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四章再起争执
    经黄羽翔这番一闹,众人都没有再聊下去的意思,各自回房歇息去了。临进自己的门前,单钰莹故意拖着黄羽翔停了一下,待张梦心、郑雪涛四人都进了各自房间,便对黄羽翔道:“小贼……你刚才说得话是不是真的?”语气之中,也不知道是惊喜、惶恐,还是害怕。

    黄羽翔伸出双臂,将单钰莹紧紧抱住,沉声道:“莹儿,我是认真的!在没有遇上你之前,我就决定要娶心儿了,我喜欢她,就从看到她的第一眼起;自从遇上你之后,我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你怪我花心也罢,风流无耻也好,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的!纵是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追回来的!我这个人虽然不相信发誓,但也诚也诚意地向莹儿保证:我黄羽翔定会一生一世好好疼爱莹儿,若是让莹儿受到一点委屈,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单钰莹反手将黄羽翔的虎腰抱住,一颗螓首靠在黄羽翔宽厚的胸膛上,没有说话。但黄羽翔却感觉到衣襟渐渐湿了!

    多情不似无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单钰莹抬起头来,看着黄羽翔,道:“你这个小贼若是敢负心于我,不用老天爷罚你,我自己会一剑将你捅死,为世除害!”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语气已是一贯的大小姐般的骄纵。

    她自己为情所苦,这几日里多是患得患失,虽然已有嫁黄羽翔之心,但此花心浪子实在风流,是以在感情上迟疑不决。直到经历了几欲生死的转变,才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感情。在黄羽翔一番真情告白后,终于放下心头的包袱,做回了原来的自己。

    黄羽翔自不明白单钰莹心中已跨过最后一道障碍,从此与他再无隔阂,只是听到单钰莹终肯答应嫁给自己,心中自是一片大喜,忙道:“莹儿,我决不会让你失望的!”

    “嗯,”单钰莹看着黄羽翔眼中坚定的目光,又将头靠向黄羽翔的胸膛。

    “吱呀!”一声门枢转动声,张梦心已从房中探出头来,道,“姐姐,我给你准……”当下看到两人紧紧抱在一起的缠绵景象,“呀”的发出一声娇呼,缩进门内。只听房内淡月惊问道:“小姐,怎么了!”

    单钰莹忙将黄羽翔推开,嗔道:“都是你了!这下被妹妹看到我们俩个这样,我……我怎么有脸做人!”

    黄羽翔却是丝毫不理,抢上前又拉着她的手,道:“你怕什么,反正你们俩以后都要嫁我!到时候两女共侍一夫,搂搂抱抱算什么,恐怕还要同床侍寝呢!”

    单钰莹听得面红耳赤,心跳不由自主地快了起来,怦怦然还颇有几分跃跃欲试,想到羞人处,只觉全身发软,双眼如春水一般,娇艳欲滴。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淡月见怎么问小姐也不开口,也从房门口探出头来。她可不似张梦心般娇羞,见两人互牵双手,脸上虽红,但刁蛮之气却是一点也没减。

    这下子单钰莹真得快要昏过去了,用力甩开黄羽翔的大手,转身对淡月道:“没什么!淡月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哼!”淡月看到单钰莹双颊如火,眼波迷离,会相信“没什么”才怪,只是她身为女儿家,这些事倒也不好多问,心中却对黄羽翔更是厌恨,连带着对单钰莹也鄙视起来,道,“我家小姐看你们没有带换洗的衣服,本是好心出来给你们送一套,谁知你们两个……”

    黄、单两人经她这么一提,才想到自己的衣物全在客栈里,自经西湖上的一战,全身都是汗湿湿的,颇为难受。只是听到淡月言中的鄙视之意,两人虽觉有些尴尬,但心中也不由有几分生气。黄羽翔还好,单钰莹是官家千金,从小到大有谁敢这么跟她说话。

    正要说话之际,却看到张梦心也站到了门口,单钰莹强自将怒气忍下,走到张梦心身边,将她拉进了门内。

    过得半晌,单钰莹从门内出来,手上已多了两套衣服。她道:“小贼,我和妹妹的身材差不多,穿她的衣服刚刚好;你这套衣服好像稍大了点。”

    “那你帮我改一改好了!”黄羽翔接过她递过来的衣服,在身上比了比,又道,“这件衣服是秦前辈的,他的身材要比我高大一些,穿着会很难受的。莹儿你还是替我改一改吧!”

    单钰莹一张俏脸又开始变红。她是千金大小姐,衣服坏了旧了,自有下人会缝补,要么就是扔了丢了。虽然装模做样学过一阵子女红,但依着她的脾性,哪能学得好。在被绣花针连刺三次之后,便将女红之活丢到一边,哪里懂得怎样缝改衣服!她心中羞急,更怕黄羽翔因此对她减消几分爱意,当下怒道:“有衣服穿你就穿,做什么还挑三拣四的!”哼的一声转进了自己房间,重重地将门关上。

    黄羽翔摇头苦叹,彻底放弃要将女人完全了解之心。

    [***]

    次日天才刚亮,司徒家的三兄妹便来催人起床。黄羽翔虽是个赖床鬼,但被人几多催促,还是起了身。待漱洗完毕,到客厅用餐的时候,众人俱已坐定,只等他一人。

    张梦心左边坐的是司徒真真,右边却是郑雪涛,淡月坐在了郑雪涛下首。看来淡月姑娘已然对黄羽翔的狼子野心深有顾忌,颇为鼓励郑雪涛追求张梦心啊!而单钰莹却被司徒兄弟包围着。

    看来黄羽翔昨夜的一番壮语对这三个男人颇有刺激,郑雪涛已经一脸掩饰不住的爱慕之情,时不时侧脸相视,看得张梦心只好转过头去,只与司徒真真说话。

    司徒兄弟好像认为自己比不上郑雪涛,见郑雪涛在追求张梦心,便将目光放到了单钰莹身上。事实上,换回女装的单钰莹姿容虽比张梦心稍逊,但也绝对是一等一的大美人,绝不比张梦心差上多少。两兄弟一左一右包围着单钰莹,嘴里尽说着司徒家是如何富有、在杭州城有多大的名声、在江湖上有多大的威名,显然要在身世、武功、财富上将黄羽翔彻底比下去。

    黄羽翔暗暗好笑,心想你们兄弟俩要是知道莹儿的爹爹是做什么的,便是打死你们也不敢多看莹儿一眼!经昨晚单钰莹的倾心投怀,两人已是心有默契,对对方的心意已是十分肯定。别说司徒两兄弟这种相貌平平、品性低劣之人,就是皇亲国戚、天下一等一美男子站在身前,单钰莹现在也是不屑一顾,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只时不时和张梦心说上几句。

    他一走进客厅,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向他望去。单钰莹顿时一改冰冷的表情,温情脉脉地向他望去,看得司徒兄弟又气又恨又妒!张梦心和司徒真真的目光则包含着几分好奇,淡月则是一脸的戒备之色。

    只是他身着秦连的宽大衣服,整个人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众人都觉好笑。郑雪涛、司徒兄弟更是面带嘲笑。

    黄羽翔却是毫不理会。席上还空着两张位子,一张在淡月下首,一张在司徒真真上首。黄羽翔自是不会搭理淡月这个刁蛮女人,径自走到司徒真真旁边,一屁股坐了下去。他的另一边却是司徒敏。

    他先是对单钰莹微笑一下,游目四周,又问张梦心道:“心儿,秦前辈呢?”他的本能对司徒真真蠢蠢欲动,但心底下不停地警告自己道:黄羽翔啊,你已经答应心儿要专情不三了,切莫不能再去招惹于她。况且,还有莹儿呢!只是司徒真真身上的香味实在是浓郁之极,刺激得他连眼神都有些异样,眼睛更不敢向她望去。

    张梦心对他称呼自己“心儿”已经无可奈何地习惯了,冷冷地道:“秦师兄说魔教突然攻击我们,其中定有阴谋,他自己已经先去向爹爹禀告这件事,嘱我们在这里多呆几天,他过几天就会回来!”

    “真的,张姐姐?”司徒真真一脸兴奋之情,道,“太好了,姐姐这么漂亮迷人,我可真不想姐姐才住了一两天就走呢!”又将俏脸转向单钰莹道,“单姐姐,你也好漂亮啊!我可从没有看见我那两个哥哥对人那么好过!”

    单钰莹心道别人对我好不好,我又怎会放在心上!当下将目光扫过黄羽翔,嘴边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黄羽翔也还她一个俊朗的笑容,单钰莹一见,娇躯微颤,心中甜甜的。

    淡月笑笑道:“是啊,单姑娘。两位司徒公子对你真是好啊,就差把心掏出来了!不像某些人,寡情好色,无耻下流!”说着,眼睛还故意瞪了瞪黄羽翔,又道,“我说单姑娘,你可要想清楚一些,自己的幸福可不能白白葬送这种人的手里!”

    其实就是她没有瞪眼这个动作,众人也知道她所说的“某些人”中必有黄大浪子的一份。

    司徒敏趁机道:“单姑娘,是不是那姓黄的胁迫于你!你放心,这里是司徒家,凡事有我们兄弟为你作主!”他们两兄弟自是不信黄羽翔能够赢得单美人的芳心,定是黄羽翔暴力威胁美人,说不定还是霸王硬上弓,占了人家的清白,美人无奈,才会被迫屈从。想到激愤处,两个人四只眼睛齐齐瞪着黄羽翔,又是痛恨,又是艳羡,又是惋惜单美人的贞节不保!

    黄羽翔大怒,他平时虽然吊而郎当地没有半副正经样,但并不代表他没有火气。他几次三番地被淡月数落,只是心中碍着张梦心,才强自忍耐。但现在将矛头指向了单钰莹,他岂能再忍,当下冷冷地道:“淡月姑娘,我曾听一位老人家讲过。一个女人长得丑得一点没有关系,但如果她既丑脾气又坏心肠又毒的话,那可真是人人讨厌!”

    别转过头,也不看一下淡月当即变得惨白恼恨的俏脸,对着司徒兄弟道:“两位司徒兄,请勿以自己的小人心肠去揣测别人的行为!我跟莹儿的关系,还轮不到你们两人来探问!两位要伸张正义,请到别处去吧!”

    他先看向张梦心,投向了两道无比深情的目光,直到张梦心承受不住而别过脸去。又转向单钰莹,眼神变得无比温柔,道:“莹儿,这儿不适合我们呆,我们还是走吧!”

    单钰莹本来就对司徒兄弟缠着自己讨厌透了,心中正盘算着无数个恶毒的念头来惩戒这两只烦人的苍蝇。听见黄羽翔说得解气,心中大感舒畅。见黄羽翔要离开司徒家,自是求之不得,当即站起身来。

    “站住!”淡月铁青着俏脸也站了起来,道:“黄羽翔,你居然敢骂本姑娘,今天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郑雪涛也站起身来,道:“黄兄,你怎可以唐突佳人呢!”

    “哈哈哈”,黄羽翔朗声长笑,道,“人若自辱,人必辱之!淡月小姐身为女儿身就可以枉自说话,不顾别人吗!莹儿与我两情相投,要你这个婆娘罗罗嗦嗦干什么!”他才昨天直到刚才,说话一直文皱皱的,现在气愤之下说出市井粗话,当真是说不出的解气,真想再骂几声“直娘贼”什么的!

    淡月被他骂得一怔,好半晌才回过神来,一张俏脸又羞又怒。她虽是张梦心的俾女,但张梦心向来将她当姐妹般看待。行走江湖,也是无往不利,人人恭敬以对,何尝被人骂过,又是被骂得如此的不堪!

    “黄羽翔,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说出这番话来的!”淡月恨恨地看着黄羽翔,一字一字咬着牙齿说了出来。

    司徒家的两兄弟却极是草包,过了好一阵才明白黄羽翔话中的讽刺之意,两人皆站了起来,一前一后将单钰莹包围起来,司徒明道:“单小姐,你不用怕这个恶贼,我们弟兄一定会为你作主的!”虽然单钰莹已然白璧染瑕,但此等天生丽质,弃之岂非可惜。他们两兄弟虽然恼恨单钰莹没有为他们两兄弟守住贞节,但司徒两兄弟岂是世俗中人,以他们宽大的胸怀,自可不计前嫌将她收到自己房中。

    单钰莹芳心怒极,纤手伸出,已然抓住挡在她身前司徒明的衣领,用力一甩,将司徒明扔到一边。

    司徒远清武功虽高,但两个儿子却是极不成气候,父亲的本事半分没学到,骄纵的脾气却是甚大。以单钰莹的身手,当初黄羽翔也吃了不小的亏,便何况他们两个低微的身手,司徒明丝毫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便被她甩了出去。

    单钰莹这一伸手甩手极是迅捷,右手伸出之际,素手轻颤,幻出五六个假影,笼住了司徒明颈边的七个大穴,左手更是伏下极为厉害的后手,谁知司徒明竟是差劲之极,一把便被她点中了“颈椎”大穴,顿时动弹不得,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被扔了出去。众人只见司徒明身着五彩斑斓衣服的身影在眼前一闪,已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穴道未解,摔在地上一动不动,便像是死了一般。

    淡月虽见过单钰莹出手化解了王海川最后一击,但两大玄功对决,拼得是内功,看不出招式来。现在单钰莹这漂亮至极的摔人动作,不禁让她这个心高气傲的姑娘心中一寒。

    郑雪涛心中的震憾却是更大,他决想不到外表娇娇俏俏、身材纤弱的美貌姑娘竟会武功!刚才单钰莹这一记动作,他虽然也能做到,但却决不会如单钰莹那样举重若轻。以此而论,单钰莹的身手实在自己之上。

    司徒真真与司徒敏都被单钰莹突然出手吓了一跳,但他们只是惊奇单钰莹会武而已,以他们的身手眼光,自是看不出单钰莹这看似简单的一记动作里包含的武学精义。只是看司徒明四脚朝天,仰天而卧,也不知是生是死,不由得又是紧张又是懑怒,齐齐奔向司徒明。

    “单姐姐,我大哥好意帮你,你不领情也就算了,但为什么还要打伤我大哥!”司徒真真只道司徒明被单钰莹所伤,情急之下也顾不得细看。小姑娘心肠还好,语中所是大有责备之意,但在称呼上却仍是十分亲热。

    “贱人!”司徒敏却是毫无他妹子的风度,破口大骂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可知道我们两兄弟是谁?臭婊子竟敢打我大哥,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男人!”他心中认为单钰莹会被黄羽翔勾引,必是个荡妇,言下连仅有的一点礼貌也没了,口中骂着恶言,心中却想着日后如何管束这个红杏出墙的女人,免得戴上绿帽。

    话音未落,只见黄羽翔身如游鱼,一下子飘到了司徒敏的身边,左右开弓,劈里啪啦连打了司徒敏七八个耳光。

    黄羽翔拳脚功夫虽然不算上乘,但一身轻功端得了得,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便见到司徒敏一张本来便不算英俊的脸顿时肿得跟个猪头似的。

    好半天的功夫,司徒敏才发出一声惨厉的叫声。

    单钰莹走到黄羽翔身边,两人双手互牵,便要离去。

    “黄兄,”郑雪涛怒声而道,“你与单姑娘在这里伤了人,便想这么一走了之吗?”张梦心、黄羽翔几人好歹也是他请进来的客人,现在黄羽翔、单钰莹居然当着他的面伤了主人,他确实挂不下这个面子,心中恚怒之极。

    “那,依郑兄的意思,在下应该怎么做呢?”黄羽翔回过身来看着郑雪涛,脸上带着看似无害的笑容。

    “恶贼,你竟敢欺辱到我司徒家的门上,今日定要磕头陪罪!”司徒真真已然知道司徒明只是被封住穴道而已,只是单钰莹在点穴的时候用了师门的九转玄冥真气,淡月和她都解不开。

    司徒远清在江湖上赫赫有名,又和杭州府的大小官吏都有来往,在杭州城里当真是一方霸主,向来只有他们欺负别人,哪能让别人压到自己的头上。

    “哼,你们这帮贱民!”单钰莹见他们夹缠不清,芳心更怒,大发官家大小姐的脾气,森然戟指道,“别说你们是什么司徒家,就是杭州知府来了,见着本小姐,也要磕头来见!打伤你们几个贱民又算得了什么!”

    她举态雍容,出身大官之家自有一股慑人之威。郑雪涛、司徒真真几人听得都是心头一骇,只是单钰莹口中骂得他们实在抬不起头来,几个人心中更是愤怒,只是碍着她不凡的武功,又被她的威仪所慑,都没有轻举枉动。

    正值这剑拔弩张之际,久已没有动作的张梦心翩翩然走上前来,道:“郑兄、黄兄,你们切莫再吵了。”又对单钰莹道,“姐姐,你先替司徒明公子解开穴道可好?”略略偏转娇躯,对司徒真真道,“真真妹子,这件事大家都有曲折,你就莫再生气了,我代单姐姐和黄兄给妹子道歉好吗?”

    “小姐——”淡月想不到自家小姐竟会帮着外人说话,忍不住叫了起来。

    张梦心对她闪过一道警告的眼色,脸上的神情颇是不悦。淡月心下一凛,不敢再说。

    单钰莹闻言走向司徒明,司徒真真以为她要再起加害之心,忙将她挡住。单钰莹轻轻一笑,道:“司徒姑娘,我是给令兄解穴的,你若是再不让开的话,我可没有办法了。虽然我的武功平庸,但在点穴上却是用到了独门内力,若不尽早解开的话,令兄可能要落下个四肢瘫痪的遗症。不过我想司徒家家大业大,养个废人也不是件难事!”

    司徒真真心下虽恨她说得嚣张,但无奈她与淡月试尽办法都无法解开司徒明被封的穴道,虽不知单钰莹虽言是真是假,但只有单钰莹一人能解司徒明被封之穴倒似是真的,只好愤愤地站到一边。

    张梦心见单钰莹已然让步,黄羽翔也站在一边不说话,当下道:“真真妹子,单姑娘是我的姐姐,黄公子也要做我一个月的下人,算来今日之误会我也有几分责任……”她身子微微一福,道,“梦心在这里代单姑娘和黄公子向两位司徒兄陪礼,请两位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