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十三章重遇梦心
    黄羽翔见又有两人扑向张梦心,看其扑出之势,知道凭淡月一人肯定极难抵挡,当下松开握着单钰莹的手,身形已经急急跃出,口中道:“莹儿,快来帮忙!”他心中已将张梦心视作非娶之人,怎肯让她身受伤害呢!

    他的轻功远在黄衣蒙面人之上,虽是纵出的时间稍晚,但还是拦在了张梦心身前,腰中长剑已出,窥准黄衣蒙面人的破绽,挟着一肚子的怒气直刺过去。

    谁要胆敢伤害我黄羽翔的女人,管你是人是神,诛!

    一剑将他逼退后,黄羽翔也是不敢追出,护在张梦心身前。旁边淡月也是突出奇招,借着地形之便,将攻击她的那人打回了乌篷大船上。黄羽翔眼尖,已经看清那人穿着朱红的衣服,脸上虽然蒙着块布,但黑布之下还是露出了几许灰白的胡须。那秦连与另外两人正当儿又斗了起来,已然打到了对方的乌篷大船之上。

    这时周围的人群才反应,俱是欢呼起来,显然张梦心的无恙令众人都颇为振奋,这女子夺天之美早在出现的那一刻便征服了所有的人。但人们看到秦连他们比掌,竟会声势如此浩大,齐齐震惊不已,而当黄羽翔执剑出手,周遭的人群中已经有人尖叫起来,场面开始混乱起来。

    淡月轻轻一瞥黄羽翔,脸上说不出的怪异表情,也不知道是在谢他一臂之助,还是仍在责怪当初黄羽翔加诸给她的羞辱痛苦。

    倒是张梦心不愧是武林第一人之后,刚才一番激斗,虽然惊心动魄,最后黄衣蒙面人的一击又差点儿让她香销玉殒,脸上的神情却总是平静不变,丝毫不见慌乱。反是看到黄羽翔立在身侧,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乌黑的眼珠儿轻轻溜了一下黄羽翔。

    黄羽翔虽是凝神对敌,但还是清晰感受到了张梦心的眼光,忍不住侧脸看了她一眼,触到张梦心脸上的淡淡笑容时,心中一颤,差点儿连剑也握不住了。

    黄衣蒙面人看清阻碍自己的人是黄羽翔之后,眼中便突现杀气,待看到黄羽翔与张梦心并肩而立,又似在眉目传情时,眼中的杀气更盛,低叱一声:“该死!”双掌如刀,身形纵起,疾射向黄羽翔。

    他仿佛与黄羽翔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般,与刚才偷袭张梦心一击相比,这次攻势却要凌厉十倍不止。

    黄羽翔不敢离开张梦心身侧,待见黄衣蒙面人袭来,轻轻一剑刺出,正是攻敌之必救。他有兵器之利,利器之长,后发而先至,若是黄衣蒙面人不变招式,那么没等他拍上一掌,便要被黄羽翔在身上刺出个透是窟窿。

    若是遇着秦连这种大高手,自是可以不避不让,以数十年精修的内劲一举突进;但黄衣蒙面人的功力却远远不如,怒叱一声,退了回去。这舟上可以着力的地方甚少,腾挪之间甚是不便,黄羽翔有利器在手,当真是占了老大的便宜。

    黄衣蒙面人仿佛恨透了黄羽翔,才一退下,又再揉身攻上。

    黄羽翔心中担着张梦心的安危,灵台更是清明无比,一招一式拆解得极是精彩,每一剑刺出总是那人的要害之处,仗着地形之助,当真是占尽上风。一转眼,黄衣蒙面人已然攻出了十七招,却也被黄羽翔逼退了十七次。

    但黄衣蒙面人每拍出一掌,空气中顿时扬溢着冰冷的寒气,仿佛一下子到了冬季,小舟两旁的湖面上顿时起了一层薄冰,内力之强,功法之奇,也让黄羽翔暗暗心惊。

    那边朱衣老者又重新扑向淡月,只是黄羽翔与那黄衣蒙面人已将舟上的地方全部占住,他非得击退淡月才能登上小舟。

    淡月虽然功力远远逊于老者,但天下第一高手虽传授得招式当真神妙异常,虽然堪堪只有招架之力,但楞是将朱衣老者挡在了乌篷船上,一步也前行不得。

    黄衣蒙面人死死地盯着黄羽翔,眼中直欲喷出火来,突然之间,纵身向身旁的湖中跳去。

    无论他出什么招式,黄羽翔自是有招拆招,见式化式,但黄衣蒙面人此举当真是匪夷所思,难不成也要跟着他跳湖不成。

    黄羽翔心中奇怪,想道:他莫非打不赢我,完成不了任务,一时想不开要自杀不成!

    思忖间的功夫,黄衣蒙面人已然纵到湖上,只见右脚一挑,破开足下的薄冰,挑起满天的水花,眼看身形快要跌落湖中,左手轻轻在船沿上一拍,身体已借势而起。

    黄羽翔轻咦一声,心中已有几分明白之意。

    黄衣蒙面人右手在漫天水花中一抹,空气中的寒气顿时更盛。近处的黄羽翔、淡月都有内力护身,受到的影响不是很大,但张梦心倒真是纤纤弱女子,娇躯已是瑟瑟发抖。

    漫天的水花全变成了透明晶莹的冰块!

    黄羽翔心中一颤,“冰封三千里”!

    京城王家的不传绝学,难道这黄衣蒙面人是王海川不成!如果是他,那就难怪他一看见黄羽翔就怒火难遏,对他而言,黄羽翔于他实有夺妻之恨!

    王海川右手一招,已握住了一把碎冰,右手略收,猛然洒了出去。

    顿时漫天的碎冰挟着冰冷的寒气直袭黄羽翔、张梦心两人。

    冰封三千里!

    黄羽翔几天前见过这一招的厉害,那碎冰虽小,但其中的寒冰真气倒真是赫人得紧。没想到才过了几天,就轮到了自己尝尝这一招的厉害。

    看人交手是一回事,自己身处其中又是一回事。黄羽翔早知道他一招了得,但身临其境,才知道这一招的威力有多大。

    无数细小的冰块将自己浑身上下全全笼罩住,就像一张巨大的渔网,将两人全全笼住。

    黄羽翔脚下轻轻滑过一步,已然挡在张梦心身前,横剑在手。

    冰封三千里,带着无比霸道的寒气,似要将天地也要冻成了一团!

    无数冰块已经袭到,身后的张梦心更是已经冻得俏脸发白。黄羽翔虽然看不见身后玉人的模样,倒也知道她定是冻得厉害,可是这漫天漫地的碎冰该当如此抵挡呢?

    他心中突然一动,将真气运行到眼上,顿时身前的每一块碎冰的飞行路线陡然一阵清晰,黄羽翔心中大喜,灵台更是清觉,对每一块飞来的冰块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已是了然于心,而且速度也突然像是变慢似的。

    黄羽翔轻啸一声,长剑击出,将身前的冰块一一荡开,顿时“叮叮叮”的声音不绝于耳。不过那些冰块的数量实在太多,黄羽翔只是堪堪将上身护住,双脚之上已是被击中数块冰屑。

    别看那冰屑不大,但打在身上还是痛得直入肺腑,而且冰上更有一股奇寒的真气直逼浑身筋脉,让人难受得直想叫出来。

    黄羽翔只觉真气的运行越来越是缓慢,每一根筋脉都传出阵阵痛楚,寒气透体而生,整个身体都轻轻颤抖起来,让他觉得还不如横剑抹在自己的脖子上算了。

    王海川双手在空中舞个不停,越来越多的碎块袭向两人。

    正痛苦不堪间,一双温柔无比的手轻轻按在了他的背上,黄羽翔心知定是张梦心,他心中又是兴奋,又是感激,想道自己无论怎样都要保护好身后的这个女子!若是一个男子连他心爱的女人的安全都不能保证,那他还是个男人吗!

    强提一口真气,依然精准地打落了每一块飞来的冰块。

    锃亮的剑身已然白茫茫的结了一层的严霜,猛然只听“叮”的一声,黄羽翔手中的剑竟然一折而断。

    原来在“冰封三千里”的功法之下,每一块击到剑身上的冰块都挟着无比的力道与冰冷之气。黄羽翔手上的长剑虽是上好的绵铁所打,但毕竟还是凡铁,在低温之下,韧性大减,被劲道奇大的碎决连连击打了近千余下,终于断裂。

    “哈哈”,王海川大笑一声,将手中剩余的碎冰打出,心中得意之极,想道现在你长剑已折,看你怎么还能抵挡得住!眼见这个可能是情敌或是逼迫佳人的恶贼就要丧生在他的“冰封三千里”之下,大是兴奋。

    但他最后一招打出,胸口便是一阵剧痛,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差点儿喷出。他原本就不够功力全力施展“冰封三千里”,但情敌见面,份外眼红,舟上又不好大大出手,只好使出了压底箱的功夫。但他功力不足,强行使出绝技,顿时引起内力反噬,眼前一黑,差点儿昏倒。他个性好强,硬是将冲到口中的鲜血吞下。

    黄羽翔手中长剑已断,怎么招架?

    正不知所措,准备拼个鱼死网破,猛听单钰莹一声娇喝,“小贼,我来帮你!”黄羽翔还来不及阻止她,单美人已经俏生生地站在他的身前,两手箕张,划出一个圆弧。

    “九转玄冥功,天地乾坤,一切自在,化!”她口中轻叱一声,两手之间隐隐有一道暗黑色的弧形光环,所有打向她的碎冰一触到那道光环立刻化为水滴,滴在地上。

    一呼一吸间,王海川的攻势终告化解,单钰莹的身前已是积了一大滩的水渍。

    黄羽翔欢呼一声,道:“莹儿,你真是了不起!”他这一说话之际,胸中气血又是一阵翻腾,冰寒之气又有深入骨髓之意,身躯一阵摇晃。

    单钰莹忙回转过身体,扶手去扶住他,谁知黄羽翔身后的张梦心也伸出手来,两人的手同时伸到黄羽翔的胁下。

    毕竟张梦心不用转身,出手快了几分,先自扶住了他。单钰莹的手触到黄羽翔胁下之际,却碰到了另一双软绵绵,温暖轻软的玉手。

    两女同时轻呼一声,对望一眼,俱是俏脸一红,双双收回手去,可怜黄羽翔早已立足不稳,此刻心情一松,顿时支撑不住,又失去张梦心的扶持,一下子摔倒在地。

    张梦心早在单钰莹开口之际便知道她是个易钗而弁的姑娘家,是以这一声轻呼却不是因为自己的手被一个看似俊美的男人的压着,只是心中奇奇怪怪的。

    单钰莹本想骂她几声“骚蹄子”、“不要脸,勾人丈夫”之类的,但看到她美丽得近乎不真实的脸庞,竟是一句也说不出来。她见张梦心遇险,心中惊异之后竟隐隐有一种想要让她被人擒去的愿望。她心中虽恨他人持强凌弱,但事情牵涉到自己的感情,心中却是极其为难。但后来看到黄羽翔剑身断折,情况危急,才情急之下飞身上船,使出了师门的绝艺“九转玄冥功”,替黄羽翔消了一劫。

    王海川见单钰莹竟能以一人之力化解他的绝招,心中惊骇莫名,虽然那是他最后一击,势道已是大减,但“冰封三千里”岂是寻常功夫,即使劲道稍减,也是恐怖以极。那单钰莹能纯以肉掌不借外力而化解他的攻势,那真是功力高明至极。试想黄羽翔借着兵器之助尚且弄得剑毁人伤,如此推想,这单钰莹的功夫当真了得。

    他凝目看着单钰莹,越看越是眼熟,突然间认出她不就是那个“黄莹”吗?

    “莹妹也有武功!”他心中一片慌乱,已然想到一个自己不愿正视的想法,眼看单钰莹情致绵绵地去扶黄羽翔,心中气苦,方才才忍下的一口鲜血顿时又喷了出来,嘴角衣襟,全是血淋淋的一片。

    他原是潇洒来去的贵公子,平时全不将女子放在眼里,现在为情所苦,只觉脑袋晕晕沉沉的,心中万念俱灰。

    虽然单钰莹的身旁就是当今武林的第一美人,但王海川却只是将目光放在单钰莹动人的身躯之上,嘴里轻轻唤道:“莹妹——”

    会叫自己的“莹妹”的,目前天下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自小就讨厌的梅三表哥,另一个就是才认识不久的王海川。单钰莹瞥了王海川一眼,看他身形却是与那梅三表哥差上几许,那就只有王海川了!

    ——他为什么要偷袭张梦心呢?

    她心中纵然奇怪,可挂心黄羽翔,虽然与张梦心俱都有些不好意思,但哪有功夫分心他顾。见黄羽翔神色痛苦,忙将扶了起来,也顾不得旁人在侧,将他半抱在自己怀里,运起真气输入他的体内。

    王海川见单钰莹瞥了自己一眼,心中一阵欣喜,但见她随即收回眼神,转而去抱住黄羽翔。他心中这时涌起的痛楚可远比刚才看到单钰莹护着黄羽翔时要强烈的多——莹妹明明认出了我,却还是一刻也不肯多看我!她的目光,只是停留在那恶贼的身上……

    气苦之下,胸中又隐隐作痛,忍不住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朱衣老者见淡月虽然气喘吁吁,但仍然丝毫也不肯回退,心知只要再过十来招,定能将淡月拖得力遏,只是岸边潮声如涛,人们都用手中的东西咂向乌篷大船,已是激起了民愤,事情已然弄大。他暗想计划已然成功执行,只是王海川使出了王门绝学,并且看上去像是受了颇为不轻的内伤,但真是出乎原先的打算。

    朱衣老者停下手中的攻势,却转而对正在大船上激战的秦连说道:“秦朋友,今天多有得罪!不过事已至此,不如大家罢手如何?”

    秦连与那两个蒙面人交手数十招,已然渐占上风。闻言猛然收手,负手而立,道:“家师秦某与魔教的诸位好像并没有什么过节,四位今日苦苦相逼,到底是何道理?”以他大宗师的眼光,自然已看出他的对手使得正是魔教的功夫。那两人刚开始还用上了别派的武功,只是被他逼得急了,才使出了纯熟无比的魔教武功。

    他武功卓绝,当真说收手便收手,如行云流水一般,反是合攻他的两人一时不觉,双双攻出之后才猛然收手,甚是狼狈。

    朱衣老者阴沉沉地笑道:“秦朋友,话可不能乱说,咱们几个与魔教可是半点关系也没有!至于攻击诸位,实乃是出于误会,好在大家都没有伤到,还是罢手吧!”

    “哼!”秦连衣袖一摆,道:“魔教今日误会之举,秦连日后定当会讨回个公道!”

    秦连深知这四人的武功也得,自己也全无制胜的把握,而且黄羽翔、单钰莹两人敌友难辨,心中实是难安。他向张梦心看去,见张梦心向他微微点了点头,又道,“好,今日之事便此收手!”说完,身如大鸟一般,重又回到自己的舟上。

    朱衣老者蒙着个脸,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写什么,他对着王海川道:“阿四,上这边来!”显然他们不欲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都用上了假名。

    王海川闻言之下又看了单钰莹一眼,但见她已然收功,但仍抱着黄羽翔,满脸关切之情,哪有自己的半点影子。他长叹一声,转身纵上己船,突然在船际的扶手上一磕,顿时摔倒在船上,显是心中激荡,情难自抑。

    朱衣老者轻叹一口气,道:“秦朋友,张仙子,就此告辞!”转脸又看了黄、单两人,道:“两位的功夫当真不错,不知令师是谁?”

    单钰莹自是不会理他,黄羽翔虽被单钰莹将体内的冰寒真气驱出,但仍是冻得可怜,哪有空去应付他。

    朱衣老者说话间的功夫,脚下的乌篷大船已然开动,去势极快,转眼的功夫已只剩下一个淡淡的黑影。

    张梦心对着秦连道:“秦师兄,咱们也走吧!”秦连应了一声,走到舟尾,操舟向着乌篷大船驶去的反方向滑去。

    单钰莹忙道:“等一下,我们要下船!”

    张梦心轻轻一笑道:“这位姐姐,你可知道他正被官府、武林人士追捕,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你们若是下了船,能走得了吗?”

    单钰莹心道这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但见张梦心娇笑嫣然的样子,说什么也生不了气,听她唤自己姐姐,更是心中高兴,想道:若是能有如此美丽迷人的妹子那该有多好!她在家中极受宠爱,双亲、三个哥哥都当她是块宝一样,见张梦心喊自己姐姐,心中颇有些想要疼爱眼前这个动人女子一番的冲动。

    她听张梦心说得有理,便也不再提离船之事,想道:等到了清静一点的地方,再下船也不迟。这小贼救了张梦心……妹妹……她们应该不会再为难他了吧!不过想到黄羽翔如此卖力,怎么想这小贼也不会是出于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气概,定是想要人家大姑娘“大恩不敢言谢,只好委身下嫁以报”!

    单钰莹越想越觉这小贼实在可恨,忍不住又想伸手去捏黄羽翔。总算顾着有人看着自己,又担心黄羽翔身上的伤势,才强行克制!

    “好吧,那我们就叨扰姑娘,暂借立足之地。”单钰莹见黄羽翔仍然赖在自己怀里,顿时将所有委屈将转到他的身上,嗔道,“小贼,你还起来,装什么蒜啊!”

    黄羽翔尴尬地笑笑,终于还是爬了起来。他身上虽还有些余寒未去,但已基本无碍。

    他才爬起来,就遇上了淡月恼恨的目光,黄羽翔心中暗道:你这个小娘皮看什么看,当初还不是老子好心帮你,你竟然不领情!好好,等以后将梦心娶过来之后,定要让这个丫头每天去倒马桶!

    黄羽翔脑中想着淡月倒马桶的情形,忍不住嘴角一勾,露出一丝极为龌龊*的笑容。

    旁边的三个女子都是过来人,知道这小贼肯定在想些见不得人的事,都是齐齐娇叱一声,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由得笑出声来。在满岸人拍手欢呼声中,小舟也渐行渐远。

    黄羽翔眼看身边三个女子笑得如花朵儿一般娇艳,心中不由泛过一丝甜蜜。

    张梦心笑了一阵,便将一手搭在淡月的身上,目光微微一瞥黄羽翔。此时此景,不正是黄羽翔初见张梦心时的情景吗?

    两人对望一眼,都是各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倒是旁边的单钰莹看得惹不住了,重重地咳嗽一声。

    张梦心抬头望向天上残月,神态之美,让黄羽翔、单钰莹又是一阵窒息。

    她轻轻转过头来,凝目看向黄羽翔,轻抬素手拢了拢吹乱的青丝,俏脸儿微微一侧,道:“黄羽翔,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卷一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