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二章情敌相见
    四人正疑惑间,却觉舟上轻轻一震,只听秦连道:“小姐,到岸了!”

    张梦心向单钰莹道:“姐姐,我们下船吧。”她突然噢了一声,又道,“唉呀,我尽顾着说话,竟然还没有请教姐姐的名字?”

    “梦心妹妹,我的名字叫单钰莹,我今年十九岁,唤你妹妹是不是托大了啊?”单钰莹边说边抓着张梦心的柔荑,两人并行走出船舱,向岸上行去。

    “咦,姐姐,真巧!我也是十九岁。我是十月里生的,看来还是要叫你姐姐!”

    “嗯,我是二月里生的!妹妹,真好,我一直想要个妹妹……”两人越行越远,声音也越来越低。

    黄羽翔不是不想跟出去,只是淡月姑娘自张、单两女走出船舱后,便将小小的船舱堵住,硬是不让黄羽翔通过。看来她对黄羽翔深怀戒心,坚决要将他与张家小姐隔绝开。

    淡月恶狠狠地看着黄羽翔,待两女走得极远,才道:“小贼,我先警告你,你可千万不要动什么歪脑筋!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黄羽翔微笑着盯着她的俏脸,想当初自己就对她颇为垂涎,只是碍着张梦心强大的后台,才克制住自己,眼下却是再没有这方面的顾忌,他突然将脸凑到淡月的面前,道:“怎么个难看法?”

    淡月虽只是个小小的丫环,但自小跟着张梦心,行道江湖之际,人人都得恭恭敬敬地叫她一声“淡月姑娘”,说出来的话自是极有份量。她原以为自己这一番恐赫的话一说,黄羽翔定会诚惶诚恐,连连应是。谁知却突然看到黄羽翔那张个性十足的俊脸直愣愣地塞到了自己眼前,心中当真被他吓了一跳,尖叫一声,两腿一软,坐回了舱凳上。

    黄羽翔得意无比的长笑一声,趁机扬长而去,紧随张梦心去也。

    淡月姑娘急喘了几口粗气,才算回过神来,双眼愤愤地看着远去的黄羽翔,也跟了上去。说到在男女之事上的斗法,淡月这个小姑娘实在与黄羽翔这个风流惯了的浪子差之太远。交手两个回合,以淡月姑娘的完败收场。

    秦连看着淡月远去,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他已然看出黄羽翔虽然行为颇有些轻薄,但双眼清澈,性格刚毅,本性绝对不坏。他说当初偷窥小姐洗浴之事全是无心,看来果有误会。

    他虽然刚才在舱外划船,但舱中的一举一动莫不了然于心,看着四个年轻人相互打趣,心中也颇为愉悦。他随张梦心行道江湖这一年来,见过太多的矫情之人,让张梦心越来越对男人不屑一顾,他心中却也甚是急躁。他从未娶妻,膝下并无子嗣,在他的心中,早已将张梦心当作自己的女儿一般。现在张梦心居然与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竟还会难为情,他自己心中也是高兴不已。

    只是黄羽翔生性风流,恐怕非是小姐的良配。但哪个男人又不风流呢?

    [***]

    他们是在西湖的南岸泊船,周围俱是群山,没有几点灯火。只是时适促夏,明月虽残,但漫天的星星却甚是明亮。

    黄羽翔脚下加力,没几个功夫便已赶上了前面两女。淡淡的星光下,两女的俏脸相映成辉,看得黄羽翔又是一阵眼热。

    张、单两女正谈笑甚欢,俨然相交已久的好友。黄羽翔想到单钰莹前不久与张梦心还像敌人一般,没想到这时竟已是如姐妹般亲热,心中一片奇怪。

    他心知女人之间的某些事,男人永远也不会懂,也不必去懂得,当下硬是挤到两女中间,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她们聊了起来。

    单钰莹责难似的白了他一眼,却没有说些什么。张梦心却是眉头一皱,让开三四步,尽量与黄羽翔保持安全的距离,显是对黄羽翔的厚脸无耻已是深有感触。

    黄羽翔却是全不在意,口中只是说着这些年在江湖上遇到的新奇有趣之事。他口才便给,极会调人胃口,没几下功夫,两个清纯的美人儿便被他的故事吸引住了,浑然不觉黄羽翔引着单钰莹一点一点向张梦心靠拢。还没走出百步,三人已是并肩而行了。

    单、张两女正被黄羽翔逗得花枝乱颤,淡月和秦连也赶了上来。只是淡月板着张俏脸,怒气十足得看着黄羽翔引得两女娇笑不止,嘴嘟得高高的,将脚下踩到的石子踢得满天飞。

    黄羽翔眼看身旁两女娇笑如花,鼻中更是隐隐传来两女身上的体香,心中泛起无数个涟漪,只希望这一条路永远没有尽头。

    有人欢喜有人愁,行了约摸一柱香多的时间,一行五人终于绕出了山脚,重入闹市。只是城里的人大都去看花魁大赛去了,路上行人甚是稀少。要不然,单、张两女的绝世之美只怕又要引来一阵哄动了。

    五人又行走了一会,渐渐走到一座样式甚是精美的院落前。

    “张仙子——”三人笑语嫣然间,突听一个清朗的男人声音传来,顿时将三人的谈话打断。

    黄羽翔暗道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他也顾不得被人突然将话头打断的不快,将目光从张梦心的俏脸上移开,往前面望去。只见一个白衣公子正向他们行来,身形甚是修长。

    张梦心的脸上却收起了笑容,又是以前那样一副清淡的样子,轻声应道:“原来是郑公子,你到了。”

    “郑公子?”黄羽翔已经看清眼前的这个白衣飘飘的俊美青年正是那日被自己用计擒住的郑雪涛,只是当时他被自己骗倒之后的模样甚是狼狈,想不到现在又是一副丰神俊秀的模样。

    郑雪涛却浑似没有看到旁人,快步迎向张梦心,道:“在下蒙张仙子在两个月前宠召,定下后会之期。在下忝为地主,自是要早到两日,扫榻以迎仙子!”其实他何止早到两日,半个多月前就已到了杭州,只是发生了黄羽翔事件,才又跑到金华去了,结果反被黄羽翔摆了一道。

    郑雪涛的语气甚是兴奋,也难怪他,思念了近两个多月的梦中情人终于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风采依旧,但又好像更美了几分。

    张梦心却是嫌恶地皱皱柳眉。追求她的俊彦个个都像郑雪涛一般,都将她当作古代仕女一般,说话文皱皱的,听得她好生厌烦。想到这里,凤目微斜,瞥向黄羽翔,心道这小贼倒跟别人不同。

    黄羽翔见郑雪涛竟然正眼也不看一下他和单钰莹,心中不禁略微有些生气,也不知道郑雪涛是没有注意到他们,还是涵养功夫好,故意不看他俩。正生闷气间,却见张梦心瞥来。他知道郑雪涛对张梦心甚是爱慕,当下故意对着张梦心做了个鬼脸,引得张梦心“噗哧”一下笑出声来。

    郑雪涛当初曾苦苦追随于张梦心鞍前马后足有半月之余,虽然费尽心思讨好佳人,但却从未博得过她的一笑。现在看她蓦然绽放的笑容,顿时像是千万朵娇艳的鲜花在眼前怒放一般。

    他心口仿佛被人用重锤狠狠地敲了一下,惊艳之下,也顾不得自己的失礼,只是恋恋地看着张梦心的俏脸。心中想道难怪古时幽王要戏诸候博褒姒一笑,原来美丽的女子笑起来竟会如此好看,若换作是自己,也愿意用所有的一切来换她浅浅的一笑。

    直到张梦心收起了笑容,神情不悦地看着他时,郑雪涛才知道自己太过无礼,心中暗暗叫糟,暗道可千万不要让佳人误会自己才好啊!他正惶恐间,不敢再向张梦心看去,略微侧转过脸,却正好看到了黄羽翔。

    郑雪涛一上来便被张梦心捕获了全部的心神,隐约觉得她身旁有两个人,也以为是淡月和秦连,现在见竟是黄羽翔,顿时勾起了满腔的怒火。他出道以来,仗着家族的威名,不凡的武功,无往不利。唯一战败的一次,也只是折在秦连手底下。但秦连是何等身份,败于他手下一点儿也不委屈。生平唯一的污点便是被黄羽翔使诈擒住,后来更是被他骗得团团转。此番仇敌相见,当真是分外眼红。

    转念一想,莫非这小子已被张仙子擒住了,只是看黄羽翔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个阶下之囚。随即想到张梦心刚才那惊世绝俗的笑容定是为这小子而发,心中又气又苦,道:“张仙子,你莫被这小子骗了,他可不是个好人,最会使诡计害人!”他心知黄羽翔舌绽莲花,端得会骗人。

    张梦心却是微微侧过俏脸,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嗔道:“我会被这笨小子骗到吗!哼,这小子是我的俘虏,能玩出什么花样!”她是少女心性,听郑雪涛言下之意,自己仿佛是很好骗的样子,怎会不生气。只是她娇憨的样子也是份外的诱人,郑雪涛自是不敢再看她,黄羽翔却是色中恶鬼,早已看得快要流出口水来了。

    单钰莹见她嘴上说得强硬,背地里却早已吃了黄羽翔不少亏了,不由得暗暗好笑。

    郑雪涛见佳人发怒,忙解释道:“张仙子,我不是……这个意见,我的意思是……是这小子很狡猾,很……总之,他不是个好人!”情急之下,一向挥洒自如的郑公子也不由得语无伦次起来。

    黄羽翔肚中暗笑,想当初郑雪涛要捉他的时候是何等的威风,现在居然像只病猫一般。舒畅之余,也不由得暗暗提想自己千万可不要也给张梦心迷得跟郑雪涛一个德性。

    “郑公子,你不要急,我家小姐知道你是一片好意。”淡月与秦连虽然落后几步,但郑雪涛发窘的当儿,也已行到近处。淡月哪里能够忍受得了黄羽翔的小人得志,便替郑雪涛说起话来,“郑公子,我家小姐累了,你先安排地方给小姐歇脚吧!”

    在淡月心中,郑雪涛这个家世渊源,人品俊逸的有为青年可比黄羽翔这个无行浪子要强胜多多。她自是希望郑雪涛能将自家小姐从虎狼的淫威下解救出来,只是郑大公子的表现太过差强人意,让淡月姑娘大失所望。

    郑雪涛自是明白淡月的苦心,忙接过话头,道:“张仙子、淡月姑娘、秦前辈……还有两位,请跟我来。”他心中虽恨,但却不敢再在张梦心面前失礼。眼光一溜过单钰莹之际,不由得一怔,心道好个英俊的少年!只是他全部的心思都在张梦心身上,也没看出这个美少年俊是没错,但全身的脂粉气却是十足,只是西贝货而已。

    五人随着郑雪涛走进院落,向大厅行去。

    走进大厅,黄羽翔发现这个院落在外面看来虽是雅秀,但这大厅却着实宏伟壮观。进门迎面看到的一副巨大的猛虎下山图,挂图之下的主位上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身材甚是瘦削,本在端坐饮茶,见郑雪涛引着黄羽翔一行进来,站起身迎了过来。

    他一站起来,顿时显出他的身材极为矮小。但黄羽翔却是一点也不敢小看他,因他抬足落步之间都显出了十足的霸气,气势逼人。

    “张仙子,老夫听郑贤侄说仙子会在这一两天玉临杭州。老夫早也盼,晚也盼,可终于把仙子盼来了。”这老头子看来虽然威猛,但说起话来倒甚是有趣。

    郑雪涛忙替众人介绍道:“张仙子,这位便是在下提起的‘九环刀王’司徒远清司徒前辈,乃是在下的世叔!”

    张梦心“噢”了一声道:“原来是‘一刀败双雄,三刀斩九鬼’的司徒前辈,晚辈曾听家父说过前辈的威名,言下对前辈的‘九环刀法’颇为赞许,称道前辈的刀法威武无比,霸道绝伦,实乃当今刀法名家!”

    她嘴里说着恭维的话,但眼光却轻轻扫过黄、单两人,也不知道是在说给黄羽翔还是单钰莹听。

    司徒远清听得张梦心说出他平生最得意的两件事,不由得开怀大笑起来,道:“老夫竟能得张宗师金口评赞,真是莫大的荣耀!”他又将头向秦连道,“秦兄,老夫久仰你的大名,今日终于能够目睹秦兄的英姿,真是三生有幸!”

    秦连连称不敢,道:“司徒兄成名之时,兄弟还在练武习技,惭愧惭愧!”秦连虽比司徒远清要小上十来岁,但以他现在的武功地位,与司徒远清称兄道弟倒是一点也不托大。

    司徒远清眼睛转到黄羽翔和单钰莹的身上,但见两人看来虽然颇为英俊帅挺,却看不出身具武功的样子,单钰莹更是茕茕弱质。他一时摸不清两人与张梦心的关系,不敢造次,当下转身将几人让进厅中,道,“哎呀,你们看我尽顾着说话,都忘了请大伙儿进来坐了。来来来,大家都快坐下吧。”

    众人分宾主坐下,司徒远清自是坐到了主位。众人依次按秦连、郑雪涛,张梦心、黄羽翔、单钰莹分左右坐下,淡月却站在了张梦心的身后。

    郑雪涛原想坐在张梦心下首,但他又怕做得露出痕迹,反惹得佳人不快,犹豫之间,早被黄羽翔抢先占下了位子。单钰莹自是紧随黄羽翔坐下,郑雪涛无法,只好怏怏坐到另一边去。

    司徒远清道:“各位且先喝杯茶,我已让下人去为各位准备客房。”说着,又看了黄、单一眼,道,“这两位是……”他始终放心不下两人的身份,还是问了出来。嘴里说着,眼睛却瞥向了张梦心。

    他知道秦连在武林中地位虽尊,但却只是张华庭的记名弟子,说话作主的还是张梦心。

    张梦心微一沉吟道:“司徒前辈,这位是晚辈新认的姐姐,姓单,她现在是女扮男装而已。”她指了指单钰莹,又道,“至于这个家伙吗……他叫黄羽翔,曾经得罪过我,现在被我擒住了,我罚他做我一个月的马夫!”

    她这一解释,郑雪涛倒是释怀了。他原本见单钰莹俊美无俦,远在他之上,心中还担心张梦心会对单钰莹另眼相看,谁知却是虚惊一场。至于黄羽翔这个浪子,哼,日久必见人心,好人坏人,当可分得清清楚楚。

    单钰莹是官家大小姐,自是不会将司徒远清这个江湖人物放在眼里,听张梦心说起自己,连看也没有多看司徒远清一眼。只是黄羽翔没想到张梦心真把那约定当了真,不由得苦笑一下,不过看到张梦心的玉容,心中却是一热。

    司徒远清见黄羽翔一脸惫懒的样子,神情油滑,双眼更是毫无顾岂地盯着张梦心,怎么看也不像被擒住当下人的样子。不过他涵养甚好,虽然黄、单两人皆没有理他,脸上却仍是一副笑容,道:“原来如此……”

    “郑大哥,听下人说无双玉女张姐姐已经来了,是不是?”厅外突然冲进来一个红衣少女,年约十七八岁,身高腿长,小蛮腰仅堪一握,脸蛋儿也甚是漂亮,虽还赶不上张梦心、单钰莹的绝世之美,但也在淡月之上,只是脸上满是骄纵之色,虽然突然闯了进来,脸上却没有丝毫不好意思,看来也是个任性惯了的大小姐。

    她这一冲进来,大家自是将目光全放在她身上去了。

    黄羽翔暗叫一声乖乖,那红衣少女虽然在容貌上比不上张、单两女,但身量却是极高,偏偏柳腰纤纤,*饱满,酥胸浮凸,虽还只是含苞玉女,但已流露出万种风情。黄羽翔以他五六年的风月经历,自是知道这种女人天生媚骨,是不可多得的尤物。

    单钰莹略一打量,便偏过头去。她见那红衣少女容貌绝比不上自己,便放下心来。谁知转过头来,却见黄羽翔死死地盯着人家,脸上扯出一抹不堪的笑容。

    她对于这种笑容太过熟悉,黄羽翔每次对她蠢蠢欲动的时候就是那副表情。

    单钰莹实在不明白黄羽翔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明明有两个姿容远在那少女之上的女人在此,他却仍是掩饰不住地一副色狼样,到底他花心到何种程度?

    她与黄羽翔虽是相邻而坐,但两人中间还隔着张茶几,她便是伸出手去也扭不到黄羽翔,只得用两眼狠狠地瞪了他几下,心中暗暗思量待会要怎样收拾他!

    那少女先是送了郑雪涛一个甜甜的笑脸,便在众人中寻找张梦心。单钰莹的容貌虽可与张梦心一较高下,但她现在却是身扮男装。少女的目光自然而然便落到了张梦心的身上,呢声道:“姐姐,你一定是无双玉女对不对?”

    张梦心还没有回答,却叫司徒远清道:“真真,不可无礼!”转头对张梦心道,“这是小女真真,从小就任性惯了,缺少管教,倒让仙子见笑了!”

    张梦心微微一笑,道:“哪里,真真妹子乃是性情中人,天真烂漫,我最是喜欢的了!”

    “就是!”司徒真真冲她爹爹噘噘嘴,又转过脸对张梦心道,“张姐姐,你可真美啊!”她双目迷茫,竟是看得入迷了。看来张梦心的美丽不禁让男人颠倒,对女人也具有同样的杀伤力。

    “好了,真真,不要再吵张仙子他们了,不如你带他们到客房去休息。”司徒远清对着张梦心诸人道,“各位,今日天色已晚,不如大家先到客房去休息吧,我们明日再谈!”

    “好啊!”司徒真真一把抓住张梦心的手,道,“张姐姐,来,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她力气甚大,张梦心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她一把拉起,“姐姐,自听郑大哥说起你之后,我便一直在想姐姐的模样,现在终于见了,嗯,张姐姐你真是太美了,怪不得郑大哥整天都魂不守舍的,老是念着姐姐的名字!”

    “真真,你不要乱讲!”郑雪涛忙止住司徒真真,道,“张仙子,真真适才所说纯是玩笑,仙子切莫放在心上!”他心中越是爱极张梦心,越是不敢将心意轻易说出来。

    司徒真真见郑雪涛脸色惶急,更是对她飞过一道警告的目光,饶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也是不禁心中一怔,不敢再说,轻轻吐了下丁香玉舌,做了个鬼脸。少女的娇憨显露无余,动人至极。

    她转过脸去,正好看到一双火辣辣的目光正在她身上巡视不已。她虽然未经人事,但也能从其中看到浓浓的欲望。心中惊怕之下,浑身起了一片躁热,竟已情动。

    不消多说,那道可恨的目光自是出于黄羽翔这个好色小贼。

    司徒真真会如此快的情动,倒不是她对黄羽翔有什么好感,更惶论是喜欢他什么的了。只是她是个天生媚骨之人,对欲望的反应极为敏感。而黄羽翔自修习“抱朴长生功”以来,身上就会散发出一种令人情动的气息。就像雄性孔雀到了求偶期间会展开美丽的雀屏来吸引雌性孔雀一样,乃是出于对配偶的本能需求。“抱朴长生功”修习必经男女大欲这一关,修习者身带令人情动的气息,正是出于对猎物本能的需求。

    只是黄羽翔功力还未大成,散发出来的气息极其微弱,是以张梦心、单钰莹却是很难受到影响。但司徒真真却是天生媚骨,在这方面的感触却是远胜常人,是以会一下子被黄羽翔挑起了*之火。

    好在她还是处子之身,情火虽起,神智却不乱,只是觉得黄羽翔的目光使她全身发热,当下不敢再看黄羽翔,拉着张梦心的手便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