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浪子江湖
第三章巨赏擒贼
    却说黄羽翔离开淡月后,全力施展轻功,一路踏风而行。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哪个巨擘之女,也不知道日后会遇上什么麻烦,但此际神功小成,心中正兴奋莫名,却也把这些烦心事丢到了一边,反正想也无用。

    不过同样是赶路,却全不同于适才逃命时的心情。

    适时正值午夜,黄羽翔却全然没有睡意,直又行了半个时辰,才在树林边上休息下来。但一个半时辰的全力奔驰,跑了足有四百里许,迂回环绕,竟从衢州跑到了金华。

    第二天醒转过来,打了一只野兔,胡乱生火烤了便吃。依他原意本想在林中隐居下来,修习“抱朴长生功”,哪知才呆了两天,便忍不住跑到金华城里去了。

    自他修习“抱朴长生功”以来,女色便离不开身。那“抱朴长生功”炼到绝高境界,阴阳*只是用来增进功力,却也非必要之事。但在修炼初期,*却最是旺盛,这也怪他炼功时无人指导,原本可以通过疏导调息,使*之火没有这般强烈,但他修行不得法门,对*要求甚是强烈。

    遇到绿衣小姐主仆那晚,他已经七天没有近女色了,这两天熬下来,实已到了极限,当下便去了金华城的“君缓行”。君缓行乃是金华盛名最著的勾栏,黄羽翔两年前去过一次,对里面的姑娘颇为中意。但此番前去,却是全无兴致,只觉一个个均是庸脂俗粉,不堪入目。

    自三天前见过那绿衣小姐之后,黄羽翔虽然要将她忘记,但此等天香国色的丽姝岂能轻易忘怀!黄羽翔清修的那两日,虽然功力进境神速,但每次收功之际,绿衣小姐的身影便浮上心头,挥之不去。现在看到这些姑娘,虽然不乏美人,但岂能比之那绿衣小姐的绝世之美。

    黄羽翔无奈之下只好随便找个姑娘应付了事,一番云雨之后,黄羽翔意兴了了,便上了“满福楼”,点了几个小菜,要了点酒,慢慢饮斟起来。

    谁知才吃到一半,却听旁边桌上几个大汉正在吹侃江湖上的最新消息。黄羽翔神功小成,正跃跃欲试,当下便仔细静听。

    谁想这几个大汉说到,人称“无双玉女”的江湖第一美人、中原第一高手张华庭之女两天前放出消息,要武林人士帮助缉拿一个曾欲图不轨于她的贼人,凡是提供消息或是擒下那贼人的江湖人士必有重酬,消息说务必要活捉该贼子,张小姐要亲自惩罚。

    消息才传出,整个武林都轰动了。年轻一辈莫不想博得美人欢心,年长一点的也希望能够得到张华庭传授个一招半式。要知道,张华庭自十七岁出道,三十年来未曾一败!自他三十岁后,手下无十招之敌,而近十年来,已无人敢与他动手了。要谁能与张家攀上关系,那在江湖中可是莫大的光荣,放眼天下,还有谁敢惹张华庭!

    而无双玉女更是武林中公认的天下第一美人,要哪个年青俊彦能够得到她的垂青,那真是天底下最大的恩赐。更何况加上她父亲的威名,任谁也可以鲤鱼跃龙门,成为江湖上的一颗新星啊!

    黄羽翔听着不禁将无双玉女与三天前遇到的绿衣小姐比较起来,心道以绿衣小姐的容貌,才配得上天下第一美女的称号!心念电转之间,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一张脸顿时变得苍白无比。果然,那几个大汉随即说到那贼子的姓名正是叫做黄羽翔!

    听到自己的名字,黄羽翔恨不得狠狠打上自己几个耳括子,有事没事干嘛要跟那淡月说自己的名字!现在真是捅了个天大的篓子,一念至此,不禁连连苦笑。

    怪不得绿衣小姐会有秦连这么一个强得离谱的护卫,怪不得她竟如此绝美动人,天下第一美人果然不负盛名!

    想不到自己一夕之间竟成了天下的名人,只不过声名实在太差,怕不要成为武林公敌。

    思忖间那几个汉子中有个家伙竟掏出一张画像,说是张大美人亲自画的贼子肖像,黄羽翔偷眼看去,不正是自己堪称英俊、棱角分明的脸吗!心中暗暗佩服张美人的画技了得,竟画得如此相象。

    偏偏有个大汉正好望向黄羽翔这边,错愕了一下,竟然连连狂叫起来,显是认出了黄羽翔。一番大叫之下,惊动了全酒楼的人。想不到这小小的满福楼里的江湖人士竟有二十来号人,几个照面下竟都认出了黄羽翔这个小贼,顿时群情激奋,纷涌而上。

    好汉尚且不敌人多,但何况黄羽翔无心打这场无冤无故的架,当下施展轻功突围而去。

    好在他轻功了得,场中众人虽也有几个高手,但轻功高绝之人却是一个也没有,竟被他逃了出去,当下黄羽翔又避入山林。但此小贼身在金华的消息不日便传遍江湖,没几日的功夫,金华城便群雄云集。虽是仲夏之际,但街头林中,到处都是武林中人,势有挖地三尺之心。

    金华虽然是个大城,但一下子云集了如此多的武林中人,客栈一下子竟全部住满,住不下的武林人士只好借居民屋。而且来得人还有愈增愈多之势,让人不得不感叹名利美色的厉害!

    冬夏两季本是诸多行业萧条之时,没想到经过黄羽翔这一折腾,各种行当的需求量都是急增。他竟成了金华客栈业、风月业、饮食业的大救星,将原本不甚景气的行业带上一个高潮。

    但武林人士一多,难免互相有所磨擦,而有的有门派之见,有的更有私怨,几日间没将黄羽翔找着,反倒是互相斗殴死了数人。这下子倒把官府惹了出来,实施宵禁,并驱逐外来人士。“民不与官斗”是武林中的信条,在官府逮捕并驱散了一批人后,轰轰烈烈地搜捕小贼行动顿时夭折,一大帮人散的散,回的回,有些人则化整为零,继续寻找黄羽翔。毕竟,天下第一美人处加中原第一高手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浙江除东部外,其它地方皆多山林,黄羽翔隐僧处正是北山,绵延数十里,当真是安全无比。但在金华实施宵禁后,他见围捕的武林中人越来越少,便开始向杭州进发。谁想才出林没多远,便连连遇上搜捕之人,当下边打边逃。

    虽然张大美人要活捉黄小贼,但黄羽翔知道要是被捉住的话,迟早也是死路一条。他武功初成,战意又浓,围捕他的又没有太强的高手,倒被他一路逃到了嘉兴。但后来的猎手武功越来越高,黄羽翔开始连连挂彩,但仗着轻功了得,“抱朴长生功”又厉害非凡,反倒被他伤了好个人。

    不过这一路倒是很好的磨练,比之初遇秦连时的二流身手,黄羽翔这几日的进步真是快得惊人,连番的激战反倒是对精神和肉体最好的锻炼,身体的潜能被一点点激发出来,人也变得刚毅非凡,再不是以前那个得过且过,遇强则跑的性格。

    黄羽翔轻轻擦拭着长剑,犹自带着血腥气的冰冷剑烧将他的思绪带了回来。他原先那把剑落在了初遇张大美人的屋舍里,现在这把剑正是五天前从一个围攻他的江湖客手中抢来的。那原先的剑主武功虽然差劲之极,但这把剑倒却不是凡品。虽然谈不上切金碎玉、削铁如泥,但也是用上好的绵铁所打,端得称手耐用。

    这些天来他虽然没有杀人,但战况也可以用惨烈来形容,现在想来,竟有几分反胃的感觉。

    他靠着树干,合上眼立刻睡了起来。

    这几日围捕之人越追越近,武艺也越是高强,使得他一天竟没有几个时辰可以入睡,气愤之下,真想被他们捉去算了。但年轻的心性却不容自尊受到损伤,是以一路支撑下来。现在几乎一逮到机会就要好好睡一下。

    蒙蒙胧胧之间,只觉一股不舒服的感觉袭上心头,黄羽翔心生感应,双目大张,支起虎躯,沉声道:“谁?”右手轻拍剑鞘,“又是哪位前辈高人,请出来一见!”

    他内力增长虽快,但在这几日战斗的培养中,感触敌人的能力却是更为突出。“抱朴长生功”本是天道之学,精神的修炼正是其中极为关键的一项。

    话音才落,只见两丈外的一棵大树后转出一个白衣飘飘的俊美青年。黄羽翔虽然自负风流潇洒,但只觉眼前之人仪表不凡,真乃翩翩浊世佳公子,比之自己真是不遑多让。只是黄羽翔胜在体格键壮,更显英武之气。但令黄羽翔惊异的不是白衣青年的俊美无俦,而是他竟能欺到自己身边如此之近才让自己发现。

    自黄羽翔内力大长之后,只要有人接近他绍五丈之处,他都能心生感应,但此人竟能欺到他两丈处才让他发发现,那只能说明他功力了得,生平所遇高手,除了秦连之外,就数此人了。

    “前辈高人不敢,在下‘霹雳刀’郑雪涛,奉张仙子之命,特请黄兄到杭州一叙。”这郑雪涛外号虽然霸道,但说话却和他的长相一样,斯文俊美,明明要拿人,却让人觉得像是在请人一般。

    “妈的,老子又没叫你前辈高人,你到自己揽上了!”黄羽翔心中暗骂一句,他乞丐出生,没念过书,所识之字还是他便宜师父教的,但他为人聪明,学得倒也快,但谈吐之间,粗言糙语却是总难全部改掉。

    不过“霹雳刀”郑雪涛这六个字甫一入耳,心下却是一惊。当今武林中老一辈人士风采依旧,但年轻一辈中也是俊彦辈出,声名最著的,首推“三凤五龙”这八名男女,郑雪涛正是五龙之一。

    当下道:“郑兄乃是人中之龙,张……仙子又是神仙中人,但黄羽翔只是区区一介浪子,不敢轻扰佳人!怠慢之处,请多多见谅,后会无期,再见!”

    他心知这郑雪涛不是宜与之辈,暗道能不交手最好。

    “哈哈,黄兄此言差亦,蒙张仙子宠召,对我等凡夫俗子来说,莫不是天大的荣幸。况且黄兄年少有为,最近几日,更是连败不少江湖上成名之士,‘浪子’黄羽翔之名现在可是路人皆知!”郑雪涛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一把折扇来,轻轻挥动起来,说不出的潇洒不群。

    想不到自己倒是打出了点声名来,黄羽翔心中苦笑不止,但连日苦战,岂是自己所期望的,便诚诚恳恳地道:“郑兄,在下与张仙子确实有几分误会,但张仙子此刻正在气头上,若在下现在去见张仙子,怕是有命去无命回了。郑兄可否给小弟一个面子,只当今天没见小弟,日后江湖相见,定有回报!”

    “黄兄——”郑雪涛脸色一变,“在下好心相请,黄兄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若是老老实实跟我去杭州,见了张仙子之后,我自会跟你说几句好话,包你无事;不然的话……哼,可别怪我无情!”

    黄羽翔心道你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郑兄,小弟也想再见张仙子一面,不过若与郑兄一起的话,未免尴尬。其实小弟早与张仙子情投意合,两情相悦,这不过是我们二人之间玩得把戏而已。”

    其实早在张大美人发出擒拿黄羽翔的消息后,就有不少人在猜测两人之间的关系。张大美人是何等身份,“浪子”黄羽翔只是武林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如何能得罪天下第一美人?早些时候也有不长眼的人物曾觊觎张仙子的美色,欲金屋藏娇,但莫不是被废武功,便是横死路边,其中不乏名震一时的黑道高手,就是白道有些道貌岸然之徒,也被杀了几个,待到张美人原是中原第一高手张华庭之女的消息传出,武林中便再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人敢动歪脑筋了。年轻俊彦只是像苍蝇一般围着张小姐,争相媚好,以图抱得美人归。

    黄羽翔只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浪子”而已,凭什么能惹得“无双玉女”亲下玉旨,要擒拿此人,而且要活不要死!

    郑雪涛虽贵为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平日里走马章台,多少名门闺秀只为见他一面而竞相奔走!但他眼界奇高,平常佳丽哪里入得了他的法眼。但自三个月前见过无双玉女一面后,顿时神魂颠倒,情难自抑。

    他鞍前马后,苦苦追求之下,张美人只是冷颜以对,更是激起了他的豪气,心道此等美丽绝顶、不为欲物所动的佳人才是他的良配,越发用心讨好。但神王有意,玉女更是无情,几番纠缠之下,张美人终于动气。结果郑雪涛与秦连大打一场,郑雪涛虽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但比之师承张华庭的秦连却远为不如,二十招内更已败北。但秦连在战后却对郑雪涛称赞不已,说自己在年轻的时候绝没有郑雪涛这般的功力,倒是惹起了张美人的兴趣,虽然仍不让郑雪涛跟随左右,却定下了后会之约。

    郑雪涛虽然战败,但却是败在了秦连这等罕见的大高手之下,声名却是更上了一层楼,兼且更是得到了佳人后会之期的约定,心下兴奋莫名。虽然与佳人约定之期还早,人却早已赶到了与佳人后会之地的杭州,只盼着日子快点过。

    谁想在十天前听说竟有一个贼子胆敢招惹江湖上人人心仰不已的绝代丽人“无双玉女”,郑雪涛顿时怒火中烧,恨不得将黄羽翔一片片撕碎,但转念想来,这不正是与佳人后会之时的最佳礼物吗?于是立马从杭州赶到了金华,欲亲自拿下黄羽翔。他苦寻几日,终于还是找到了黄羽翔。

    郑雪涛前些日子只是一门心思想着博佳人一笑,浑没想到黄羽翔是怎会招惹到佳人的。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八字一入耳,心中却是格登一下,想那张大美人身边有秦连这等大高手护驾,黄羽翔怎有机会得罪到她?而且又叫人不要杀了黄羽翔,岂不是有维护之意!

    所谓利令智昏,郑雪涛虽是聪明才智,但情字当头,不由得失去了平常的判断力。

    一念至此,双眼如欲喷出火焰一般,死死地盯着黄羽翔,道:“你说什么!”

    黄羽翔见他面目狰狞,浑没了适才的潇洒,立时想到郑雪涛正是张美人的爱慕者,心中暗叹张美人的魅力之大,但一想到张美人的容颜,心中也怦然而动。转念之间,心道:自己刚才已经胡说八道一番了,莫不索性胡弄下去,这无双玉女害得自己如此之惨,也要让她尝尝厉害!

    张美人所传的消息里颇有暧昧之意,黄羽翔自然深知是她不愿透露曾被他窥浴而已。这几日他虽然没杀一人,但受伤在他手下的却有好多人,他虽然心喜自己武功大有长进,但却不是那种得意忘形之人,心知若是惹出他们的师门来复仇,那就要令自己大为头痛了。

    但若是把自己说成是无双玉女的情郎,一时半会谁也弄不清真假,情形自然会大妙。而且若真难把这个天之娇女泡上,那就一切都解决了。何况张美人如此绝代风华,自己已经食不知肉味,若不娶她为妻,活着也甚是无趣。

    黄羽翔本来没有什么奋斗目标,一切只是率性而为。现在既然定下要娶天下第一美人为妻的念头,整个人都振奋起来。心中暗暗发誓,非要娶无双玉女为妻不可!

    他轻轻一笑,道:“郑兄莫非没有听清楚吗?其实小弟与张妹妹已有婚约,只是她面子薄,没有对大家说明而已。小弟生性喜好游历,呆在家中无事,便出来走走。但没想到张妹妹竟会如此想我,才几天不见,便要寻我回去,倒是要劳动郑兄,真是万不敢当!”

    黄羽翔越说越是肉麻,连“张妹妹”这些词也脱口而出。他有心叫得亲热些,但奈何不知道佳人的闺名,只好称呼姓氏了。他生性不拘小节,又给无双玉女害得如此之惨,言语之间便没有一点节制。

    “胡说八道!”郑雪涛怒不可遏,暴喝一声,随即便又是冷静下来,道:“黄兄,你莫不是想激怒在下?”他轻笑一下,又恢复了原来潇洒的神情,“无论黄兄怎么说,在下一定会带黄兄走人的!”

    黄羽翔暗暗赞叹郑雪涛果然不负盛名,竟一下子狂怒中清醒过来,但既然知道“无双玉女”是他的软肋,岂会轻易放过,道:“小弟与张妹妹之间的事还要劳动郑兄大驾,小弟真是愧不敢当,劳驾劳驾啊!”

    郑雪涛脸色又是一沉,道:“黄兄,切莫再胡言乱语。张仙子乃是当世佳人,人所共仰,你若再出口不逊,可别怪小弟手下不容情!”

    “哈哈!”黄羽翔大笑道:“奇哉怪也,小弟与张妹妹确实情投意合、两……”

    “住嘴!”黄羽翔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听郑雪涛一句暴喝,腰中刀已然出鞘,如电一般挥洒过来。

    好一个“霹雳刀”,这一刀声势惊人,仿佛郑雪涛所有的愤怒全在这一刀中倾泄而出。

    “来得好!”黄羽翔也拔剑在手,一剑架在刀上。

    两人都要试试对方的功力,这两刃交击,双方都没有闪避。

    刀剑相触,黄羽翔只觉一股大力传来,压得心肺难受,当下“登登登”连退了五步,气血一片翻腾,忙运气调息,方止住了略微紊乱的气息。

    待看向郑雪涛那边,虽然他也连连后退,但只退了四步。虽说刀走威武,剑走轻灵,刀剑硬碰,本是执刀的占了优势,但黄羽翔在这一剑上已然全力以赴,即使郑雪涛也没有藏拙,论功力,还是郑雪涛略胜一筹。

    不过这一战无论黄羽翔是胜是负,他都会声名大振,能力拼“霹雳刀”一击而只略落下风,江湖上又有几个年青一辈能够做到呢?

    “黄兄好深厚的内力啊!”郑雪涛脸上已经换过凝重之色,“在下就全力以赴,以示对黄兄的珍重!”

    郑雪涛举刀齐眉,双目如电,一股凛洌的杀气顿时遍布林中。杀气如刀,惊起了林中无数飞鸟。

    黄羽翔也是不敢大意,毕竟他面对的是武林中威名赫赫的“三凤五龙”之一的人物。

    “接招!”郑雪涛又再袭上,霹雳刀顿时挥洒出无数道光茫,漫天全是凛冽的刀光。