真却是两眼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想道:这个人当真有意思,威风的时候就像是天上的神一般,可油腔滑调起来却像个地痞流氓一样,叫人一刻不想他都不行,况且,他长得又很好看。郑大哥虽然也是美男子,可是跟他比起来,总好像缺了点什么似的……

    张梦心却最是害羞,当即退开几步,双颊更红。淡月抢上前将张梦心扶住,对黄羽翔怒道:“小贼,你又说了些什么?”郑雪涛也是一脸怒容,将手按在刀柄上,仿佛只要一言不合就要开打。

    黄羽翔两手一摊,道:“我哪有说什么啊,不信你问问心儿?”

    这等羞人的话张梦心又怎么说得出口来,当下轻拉一下淡月的手,道:“别再说这些了,我们还是赶路吧,再折腾下去,恐怕我们晚上就到不了嘉兴了。”

    “且慢,”黄羽翔不理淡月递过来“你又想干什么”的眼神,扬声道,“道情兄,现在魔教之人已经去远,你可以出来了吧。”

    众人都是吃了一惊,淡月“嘿嘿”两下道:“小贼,人家有手有脚,这当儿早就跑得没影了,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有用的!”

    黄羽翔仿佛没有听出她话里的讽刺之意,道:“若是我能把他叫出来,你又如何?”

    “若是你能……哼!”淡月不屑地道,“若如你所言,你大可以划下道来,本姑娘一定接着!如果你不能呢?”

    “嘿嘿,”黄羽翔满脸笑容,道,“也不用太困难,只需改个称呼,以后不准再叫我‘小贼’。我黄羽翔有名有姓,纵使身份低微,也不容你诋毁……”他说到后来已是语声渐厉,心中实不忿她三番两次针对自己,续道,“你可以叫我‘黄公子’,要是高兴地话,叫‘姑爷’也行!”说着,眼光一溜张梦心,也不管她白玉似的双颊又起红晕。

    “呸,想得倒美!”淡月轻啐一声,道,“如果你不能呢?”

    黄羽翔潇洒地笑一下,神形之俊美,让几个女子看得都是一怔,转身对着林中一处高声道:“李兄,请献身一见吧!”

    话音才落,黄羽翔正对的林中果然钻出一个身着花衣的人来,只见他娉娉婷婷,容颜姣好,不是李道情又是何人!只是脚下蹒跚,几乎连路也走不了。

    众人都是颇为惊奇,原来诸人都料黄羽翔必输无疑,谁知李道情却真得在这。只张梦心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仿佛一点也不惊异,早就猜到结果一般。单钰莹最是耐不住,问道:“小贼,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娘娘腔藏在这里没走远的?”

    黄羽翔转过头来,只见众人都是一脸好奇的表情看着自己,尤其是司徒真真更是目中闪着崇拜之情,心中更是得意,道:“早先我就听那钱万通说李兄中了‘乾元掌’,十二个时辰内中者无救。依我看来,这掌力应是极其霸道,想来李兄也走不远,即使逃得远了,以魔教的手段,最后肯定也脱不了困;与其如此,还不如冒险留在原地,说不定可以多避一些时间。”

    他又转向李道情,道:“李兄,在下所说,可有几分道理?”

    李道情微咳一下,雪白的脸上竟有几分淡淡的金色,低声道:“兄台所言甚是,道情佩服。”

    黄羽翔心中得意,将脸转向淡月,心道这下你服输了吧。其实他还没有说出他能这么准确找到李道情的掩僧处,实是因他身负先天真气之故,耳目之聪远胜常人;再加上李道情受伤之后呼吸沉重,是以距离虽远,仍是被他发现了。

    淡月的脸上阴睛不定,好半晌才冲他微微一福,恨恨地道:“黄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