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七章佳人无奈
    单钰莹勒住了马,纵身跃下,道:“你下来了,都到义乌了,我们找间客栈先安顿下来吧。”说话之间语气甚是柔和,倒像是妻子在询问丈夫的意见一般。她随即发现语气中的软弱,柳眉一挑,道:“你还不下来!”这一句倒是颇显本色。

    她虽然不舍在马上与黄羽翔共乘时的奇妙感觉,但此际已近义乌城门,行人渐多。饶她生性刁蛮,颐指气使惯了,也不敢再与黄羽翔同坐一鞍。

    黄羽翔轻轻一笑,也翻身下马,道:“到客栈的时候,怎么说我们俩个的关系呢,是兄妹还是夫妻呢?我倒希望是夫妻,要一间屋子就够了,还能省点钱喔!”

    单钰莹狠狠地瞪瞪他一眼,但她人长得太美,反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看得黄羽翔不禁一愣。

    单钰莹平素便自负美丽,但见黄羽翔傻看着自己,也不由得心中暗喜。女孩子总是希望别人赞她美丽,尤其是心上人的反应更是注意。黄羽翔虽然还谈不上她的心上人,但却是目前与她接触最深的年青男子,心中颇有几分意动,见他为自己的美貌发呆,羞涩之间,脸上却是喜气洋洋。

    “当然说是兄妹了,我警告你,你不许再对我胡言乱语了,不然我非要你好看不可!”单钰莹恶狠狠地冲他道,怒气冲冲地当先走开。

    黄羽翔却是毫不理会,接过她递过的缰绳,牵马快步走上几步,与她并肩而行,道:“好好好……”眼睛一溜单钰莹,“既然我们已经是兄妹了,嗯,妹子,叫声哥哥来听听!”

    “你——”单钰莹气急,终于知道黄羽翔脸皮之厚实在前所未见,自己再要与他固执己见,恐怕会名花早谢。当下也不与他争辩,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走,心里暗暗希望快点进城找到客栈。

    行到城门口,守城门的卫兵见他们一个衣着华丽,貌美如花,一举一动之间派头十足;另一个虽然贼笑个不停,但气宇轩昂,目光闪过之际,令人不自禁地心中一颤。知道这两人来历不凡,也不敢刁难他们,随口问了几名就放他们进了城。此际正是朱棣夺位后的第三年,天下大治,各地兵卫纪律甚是严明。

    任黄羽翔在耳边哥哥妹妹乱说一通,单钰莹始终不去搭理他,正烦不胜烦之际,“如意客栈”四个大字突地印入眼帘,芳心之中一片大喜,忙牵马过去。

    这家如意客栈倒是规模甚大,进进出出的人十分之多。单钰莹还没行到门口,早有一个伙计迎了上来,问道:“两位是住店还是打尖?”

    “住店。”单钰莹没有理他,倒是黄羽翔递过了马缰,道,“好生喂养,可别有差池!”

    那伙计连连点头,抬起头来,看到单钰莹俏脸之际,整个人不禁怔住了。他虽然在这客栈里做了十几年,见过行行色色的客人,倒如单钰莹般美貌的,却是绝无仅有。

    正失魂之际,黄羽翔单钰莹两人已进了客栈,他回过神来,暗自吞了口唾液,心中暗道:“妈妈的这个小子艳福倒是不浅,媳妇儿竟如此漂亮,当心遇上黑风寨的强盗抢去当了压寨夫人!”人总是善妒,这劣根性极难去除。

    两人行到店中,黄羽翔走到柜台,道:“掌柜的,住店!”

    那掌柜的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一身衣着甚是鲜明,闻言道:“两位要几间房啊?”说完悄悄地打量了下单钰莹,心中暗赞几声。他年过半百,见多识广,虽然也是惊艳,倒却没有像外面的伙计一般失魂落魄。

    单钰莹紧张地看着黄羽翔,生怕他当真说出要一间房,那自己可要当众翻脸了。

    “两间!”黄羽翔笑笑地看着单钰莹如释重负的样子,道,“在下与舍妹要到杭州去访亲,掌柜的给咱们安排两间上房。”

    “好好好,”掌柜的叫来一个伙计,道:“小三,快带两位到后院二楼的上房去!”

    那伙计也不过二十来岁,当先领着他们俩个走在前头。他边走边回头单钰莹,但又生怕被发现,欲盖弥彰,反倒惹得两人暗笑不止。他引两人到房中,道:“两位请先休息。到吃晚饭的时候小人会来叫的。”说完便退了出去,走出几步,兀自回头不已,百般地不舍。

    黄羽翔将门关上,两人对看一眼,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黄羽翔道:“莹儿,你的魅力还真是大啊。你看这一进客栈,多少人被你迷住了?”其时何止在客栈是如此,他们适才进城之际,多少人对单美人侧目不已。

    单钰莹嘟起了红润的樱桃小嘴,道:“谁准你叫我莹儿的?”

    “我不是你大哥吗?”黄羽翔色色地看着她的樱唇,恨不得在上面狠狠吻上一番,道,“莹儿,你怎么不喊几声大哥来听听?”

    他毫无顾虑地露出色狼之相,单美人却反倒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起来,侧过脸去,道:“小贼,你不要得寸进尺!”但这句话色厉内荏,毫无威慑之力。

    黄羽翔也不敢将她逼得太甚,所谓物极必反,遂转移话题,道:“莹儿,你家老爹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派头那么大?”

    单钰莹见他不再调笑自己,也不去计较他怎么称呼自己,反正黄羽翔的不要脸她算是见识过了,而且这个小贼的身上仿佛有股特异的气质,叫人生气不起来。不过想到素来敬佩的父亲,她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道:“你这个贼小子懂什么?我爹爹可是浙江布政司长,这里的一切都归他管!”

    黄羽翔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浙江布政司长”!那就是说浙江省的最高行政长官了。想不到自己竟在人家的地盘上公然掳了人家的爱女,还在人家的地头上投宿。

    当下叹口气,道:“那你还敢在这里投宿啊,不怕你爹爹来抓你吗?”心道你们父女俩搞什么鬼,害得我在一边瞎搀和,最后倒霉的,还不是我自己。

    “不要紧,我爹爹现在是在别墅里,他要先回到杭州取了印信,才能发布追捕你的公文,再分发下去的话,恐怕要两三天的时间。现在要追捕我们的人是不会多的。而且从别墅出来的岔路甚多,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上哪去了!”她当真将这当成一个好玩游戏,一脸兴奋的样子。

    果然如此。黄羽翔心中暗想,脸上也是一副苦瓜相,道:“莹儿,那你老爹到底要把你嫁给谁啊,惹得你这么不高兴!”说起来,黄羽翔真要谢谢那个人才是,要不是他,黄羽翔怎么能够携美逃脱呢?不过话又说回来,眼前这个小妮子给自己带来的麻烦恐怕也会不少。

    单钰莹俏生生地白了他一眼,道:“我干嘛要告诉你!”一脸娇憨的样子,让黄羽翔差点儿又把持不住。

    “那家伙坏死了,在表面总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背地里却是干净坏事,还以为我不知道,真是可恶!居然还骗得爹爹将我许给他,爹爹也真是的,怎么老是被他骗,也不替我想想。”

    “他是谁啊?我替你教训他一顿!”黄羽翔故作义愤填膺的样子。

    “嘻嘻——”单钰莹不屑地看着他,道,“你还是省省吧,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啊?天王老子我也照打不误!”

    “人家是姑苏梅家的三少爷,也是我的表哥,武功可比你强多了。”见到黄羽翔一脸震惊的神情,芳心不知怎得大是恚怒,嗔道:“你不是要替我出气,看看你一副什么表情,真没有出息!”

    冲冠一怒为红颜!

    黄羽翔一时只觉热血上头,道:“好,你看着,我一定会打得他屁滚尿流,就他再也不敢打你的主意!”说完心里却是一虚。姑苏梅家、楚中郑家、四川南宫、京中王家,并称武林四大世家!这四个家族不但在江湖上有独特的地位,而且同时经营商业,百多年的累积,财富之巨、势力之强,绝非一般江湖门派可能比拟!便是在政治上也与朝廷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单定坤与梅家联姻,恐怕绝非是因为中碑亲的缘故,想要亲上加亲之举,其中定有很多政治上的关系。

    黄羽翔夸下海口,心中却想只是骗骗她的,自己可别也当真了啊,道:“敢打我黄羽翔女人的主意,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说什么!”单美人杏眼圆睁,说完就是一个枕头扔了过来。

    黄羽翔笑嘻嘻地将枕头接过,问道:“你爹爹不是很疼你的吗?你怎么不求你爹爹推了这门婚事!”

    “你以为我没有求过吗?”单钰莹一脸沮丧,“爹爹总说已经答应人家了,若是悔婚,他日被人在朝延上参上一本的话,爹爹可要担上一个负义的罪名。到时候,轻则罢官,重则要抄家充军……”她看了看黄羽翔,复又高兴起来,道:“幸亏你这个小贼来得巧,我本来早想离家出走的,可又怕害了爹爹。现在是你这个小贼掳人,爹爹便不用承担这个罪名了!”

    黄羽翔听得目瞪口呆,他虽然不知朝廷之事,但想想悔婚之事绝不会如单美人说得那么严重,她会相信只是她不谙世事!单定坤既然这么骗自己的女儿,肯定在图谋梅家的什么东西。他本就对单定坤没有什么好感,见单钰莹巧笑倩兮,楚楚动人,虽然脾气略为暴躁,但实在怜人心动之极,暗道反正自己已经得罪单定坤了,也不在乎再加上拐带他女儿这一条罪名了。当下道:“是啊,我这个小贼好笨啊,偏偏掳了你这个刁蛮的丫头!”

    “你说谁是丫头?你说谁刁蛮来着?”单美人刚刚躺在床上,闻言之下立刻竖起了身子。

    “你不是还很小吗?还这么凶巴巴的!”黄羽翔在“小”字故意咬了下音,又朝她胸口看看,道,“莹儿,我们的孩子以后会不会饿死啊!”其实单美人骨肉婷匀,身材极好,胸部也着实不小。

    “你、你、你——”单大美人终被彻底激怒,一时之间满天被子枕头飞舞。

    “你说谁很‘小’!”

    “什么‘我们的孩子’,你这个死淫贼,去死!”

    “我一定要打死你,为民除害!”

    胡闹了一阵,两人终于停了下来。单钰莹气喘吁吁地重又躺在床上,虽然被黄羽翔便宜占尽,心里却是高兴异常。

    她虽然自小就锦衣玉食,但生活却是一尘不变得枯躁。平日府里头的人见了她莫不是中规中矩的,虽也有几个闺中密友,但大家都是名门千金,平日来往顶多也就是交流一下女红经验、相互讨论《礼记》《女戒》之类而已,跟师父学艺吧,那老姑婆却是严肃异常,从来没有见过她笑过。像今天这样放纵自己的感情,是她活了十八年来的第一次。一下子什么“清闲贞静,守节整齐”,什么“行己有耻,动静有法”全部丢到了一边。

    她在床上翻了个身,休息一会突然直起身子,道:“喂,小贼,你刚才说……什么饿死,是怎么一回事啊,为什么会饿死……跟什么、什么小不小得有什么关系?”

    黄羽翔本在喝茶,闻言这下差点儿将茶也吐了出来,情急之下,急喘不已。

    “你这个死小贼,最好喘死你!”单钰莹见他狼狈的模样,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黄羽翔给自己捶了几下,总算平静下来,他笑眯眯地看着单钰莹,道:“你知道小孩子吃什么吗?”

    “还不是饭吗?”单钰莹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眼神中流露出你好笨的神情。

    黄羽翔还真是为她的答案绝倒,叹口气道:“比小孩子还小的,婴儿,吃什么呢?”

    “吃奶啊!”单美人话一出口才猛地醒悟过来,说了半天,还是在说自己自己胸部小不小的问题!心中气急,越想越是委屈,小巧的嘴巴一扁,翻身俯在床上,香肩耸动,低低抽咽起来。

    黄羽翔看着她全身微微地抖动,心道这个小娘皮不会就这么被我弄哭了吧!不过眼前的事实却是最好的说明。

    他走到床边,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道:“好莹儿,你不要哭了,算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给你陪罪便是,你不要再哭了好吗?”说来黄羽翔虽然在青楼混过不少日子,但对勾栏女子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还是不能完全免疫,便何况是眼前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

    “嘻嘻嘻”,单钰莹突然直起身子,一脸灿烂的笑容,哪有半分泪痕,道:“就知道你这个臭小贼会上当!”她平时每逢大人要责怪她时,便会使出诈哭这一招,屡试不爽。现在用在黄羽翔身上,也是立竿见影。她得意之后,心中却想:我会用这种方法来对付他呢?平素我只对爹爹和娘亲用过,难道我把他看成是我最亲密的人了?可他明明是个小贼啊,还老是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个好人啊!

    “你骗我!”黄羽翔怪叫一声,但鼻中闻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心中却不由得一荡。他的手仍自搭在她的香肩上,情动之下,不由得轻轻抚摸起来。他对单钰莹的心态很是奇怪,开始将她绑架做为人质,对她纯是出于美貌垂涎;而当她显露出一身高于他的武功后,心中便对她多了几分敬佩之意;而当后来知道自己做了冤大头后,心里对她又有几分恼恨。他虽然接触过很多女性,但在感情上却还是一张白纸,此刻看着单钰莹动人的神态,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动情了。

    “你!”单钰莹刚想喝斥他的无礼,目光却触到了黄羽翔那深邃无比的双眼,除了无止境的深情外,还有一丝丝令她身体发热的欲望,心中一颤,到了嘴边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当下别过头去,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却忘了还有一只手正在她的香肩上肆虐。

    待到那只魔手不满足只限于在香肩上活动,开始往下侵袭时,单钰莹这才醒悟过来,正要抵抗暴力时,浑身却软绵绵使不出一丝力气来,正惊恐之际,黄羽翔的手已爬到了她高耸的胸部上。

    两人同时倒吸一口冷气,心跳也一下子停止了。

    黄羽翔心中虽然有生以来第一次动了真情,但心中却不时地泛过张梦心的绝美面容。他虽与张梦心只是见过一会儿,但此姝的倾国之容还是深烙于心。再加上这十几日连连被人追杀,心中虽然对这罪魁祸首恼恨,但在心中也是时时惦记着她,时间一长,连自己也分清是恼她还是爱她。想到心中所发的誓言,已决定此生定要娶此女为妻。

    这单钰莹虽然人长得也是奇美无比,但毕竟是官家之女,先不说能不能嫁给自己,即使嫁了自己,以后两个人能和睦相处吗?依她这么刁蛮的脾性,能容得下自己风流吗?

    黄羽翔一时之间踌躇无比,倒忘了自己的魔掌还在人家的胸部活动。

    “你、这、个、恶、贼!”单钰莹终于恢复力气过来,猛地推开了他的魔掌,怔怔地看着黄羽翔线条分明的脸庞,深邃动人的双眼,满腔的怒火突然全部消失了,心中却是一片酸楚,无力地倒在床上,两眼泪水横流。

    “怎么办?自己不但被他搂搂抱抱了,还被他……这一切一切,全是只有夫妻才能做的呀!我该怎么办?我可是有婚约的人啊,虽然梅三表哥很讨厌,但也要让爹爹先推了这门亲事,我才能另择良配。现在被这个小贼如此轻薄,我哪还有脸做人!这个小贼忒也可恶了,可我为什么一看到他就全身无力,虽然被他无礼,心中……心中却还有几分……高兴……天那,我在想些什么啊!难道,难道我只能嫁给这个小贼?可是这个小贼如此轻薄,定有无数情人,嫁给他岂不委屈之极!

    “再说了,我才认识他多久,他有没有妻小都不知道,要是让我做小,我非让他好看不可!哎呀呀,我怎么又想到要嫁他了……可是他是好人坏人我都不知道,难道他是个穷凶极恶的魔头我也要嫁他吗……可是他身上好像有什么魔力,一看到他的眼睛,就会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什么念头都没了……你这个小贼啊,可把我害苦了!”

    她一时间柔肠百结,动转过无数过念头。她是大人家出身,从小读《礼记》《女戒》之流,虽然跟师父学武,但在性格上还是深受礼教束缚,为人要从一而终。被黄羽翔如此轻薄之后,只有非此人不能嫁的念头,倒没有生过要杀人灭口这种歹毒想法。

    黄羽翔见她美丽的双眸中流过两道晶莹的泪水,原本雪白的脸庞略显苍白,更加楚楚怜人。他手上兀自留着刚才停留在单钰莹酥胸上的滑腻感觉,心中激荡之下,道:“莹儿,别哭了,我会娶你的!”

    单钰莹雪白的脸上飞起了两陀红晕,转过头去将脸庞埋在被上,道:“哪个要嫁你来着!”言语之间却是说不出的腻人。

    黄羽翔本是一时冲动说出要娶她之言,但见到她含羞如花的俏脸时,满腔的后悔顿时抛在了脑后,心道:“莹儿这么可爱,我定不能辜负了她,不过张梦心这小娘皮害得我这么惨,不把她娶到手显然也对不起自己,况且也要靠她才能摆脱江湖人物的追捕!”

    当下深情道:“莹儿——”伸手将她的身子扳正,凝视着单钰莹的双眸,“你看着我,说你要嫁给我!我决不会负你的!”他这一番说词倒是诚诚恳恳,毫无虚假之意。

    “我……”单钰莹脸上红红得,娇艳得快要滴出水来一般,挣扎着将他推开,道:“你想得美!我才不会嫁你呢!你记住,你现在是我的手下败将,哪天你能胜过我了,咱们再商量吧!”她嘴上说得虽凶,但声音里却是透着温柔。说到咱们两字时,言语之间的亲腻之意便是傻子也听得出来。

    黄羽翔嘻嘻笑道:“你不怕我一辈子胜不了你,那你岂不是要一直没人要了!”

    “谁说我一定要嫁你了!”单钰莹总算恢复了平时的刁蛮,花拳绣腿顿时全往黄羽翔身上招呼。

    “你要谋杀亲夫啊!”黄羽翔一句话将单美人的火气撩得更加旺盛,战事更加激烈。

    两人纠缠了良久,肌肤相触,都不由得动了情,正尴尬间,却听得门上轻轻敲击了一下,那唤作小三的伙计在门口叫道:“客官,厨房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饭。两位是要在房里还是到楼下大厅用餐啊?”原来天色以黑,已到晚膳时分。

    “我们到楼下吃吧!”单钰莹生怕在屋里吃得话,自己说不定反倒给黄羽翔“吃”了。

    “扫兴!”黄羽翔一脸的不高兴,“怎么这么讨厌!”

    “吃饭了——”单钰莹从床上下来,整了整身上的衣服,却发现自己的语气实在过于温柔,又提高声音道,“别罗嗦了,像个老太婆一样!吃饭了,快走啊!”

    两人互看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浓浓的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